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似乎一直都在等着这句话(1/2)

加入书签

  看出他的疑惑,宁元恒再次说道:“皇上,皇后一而再再而三对公主下手,此等狠辣作风,难当一国之后,还望皇上尽早下旨,给公主一个公道。”

  “够了。”慕玄烨大喝一声,气得拿起桌上的茶杯砸了过去,直直砸在了他的头上。“宁元恒,你以为朕不知道荣华公主与郡国公府早就勾结在一起了吗?朕容忍多时,是因为看在郡国公的面子上。你要是再紧咬不放,小心朕不顾旧。”

  滚烫的茶水顺着鲜血流了下来,宁元恒倔强的没有低头,直道:“郡国公府与荣华公主清清白白,绝无勾结一说。皇上欲包庇皇后,请恕微臣抗旨难从。此举不关乎荣华公主,而是为我天辰山社稷。”

  当面被打脸道破心思,慕玄烨震怒,拍桌而起,“好你个宁元恒,敬酒不吃吃罚酒,朕就不相信治不了你。”

  当初就是看他刚正不阿的性格,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宁元恒完全继承了郡国公的脾性,眼留不得一点沙子。

  宁元恒伏地磕头,“要是再来一次,臣还会选择直上谏。皇上,皇后万万不可留,此等毒妇只会祸乱宫闺,皇上——”

  “住口。”他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肩头,“来人,把宁元恒给我幽禁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探望。”

  宁元恒眼眸微闪,知道他是想要掩盖过去,忙从地上爬起来,大声道:“皇上,若是先皇在世,定不会允许此等女子留在后廷。”

  御林军得到命,插着他的双手向后拖去。

  “皇上,请您三思啊,皇后担不起之重啊,皇上——”

  李公公进来伺候,提心吊胆的站在一旁。

  慕玄烨心头积攒着一团火,作不得,只好下令,“传朕旨意,宸宫之事若传出去半句,朕要所有人都人头落地。”

  “嗻。”李公公额头布满了密汗,皇上有心压住此事,宁大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慕玄烨颓坐下来,眼痛色一闪而过。一边是嫡亲妹妹,一边是怀有孩子的心爱之人。看着桌上的证据,他再次动摇了,拿起了那几张写满了供词的证据,一点点的撕开撕碎。

  “李公公,摆驾乾宁宫——”

  三月十五即将来临,皇宫内处处张灯结彩,尽心准备公主大婚事宜。不少人都盼望着这一场天下同乐的盛世能够冲淡京严峻的形势,一时间朝着公主府送礼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慕锦华连日来一边养伤一边在房捣鼓医书,等她出了房门三日已过,站在院门口,却迟疑了。

  府早已焕然一新,到处都透着一股喜气,清楚的提醒她某个日子即将到来,心底没有任何欣喜,反而尽是苦涩。

  这场婚事无关爱,不过是权宜之计,是她与玉洺辰导演的一出戏。慕锦华想要仰天长问,老天,你为何要一直如此对我?是不是上辈子我真的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才会用尽一生来偿还。

  嫁人择婿,多少女子都企盼的事,对她来说,只是一种骑虎难下的选择。

  她不愿,那么,他呢?

  慕锦华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绪,抬手招了一个婢子过来,问道:“你可知玉公子在何处?”

  那婢子笑着答道:“玉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准备大婚事宜。”

  大婚?多么嘲讽的两个字,慕锦华几乎笑了出来,心脏微缩。

  “公主。”孙永福上前来,使了眼色让那婢子退下,说道:“玉公子交代下来,公主伤势未愈不宜操劳,才让奴才们瞒着您的。”

  “是吗?”听了解释却没有任何释怀,阵阵凉气不断的跑进身体里,冻得她瑟瑟抖。在这场婚事她更像是一个局外人,从始至终都只能任人摆布。

  明明明白这个道理的,为何心还是这么疼?她究竟还在奢望什么,或者是还在不甘心什么?

  “公主——”孙永福大喊了一声,扶住她摇摇晃晃的身子,才现她的手竟那么的凉。“来人,传太医——”

  “不。”慕锦华阻止他,“我没事,我没事。”

  她的脸那么苍白,着着这件淡绿色的衫子看起来更显清瘦,浑然没有半点即将嫁做人妇的喜悦。

  眼角撇到孙永福手上的帖子,她问道:“可是有人求见?”

  “是郡国公府的三小姐,奴才见她神色着急,似乎是有要事。”

  “秦雅?”慕锦华蹙了一下眉头,“快宣。”

  宁秦雅正是为了宁元恒一事而来,在厅来回踱步,见帘子打开,她抬望去,看清来人,快步而上,对着她跪了下来。“华姐姐,秦雅有事求你。”

  慕锦华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