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守株待兔(1/2)

加入书签

  她可不可以再放纵自己一次?再一次义无反顾的去爱一个人?

  莫名的感到一阵惶恐,她急忙垂下了眼眸,一用力,挣脱了他的手。语气透着一股疲倦和无力,“玉洺辰,你为何总是让我误会?”

  他的心一紧,“我……”

  “站住,急急忙忙跑那么快做什么?”孙永福一阵冷喝从外边传来,打断了他的话。慕锦华心里又是一松又是失望,五味杂陈。

  每次都是在关键时刻被打断,玉洺辰抿唇,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

  沉默间,外面传来一阵粗喘,一个小厮道:“孙管家,宫里来人,皇上召见公主进宫。”

  书房两人相视一眼,怕是之前‘玉洺辰’刺杀皇上一事。

  “我跟你去。”玉洺辰抢先道,一来他不放心她独自进宫,二来也好当面跟辰皇消除误会。

  慕锦华拉住了他的衣袖,不安道:“你又打算做什么?”

  心疼她的敏锐,玉洺辰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之后我会到天牢里,幕后之人定然会出现。现在一切都全凭猜测,想来今日之后就会真相大白。”

  “不行。”慕锦华一口反对,“这很危险。”怎么能让他以身犯险,她做不到。

  玉洺辰双手搭在了她的双肩上,扳过了她的身子,正对着自己,保证道:“我不会出事的。”

  “可……”

  他用食指贴在了她的唇上,阻止她要说的话,“反倒是你要事事小心,华儿,我最担心的是你。宫有人对你不利,我却无法阻止你进宫。你答应我,无论生什么事都要与辰皇一起,直到我来接你。明白吗?”

  慕锦华微微睁大了眼,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又藏着一抹欣喜后的小心翼翼。

  他却放开手,退了两步,说道:“走吧。”

  慕锦华抬眸,可在看到对方那没有任何表的俊脸之后,又缓缓的低下了头,心涌上一层苦涩。

  果真,是她想得太多了。

  门外,孙永福已经吩咐奴才们备下的马车,一个人候在外边。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回禀道:“咱家已经命人把马车安排在后院。”这样来,就能减少玉洺辰身份暴露的况了。

  玉洺辰不由得多看了孙永福两眼,这奴才面面俱到,就是可惜没有武功。他吩咐道:“你随行伺候着吧。”

  孙永福看向慕锦华,见自家主子没有反对,才道:“咱家遵旨。”

  上了马车,到了前门,宫里来的已经焦急得满头是汗。孙永福说了几句歉意的客套话,那才上了宫里的乘舆。

  这乘舆原本是皇上准备给慕锦华的,但只要她进宫,乘坐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车进了玄武门,慕锦华才突然想了起来,问道:“良妃如何了?”

  玉洺辰道:“我到的时候下面只躺着一个宫婢,没见良妃,想来那些人是把她捉走了。毕竟是一国妃嫔,也不好大庭广众下下杀手。”

  至此,她也没再多问下去。

  马车一直到了御书房外,下了车,李公公就迎了过来,一抬头就看见玉洺辰从马车上下来,‘呀’了一声,拍拍胸脯惊恐未定。

  随后又见慕锦华掀帘而出,她一顿,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宽厚的手掌,还是把手搭了上去,一如她想象有力温暖。

  偏头,对上李公公那仿若见鬼的表,问道:“李公公,皇上呢?”

  李公公才回神,道:“皇上在御书房,吩咐下来若是公主到了不必通传,直接进去便是。”

  她颔,转而厉声吩咐道:“见着玉公子的事要是谁敢说出去半个字,本宫定要他人头落地。”

  候着的奴才一干人等纷纷跪地,“是。”

  进了御书房,如往常般安静冷冽。不同以往的是,她身边站在一个高大的身影,让那颗躁动的心一步步回归平静。

  “臣妹草民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玄烨惊讶于御书房另一道熟悉的声音,一抬头,看见殿的玉洺辰,手的朱砂笔落到了地上。“你,怎么会?朕不是下令把你收押天牢了吗?”

  慕锦华解释道:“皇兄,天牢的人并非是玉洺辰。”

  慕玄烨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无奈的道:“只有为了他,朕才从你口听得到这声久违的皇兄。”

  他起身,走了过来,左臂上扎着厚厚的绷带,可想而知,当时的况有多么险峻。“都起来吧,自家人何必那么客气。”

  她关切的道:“皇兄伤势如何?”

  慕玄烨不在意的调倘道:“如果是正主,恐怕这只手就废了。”

  一句话,让气氛彻底放松下来。若他再刻意追究此事,恐怕会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