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皇宫秘辛(1/2)

加入书签

  他拉了拉被子,被角触碰到脸颊,疼得他倒吸凉气。

  “你将所有事都留给华儿,然后整日为个女人堕落成这个样子,亦南舒,你简直太令人失望了。”

  亦南舒一顿,目光暗沉下来,“我也对自己很失望,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王爷,连一个青楼女子都无法赎出来,当这个王爷还有什么意思?”

  辰钰一把扯开了他的被子,带着雨丝的冷气逼近了一分,拽住他的领子把他从床上拽了下来。字字珠玑,“当初要不是你一拖再拖,她或许已经是这南王府上南王妃。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挽回了,你这样自欺欺人沉沦下去,只怕会失去的更多。”

  亦南舒低垂着脑袋,心里正在滴血,他知道他说的都没错,可是他一想到自己连她都无法救赎,那他还能做什么?

  解救大哥吗?查明真相吗?或者是阿云报仇?

  南王府外全部都是间谍探子,他能做什么?还没与曾后抵抗,就被她下令一辈子困住了孔千柔,他还能做什么?

  “一个孔千柔就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辰钰轻嗤不已,“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七哥吗?”

  亦南舒苦起来,“如今不过是个为所困求不得而又为力的可怜虫罢了。”

  “你的确可怜。”辰钰讥讽道,松开了手,一推。

  亦南舒直接就撞到了墙面上,跌坐。

  “你这样自暴自弃有什么用?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宏大哥出事,看着华儿出事,才能证明你心里哪一点怯懦和无力吗?”

  他朝着旁边倒了下去,蜷缩成了一团,“阿钰,你不知道,当初她是多么骄傲的女子啊。我一直都以为父皇将她配边疆,路上早已派人打点好了一切,一直在暗处照顾她的。可是那一日,我却看见她对着那些男人们,得那般自在开心,极尽所能的讨好他们。我的心在滴血,就像是被刀子捅了一千刀一万刀那般的痛。”

  “阿钰,我一直以为自己安排得很好,下人汇报也是打点妥当。后来一查,才知道他们在路上早已现她被人掉了包,却一直都瞒着我。我不怪他们,他们是怕我会冲动做出什么事来。只是现在,怕是真的让他们失望了。我的确不配,做他们的主子。我连千柔都救不了,我还嫩做些什么?我还能做什么呢?”

  辰钰听着好,“你知道如果我是现在的你,我会做些什么吗?”

  亦南舒抬起眼来,看着他,“你会做什么?”

  他的眼眸在背光处十分明亮,语气是那么的坚定拒绝。“扳倒曾后,不惜一切代价扳倒她。”

  他的心狠狠的颤动了,是啊,只有扳倒曾后,才能解救千柔,才能保护她。他抓紧的被衾,用力,再用力的握紧。

  见此,辰钰只是冷漠的看着,转身走了出去。“我只给你半天的时间。”

  他才走到门边,管家便急急忙忙赶了上来,“王爷,大将军被释放了,真相已经大白了——”

  “什么?”屋内两个男人同时问道,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云曦宫,茶香袅袅。抿着茶,似乎能驱赶一些身上的疲倦。

  慕锦华半靠在软榻上,尽管眼睛疲倦,却没有一点睡意。

  邱兰合上了窗户,叹道:“公主,这雨不知道还要下到什么时候呢。”

  “都说四月的雨绵绵,怕是还要好一阵。”她放下茶杯,“和政殿那边有消息了吗?”

  “夏院判等人已经把一些解毒的药剂送过去了,不知道具体况如何。”她看着慕锦华脸上的疲倦,心疼的劝诫道:“公主还是歇息一会儿吧,在这样下去熬坏了身子如何使得?”

  “我睡不着。”她摇了摇头,心里藏了太多的事,无论闭上眼睛多久都是清醒的,她何尝不想睡着。

  “公主还在想驸马爷的事?”。

  慕锦华苦一声,“很明显吗?”她摸了摸脸,连日的熬夜使得指腹下的皮肤都有些粗糙了,这会儿的自己肯定十分狼狈。

  “公主,驸马爷应该很快就来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到了都城了。”

  “是吗?”心头微涩,她无声的扯出了一抹意,“我也是这般想的。”

  邱兰不忍心,“公……”

  这时,候在外边的一个婢子走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荣华长公主,和政殿那边派了人过来,说是让您过去一趟。”

  “和政殿?”慕锦华左眼皮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才步入和政殿,夏院判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