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色蝶恋花(1/2)

加入书签

  见状,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替亦天穹求道:"天后,大将军此次救驾有功,那贼子的确猖狂至极,难保不会还有其他陷进埋伏于此。大将军也是为了天后的安危考虑,并非是故意要放走那贼子的。"

  曾后看过去,那是冯家公子,平日里与亦天穹走得近一些,为他求无可厚非。

  "真是这样吗?"听着只是平淡的问,几个人却听出了讥诮的意味来。

  慕锦华有迷惑起来,看样子她并不知?不过这个女人做戏的功夫了得,说不定这也是她演的而已。

  亦天穹紧抿着唇,刀削般坚毅的侧脸阴沉下来。"这此刻与末将并无瓜葛,末将也并非是有意放走他的。"

  曾后轻嗤一声,她不信,如果他开口,那几个人怎么会走得那么顺利?

  "天后。"人群,沈逸轩大步走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他微微弯了一下身子,躬身道:"天后,臣有话要说。"

  看他不自然的姿势,应该是伤口还未痊愈的缘故。慕锦华这样想,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看。

  他面的身份早已闹得沸沸扬扬,这可是传说天后的裙下之臣,只能不生点旖旎的心思?多少人抱着好奇而鄙夷的目光等着接下来的一出好戏。

  曾后抬眼看他,唇角微扬,面上少了些许凌厉。"沈大人有何话要说?"

  众人皆瞪大了眼,天后对沈大人果然是特殊的。

  沈逸轩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了亦天穹身上,"那个人,应该是季零吧?"

  此话一出,知道这号人物的人都震惊不已,不解的人则是一头雾水。

  慕锦华不悦的看着他,心底有些失望。她原以为沈逸轩不是那样的人,想不到他竟然真的是曾后的面。

  "七哥,这个沈逸轩你了解多少?"辰钰问道。

  亦南舒眼底微沉,"是个很神秘的人,但是说他只是一个面,我不相信。"

  他能得亦南舒如此夸赞,辰钰更加重视起来。再想到他对慕锦华的心思,无论有没有那种想法,这个人都是个棘手的麻烦呢。

  亦南舒察觉到他气息不对,忙道:"沈家的势力太大,还是从长计议较好。现在曾后明显是再想把一年前的事拉出来,我们得安排好下一步怎么做了。"

  "嗯。"辰钰朝着慕锦华看去,十分担忧。

  亦天穹几乎都要冲起来,还是忍住了。

  所有人都看向曾后,等待着她的反应。没想到她只是平静的看着,这种平淡却无形施加出了一股压迫,压得众人都喘不过气来。

  许久,她才说道:"暂且留下,沈大人和大将军随本宫过来。"

  远处,辰钰看到一股青烟,对着亦南舒低声道:"听雷那边有况。"

  亦南舒也想亲自会会季零,于是道:"一起去吧。"

  辰钰点头,"好。"他不放心的看了慕锦华一眼,对邱兰点了点头,乘着所有人不注意离开了。

  等到慕锦华回过头来,哪里还有他和亦南舒的影子。

  邱兰怕她现什么,道:"公主,回去吧。"

  慕锦华心里乱糟糟的,没察觉到什么,颔道:"也好。"曾后已经带着两人离开,反正她去不了,不若回去整理思绪也是好的。

  随着青烟,辰钰和亦南舒感到的时候,就只看见听雷捂着流血的肩膀半跪在地上。

  见到来人,他请罪道:"二爷,属下无能,没想到他们还有其他人接应,把人给放跑了。"

  冥阁之人武功都不差,辰钰道:"你辛苦了。"今日这一出,冥阁在其扮演了太重的角色。安排如此周全,难道真的是为了把阿云的事再次挑出来?

  冥阁,和曾后到底有什么联系?

  这一点,也是亦南舒不解的地方。"曾后,真的只是一个女人吗?"为何她会有如此大的权势,或者是能够有能力组建了一个冥阁?

  "不过,属下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听雷仔细回想,"刚才属下拦住季零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的反抗,唤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种况,就只有一个解释--

  "他应该是被谁操控了。"亦南舒得出了结论。

  能够操控活人,辰钰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人。会是他吗?

  "还是尽早回去吧,免得他人起疑。"亦南舒又道,"而且听雷的伤口需要包扎一下。"

  虽然有太多不解,辰钰还是同意了他的话。他总是觉得,背后有一双手,在操控着一切。自从傅长宵兵变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朝着亦南舒看去,说道:"有件事,还需要麻烦七哥走一趟了。"

  亦南舒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