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不能伤了他(1/2)

加入书签

  孙永福抚着胸口小跑上前,嘴角的血迹尚未擦干,“公主,咱家拦不住他。”

  慕锦华转过身来,耀眼得摄人心魂。只见那红唇轻启,说出的话却冰冷讥诮,“王爷还真当我公主府是菜市场,想来便来,想走就走?”

  一时间,傅长宵脑只剩下八个字,妩媚妖娆,风华绝代。

  慕锦华轻扬唇角,“王爷难道是走错门了?孙公公,送摄政王回府。”

  她的话无疑是一盆冷水当头浇在他的头上,傅长宵目光一冷,她穿上嫁衣,却不是为了自己,紧握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骼咯咯直响。

  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意识到,他最爱的人,即将嫁做人妇,而新郎却不是他。于是,狠狠道,“华儿,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你能嫁的,就只有我,只有我傅长宵。”

  慕锦华望向傅长宵,带着几分嘲讽道:“王爷现在才来说这些,不觉得太晚?”

  傅长宵大步冲了上来,双儿和孙永福急忙挡在了慕锦华面前,戒备的看着他。

  “王爷还请自重。”那张红唇又吐出了令他心凉的话,一字一字,戳破他的层层防线,刺痛了他的心。

  傅长宵了狠,话语透着几分坚决森寒,“我会等到你真正身着嫁衣的那一日,然后让你真正的属于我。”

  慕锦华淡淡道:“摄政王要抢婚么?”

  他闻,默不作声,眉宇间满是轻蔑。他,不屑于抢婚。他会用最霸道最直接的方式,让她亲自来求他,重新回到自己身边来。

  本是糟糕的心被他这么一搅,慕锦华更是不耐,直接下了逐客令。“要是摄政王是来说这些话的,大可不必再来。”

  看这形势,双儿急忙跑出去找玉洺辰。

  傅长宵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他问道:“你今日一早,是否真的去了天牢?”

  慕锦华愤懑,“你派人跟踪我?”

  傅长宵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原来是你,原来真的是你。”他睁开眼,那里面又是恨又是怨,“枉我之前还为你开脱那么多,想不到到头来只是我太过天真,慕锦华,你什么也不解释吗?”

  “解释什么?”慕锦华不解,被他这番劈头盖脸的质问压得一股怒气徒起,“你先说清楚,本宫不想平白无故的背了黑锅。”

  傅长宵冷笑几声,“说什么,还有什么好问的,你自己做过的事你不清楚吗?慕锦华,你难道就没有觉得一丝歉疚,一丝后悔吗?”

  看他痛苦的模样,慕锦华大胆猜测道,“莫非是傅落雪出事了?”

  “你何必又来惺惺作态?”他怒吼道,双眼通红,“你既然杀了她,承认又何妨。慕锦华,我只问你一遍,落雪纵使有太多错,为何你要步步紧逼,非置她于死地不可。”

  慕锦华被这个消息震住了,“她死了?”

  “别说你不知道。”傅长宵把手的丝帕一扔,甩到了她的脚边。“你看看,这是什么?”

  孙永福蹲下身,打开了丝帕,里面放着两根银针,每根银针底部都是黑的,明显淬了毒。

  “就凭这你就认定是我所为?”慕锦华似笑非笑的问道,“或者说,这天下能使银针只我一人?”

  傅长宵一阵失望,“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他抽出刀,刺了过去,擦着孙永福的耳垂而过,却在刀尖距她半寸的地方停下。

  “你太令我失望了。”可悲的是,他明明知道应该杀了她为落雪报仇,却无法下的去手。与其说是对她失望,不如说是对自己。

  胆小的人都失声尖叫起来,孙永福的耳垂流下鲜血,可想而知,那剑锋有多么凌历。

  慕锦华怔了怔,气遏不已,“孙永福,把我的银针拿过来给摄政王瞧瞧。我的银针顶端都有镀了层金,足以证明我的清白。”

  傅长宵哼了一声,却也在心底里希望她能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也让他不再那么痛苦。

  孙永福从床柜里拿出一个医药包,返回来,当着傅长宵的面打开了药包,露出里面的银针。每根银针顶端都是清一色的金色,与地上的区分开来。

  “我今日去天牢,只为见前皇后,王爷能查到我去过天牢,亦能查到真相。”

  傅长宵后退半步半舒一口气,还好不是她,还好不是她做的。

  慕锦华再道:“我与傅落雪的确没有多大的恩怨,怎么对她下杀手?王爷不妨仔细查证,令妹之死,究竟对谁最有好处?”

  闻,傅长宵脸色一变。

  玉洺辰听到消息便赶过来,刚好见到半路来寻的双儿,听她描述,他脸色冷凝,使出轻功踏步而去。

  才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