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你比我更狠心(1/2)

加入书签

  玉洺辰安慰道:“黄将军已在路上,不日便到京,晨皇早有安排,你不必太过担心。”

  提到慕玄烨,慕锦华愣了愣神,他竟真的会下令捉拿南堂玥,她还以为,他要一直护着她的。

  事这么快就尘埃落定,反叫她有些不敢相信。

  玉洺辰看出她心所想,“晨皇是这天下之王,为了山社稷,容不得他心慈手软。”

  慕锦华深知其道理,仍感到唏嘘。“不过你说皇后入天牢时哭喊着要见我,本宫也正好有事要问她,见又何妨。”

  “我让左翎跟着你去。”

  她莞尔,“好。”

  她走后没多久,玉洺辰等的东西已经送到了门外。笼子里是两只大雁,刚从齐州运送过来的。

  大雁毛色鲜亮,通体纤长,玉洺辰脸色稍缓,“扇雨,即刻安排,我马上要进宫面圣。”

  扇雨急忙下去吩咐,一炷香后,东西都备下了。

  待得玉洺辰出府,看着身后的长长车队,才勉强道:“暂时这样吧。”

  扇雨嘴角一抽,二爷这话说的,仿佛是嫌不够似的。要知道这些聘礼,可是按着皇室王爷皇子求亲礼的数量备下的。

  不知是从哪里传出的消息,京几乎万人空巷,都赶过来围观驸马爷备下的聘礼。隔着车帘,众人看不见传说俊朗的驸马爷,有些失望,转而又被那长长的车队吸引住了目光。

  粗略一算,香车百十乘,金银饰数十台,还不算那些华服兽皮。

  众人都沸腾了,人人都道驸马爷只是一个湖莽汉,但如今一瞧,驸马爷恐怕身份不简单,绝非是一般的王侯将相之家所有。

  一时间,众人都揣测纷纷。

  事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摄政王府,傅长宵气得徒手劈断了木桩,看得一干奴才咋舌惶恐。

  他的眼迸了一股凌厉和恼怒,“玉洺辰,你究竟是谁?”能有那么大的手笔,定然不只是一个湖剑客那么简单。

  “来人,传包一鸣过来,本王有要事吩咐。”他就不信,查不到他的身份。以前是他疏忽大意,现在他定不会再掉以轻心。

  此时,京已被众人热议解说成王侯之后的驸马爷正在宸宫,悠闲的低头品茶,听着李公公对着长长的礼单通唱了一遍,“锦采六十匹,绢二百匹,纁二匹,束帛十匹,大璋一,虎皮十,黍米百乘,金银玉器白抬……”越说到最后,李公公越是惊讶。

  等到有人把那对大雁送上来的时候,大殿内有一刻静止了。

  这个季节只有南方才又大雁,而且极其难打,竟然就被玉洺辰给找过来了。而且这两只大雁羽毛鲜艳,神采奕奕,乃是大雁之的精品。

  慕玄烨不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给出了两个字评价,“马虎。”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算不上什么,他真正要的,还要看他给不给。

  毕竟,天辰只有这么一个荣华公主,可不能白白便宜了裕林山庄。

  殿内的奴才一听,差点背过气去,这些聘礼都超出了许多皇亲贵胄的纳礼,皇上竟然只是说了一个马虎。

  玉洺辰放下茶杯,云淡风轻的回道,“婚事安排太突然,草民也是匆忙之间才备下的。”

  慕玄烨扣着桌面,声音清冷凌厉,“就这些破烂也想要迎娶华儿,玉公子未免太痴人说梦了。”

  破烂?李公公觉得自己幻听了。

  他挑挑眉,“那若是提供边关十万将士一年粮草够不够?”

  十万将士的一年粮草?!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他。

  玉洺辰嘴角半扬,似笑非笑的望向慕玄烨,“皇上可还满意?”

  当然满意。慕玄烨差点就大笑出来,让他心甘愿可比自己威胁要来的那几家米铺强多了。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副平静的姿态,微微点头,语气颇为勉强,“还好。”

  无人知道,此刻他就算是睡着也会乐醒。同时也暗自惊叹,裕林山庄究竟展到了何种地步,好在自己并没有与他作对。

  玉洺辰收回了目光,神色自若的又端起了茶杯。

  相比于宸宫内的平和,慕锦华此刻心复杂。

  这是她第二次入天牢,牢门一层层打开,随着厚厚的铁链,一步步深入,随之而来的是阵阵腐臭,还有暗无天日的绝望。

  站在牢门前,看着立面蜷缩成一团的女子,果真如落入人间的仙子,狼狈反倒透出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

  “下去吧。”她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