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为你,值得(1/2)

加入书签

  “当然,这是朕的令牌,见它如今朕,不会有人拦你。”

  玉洺辰接过令牌,心里却没有半分感激。

  “等等”他叫住了他,“那米行……”

  玉洺辰讥诮道:“若是她无忧,明日我便派人送进宫。”

  看着那欣长的身影从御书房走出,慕玄烨出现了一丝颓然。要是可以,他何尝愿意把她当做筹码?

  只是身在帝王位,往往身不由己。裕林山庄不在乎这几个米行,但是他在乎,更是天辰在乎。

  李公公震惊的看着玉洺辰走出来,只是一愣,他便垂下头去,“玉公子,老奴带你去天牢。”

  玉洺辰打量了他几眼,可惜他低着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与其乱走浪费时间,倒不如让他带着,还减省了不少麻烦。

  “走吧——”

  李公公心一跳,这玉公子生起气来一点都不输给皇上,他还是小心点好。

  一路上玉洺辰眼皮一直都跳个不停,远远看见火光映照下的天牢两个大字,他急忙运起了轻功,飞奔出去。

  一走进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不好,他心下一凛,更是加快了度。

  李公公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莫非是出事了。

  到了天牢外,那些人一动都不动,细细看能现脖颈下有一道细细的红痕。

  他抽出软剑,朝着牢冲了进去。

  慕锦华,慕锦华……心默念着她的名字,在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和留下的血迹心更是揪紧了。

  如果他一开始就闯入大牢带走她,再去御书房谈判,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越走进天牢深处越是害怕,里面太过安静。一想到她会出事,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烛火微闪,他走到了最深处的牢房,血腥味混杂着腐臭的味道糅合在一起,让人作呕。

  眼尖的撇到一抹眼色,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看着牢房大锁完好如初,才松了一口气。

  “慕锦华,你有没有事?”他急急道,眼满是担忧之色。

  是幻觉吗?慕锦华再次缩紧了身子,一定是她幻觉了。

  还活着,她还活着。

  玉洺辰双手几乎都要颤抖起来,一用力,砍下了门上的锁子,闯了进去,三两步到了她的面前,一手把她抱进了怀里,方才觉得踏实一点。

  “还好你没事。”他喃喃道,更加用力抱紧了她。要是她出了事,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玉洺辰?”慕连曦不敢置信,他真的来了,那颗心蓦地鲜活起来。一激动,就要回抱住他,手却在半空停了下来,收了回去。

  他来了又如何?为了其他人抛下她又不是一次两次。慕锦华,别再被他迷惑了双眼了。

  他爱的是傅落雪,不是自己。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不惜自己掀开那卑微到尘埃里的单恋和鲜血淋淋的伤口,心一点点沉寂下来,那双眼也由最初的激动化为平静。

  “你答应了皇兄什么条件?”

  玉洺辰心口一震,原来什么都瞒不过她。“天辰所有的米行上交朝廷。”

  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值得吗?”为了做一场戏,为了一个承诺,值得吗?值得放弃那么多的财富?

  “值得。”这两个字说得无比的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明明是说出口,却听在耳像是在证明什么似的。

  她一阵恍惚,胸口一颤。

  烛光摇曳,玉洺辰扣着她的腰身一个旋转避过了一道凌厉的攻势,然后抬剑一挡。

  咣的一声,火花四溅。

  “别怕。”玉洺辰轻声道。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慕锦华不自然的偏了偏脸。

  来人哼哼道:“都死到临头了还亲亲我我,你们未免也太过猖狂了。”

  闻,慕锦华蹙眉,推了推玉洺辰一把,他手一松,她乘机从他怀出来。

  玉洺辰有些遗憾,但,对付眼前的人要紧。他迎上那人的攻势,叮嘱道:“你别动,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同伙在。”

  “呵呵。”来人闻又笑了起来,整张脸都被遮住只留下一双眯眯眼,眼珠子圆溜溜的转,看起来十分猥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阁下果然风流,为这样的美人死,的确值得。”

  他不知道他的身份?玉洺辰嘴角牵出一抹冷笑,“既然你口下无德,留你简直太糟蹋了。”

  眸一寒,他微微转了转手腕。

  慕锦华知道他要施展剑法,就退出了牢房,免得影响到他。

  那人怒火烧,“想杀爷,你还嫩了点!”

  从来只有死人才在他面前称爷,玉洺辰不再和他废话,直接使出了一招落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