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为她讨点好处(1/2)

加入书签

  玉洺辰难得宽慰两句,“这不怨你,谁知他们会借辰皇旨意把你调开。桌上还有一些玉肤露,别让她看出什么来。”

  “欸。”孙永福哽咽了。

  又看了慕锦华一会儿,他站了起来,吩咐道:“你在这候着,我已经安排了左翎暗保护她,不会出事的。”

  “玉公子要走?”孙永福不解的道,他觉得,公主醒来,肯定第一个想要看见的是他。

  目光骤然一冷,他冷冷一笑,“有些事,不是那样就会算了的。”

  孙永福垂下头,明白他要做什么,心里感到十分欣慰。终于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护着公主了,公主也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公子放心,就算是拼尽了咱家这条命,也会平安护着公主等公子回来的。”

  他,相信他的话。

  丞相府,苏沪低头又喝了一口茶。这都是第二杯茶了,不知道他还要沉默到什么时候去。

  看他还有闲心到自己这来,说明丫头没事,总算让这颗担忧的心放了下来。

  又坐了一会儿,眼看这第二杯茶见了底,苏沪慢慢开口道:“你究竟有何事?一声不吭的老夫怎知你想要什么?”

  玉洺辰这才看向他,目光里的促狭看得他老脸一红。他清了清嗓子,保证道:“这件事尚未有定论,你放心,这一次老夫一定不会放过这幕后之人。”

  得了他的保证,玉洺辰才收回了目光,幽幽的道:“这件事也不是不好查,只怕有人会横加干扰。”

  苏沪哼了一声,“宁元恒刚正不阿,不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所以无论这幕后之人牵涉到哪一方,他都不会轻易罢手。何况,这郡国公府可是和丫头走得很近,有时候他都不得不钦佩郡国公夫人的好眼力。

  玉洺辰云淡风轻的挑了挑眉,却让人察觉出一丝凌厉和强势来。“不是我不信,只是之前华儿一直备受委屈。若是这次还要再委屈她,就凭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公主,又有多少人怜惜她?”

  好小子,还记得上次那笔帐。苏沪捋了捋须,说道:“为了那丫头的幸福,老夫略微试探,也不为过吧?”

  “那苏相得了什么结果?”

  “玉公子果真是驸马最佳人选,将华儿托付给你,老夫甚为放心。”

  玉洺辰心头一直憋着一股怒气,这老狐狸又算计他又试探他,还偏偏奈何不了他,这口恶气,他如何咽得下去,这次一定要连本带利还回来。“上次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这一次华儿险些命丧他人之手,苏相您说,是不是该给她一些补偿呢?”

  苏沪眼眸微闪,“你想要什么?”

  “苏相不是猜到了吗?”玉洺辰扣着桌面,慢慢说道:“为了自保,华儿整日奔波只为在朝争取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官员,不求争权夺势,但求能在朝堂上有微薄之避免再孤军奋战独立无援。这些事,又怎么会瞒得过苏相的眼?”

  “不错,我的确知道丫头在做什么。”苏沪还知,她与秦陌离走得极近,也知她有意拉拢寒门子弟。被人当做一次筹码,她能如此做并不怪她,所以他一直放任着。但是,“自古以来尊卑早立,老夫怎能与那些寒门庶族同流合污?”

  玉洺辰不以为然,一语道破,“如今的门阀比不上此时的寒门官员,苏相何必再自欺欺人,拉拢寒门官员,这件事对朝廷百利而无一害。若是一日固守旧礼,维护世族荣耀和地位,天辰一日便不会壮大,再难达到前朝盛世之景。”

  如果不是为了慕锦华,不是因为渊帝那一年之后再动手,他才不会插足天辰事务,卷入更深的风波之。

  “我只希望苏相能够答应我一件事,便不再掺和天辰之事。”他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他日在朝堂上,不会再为其他事而牺牲华儿。”

  他指的,是傅长宵一事。若哪日傅长宵提出要拿慕锦华做交易,皇上会如何,他会如何?玉洺辰不得不防。

  他是可以带着她离开,但他知道她一定会于心不安。所以,他要一开始把所有的隐患都掐在萌芽之。

  看着苏沪阴沉的脸色,玉洺辰松缓了口气,“让华儿得到寒门官员支持,纵使力量微薄,至少也能抵挡部分压力。苏相不方便做之事,不能做之事,何不都交由他们来做?我之前一直都敬佩苏相,远瞩,料事如神。您只管默认了这件事,不管世族与寒门如何相斗,至少总是相互牵制,更能为天辰山效力。苏相回朝,为的不就是希望天辰山能在您离开前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