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机重重(1/2)

加入书签

  温存间,李公公快步上来,“皇上,乾宁宫传来消息,说是皇后有喜了。”

  “真的?”慕玄烨心里高兴,可顾忌慕锦华,却收住了喜悦,“命人送些补品和皇后爱吃的水果过去,告诉她,朕明日再去看她。”

  慕锦华从他怀出来,说道:“皇兄,你去吧。”

  “华儿?”慕玄烨紧张的看着她,“看望皇后不急在一时,你的安全更重要。”

  慕锦华摇了摇头,她知道他心里有多么高兴,尽管他掩藏得很好,但还是能从那飞扬的眉梢可以看得出来。“你去了再来,短短时间内不会出事的。何况这御书房外还安排了不少禁卫军把守,就是有人来,也休想走得出去。”

  慕玄烨心松动,“可……”

  “皇兄知道她不喜我,若再因这事嫉恨我,皇兄只怕会夹在间更难做。”她脸色微沉,“当然,我并没有原谅她。”

  慕玄烨更是愧对她,“华儿,皇兄定不会再为任何人伤害你。”这是他的嫡亲妹妹,一心一意都为他着想,若他又伤害她,天理难容!

  他最终还是随着李公公离开了,偌大的御书房一时间只剩下她一个人。烛光下,那道身影显得格外的孤寂与落寞。

  好像一直一直以来,都只是这么一个人。

  一个小走了进来,提着一个食盒,说道:“公主,这是皇上特意准备的桂花糕,说是您让她垫垫肚子。”

  她疑惑的道:“孙永福呢?”

  “孙公公去了御膳房给您煮参茶去了。”

  她没想那么多,“放下吧。”

  那应了一声,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打开盖子,拿出桂花糕。他的眼闪过一丝狠戾,从衣袖拉出了一条白绫,一个箭步冲上前。双手拉着白绫,套住了她的脖颈。

  慕锦华瞪大了眼,被白绫一拉向后倒去,那死死的拉着白绫,就是不肯松手。

  她想要呼救,却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一抬眼,就看着那眼恶毒的光芒。

  他是要,杀了她!

  急之朝着旁边一抓,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她挣扎着,脸色慢慢变成了绛紫色……

  天牢,不时有腐臭的腥味钻进鼻,身侧到处都是老鼠啃咬东西而出的摩擦声,悉悉索索,悉悉索索挠在心口,让人睡不能眠,食不能咽。

  静谧,火光微闪,一柄寒刀扫了过来,直逼那躺着的身影而去。

  就在刹那间,那原本应该昏睡的人右手一动,食指与指间稳稳的夹住了匕,而后,再运气内力,朝着远处甩了出去。

  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响动,一个早该离开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师弟好功夫,真是让师兄自叹不如。”

  没有金玉镶嵌的腰带脚靴,更有几分低奢的味道。渊帝眉一扬,眼微恼。

  玉洺辰从稻草上起来,弹了弹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也不掩饰自己的不悦。让他躺在这里几个时辰,可是全赖眼前之人所为!

  “渊帝不是回了陈国,怎么又回来了?”他故意惊叹道,口气没有半分讶然。“还是,特意留在这,就是为了所谋之求。”

  渊帝淡定自如,脸上没有被戳破的心慌,他张狂道:“这次除不掉师弟,实在是遗憾。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御风,怎么可能会是师弟的对手。毕竟,师弟可是师傅老人家钦点的下一代掌门人。”

  他知道他心有怨恨,直截了当的道:“师傅安排自有道理,师兄贵为一国之皇,的确不适合鬼谷谷主之位。”

  渊帝轻嗤了一声,“区区一个鬼谷我还不放在眼里,只不过师弟好像真的忘记了师兄曾经劝诫过的话。参与天辰之事,或许会引火烧身,将裕林山庄卷进纷争之,难道这就是师弟所愿?”

  “这些事,不劳烦师兄操心。”

  “好。”他一甩折扇,眼寒光大起,“今日我就来讨教几招,看看师弟武功究竟精进了没。”

  玉洺辰也抽出了腰间软剑,凝了神,脚一踏,迎了上去。

  两人武功皆出自鬼谷,在对方出手之时早就把武功路数知晓得一清二楚,一时半会谁也不能从对方手讨得半点好处。

  渊帝手的扇子乃是疾风扇,扇身用玄铁制造,面扇是天蚕丝,可谓刀剑不入。

  而玉洺辰的软剑得于鬼谷剑冢,先人所造,剑身柔韧度强,坚硬若铁,乃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

  小小的牢室稻草飞舞,剑气在木桩和墙壁上划上道道痕迹。玉洺辰料到渊帝下一招会横扇击来,故意把身子偏到左边,露出破绽。

  也就是这时,渊帝合气扇子朝他胸口打去,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