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玉洺辰的真实身份(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心头一颤,偏开眼不敢看她。那是她的皇妹,而他却为了一己私欲让她承受这么多的苦楚。可又想到乾宁宫那一双红肿的眼,他不知该如何取舍。

  话兜兜转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实在羞愧难当。

  慕锦华心里明白了什么,一阵哀戚。“皇兄,你查出来了?”她问他,话语却是那么的肯定。

  慕玄烨默认了她的话。

  什么都比不上一句亲口承认来得伤人,她起身,目光灼灼,一步步朝着他走来。“皇兄是为了她,所以还是要杀了臣妹?”

  双手紧握,唯有如此才能支撑着她。

  慕玄烨在那样的视线下节节败退,脊背靠在了身后的牢房上,才惊醒过来。他竟然怕她?想到这,他便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来。柔声安慰道:“华儿,朕怎么会杀了你。再等一等,再等等就好了。”

  “等什么?”慕锦华停下了脚步,冷笑道:“等着找一具替身,然后再秘密送我离开,从此隐姓埋名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皇兄是不是还要说,会报臣妹一世富贵荣华,让我衣食无忧?”

  眼里满是失望,“皇兄,你是一个帝王!”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开始违背了原则。

  他有些心虚,这些最开始的确想过,不过,“你是堂堂金枝玉叶,朕又怎么会让你离开背负一世臭名。只不过时机尚未成熟,再委屈几天就好了。”

  这么说,也无法消除她心的痛楚,她质问道:“皇兄到底在等什么?”他口口声声说等时机,为何就不能对她明说?要是为了山社稷,她可以委屈。如果是为了保下那个女人,她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她是他最爱的女人,但她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啊!

  “华儿,我……”他咬咬牙,“你暂时再委屈委屈,以后皇兄会补偿你的。”匆匆丢下一句话,他险些落荒而逃。

  终究是在那双眼里,他做不到薄心狠。就连此行的目的,也因为愧疚而无法问出口。

  出了天牢,他招了招手,对李公公说道:“你派人去通知苏相一声,没能得到消息,让他继续派人去找。”

  “奴才遵旨。”看他的背影,李公公再望一眼天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道是,最是无帝王家。

  天牢许久都没有动静,良妃一下子从地上做了起来,扭着头朝着一旁就呕吐起来。那些腥臭腐烂的味道仿佛是随着空气钻到了皮肤里,叫人恶心难受。

  吐了一会儿,几乎要把胃部掏空,她想要用衣袖擦擦嘴角,才抬到了下巴处,鼻又钻进了一股恶臭味,又干呕了几声。

  她抬,佩服的看向牢的那个女人,一顿,从这里,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挺得直挺的脊背,还有紧紧绷直的身体。

  刚才的对话清晰的传进她的耳,不用猜,此刻慕锦华心定是撕心裂肺的痛。不由得,她开始同起这个女子来。

  起了身,她走到了她的身边,在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又是一僵。

  那张脸过去苍白,但是平静得没有一丝表。只是站在跟前看,才能现她竟然是轻轻颤抖的。

  “其实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皇上等的,正是驸马爷。”

  慕锦华眼里闪过一丝光华,很快又恢复死寂。“为什么?”

  良妃震住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她的眼角浮起了一抹轻嘲,“你以为,他真的爱我吗?”之前她一直以为他走进了他的内心,可是到了今日才现,一切都是她自作。“只要和权势沾了边,就没有真正的感。”她喃喃道,终于明白了曾后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他让她看见的不过是他嘱意的,与其是做给她看,不若是做给皇兄看的。

  一直都,是她看不清。

  良妃被这个惊天的消息震住了,许久,才缓缓笑出声来,“慕锦华,我不嫉妒你了,原来你也和我一样可悲。”

  她收住了笑,“那好,我便告诉你。玉洺辰的真名叫做辰钰,乃是裕林山庄的二少爷。”

  裕林山庄这个名号上至七十岁老翁下至三岁小儿都知道,山庄产业遍布天下。当年的裕林山庄还只是一个在各地都开着一个呈宝钱庄的商贾之家,称霸一方的商贾富豪。后来昊沅内乱,辰家祖父用钱财支援二皇子争权几近倾家荡产,后来二皇子登基特意给了裕林山庄一道黄昭,允诺辰家世代经商,为昊沅第一家皇商,更是在死后叮嘱后代子孙都不能动打辰家主意。

  谁曾想裕林山庄在第二代人手逐渐壮大,呈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