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与良妃结盟(1/2)

加入书签

  铁牢重重,门一层层打开,铁链声悠悠回荡。

  鞋底踏在石板上出轻微的声响,由远至近,直至那一脚华服跃进了牢门前那盏微弱的火光。

  慕锦华愣住了,“怎么是你?”

  来人掩着唇粲然一笑,“公主好久不见。”

  美眸一缩,她轻拢玉指,“良妃娘娘正是好本事。”她不是被幽禁在和宁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一切全都是她的计谋?她眼闪过一丝恼意,好一个借刀杀人,一石二鸟之计。不仅除掉蓉贵人的孩子防止她东山再起,一旦皇上查出此事,南棠玥难逃其咎,这后宫,必将重回她手。

  她终究还是低估她了。

  “好说好说。”良妃莲步轻移,步入她跟前,那张温婉清丽的脸上一如既往保养得当,一身的华贵。“皇上被那帮老臣拖住手脚,不会来见你的。记得公主的,只有我一个被废弃的妃子了。其他人,可是巴不得你死呢。”

  心口一突,她戒备的看着她,“你究竟要做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良妃授意,狱卒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大锁,而后便退了下去。

  牢房只剩下两个人。

  她踱步进了牢房,口出啧啧的轻叹,“公主千金之躯,定然受尽了委屈。皇上之前以退为进借机保下公主,事到如今,他怕是更苦恼,要保住的是公主,还是心心爱着的那个仙女般的皇后娘娘了。”

  她的话倒是扫平了不少胸口的阴翳,那夜况太混乱没法多想,却是她误会了皇兄,以为他是真的不相信自己。

  良妃见她的样子嗤笑了一声,“你还真以为他只是在苦恼如何都保下你们两人?荣华啊荣华,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天真了。帝王家,最讲究的便是一个利字。”

  慕锦华一凛,突然间害怕知道答案,可是又想知道。眼下处于被动的姿态让她难受,反唇相讥道:“良妃娘娘说的可不就是自己?千方百计出了宫廷进了这天牢,不就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或者说,是想与我结盟?”

  良妃郁闷的瞪视了她几眼,太过实诚的话让她胸口有些憋闷。“没错,本宫的确不做无本的生意,我只要你在此事之后你离开天辰就行。”

  “就这么简单?”慕锦华不信,“娘娘不若杀了我来得轻巧。”

  她的眼划过一抹嫉恨,“你以为本宫不想?只不过杀了你会让他忌恨上本宫,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本宫又怎么会做?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杀人偿命,本宫还想要多活个几十年,享受这天下的荣华富贵。”

  “至于你。”良妃冷了冷脸,“想要你命的人那么多,何必非得是本宫的手。”她紧紧的盯着她,诱惑道:“只要你答应我离开天辰,我立马就会派人送你出宫。无论是去陈国还是昊沅,都随你喜欢。留下来,你只有死路一条。”

  “如娘娘说的,外面想取我性命的人那么多,无论走与不走都是死路一条,我又何必再去奔波,做一些徒劳无功的事。何况,谁敢肯定,我留下来就只会死?”

  那日在和宁宫她可不认为她是在做戏,只有把一个人踩到了尘埃下,再把她捧回来,才能长久的控制她。

  一切若是晚烟所为,这个女人的心思与智谋,的确让人忌惮。

  她对上她的眼,脸上满是自信。“娘娘要我离开无非是因为摄政王,与其花心思在我身上,不若对付晚烟,她才是王爷真爱。想必之前京盛传的关于摄政王与晚夫人羡煞神仙的爱故事娘娘已经有所闻,只要娘娘查出晚夫人的身份,相信摄政王身边就只会剩下娘娘一人了。”

  当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没有从她的眼看到多余的绪波动,连愤怒都没有。心思一转,莫非,一直都是她想岔了?

  良妃眯了眯眼,冷若蛇信,“你在挑拨我与晚烟?”

  “不是挑拨,我是在说出娘娘心里所想。”慕锦华莞尔,“那日在和宁宫的对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我不知今日娘娘是怎么出来的,背后的人存着什么心安排娘娘与我见面。但始终被人摆弄戏耍当做棋子使的滋味,娘娘还要继续承受下去吗?”

  她上前一步,道:“娘娘就不想要扳倒晚烟,让她的假面目大白于众?”

  她算是看清楚了,良妃不爱任何人,她最爱的便是自己,是这天下的荣华富贵。然而,她被迫成为晚烟棋子,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攀附傅长宵,才会做出祸乱宫闱的事来。

  “娘娘这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