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赌一次(1/2)

加入书签

  若是他敢再拿慕锦华做交易,他一定不会再收下留。还有其他事,现在他要去弄清楚了。

  纵然她在心里避他如蛇蝎,此刻唇角还是微翘起来。

  殿内一时间安静得出奇,只闻木炭燃烧兹兹的声音。

  她先开口道:“皇兄可还记得母后的嘱托?”

  慕玄烨身子僵住了,十分歉疚,“记得。”他思绪恍惚起来,慢慢道:“母后留下我们兄妹相依为命便撒手而去,弥留之际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你,继续许你一世荣华。华儿,是皇兄对不住你。”

  一边是他同胞的妹妹,一边是他爱了许多年的女子,另一边是整个天辰的山社稷。除了委屈这个妹妹,他别无选择。

  “我明白皇兄的苦楚,可是心里还是无法原谅你。”

  听着前半句他很欣喜,后半句心又是一痛,“朕明白。”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罔顾他为帝王,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护不住。心一把天平摇摆不定,一边是她,一边是整个山。

  又想到先后的嘱托,最终还是偏向了她。

  他认真的看着她,“华儿,朕不会再强迫玉洺辰了。”如果真的把她逼到了绝境,说不定此生再也无法挽回她。何况作为一个帝王要依靠一个公主的驸马来稳固山,他这个帝王不要也罢,当得实在窝囊。“你们想什么时候出宫就什么时候出宫,朕不再阻拦。”

  慕锦华有些松动,可是心里的怨怼和失望又岂是这一句话能够消除抹去的。她不敢再冒险,只得按着自己原本的打算走。“皇兄可又还记得南王来访时我在马场说过的话?”

  “你在昊沅之事?”他不懂她现在为何要提出来,又联系刚才她说过的话,喉咙一紧,“你要走?”明明他都不再逼迫她了,她还是要离开他。

  这一次,慕玄烨是深深的意识到,自己伤她太深!从她回宫,他就一直在亏欠着她,还险些又妥协在摄政王的威胁之下,再给两人赐婚。

  这其没有插足一个玉洺辰,他定是早就无颜见她了。

  慕锦华点头,“不瞒皇兄,这几次深陷险境都是因昊沅之事而起,曾后视我为眼钉。再留下去,说不定会给天辰带来火患。”

  经历了那么多,她更加不敢再提虎符之事。只得用一个合适的理由说道:“她为了掩盖杀害云王真相,嫁祸于我,若我不死,这件事就不会善罢甘休。我已经当缩头乌龟那么久,不能再逃避了。”

  这件事总有那么几处牵强,但是看起来又合合理。慕玄烨一心伤心在她要走的事实,没有往深处去想,“你离开天辰的庇佑,一个人又怎么斗得过曾后?就是连近她的身都不可能。”

  慕锦华一跪,“所以我在此请求皇兄,待到大婚之后,特意派遣我去昊沅回访。有着公主身份在,曾后不会轻易动手。就是其他人,怎么会把天辰公主与当年的苏小姐联系起来?只不过,这件事或许会牵连到天辰。但臣妹斟酌许久,觉得这是唯一的法子了。皇兄,请你答应臣妹。”

  她俯身一拜,磕头不起。之所以敢这么提,一方面确实能够借着一个比较高的身份接近曾后,找到证据。另一方面,她曾经窥探到他的野心,将计就计。若是自己出了什么事,日后他也正好有由头向昊沅兵。

  这其实是个双赢的举动,她正是想要利用他这颗野心让他更有可能会答应自己。

  自然,她也曾想过要是天辰吞并昊沅一事并非可能,只不过现在朝摄政王蠢蠢欲动,北边陈国虎视眈眈,战事不可轻易起。

  要把天下人目光引向曾后,就只能是天辰公主在昊沅出事。只有她最清楚曾后的阴谋,她势必不惜一切手段除掉她,到时候,还怕不露出一点马脚吗?

  慕玄烨阴翳着一双眼不说话,她只觉得盯在自己后背上的那双视线格外的灼热,企图想要窥探到自己的内心。

  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的额头生出了层层冷汗。她在赌,赌他不会放过这机会,就像是不会放过她被设计反而从玉洺辰手获利一样。

  他们身上流着先皇的血液,从来都有些自私。

  许久,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九五之尊的龙威之气时,那种压迫的气势一收。

  “朕答应你。”

  她吁了一口气,再次一拜,“臣妹谢皇上恩准。”

  “但你一个人朕不放心,到时候会派遣一个大臣随你前去。”

  监视她吗?慕锦华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全听皇兄安排。”只要到了昊沅,让七哥帮忙就是。

  曾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