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一百零三章 他是担心她(1/2)

加入书签

  能下床行走已是一天后,宫婢挑开帘子,允走了进来,她的眼皮一跳,几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那日不知允听去了多少,她来想要做什么?她很欣赏她,实在不愿与她为敌。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允说道:“你不必紧张,我只是来看看你恢复得如何了。”

  她一愣,“你不问我?”相信那日生的事无论是什么都会掀起一层巨浪,她怎么舍得浪费这个好机会。还是,她来是准备试探她的?

  相对于她的紧张不安,允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供她打量。“你放心,那件事我早已忘记,王爷不知道。”

  “怎么会?”慕锦华脱口才知失,补充道:“这对陈国来说不是很有利吗?”

  “我相信王,即便没有这个消息,也能继续带领陈国走向繁荣昌盛。”她的自信深入骨髓,是这么多年那个睿智霸气的王带给她的。“何况,这不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吗?女儿家的私房事,怎么能说给男儿听。”

  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被眼前的女子所折服,愧叹不如。“你要知道,换做我,一定不会浪费这个好机会的。”

  “因为你不是允,你无法理解那种全心依靠王的感觉,无须要你操心任何事。我要做的,只是骑马射箭,然后带着将士冲锋陷阵,替他守护山。”她眼迸着闪耀的光芒,这个如兰般的女子,才是真正的美得动人心魄。

  得此女子,夫复何求?

  她更加歉疚了,几乎抬不起头来,“我欠你一个人。”

  “那好,等你好了之后,再陪我一次马。”

  “一为定。”

  两女相视一笑,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

  “对了,外面那个小巧可爱的女子是谁?”允不解道:“我怎么看着她一直跟在驸马爷后面,形影不离的,不少人都在议论猜测他们的关系。”

  她说话向来都是口直心快,有什么,说什么。

  慕锦华心一震,脸色也微微变了几分,听双儿所是一回事,可是从外人口道来,更是觉得难受。“是摄政王的妹妹,落雪小姐。”

  允若有所思,“难怪那么放肆,可以直闯行宫。”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吵吵囔囔的声音,帘子忽的被掀开,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子闯了进来。

  那小脸宛若只有巴掌大,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宛若会说话一般。每走一步,脚上的铃铛便传出清脆的响声,格外悦耳好听。

  “嫂嫂。”她开心的唤道,脸上浮现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慕锦华原本就不悦,被这声嫂嫂一唤更是像有什么哽在了喉咙。她不禁怀疑,傅落雪是刻意来膈应她的,当下冷了脸,“傅小姐还请慎,这声嫂嫂不知唤的是谁?”

  “当然是你。”她一脸天真的看着她,讨好的道:“我也不同意哥哥娶了那个舞姬,身份卑微,怎么比得上嫂嫂的尊贵。要不是看在她产下一子的份上,我一定把她从摄政王府给撵出去。好嫂嫂你就别生气了。”

  她上前来,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右手。

  慕锦华挣脱不开,冷声道:“傅小姐在外太久消息滞后,本宫早已与摄政王解除婚约。”恶劣的心思生了出来,她故意道:“如今与我定下婚约的是玉洺辰,三月十五傅小姐不要忘记来喝一杯喜酒。”

  傅落雪脸色一变,手下用了几分力,“我不知嫂嫂在说什么,你也说了,是玉公子与你定下婚约的。”

  慕锦华忍着痛,说道:“只要是那个人,随便他是什么名又何妨?”

  蓦地,她靠上前来,在她耳边说道:“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吗?慕锦华,你做梦,他只能是我傅落雪的。”

  她轻笑出声,“可惜皇命难违。”凭这点就像威胁她,傅落雪实在是太嫩了。

  可她显然低估了她,“是吗?”她反抓住了她的手,推在了自己肩胛处,然后退出了几步,摔在了地上。含着泪问道:“华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与此同时,玉洺辰走了进来,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艳俗而狗血的一幕。

  “玉哥哥,你别怪华姐姐,她不过是太激动了,怕我会抢走你才会动手的。”傅落雪控诉道,大眼仿佛会说话一般,惹人怜爱。

  玉洺辰看向慕锦华,讥诮的目光正好扫到了他的脸上,红色唇角带着一丝轻嘲。

  “怕你抢了她,傅落雪,就凭你也有资格?”她轻蔑道。

  玉洺辰冷了脸,眸闪过一丝不悦,“慕锦华,你又做什么?”

  这一幕极其熟悉,可不就是傅落雪她的好哥哥也为了晚烟当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