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愤怒与醋意(2/2)

加入书签

拉了回来。

  “阿钰,我……”

  看她苍白的脸色,玉洺辰心里难受得紧,话兜兜转转在嘴边许久,却只是说出了三个字。“地上凉。”

  她一慌,忙抓住了他的手,“我,我……”这一乱起来,更是一句话都解释不出来。

  玉洺辰把她扶了起来,强压下去心的烦躁和歉疚。“船已经找好了,你身子不适,还是明日再过河吧,不急在一时。”

  慕锦华摇摇头,“我没事,走吧。”

  他眸光似剑,犀利暗沉。静默了片刻,方道:“没事就好。”

  她一惊,迅敛了敛眸子,似乎是要证明什么,急急的低吼了一句,“我是真的没事。”

  一语毕,她的心底涩得慌,几乎想要逃离。“对不起。”她知道自己绪失控,他又何尝不是心难过,否则也不会故意避开了渔阳城千里绕到这里。

  他不提,事事都习惯性的隐藏在了冷漠之下,但不代表他不会痛?不会忘记那日所生的一切,更不会忘记他、阿云,还有她之间的恩怨纠葛。

  玉洺辰抿抿唇,抬脚走了半步,不再看她一眼。

  慕锦华大惊失色,上前几步,从后面抱住了他。“对不起,阿钰,我是怕了。心里的惶恐无从宣泄,更担心自己无力面对昊沅的一切。”

  “我明白。”他的声音有些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眸子里满是痛色。

  “我不该沉湎于过去望不掉,我不该不顾你感受失态如此。阿钰,对不起。”她紧紧的收紧手臂,害怕他会就此推开自己离开。

  阿钰,阿钰,她在心里低吼,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玉洺辰眸光微闪,缓缓勾起了一抹,那里是她从未见过的哀色,还带着几分的自嘲,几分的歉疚和怀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无比沉稳的说道:“怀缅过去的不只是你,还有我。”

  感觉到背后的女子僵住了,他侧身,脸上的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是那张清冷带着一点怜惜和温柔的脸庞。他轻轻的抚摸她的脸,这个华丽耀眼的女子,如今是他的未婚妻,他不该再去嫉妒阿云,可另一方面,有不断去猜忌,阿云在她心口的位置究竟有多重。

  一次又一次,在她午夜梦魇的时候,他一遍遍的问自己,而后心里充满了羞愧和悲痛,都在她惊醒时候收拾得一干二净。

  “没事了,已经过去了,你还有我呢。”

  她的眼已经有了一层水雾,听闻这句话,心仿佛落回了原地,仿佛还在高高的悬着。“我知道,我还有你。阿钰,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

  他一顿,抱住了她,“好。”

  低低的声音从的胸腔出,她闭上了眼睛,却是留下了一行清泪。

  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河水比以往湍急了许多。这一渡河就比往日多出了整整一炷香半香的时间。

  下了船,慕锦华感觉自己双腿都在打颤软。不过因着玉洺辰担忧的眼,勉强将自己的惶恐压住,面上看起来平静如常,神色自如的朝他一,幸而带着的綾纱挡住了眸底的一丝不安。

  玉洺辰不知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只是握着她的手心紧了紧。

  远远的,城墙上的塘县二字显得十分夺目。

  她,终于再次回到昊沅了。

  城门口官兵略一检查便放了行,听雷奉命去雇佣马车,两人准备在酒楼里歇歇脚,吃些熟食暖暖胃。

  孰知才到了华来酒楼门口,一伙官兵突然冲了过来,将两人围在了间。

  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动,两人都怔了怔。

  只见一个看似捕头的人大步走了过来,拿着画像一对,道:“就是两人,抓起来。”

  玉洺辰眼一寒,“阁下为何要不分青红皂白捉拿我们?”

  那捕头被他眼一扫,小腿颤了颤,“别以为你们易了容我就不知道你们是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盗红黑双煞,告诉你们,想要逃走,没门,带走。”

  易了容还能从画像看出来,这个人明显是在无生有,看来是有人指使了。

  玉洺辰看到远处想要冲过来的听雷,轻微的摇摇头,低声对慕锦华道:“不妨先?”

  慕锦华和他想的一样,“也好。”这些人想要抓他们,不管他们怎么说都只会是狡辩,不妨先再说。

  她在心想到,莫非是曾后暗指使的,只是,这理由怎么说都有些牵强。于是说道:“我们跟你们走,到了衙门后,自会由县官还我们一个清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