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双儿遇害(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得知此事,只是长叹了一声,继续处理奏折。

  当消息传到了公主府,慕锦华从书抬头望了一眼窗边伫立的玉洺辰,又噙着笑意垂下头去。

  “姑姑——”小慕峥跑了进来,怀抱着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这是我在花丛里现的。”

  这个盒子她当然熟悉,里面可不就是先后留下来的,皇兄给她当嫁妆的那对紫金琉璃镯。前日双儿回府那这对镯子,可是后来就不知所踪。她原以为是乘乱躲起来,看这样子,似乎不只是那么简单。

  打开盒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她相信双儿不会做出监守自盗,带着玉镯离开的事。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遇害了。

  慕锦华连忙问小慕峥,“前日你可有见过双儿?”

  “见过。”小慕峥点点头,“当时她就拿着这个盒子,姑姑,双儿会不会出事了?”大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慕锦华一下站了起来,手札随之掉到了地上,“那昨日呢?”

  “前日之后便不曾看见了,峥儿还以为她已经进宫了。”

  “双儿。”慕锦华心口一揪,心底涌入了一阵后怕。“这个盒子真是在花丛找到的?”

  “千真万确。刚才本来想摘一支桃花逗姑姑开心的,不小心踩到了这个盒子。所以急忙拿过来给姑姑了,不信你问阿笑。”他指向门口。

  慕锦华回头,看着刚刚进来的莫笑,“阿笑,你是什么时候见着双儿的?”

  莫笑摇了摇头,“我一直都未曾见过她。”

  玉洺辰走了过来,拿起她手的盒子,仔细的查看起来。忽的,现了右下角一个有一个小小的缺口,而周围也有擦过的痕迹。“你别担心,我马上派人去找,相信双儿不会出事的。”

  慕锦华凝色道:“派人去当铺看看,只要有人动了这镯子,就一定会查出来的。”

  “嗯。”玉洺辰相信这盒子或许还会留下蛛丝马迹,正要出去,外面就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孙永福闯了进来。

  “公主,刚才有人来报,找到双儿了。只是……”

  “只是什么?”

  孙永福不忍说下去,“公主还是自己吧。”

  跟着孙永福来到了后院,老远就看见地上躺着的一个人,那身熟悉的橙黄色衣服,正是双儿那日进宫所穿。

  慕锦华踉跄了一下,幸亏玉洺辰急忙扶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十分冰凉,脸色早已如那严冬下的冰霜,惨白得没有一丁点血色。“阿钰,是双儿的衣服。”

  “先。”

  一行人走进,其他奴才都退开了几步。

  慕锦华看清楚地上躺着的尸体,脑顿时一片空白,好久才缓过神来。

  地上还有水渍,看起来是从水井里捞出来的。双儿睁着一双眼,面色浮肿,手里紧紧的抓着一半碎了的紫金琉璃镯。

  她的眼,看起来是那么惊惧,似乎是不敢相信,又似是震惊。

  “双儿。”慕锦华咬住下唇,眼圈红了。她平静的蹲下身,试着从她手把那一半弯月状的紫金琉璃镯给拿下来。奈何她紧紧的拽着,一直都不肯松手。

  至死她都紧拽着这半截玉镯,双儿,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抬头挡在了她的眼上,她的心寸寸成血,“双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无论是谁,我都一定要为你讨一个公道来。”

  双儿对她来说无意于妹妹,她陪着她几度出生入手,只有她,才知道她心的那些痛,那些委屈。可是现在,她却遭到毒手而她不知,双儿,是我对不起你啊。

  随后而至的莫笑和小慕峥都瞪大了眼睛,而莫笑更是吓得腿软,栽倒在了地上。

  手放下,那双眼睛也随之闭上。

  慕锦华用力一扯,把那半截紫金琉璃镯握在了手心,尖利的一端刺在了掌心,有了些许疼意,才稍稍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着他们,她极力压着心头的悲痛和怒气,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声音小语气却异常坚定有力,极尽威严。“这是怎么回事?”

  其一个奴才走了上来,战战巍巍的道:“这口井是平日里用来洗刷和喂些牲口用的,今日奴才打了水到了马厩,可是那些马都闻了一口都不喝水。奴才觉得奇怪,就来这井里看,又打了一桶水,却打上来一个女人的头。奴才又试了几次,现都是如此。然后仔细一看,妈呀,那井里竟然有一团黑影。接下来的事,孙管家都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