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的证据(1/2)

加入书签

  “听到消息,公主脸色很难看,其他都还好。”毕竟这种事经历了第二次,公主伤心又失望,但不至于向上次一样了。

  “公子不进?”

  玉洺辰摇摇头,“不了。”想必她放下了,他也不再担心。眼划过一丝凌历,他说过,这一次不会再放过伤害她的人。就算晨皇再次护着她,也不会罢休!

  他问道:“她可交代了你做什么?”

  “公主要去见苏相。”

  他也正好有此意,她去了更好,自己就能在背后做一些事了。离开时,他又交代道:“我来的事,不要告诉她?”

  一个为什么才到了嘴边,他就看着他走出了很远。孙永福想了想,还是返回了屋,把玉洺辰来过的事禀告她。

  看得出两人间有了嫌隙,做奴才的这时候就得挥作用。

  果不其然,慕锦华听后,眉色缓和下来,心安定了不少,一如从前。

  嘴角微翘,她道:“传令下去,不管玉洺辰做什么,只要是他吩咐,全府都不得怠慢。”

  孙永福也笑了起来,“咱家明白。”

  摄政王府,下人们都整装待,戒备等待。大有等摄政王一声令下,然后冲出去拼杀出一条血路的姿态。

  傅长宵已经派人把傅落雪层层保护起来,正是意识到傅落雪之前与皇后接触亲密,他才感到焦头烂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明摆着把所有的过错全部都推到傅落雪身上,为皇后找一个冤死鬼。

  但是他傅长宵,又岂会任凭他摆布。

  慕家!

  他慢慢收拢了拳头,无论是先皇还是新皇,他都不会再低头!

  “王爷,喝杯茶解解乏吧。”

  面前多出了一双玉手,他抬头,看着晚烟忧心的模样,心还是一暖。“你不陪着麟儿,来前厅做什么?”语气有些责备,还是接过茶喝了一口。

  晚烟走到他身侧,手指给他按摩头皮,一轻一重的力道让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妾身担心王爷,故来看看。”

  傅长宵闭上了眼,享受着葱葱玉指带来的舒适之感,语气带着一丝令人安心的味道。“你放心,有我在。”

  晚烟手一顿,又继续按了起来。她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也是说着这样安定人心的话,让她久久难忘。“王爷,妾身不怕。”只要有他在,她便不怕。

  眼眸微闪,她又道:“可是王爷,那些御林军一直都把守在府外,皇上真要做那过河拆桥的事,拿摄政王府开刀如何?妾身不在乎生死,但是我们的麟儿……”

  傅长宵骤然睁开眼,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到了跟前,怜惜的抚摸她的脸。“我不在乎你有什么瞒着我,我只知道,你是晚烟就足够了。”

  晚烟一怔,他知道了什么?

  傅长宵把她拉进了怀,紧紧的抱着她,“一直威胁你的那个人,本王已经把他处理了。”

  晚烟一颤,原来段赢是他杀的。心的恐惧越来越大,如果他知道她是谁,他一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慕锦华去了丞相府,却被告知苏沪已经进宫。于是,只能往府返。回府之前,她特意命令车夫朝着东大街而去。

  摄政王府门前果真是戒备森严,如传闻所说,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王府,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吩咐车夫离开,放下车帘之前,她看见了方镭、唐潇黎等人,心下一凛,一个想法占据了脑海。莫非,傅长宵想要借着这件事造反。要知道,若是这大部分归顺他的武将都参与谋反,京说不定会酿成血流成河的惨状。

  皇兄是孤注一掷想要保护皇后不受牵连,还是有十足的把握傅长宵不会反找到了牵制他的力量?

  心头疑惑渐起。

  蓦地,马突然受惊,车朝着前面快冲去。

  慕锦华扣紧了车壁,不让自己摔下去。这种事生的不是一次两次,究竟是谁对马车做了手脚?

  混乱,忽然有人朝着马车冲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怀的东西扔进了马车里,一直滑到了她的脚边。

  慕锦华看着脚下一包厚厚的东西,一愣神,马车已经被车夫控制住了。

  车帘被掀开,车夫着急的问道:“公主有没有受伤?”

  “无碍,回府吧。”她道,这个小突变该就是为了掩饰把这包东西交到她手了。

  慕锦华拿起地上的东西,打开牛皮纸,里面盛放着几份书信,还有几本小折子。她粗略的翻看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