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怎会让她欺负她(1/2)

加入书签

  她记起良妃在牢的话,心一凛,“舅舅查到什么了?”

  “只是一些招兵买马的风声。”他没说,这几日来傅长宵在朝堂上开始公然反抗慕玄烨以及弹劾他们这帮大臣。慕玄烨维护南棠玥的事更成了一个由头,帝王不该如此儿女长,但错已酿下,如今只能想办法尽量弥补。

  一回神,就看见那张深思的华丽容颜,心头一惊。因她长得太像故去的先后,所以才没仔细看过她的容貌。如今这惊鸿一瞥,更是觉得她的相貌更加精致,胜过先后。难怪傅长宵会一直对她念念不忘,竟然主动上奏让皇上务必查清真相。

  傅长宵也是一个人才,可惜走上了弯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华儿,你放心,以后舅舅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他保证道,如此一次就够了。南棠封明着支持摄政王,良妃又与摄政王行苟且之事,现在皇后南棠玥又联合一个嬷嬷设计陷害她入狱,他们南棠家,没有一个好人。

  为了南棠玥,皇上竟然不惜恩威并施威胁他。这女子不除,慕氏山必将难稳。“等摄政王一倒,国舅府被治罪,看皇上如何保得下她稳坐一国之母。”

  慕锦华十分感动,“舅舅。”

  他一笑,眼闪过一丝阴狠。“别忘了,你骨子里留着苏家的一半血液。”他苏沪,最是护短。

  摄政王和国舅府联合害死了他的儿子,他又岂能善罢甘休。

  这一次,他不会再坐以待毙了,该是拿出一点实力来让那些人消停消停。

  她还是担心,“舅舅这么做不怕与皇兄反目?”南棠玥不适合做一国之母,如今慕家子嗣单薄,作为帝王,慕玄烨有那个义务和责任。

  否则将来慕家无子孙继承皇位,只能落到他人之手。

  “这天下可不是你皇兄一个人说的算。”还是他们一帮老臣的心血,是先祖在马背上一寸一寸打下来的,怎能在他们手一点点走向落败?

  他的声音带着令人无法质疑的冷酷和威严:“先皇也不是只留下一个慕姓皇子。”

  慕锦华心口一震,他是说恒王?

  “就算拼进我们这帮老臣之命,也不愿再出现玉竹和芜妃这样的妖妃再毁一个千古明君。”慕玄烨无论是从智谋还是胆识上都是一个好皇帝,但他唯一的错,就是依然册立南棠玥为后。

  善妒而妖,如何掌管后宫?这一次的事更好的验证了这句话。慕玄烨口口声声为她漂白,不管她有没有牵涉进去,在自己宫的贴身嬷嬷陷害公主,光是这一条,足以把她从凤位上拉下来。

  这是南棠玥自己种下的果,慕锦华心知肚明,但是她还是无法做到她那样的心狠手辣。“舅舅,如果有那么一天,找个庄子把她关起来便是,留她一命。”

  苏沪诧异,“你不恨她?”

  “恨。”她到现在都无法释怀,“可她之前与我相交数年,我待她如亲人,就算她做出这等事来,我也无法下得去杀手。舅舅,我只是慕锦华,做不来那种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求良心无愧。”

  “好一个良心无愧。”苏沪拍手称赞道,“老夫果然没犯错你。”

  “舅舅?”

  苏沪把手边的檀木箱子一推,“你看看,这是给你的嫁妆,算是这次算计你的赔礼。”

  “有礼物?这蹲牢房总算有了点回报。”她惊喜无比,一时间笑得眉眼弯弯。

  孙永福上来拿过箱子,又返了回去。

  慕锦华打开箱子,看着里面的一沓房子地契,震住了。她立刻推拒道:“这些东西太贵重,我不能收下。”如果她猜的没错,这苏府几乎所有的铺子庄子土地的地契全部都在这个小箱子里,她怎么能收?

  “这就是给你的,我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还留着这些作何?”他眼一瞪,有些伤感起来。如今他是真正的孑身一人了,临了死,后继无人,这些全部都会入了国库,还不如全部给她当做嫁妆。

  “丫头,你听我所。”他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裕林山庄产业众多,除却你公主之尊,在辰家无法抬得起头来,何况裕林山庄还是在昊沅。这些产业算不得什么,到时候你皇兄也会给你置办嫁妆,嫁过去多少更能有一些底气。”

  “老夫我与辰家老头也算有些相交,看在我份上辰家定不会过多为难你。你父皇母后已去,老夫便是唯一的长辈了,自然不能少了手头礼。”

  没想到他会为她考虑那么多,胸口涨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