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亲吻(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蓦地站了起来,一想到玉洺辰会把别的女子一起,她心里就难受得紧。是啊,骄傲有什么用,如果她连争取都没有争取,只怕将来会后悔莫及。

  他若真的心里有她,那她定叫他永远放不开自己。她是慕锦华,怎能做缩头乌龟,就算是弄得伤痕累累,她也要知道所有答案。

  要不死心,从此再无妄念。

  要不就是皆大欢喜……她握拳,嘴角勾起了一抹妖娆的笑,“孙永福,带我去那家酒楼。”

  孙永福这才喜上眉梢,公主终于开窍了。

  轿撵才停下,慕锦华倾身而出,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冲了出去,一边追着远去的轿子一边道:“青莲,我错了,青莲……”

  那个人,不是宁元恒吗?慕锦华一默,他口的青莲,不会是领侍卫内大臣的女儿唐青莲吧?这两人,如何在一起?

  “公主,之前小厮来报,玉公子就在二楼。”孙永福道。

  她点头,才想起戴着幂离夜色下看不清,于是道:“进去吧。”

  上了二楼,远远的还没进雅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玉洺辰抱着一坛酒倒在桌上入醉,在他身侧不远,左翎和扇雨一直站着,寸步不离。

  见她到来,两人有些惊讶,也有些了然,识趣的退了出去。

  屋,只剩下两人。

  慕锦华轻叹一声,解开身上的披风盖在了他的身上。他已经喝得烂醉,还怎么问?

  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俊容颜,她受了一般伸手去抚摸他的脸,指腹细细的描绘着他的眉,他的眼,当手指流连在那张薄唇时,仿若触电一般急忙抽回了手,却在收回了一半的时候,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在了手心。

  与此同时,原本应该熟睡的人睁开了眼。眼褪去了往日的凌厉清冷,沉静的只剩下她一人。

  看到她的脸,玉洺辰精致的眉头一皱,站起身来,伸出另一只手起开了幂离,唇角微扬。“你来了。”

  她的心被熨帖了,嘴角也漾开了一抹笑容,解释道:“玉洺辰,刚才我挡在傅长宵面前,只是因为不想让你卷入是非。傅长宵影响太重,手下多是鲁莽之辈,我怕那些人会借机滋事,给你涂添麻烦。”

  许是她的笑容了他,又或者是她的解释让他的心口悸动,说出了平时都不可能会质问出口的话,“那你为何不追我?”口气里尽是不满。

  慕锦华低低的垂着眼帘,美眸里收敛霞光,睫毛轻颤。“我以为你不想。”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快要走到前厅,可是我回头却看不见你,这心里,有多么失望和难过。”

  “嗯?”她惊喜的抬眼,他的意思是不是……

  “慕锦华,我不准你为其他男人挡剑。”他霸道的道,用力一拉,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又勾起了她的下巴,吻在了那片肖想已久的唇上,一如想象之那么甜美。

  心,狠狠的颤动了。

  慕锦华轻轻闭上了眼,回应了他。

  玉洺辰更是激动,紧紧的箍住她的腰,似是要把她嵌进身体力去。

  许久,两人呼吸都急促起来,香汗淋漓,他方才放开了她,彼此倚靠着平复呼吸。

  玉洺辰此时脑子里乱糟糟的,眼渐渐迷离了,他放开了她,宽厚而温暖的手掌从那对精致的秀眉慢慢描绘,一直到那张因为轻吻而微肿的红唇上,最后俯身又印下一吻。

  他端详了她好一会儿,突然放开了她,退后了两步,径直坐在了凳子上,脸上浮现了一抹自嘲。“果然,都是梦而已。”

  说着,他趴在桌上,枕着手臂,斜着脑袋看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慕锦华摸了摸唇,口还有淡淡的酒香,再看一眼那个早已入睡的男子,也笑了起来。

  这,可不就是一场美梦么?美好的,不忍让人醒来。

  天,已经大亮了。

  玉洺辰动了动,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他打量四周,还是在那间酒楼里,只不过是多了一张软榻罢了。

  屋里木炭兹裂的响,他揉了揉痛的头,蓦地想到了昨夜那一场美梦,轻轻闭上了眼。

  终究,只是梦。

  他轻笑出声,再睁开眼,已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而此时,慕锦华已经到了玄武门,听着身后一重重城门落下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到了荣华宫,一宫的奴才婢子早已在外等候,见着轿撵一到,纷纷拜倒在地。

  “奴才婢参见荣华公主——”

  她下了轿撵,身着华丽庄重的宫装,眼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