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寒门的出路(1/2)

加入书签

  门打开了,孙永福震惊的看着她,“公主怎么回府了?”她现在不应该是在宫里陪着玉公子吗?还是,俩人又闹别扭了。

  慕锦华拽紧医书,吩咐道:“你安排一下,明日早朝后无论如何我都要与秦大人见一面。”

  “是。”孙永福应道,“奴才马上安排人给公主准备汤浴。”

  “不必。”她阻止道,“我回府的事不要惊动任何人,都吩咐下去,让下人们嘴都老实些,千万别透露风声给阿笑和峥儿知道。”

  孙永福知道她有安排,说道:“怕是明日两位少爷会去主院找您。”

  她想了想,然后道:“直接去书房吧,瞒着双儿便是。”这丫头心软,或许明日就会露馅。

  今日进宫后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恐怕真有事生。一旦两人安全,她才没有后顾之忧。

  “咱家明白。”

  一大早,天空就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放眼望去,远处都笼罩在一层水雾,朦朦胧胧,颇有几分南水乡的味道。

  茶坊内,茶香袅袅,玉盏内浮着几片红的花瓣,随茶水浮动,轻吻在美人的红唇上。微风轻拂,时不时露出面纱下的华丽之色。不管是近了看,还是在远远的观望着,都是一幅幅动人心魄的画卷。

  双眸注视着大街上那辆普通的马车由远至近,再慢慢的离开视线之内。

  “公主,秦大人来了。”

  慕锦华放下茶杯,挥手遣退了他,亲手斟满了空杯。一抬头,正好看见一个穿着官服的年轻男子进来,说道:“秦大人刚下朝,不妨先喝杯茶解解渴。”

  秦陌离一愣,随即一笑,学着她的样子在对面席地而坐。“花茶?”他端起茶杯在鼻翼下来回一晃,茶的味道和房间如出一辙,“也能制成茶,倒也别雅。”

  抿了一口,从檀口到喉咙都溢满了的芬香。“今日能讨得公主的一杯花茶,倒也不枉此行了。”

  慕锦华闻淡笑,“秦大人说笑了,这花茶炮制方法简易,不过是些内堂的小东西,难登大雅之堂。”

  “花茶不贵,但烹茶之手金贵,才是千金难求。”

  她不动声色的回道:“再贵的花茶,也得是如秦大人般懂茶的人才能喝出个滋味。”

  两人都但笑不语,一时间,闻着室内的香气,倒也惬意。

  秦陌离把茶杯放下,说道:“公主可知今日后宫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什么事值得秦大人一说?本宫还未听就有了几分兴趣。”

  他饶有兴趣的道:“皇上昨夜宿在了永和宫,今日一大早,就撤了永和宫周围的护卫,还打赏了不少好东西去。”

  “是吗?”她用力扣紧了茶杯,又慢慢松开。“良妃娘娘为皇上产下一子,皇上宠她也是应该。”心下却是一凛,昨夜她才让人送了纸条,今日就重掌永和宫。按着皇兄对她的恨意和厌恶,不该如此,难不成两人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秦陌离又道:“倒是今日,摄政王脸色难看,当场驳了几次皇上的面子呢。”

  他的话另有所指,慕锦华格外看了他一眼。似是早有预料,他大大方方的迎视她的眼睛,说道:“公主可别误会,下官当初向您投诚,可是真心实意的。公主若是不信我,今日就不会找我出来了。”

  这个人把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了然于胸,才是真正可怕之人。但是,他又把自己的野心和目的坦诚的显露在她面前,又给人一种他很好掌控的感觉。一顿,“本宫的确有事要找秦大人帮忙。”

  和他合作,只能是各取所需,才不会被他反咬一口。

  秦陌离出身寒门,当年一举夺魁,却只被封了一个从六品下的国子监丞当当,在朝毫无地位可。又因为早就投靠傅长宵,一直不得重视,又被寒门官员排挤,可谓是举步艰难。

  一直到亲自奏请押送粮草至禹州做出了政绩,才得皇上重视。可惜他早就投诚傅长宵,才被口头嘉奖了几句,压着没有升官。

  如今,她给了自己机会,秦陌离自然不会放过。“公主请说,下官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她坦诚的迎上了他的视线,“不瞒大人,今日午时,良妃约本宫在此见面。之前本宫就不太放心,听得后宫之事心更是忐忑,所以想请教秦大人,是否真能相信良妃娘娘?”

  秦陌离点点头,又摇摇头。“良妃娘娘此人只可信一半,就不知公主与良妃娘娘合作的是什么?”

  她蹙了蹙眉,“如大人心想的,正是与晚夫人有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