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陷害与信任(1/2)

加入书签

  干脆躺在了地上,她自暴自弃的道:“季零,你想要杀便杀了我吧,其实早点去见阿云也挺好的。”

  季零眼色复杂的望着她,就是这张脸引诱了王爷,就是这张脸害了王爷。“慕锦华,你以为我不敢?”

  “不,我认为你敢。”她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一股心累。不管是与傅长宵争权,与晚烟玩心计,还是为阿云报仇,她都觉得太过疲倦。

  别说报仇,她现在连杀了季零都不能,一切更是显得像个笑话一样。

  “你……”季零迟疑道,忽然间觉得自己看不透她。他疑惑的道:“慕锦华,不是你挑拨离间,盗取军事防布图,迷惑王爷放弃一切带着你远走高飞的吗?”

  她睁开了眼睛,美眸满是讥讽,“曾后告诉你的。”就听信了她的一面之词,他就害死了阿云?这个男人,罪无可赦。

  “她说王爷被你迷惑了心……”话还没说完,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季零看了看,皱起了眉头。“我会再来找你的。”

  话才说完,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慕锦华看着一旁昏睡的允,转念间已经用银针戳破了手指,在树旁靠下,闭上了眼睛。

  不管来人是谁,她都能把嫌疑减到最小。

  药性很快作,强烈的晕眩感袭上脑海,慕锦华终于明白毒万仙为何见了她会那么气急败坏。被迷倒的感觉,真是糟糕到了极点。

  昏昏欲睡间,她恍惚听到了一道清脆的女声说道:“玉哥哥,人在这里……”而后,陷入了昏迷之。

  岐山之行三位身份尊贵的女子遇刺,帝王大怒,命御林军搜上,务必将刺客追拿归案。

  似乎每一次出行都会出事,慕玄烨望天长叹,琢磨着是否要去寺庙祈福。

  凝眉间,房传来了桂嬷嬷惊喜的叫声,“皇后娘娘,娘娘醒了——”

  他收敛了愁容,转身走了进去,快步来到了床边。抬手止住下跪的宫人,他坐在了床边,担心的看着床上娇弱的美丽女子。“玥儿,你感觉如何?”

  “皇上。”南棠玥伸出手来,才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

  慕玄烨心揪成了一团,握住了她的手。那双被他称赞过白玉无瑕的手绑上了绷带,无疑加重了他的怒气。“你安心养伤,朕一定不会放过那些刺客的。”

  “刺客?”南棠玥眼闪过一丝疑惑。

  “难道不是刺客所为?”

  突然,她抓紧了他的手,眼泪宛若成串的玉珠簌簌下落,“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他心疼的把她揽在了怀,“你尽管说,朕自会为你做主。”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允欺辱她,顿时怒火烧。“别怕,无论是谁伤害了你,朕都不会轻饶。”

  她浑身轻颤,更是惹人怜惜。慕玄烨几乎想要那个伤害她的人碎尸万段才好,就听到她说道:“是、是公主。”

  慕玄烨僵住了,把她推离的怀抱一分,声音也冷了下来。“玥儿,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南棠玥只觉头更痛了,哀戚的控诉道:“荣华公主居后心不甘,直接骑马冲着宠妾奔来,要不是臣妾急忙跳马,或许、或许再也见不到皇上了。”

  她就是笃定没有人看见,慕玄烨也不会拿着这等皇家丑事去求证明妃,才敢大胆编出了这一堆假话。

  慕玄烨眯起了双眸,静静的看着她不一。

  南棠玥被他看得心里虚,努力逼迫自己迎上了他的双眼。“皇上不相信。”她咬着下唇,眼泪硬是留在眼眶里打转没有流出来。

  “难道这一身伤都是臣妾所为吗?”

  慕玄烨半信半疑,疑无疑占据了多半,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说道:“华儿手臂脱臼,之后又伤筋动骨,不细心加以治疗,怕是终生都会留下隐患。”

  换而之,她受的只是轻伤而已。相比之下,他的确更相信慕锦华。何况依着她的骑术,怎么可能甘居落后?

  “皇上为何如此不相信我?”南棠玥心力交瘁,十分失望。

  慕玄烨又问道:“玥儿,你的骑术之于朕如何?”

  不明白他为何会问,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皇上骑术无双,天下间鲜少有对手。”

  他的眼多了一丝探究,“华儿的骑术不亚于朕。”

  南棠玥心里咯噔一声,凄凉一笑,“不管怎么说,皇上总是不信我……”

  麻沸散的药效相对来说要久一些,两个时辰后,两人才先后醒了过来。听着一声声通传,慕锦华头痛欲裂,接过双儿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才略微好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