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又离他近了一步(1/2)

加入书签

  进来上菜的小二不由一怔,单看两人的姿势便知不是一般贵人。

  女子优雅带着一丝高贵和倨傲,让人望尘莫及。

  而男子自是一派儒雅从容,举止间尽是洒脱。

  一个贵气一个清逸,就是在阳城多年见过不少贵人,他也没见过这般气度来。

  布了菜之后便退了下去,连脚步声都被他压低了,唯恐会打乱这如画般的美感。

  用了膳,慕锦华心满意足的看着墨空的最后一抹深红,开口道:“我怀疑,虎符的秘密和阿云送给我的那只木簪子有关。”

  “怎么说?”

  慕锦华侧,把今日生的事细细的说了一遍,“所以说,那根木簪一定大有来说,或许能解开虎符的秘密。幸好季零还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只是把簪子送往七哥手。”

  玉洺辰暗暗握紧了拳头,“就算这样,也洗不清他身上的罪孽,他死一万次都不鞥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慕锦华眉头紧锁,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季零口口声声说是我所为,之前又在城头上下令,看他样子像是不知道是阿云似得。会不会,这其有什么隐?”

  她其实想说的事,季零今日能够救她,就一定不是大奸大恶之徒。他带着她去昊沅找曾后,其实更像是为了一种答案。

  “就算有隐,也磨灭不了他所做的一切。”玉洺辰冷声道,眼不带任何一丝感。“等他一好,就算你要阻拦,我也会亲手了结他的命。这种背叛主子的奴才,罪无可恕。”

  慕锦华会同季零,但是她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圣母。她欠了阿云的,不比季零少,她更没有资格在这件事上说什么。

  沉默间,御风冲冲走了进来,“二爷,林记出了点问题。”他沉默了一下,看向慕锦华,并没有说什么问题。

  慕锦华看出两人有话要说,正要站起来,就听到玉洺辰说:“但说无妨。”

  她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欣喜,这意味着什么?

  御风也吃惊,很快镇定道:“是准备押送进京的贡米出了问题,林掌柜不知怎么办,听说二爷在阳城,就派了个人过来请您过去。”

  玉洺辰哼了一声,“这点小事也要我处理,他这掌柜当得太轻巧了。我便,要是他连这都处理不好,我不介意换一个人去当。”

  他冷着脸走了出去,气势汹汹。

  御风看向一动不动的慕锦华,提醒道:“公主怎么还不跟上?”

  “我?”慕锦华不解的看他,玉洺辰都没话,她怎么敢跟上去。虽然,她很好奇。今日之事说不定自己更能走进他一点,迄今为止,她几乎对他一无所知,这让她怎么甘心?

  御风不明白她此刻怎么不开窍了,继续提点道:“若是二爷不让公主知道,定会命人暗护送公主回客栈。”

  慕锦华眼眸一弯,“御风,你果然是个忠心的护卫。”

  御风默然垂下了头,如果不是二爷授意,他也不敢这么说。

  林记米行是阳城最大的米行,每一年阳城的贡米都是由林记米行提供。

  慕锦华到了的时候,玉洺辰早就到了,听着林掌柜的汇报,两道英挺的眉毛微微皱成了一团。“现如今是哪位大人在职?”

  “李奎寿李大人。”林掌柜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直以来林记米行每年都会向官府交纳一定的官粮,而官府则审批由林记米行进负责进贡大米事宜。

  不料前不久兵部尚书李晖李大人遇害,后来又查出他贪赃枉法的罪证。朝廷整顿下来追查到了阳城的郡守李连虎,将他革职查办,委任李奎寿任职。

  这李奎寿虽然也姓李,可是和李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上台后雷厉风行,本来一直都好好的,没想到在今日准备好贡米准备押送京城的时候,突然间官府下了一道告示,说贡米换成对面的悦来米行。

  贡米、马车、人手都准备好了,还欠着农户和其他铺子的钱,这事要是黄了,将会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所以,这件事才难办?

  玉洺辰听后没说什么,反而朝着慕锦华看去。

  林掌柜随着他的目光一看,怔住了,心道,好一个华丽无双的美女子。

  明明是艳俗妖艳的容貌,却让人看不出一丝不喜,反而有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在里边。

  再联系到自家主子的反应,这个人物,莫非,她便是当今的荣华公主?

  可是,皇上不是给荣华公主赐婚了,那个人叫什么辰来着?他抬头,难道就是二爷?!

  “看我做什么?”慕锦华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玉洺辰难得一笑,“有件事还要你帮忙。”

  当他带着她到了郡守府的时候,慕锦华嘴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