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公主,放过阿钰吧(1/2)

加入书签

  “多谢辰二爷。”那人示意了几人,拽起晚烟,离开了此地。

  来无影,去无踪,冥阁最厉害的,是一招凌影无痕的轻功。

  听雷上前来,把玉佩交到了玉洺辰手。

  他仔细的查看玉佩,并未现有什么不妥,更是没有任何记号、刻字。玉,的确是好玉,就是形状奇怪了些,像是一只猴子。

  慕锦华灵机一动,“会不会是玉佩所持之人的生肖?”

  玉洺辰点头道,“有这个可能,但也不排除喜欢灵猴之人。”

  沉吟间,傅长宵带着一支兵赶了过来。见到慕锦华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吁了一口气。还好她没出事,否则天辰与昊沅,必将开战。

  玉洺辰了解亦天穹的性子,如果不是慕锦华贵为天辰最尊贵荣耀的公主,他一定立马挥刀而下。他要保护她,有些话就必须得说清楚。他不避不让,直接对上了他的视线,坚定的道:“宏大哥,华儿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他。”

  锦华喜忧半甚,心头沉甸甸的,忐忑不安。瞥了一眼亦天穹,被他那张黑脸吓得心口一震,伸手拉了拉玉洺辰。“阿钰。”

  玉洺辰侧眸给了她一个安定的容,又对着亦天穹道:“她不只会是我的未婚妻,我还要娶她,让她名正顺。”

  他能这么说,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亦天穹脸色更阴沉了,“你可知她也是阿云喜欢的女子。”

  “我知道,但是阿云已经走了,她现在是我辰钰喜欢的女子。不管宏大哥怎么想,就算是你恨我怨我,哪怕是他日你我刀剑相向,我也不会后悔。”

  不只是亦天穹震住了,就是慕锦华也呆愣的看着他。

  她的心再次被牵动了,这一刻因了他的话心口产生了无比的暖意。

  她不愿看他痛苦,他痛,她心里更痛。所以那些误解和伤害她宁愿自己去承受,去扛,哪怕是再次背上妖女的罪名,受尽天下人的指责和唾骂,她亦不悔。“阿钰,我来说吧。”声音轻柔,却带着无比坚定和执拗。

  玉洺辰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你……”

  食指按住了他的唇,她粲然一,无比的妩媚妖娆。“我不想一直都只站在你后面。”她要的,是和他并肩作战,这是她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而且,我也有自己的骄傲。”

  亦天穹眼眸微闪,那一瞬间,他似乎有些理解为何他最看重欣赏的两个人都对这个女子有独钟了,不是因为她那绝世的容貌,而是因为她从内而外的气质,更是动人心魄。

  玉洺辰眼角柔和了,“去吧。”

  只见那抹意更深了,眼里满满都是柔。她走上前去,看着那轮廓有些酷似阿云的脸,忍着胸口的一点痛意和满腔的歉疚,说道:“将军,我有话要与你说,可否屏退左右?”

  亦天穹点头,人都自觉退远了,就连玉洺辰也尊重她的而退远了一些。

  她鼓起勇气,抬眼迎上那一双鹰眸,“将军不喜我,是因为我害死了阿云,并让他一世都背负叛贼的骂名,对吗?”

  “是。”他的话简短有力,“如果可以,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的杀意是暗沉的、深邃的,藏在了平静之后,这也和多年行军打仗磨练下来的内敛有关,不可否认更具威慑。

  在那种视线一瞟下,慕锦华抑制不住手尖都轻颤起来,脊背更是阵阵凉。“我回来,的确是为了给阿云报仇。曾后为了虎符,欲掌权登基不惜嫁祸于我盗走军事防布图借机诬陷阿云窝藏,又因阿云护我离开设计造成他造反的假象企图迷惑天下人,从而失去皇储的资格。”

  亦天穹眸底愠怒,他听过亦南舒说过,与她所说无异。慕锦华说的话可以不信,但是那个在三兄弟间最睿智潇洒的七弟都如此说,早就信了九分。

  真相是如此,不过他过不去心那道坎。没有慕锦华,一切或许就不会生了。

  他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慕锦华不知道他会不会信,她干脆把当初在宫听到的谈话,又把阿云的嘱咐和步摇簪的事从头到尾全部说了一遍。

  阿云曾说自己最信任的便是亦天穹和亦南舒,他信他,她也信他。所以,“将军,曾后野心勃勃,如今邢帝病重或许就是她在背后一手操纵的。只要找到证据,把她的野心和真面目摆在天下人面前,就能为阿云洗刷冤屈了。”

  亦天穹冷哼一声,“你倒是说的轻巧。”

  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