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温情脉脉(1/2)

加入书签

  手一紧,“他昨夜才回来的?”

  “嗯。”小慕峥用力点头,一脸羞愧,“原来之前我们都误会了玉叔叔了,昨夜我看他神悲怆,鬓稍乱,像是从哪里急急赶过来的。后来就直接朝着皇宫而去,还保证一定会平安把你带回来。”

  心,又乱了,她不敢再想,只得说道:“我们下车再说。”

  下了车,她看着双儿端着一碗猪脚面线站在门口,喜极而泣,“公主,你回来就好,先吃一口猪脚面线,去去晦气。”

  她放下小慕峥,端起碗吃了一口面线,“很香。”

  “公主喜欢就好。”小丫头忙擦擦眼泪。

  孙大娘端着一碗水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支碌柚叶,蘸了蘸碌柚叶汁熬过的水,洒在了空和门庭上,“抬脚门槛过,霉气去消除。公主,快进门吧。”

  她应了一声,喉咙哽咽了。比起皇宫,这里才像是她真正的家。

  进了公主府,她现里面冷冷清清,往日的奴才婢子都不知去了哪里。疑惑的看向双儿,后者答道:“大多都光了。”

  她明白,“树倒狲散,走了就走了吧。”

  双儿又道:“只是最近人手可能会紧点,等风头过去就好了。”

  慕锦华觉得奇怪,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外边都是怎么传的?”

  “这……”双儿不好说,那些话怎么能说给公主听呢?

  小慕峥解围道:“姑姑何必在意那些人的眼光?过一阵子风声就淡了,自然不再有人提起。”

  慕锦华嗯了一声,眉头仍旧微皱,她顾虑的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流如猛虎,不得不防。

  “华姐姐,不好了,玉哥哥昏过去了。”莫笑一边跑一边吼道,他的身上沾染了不少鲜血,看起来十分惊心。

  慕锦华吩咐道:“双儿,去哪一些止血的药来。孙大娘,麻烦让厨房烧一些热水,越快越好。”

  她抬脚迎上了莫笑,“别担心,我先。”

  屋好久都没生火,才进去就是一股冷气扑来。她对着小慕峥道:“太冷容易受凉,你去孙大娘,让她先端盆炭火上来。”

  “好。”小慕峥担心的朝着里面瞄了一眼,飞快的跑了出去。

  地上的血迹一直从门外滴到了床边,青色帷帐下,玉洺辰脸色苍白,薄唇上没有一点血色。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箍紧了,这是他第二次如此虚弱的躺在她的面前。上一次也是因她被傅长宵刻意刺伤,这次又是为了她。

  袍子又染红了大半,和昨夜一样看起来触目惊心。她在他身上一阵找,摸出了一个白玉瓶。幸好他会随身携带一些补血养气的药丸,她倒出了两颗,给他喂去。

  就算再昏迷他依旧有所警觉,嘴唇紧闭就是不肯张口。慕连曦试了好几次都无果,心气上来。

  这时候双儿恰好带着药箱上来,她命双儿拿出了银针,对准穴道扎了上去,他便轻轻松松的开了口。

  连着喂了两颗,她才拔掉了银针。

  莫笑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有那一瞬间,他觉得慕锦华的动作十分可怕,宛若妖女。

  “怎么了?”慕锦华奇怪的看他越退越远。

  莫笑一滞,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他看着那根长长的银针,咽了咽口水。

  她没多想,开始处理他肩头的伤口。用剪刀剪了衣衫,再一层层解开纱布,最后两层都黏在了伤口上。

  她咬咬牙,一狠心直接就撕了下来,才稍微结疤的伤口又留了血。

  玉洺辰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抹痛楚,眼皮动了动。余光撇到近在眼前的那一抹娇俏的容颜,鬼迷心窍的继续闭上了眼睛,没有选择醒来。

  她忙拿出药撒在了伤口上,看着伤口不再出血,才微微放松。这一处理下来,身上早就出了一层汗。

  肩膀刺痛,可是玉洺辰却在心尝到了一丝丝甜意。不用睁开眼,也能想到她松了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唇角柔和了。

  这时,热水上来了。慕锦华看着那破烂的染血上衣,没有多想直接拿出剪刀唰唰唰的剪开了,直接露出了他精壮的身材。

  常年练武,让他的肌肉结实有力。可偏偏肌肤又白皙光滑,让人移不开眼。

  玉洺辰身子僵直了,更是不敢再醒来。

  “呀!”双儿急忙转过身去,公主也太大胆了,虽然所玉公子是既定的驸马爷,可是直接脱了他的衣衫,好像太心急了。

  莫笑瞠目结舌,看着自己的小身板拢拉下了脑袋。明明看起来都那么瘦,为何脱了衣服之后却大大不同。

  小慕峥暗暗握紧拳头,誓一定要勤加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