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欠他一条命(1/2)

加入书签

  沈逸轩睁大了眼眸,随着剑一抽,鲜血缓缓的从腹部流淌出来。

  那边邱兰闻声已经赶了过来,动作凌厉迅,阻挡了刺客。

  “你没事就好。”他苦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慕锦华瞪大了眼,眼里泛着酸气,她一直还防备着他,可是到头来他却为她挨了一刀。“别怕,你不会有事的。”她保证道,慢慢的推开他的身子,她起身检查他的伤口,“你一定会没事的。”

  沈逸轩昏倒之前,就只看见那双坚定的美眸,耳边一直都在回响她的那句话,你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吗?

  鲜血淌淌的流,她从怀里抽出了一根银针,直接就撕开了他的衣衫,帮他止血。

  很快御林军便赶了过来,刺客一一都被控制住了。

  这边沈逸轩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她探了探他的脉象,现十分虚弱,但好在没有性命之忧,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命人把沈逸轩放到里面的隔间,她亲自给他上药包扎,带着愧疚和感激之心,丝毫没有假借他人之手。

  最后一盆血水端出去,邱兰问道:“公主,他没事了吧?”

  “嗯。”她点头,“只要熬过今夜不烧就可以了。”

  “那就好了。”邱兰松了一口气,这沈家在京的势力不小,要是他死了,公主也不了干系,那可就麻烦了。

  慕锦华抬起头来,报赧的看向夏院判,“只是丹药之事就麻烦你了。”

  夏院判对沈逸轩的身份也颇为忌惮,好在她刚才处理得当,才没为一行人遭来杀身之祸,当即就保证道:“这是老夫分内之事,公主只管安心照顾沈大人,事不用操心。”

  慕锦华张了张口,在他期翼的目光下还是颔道:“好。”无论是从哪方面考虑,她照顾他都是无可厚非的。

  夏院判脸上这才有了一点喜色,“那我就去盯着丹药了。”说完,便一溜烟快走出去。

  邱兰嘴角抽了抽,这夏院判,简直就是只狐狸,把最危险的事都交给自家主子,到时候就算有祸事,也是公主倒霉。

  看出了她心的想法,慕锦华安慰道:“毕竟他刚才救了我一命,算是还清了他吧。”

  邱兰一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便安静的退到了一旁候立。

  坐在床沿,慕锦华收回目光看向床上神色苍白的男子,还是头一次细细的打量他。眉目清秀,说起来,他一直让她存着戒备之心的不是他有着曾后面的身份,而是嘴角始终挂着的温润雅的容,和曾后有点相像。

  不管出于什么,这个男人,她最好都是能远离则远离。只是现在,怕是已经远离不了了。

  欠了他一次救命之恩,这份,她该是如何偿还?

  慕锦华突然有些颓然起来,要是阿钰在就好了。想到他,心里又是一苦。

  与此同时,裕林山庄,玉洺辰,不,如今已经回归为裕林山庄的二爷辰钰,心感到了一丝不安。今日已经处理好了庄子上的事,并向着众人宣布他的回归,即将代替臣桓接掌裕林山庄事业,明便可以赶往京城了。

  只是现在,为什么心里这么不安?

  “阿钰,原来你在这?”

  他放下酒壶,诧异的问:“大哥,你怎么来了?”现在已经过了三更了,身边人是怎么做事的,难道不知他的身体吗?

  “是我让他们告诉我的,反正也睡不着,不如陪你喝一杯?”他在桌前坐下,冷风吹来,举拳轻声咳嗽起来。

  辰钰轻叹了一声,“大哥,我今日不会走的。”他答应过今日会留在府上,便不会食的。“如果你真的为了留我而拖坏了身子,只会让我更加自责不敢面对你罢了。”

  被戳破了心思,臣桓也不恼。“我知道自己留不住你,所以今晚是特地来和你喝一杯的。说起来,我们兄弟三人许久没聚在一起了,明日便让奴才们去打一些野味来,我们为你践行再走。”

  辰钰眼一沉,“大哥,我明早天一亮便出。”今夜是他最大的极限了,他不能再等了。

  臣桓颓道:“我是真的有点好奇这个女子了。”能让一向冷的她这么在乎,一定是个出色的女子。

  “大哥,我不准你伤害她。”

  臣桓一滞,“瞧瞧,还没进我裕林山庄的门,就被你这般护着,将来如何了得?”

  辰钰惊喜的看着他,“大哥,你说什么?”他的意思是,他接纳慕锦华了?

  “等等。”臣桓伸手打断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