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背她(1/2)

加入书签

  年男子颔,一本正经的商量道:“本来是要说的,你既然说了,我便换个由头?”

  “前辈不要欺人太甚。”青疏几乎咬碎银牙,把话挑开,“冥阁处理事务,识相的尽快离开。我再次奉劝前辈一句,与冥阁作对没有任何好处,前辈好好掂量掂量,别浪费你我的时间。”

  年男子笑脸一收,朝着慕锦华和季零走去。他每走一步,杀手们齐齐看着他,就是慕锦华也十分戒备。

  他恍若未觉,细细的打量了慕锦华几眼,又绕着她走了几圈,而后点头道:“像,真像。”

  “前辈认识我母后?”慕锦华疑惑的道,她的相貌像极了先皇后,一猜便可猜出。

  “也算是。”年男子点了点头,再看向临近爆点的青疏,说道:“这个人,你杀不得。就是冥阁,也动不得。”

  “前辈不听劝告,就别怪我手下不留。”青疏抬手,下令道:“留着季零一口气在,其他人,格杀勿论!”

  其他人得了令,都纷纷行动起来。

  年男子面不改色,淡然的避过攻击。看他动作如行云流水,围着他的人都像是傻瓜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

  青疏气极,正要上去,就被一只素手拦住了。

  只听一道清冷的女声说道:“青疏,主人有令,任务作废,不准再对慕锦华动手。”

  青疏看向她清秀的脸庞,愤怒的甩开了她的手,“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了,岂能说放弃就放弃。”

  这么多年来无论他做的多么好一直都被季零压着,这口恶气怎么能除?

  “你疯了,主人的命令你也敢违抗?”

  “等拿了簪子,杀了季零,我自会向主人请罪。”青疏说道,起身而上。

  那女子怎么会容许他来,当即缠斗上去。

  那边陷入了内乱,这边,年男子玩也玩够了,不再纠缠,拍了拍手。

  三声掌声有节奏的一出,四面八方传来响动,脚步声渐起,众人齐声道:“杀——”

  “不好,是官兵来了。”有人吼道。

  青疏看着四面都有动静,看来来人不少,他跺了跺脚,对着众人吩咐道:“撤——”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女子朝着慕锦华望了一眼,也紧跟了上去。

  杀手们不再纠缠,纷纷散去。

  等他们一走,年男子再拍了拍手,四周又安静下来。

  能够调动官兵,又认识先皇后,慕锦华不住的揣测他的身份。把记忆朝大小官员,京权贵细细想了一遍,也没能理出个头绪来。

  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年男子笑了笑,说道:“你不用猜测,我非朝权贵。”

  “那前辈是?”她其实更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救她?

  林传来了声声鸟叫声,年男子神秘的道:“以后你便会知道。”

  说着,他运起了轻功,消失在了林。

  等了一会儿,西南方向传来了响动,几道身影蹿了出来。

  入目的便是一地的疮痍混乱,还有尸体站着的两人。

  看到慕锦华安然无恙,玉洺辰紧绷着的心才落了回来。他看着季零,眼寒意被杀意取代,一抽剑,直接就架在了他的脖颈上。“季零,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辰二爷。”季零惭愧的垂下头,他没脸见他,心钝痛。

  玉洺辰剑又挺近了一分,划破了他的肌肤,留下血来。“季零,阿云最器重的是你,没想到最后被判他的人也是你。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他为好友不值,当初从那种地方把他救出来,又千方百计治好了他。没曾想却是一个最大的隐患,徒给别人当了嫁衣。

  “季零,你死不足惜!”

  如果是他动手杀了自己会更好,季零闭上了眼睛,“我无话可说。辰二爷,动手吧。”

  “好一个无话可说,季零,我这就为阿云亲手除掉你这个叛徒。”手一转,他连眼眨也不眨,就要使力而下。

  “慢着。”慕锦华叫住了他。

  那双清冷的眸子半阖,说出话也如冰霜般刺痛人心,“你为他求?”

  “不,我和你一样,恨不得杀了他。”慕锦华恨恨道,话一转,看着他身上的羽箭眼色复杂起来。“不过他刚才救了我,不是他,我已经葬身箭下。我慕锦华不是一个之徒,就算你要杀了他,也等我治好了他再说。”

  闻,在场之人都吃了一惊,她才是最狠的。

  玉洺辰看了她几眼,收回了剑,不得不说,他为了她那句不是他我已经葬身箭下松动了。“暂且绕过你。”他道。

  弄雪上前来扶住了季零,慕锦华扶着微痛的左臂,摊开手的白及。“拔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