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她过去的竹马(1/2)

加入书签

  酒壮熊人胆,宁元恒有了底气,才问道:“玉公子不再府筹备婚事,怎到这来一个人喝闷酒?”

  玉洺辰横了他一眼,宁元恒语噎,差点就呛住了。他抡起袖子擦拭唇角的酒渍,忙说道:“这京的人,平日里都喜欢嚼嚼舌根,只怕会有些风风语传出。”

  “若有就好了。”玉洺辰嘴角勾出了一抹冷笑,可惜的是,谣从来只传摄政王与荣华公主,他这个正牌的驸马爷倒是鲜少有人提及。

  宁元恒要是再猜不到两人间有了嫌隙,那就是傻子。

  两人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很快一坛子就见了底。

  酒气上头,宁元恒也掏出银两往桌上一摔,大吼道:“小二,给爷再拿几坛酒来。”

  玉洺辰眼眸微动,默许了他的行为。

  两人各喝各的,渐渐的便有了几分醉意。窗外天边正好只剩一轮残阳,将长空映照着半是墨色半是如火的彩霞。

  玉洺辰突然想到,此时的公主府是不是也是在这夕阳的流光之下,墨色之也掩藏不了那一抹绝色。

  只可惜,那个人,心里从来都没有自己。

  又是一叹。

  宁元恒从酒坛直起身来,一连喟叹了几声,“都说酒能醉人,怎么越喝越清醒呢?”

  玉洺辰不可置否,挑了挑俊秀的眉峰,那双清冷的眸却有了一丝迷离。“你又是为何醉?”他道,许是有了醉意之后放松了心防,许是伤心失意之时有人陪着一块喝酒让他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为了一个女子。”他耸耸肩,泰然自若的承认道:“我钦慕的女子,可惜我这一生都不得。”

  玉洺辰眸色暗沉,嘴角浮着一抹不符以往的轻佻笑意,“门不当户不对?”

  “呵呵、”宁元恒轻笑了两声,声音含着一丝苦涩,一丝痛,还有丝丝无奈。“她父亲是领侍卫内大臣,在朝堂上与郡国公府政见不一,何况若是……”

  他咬咬牙,又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口,“我与她相互钦慕,但是那又如何?我还是会择一个相貌端庄,家世相当的女子成婚,她也会选择一个佳婿嫁人,终究也是求不得。”他看向他,“至少,你还能和公主成婚,而我们却连见面都是奢侈。”

  玉洺辰也是满嘴的苦涩,各人自有心苦,只有他们两个才明白,这只是一场戏。离开天辰后,两人又会只是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不过是有着同一个报仇的目的罢了。

  对上他羡慕的眼,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你不懂。”

  宁元恒站了起来,抱着酒坛靠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更是萧索。“玉公子,能珍惜时且珍惜,莫要等以后才来追悔,或许你就已经错过了。我若是你,一定牢牢的抓住她。你看,有那么多人都觊觎她,可她偏偏选了你,也偏偏是你,能娶了她。”

  玉洺辰右手紧握成拳,“若她的心里没有你呢?”

  宁元恒震惊的转过身来,直直的盯着他看,似乎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玉洺辰微恼,皱了皱眉头。

  “你是在意摄政王?”

  他不语,但是脸色难看起来。

  宁元恒笑道:“你又何必在意他?公主与我相交不深,但是她的性子直来直往,爱便是爱,不爱便是不爱。回京后摄政王娶妻负了她,公主直接在殿上当着众位大臣的面请求皇上解除婚约,宁肯落为尼也不愿委屈自己。后来她听说是你与摄政王比试求婚,我从未见她又是期待又是忧心的样子。你说,她心里没有你,你相信吗?”

  玉洺辰的喝酒,他还是不明白,在这之前,是他先说会向皇上求婚为护她周全。曾几何时,他恨透了自己当初的提议。可是最可悲的是,这几日操办婚事,他竟然还在隐隐的期待着,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宁元恒以为他还是在意,毕竟两人之间有他不能插足的过去。他回到了桌前,把酒坛子重重的放在桌上,惊得对面的人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他们是从五岁便相识的,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怎么那么熟识要好众人都不知,只是在这之后的六年里,两人一直都在一起。无论公主闯祸,做错事,罚跪,在她的身后,永远都的跟着一个傅长宵,以一种保护着的姿态保护她,包容她,陪着她。”

  他一笑,“这事一度成为京广为流传的佳话,直到那一日,傅长宵离京出征。荣华公主一身红色骑马装从宫追出,在城门上久久的看着那倔强的少年离开。一晃两年,傅长宵在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