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劝反(1/2)

加入书签

  “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他呢喃道,抚摸她的脸颊,脸上又悲又喜。从怀拿出一个瓷瓶,倒了两颗玉清丹喂进了她的口。

  许是喉咙太痛,慕锦华下意识的吐了出来。

  “华儿,吞下去,把药吞下去。”他在她耳边温柔的哄道,那眼的柔意宛若春水。

  慕锦华痛苦的拧起了秀眉,见状,他只好硬下心肠,抬高了她的下巴,让药滑了进去。

  慕锦华嘤咛了一声,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襟。

  玉洺辰才现她手的匕,猜测是救了她的人。

  帮她理了理衣襟,而后打横抱了起来。“华儿,我带你回府。”

  随后闯进来的人看见屋的这一幕都震惊了,御书房竟然有人刺杀荣华公主,而他们一直都守在外面都不知道,赶忙派了人去通知皇上。

  等慕玄烨匆匆赶到的时候,人已经出了御书房。

  “华儿——”慕玄烨唤了一声,心慌乱不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才离开一会儿,御书房就出事了。

  玉洺辰把什么一扔,目光清冷,“这件事,还请辰皇给我一个交代。”

  慕玄烨看着脚下的白绫,那白绫上还留着两只手,显然是直接从某具尸体上直接砍下来的,地上都是血。

  他握紧了拳头,郑重的道:“你放心,无论是谁,朕都不会轻饶。”

  玉洺辰定定了看了他一会儿,似笑非笑的道:“但愿如此。”

  又走了几步,他又停了下来,看他,“无论是谁,这一次我都不会轻饶。”能够大摇大摆的进入御书房都没有人怀疑,这个人,一定是常在宫走动之人。

  不管是晚烟还是皇后,这一次,他都要他们全部付出代价。

  闻此,慕玄烨话透出了一抹狠戾,“来人,宣宁元恒进宫。”他倒是要看看,谁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

  夜色如墨,浓浓得化不开。

  床上的人紧闭着眼,似乎睡得不安稳。

  他听到呓语,大步走来,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华儿,别怕,我在这。别怕,我在……”

  许是他手的温度熨烫了她的手,许是听到了他的话,慕锦华下意识的朝着她的身子靠了靠,身子紧紧蜷缩成了一团。

  目光微闪,他放开了她的手,起身连着被衾一起把她抱了起来,朝着软榻走去。

  慕锦华动了动,找到了熟悉的位置,这才舒展了眉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玉洺辰心揪疼了,拨开挡在了额前的头。静静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拿出了玉肤露,抹在指腹上,涂抹在她的脖颈上。

  慕锦华身子一僵,待得那玉肤露药效出来,才又松了身子。

  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他拉了拉被角,才道:“进。”

  左翎推门进来,道:“属下现了御风乃是受了渊帝的授意,已经被属下抓住,请问主子要怎么处理?”

  冷眸闪过一丝阴翳,他吩咐道:“让他把弄雪和扇雨的下落吐出来,千万别让他死了。”

  “属下明白。”

  “另外,调集人手进京随时待命。”

  “是。”

  左翎朝慕锦华看了一眼,心道,主子终于要有所行动了。看来,荣华公主对她的影响极大,说不定还真能成为夫人。

  当夜宫处在一片惊乱之,几乎是一夜之间,消息就传了出来。当时在宫,许多人都看见玉洺辰状似狂奔向御书房的样子,然后又看见他抱着慕锦华从御书房出来。

  一时间,皇后再次有喜,荣华公主在御书房遇刺传得沸沸扬扬。

  要知道,当时守在御书房外的都是精兵,竟然会让一个悄无声息的溜进去对公主行刺。当夜留守的人,一个个都免不了重惩罚。

  摄政王府,一行武将也是面露忧色。

  “王爷,之前皇上遇刺之事,会不会他与驸马爷串通好的?难不成皇上已经现什么了?”

  “不会。”傅长宵说道:“这件事有太多蹊跷,吩咐下去,谁也不能轻举妄动。”

  众人沉吟间,一道女声插了进来,“大哥,这正是我们的好机会。”

  看着那张可爱的容颜,傅长宵沉下脸来,“落雪,你一个姑娘家不好好在闺房待着,来这作何?”

  “大哥,我也想帮你。”傅落雪笑意涔涔的道,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人不忍心责骂。

  “你能帮什么?”方义豪轻嗤道。

  傅落雪一蹙眉,“我知道荣华公主遇刺的事。”

  “你知道?”傅长宵走过来,箍住了她的双肩,神色间有些焦急。“这话可不能乱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