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你这个笨蛋,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肯定会亲自来。”

  连续两次被说成是笨蛋,乔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他也不隐瞒来意:“那就走吧是该还我人情的时候了。”

  “好吧。”

  就算明知乔要通过他们的情报网寻找雷利的踪迹,前行带路的雷格也不劝阻因为科林老师说了,交给他。

  咚咚咚!

  黄金钟前,悠扬的天籁之音荡漾开来随之浮现的是万家灯火的通明盛景,今日的天之国度依旧是那么的安宁祥和。

  “真好听啊”

  当钟声逐渐平息,睁开眼睛的乔脸唏嘘但他瞳孔中的坚持,还是没有丝退却的迹象。

  “但还是感化不了你那颗冥顽不灵的心。”

  自黄金钟上走下的科林,表情少见得有些懊恼他们聊了儿时在塔林岛的步履维艰与相互依靠,聊了成为9后的雀跃与经历,聊了再回岛上时的蹉跎与无奈,尽管如此——乔却依旧没有改变要找雷利战斗的决心。

  “科林,当初你说过的:我帮你安然无事的离开塔林岛将来你帮我,无论任何事。”

  旧事重提的乔,显得咄咄逼人科林听便炸毛了,气鼓鼓的把拽住他的领带:“是啊,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但就是不能任由你去送死!你知道你跟冥王雷利的差距有多大吗?找他战斗,不出3分钟你就魂归三川途的冥河了!”

  “那又如何?!”

  啪乔更是不甘示弱的拍掉科林的手掌,怒目圆瞪的吼道:“五老星那些混蛋派出去乔伊大人不管了,混蛋修身为0却连个屁都不敢放,拉斯奇还有3岁的女儿要照顾,你有你的国家你的弟子,你的情人放不下——哦,对了,你或许还跟雷利有些交情,你们个个的都有理由不去管,但我没有,我孑然身,无牵无挂,绝不对放任乔伊大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砰——回应乔长篇怒吼的,是科林重重挥在他脸上的拳:“混蛋乔你究竟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措不及防挨了拳的乔,狠狠抹去嘴角的鲜血,抬手就是个上勾拳,以脑袋后仰姿势躲过的科林手肘毫不客气的猛撞而去。

  砰砰砰凌厉的劲波逸散中,两人在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近身格斗后互相分开,双眸中燃烧着“火焰”的乔嘴角勾起:“好啊我说你怎么有勇气动手,原来是自诩体术大有进步啊!”

  “回答我,你到底怎样才会放弃!”

  朦胧的月光下,低吼的科林脸上挂满寒霜这家伙从小就是这样,想到出是出,当年明明天资傲人,实力强的足够进0,却以句“没兴趣”回到了塔林岛上,如今又疯般的想要找到雷利,然后替乔伊的死讨个说法!

  “放弃?哈哈!可以啊只要你能打败我!”

  怒火滔天的乔气极而笑要不是上面下了封口令,他连乔伊去了哪儿都不知道,也不能动用组织的情报员,他又何必通过科林来找雷利!

  咔擦此话出,科林随手将眼镜捏得粉碎:“混蛋给我记住你说的话,待会儿输了可不要跟个孩子似的耍赖!”

  “谁会跟你个言而无信之人样老子说道做到,哦对了,先给我把剑。”

  伸手讨要武器的乔,看到的是科林得意洋洋的冷笑:“嘿我们现在可是敌人了!”

  “你个混账东西!!”

  “少说废话——!”

  扭头就跑的乔,身后是扬起的是令狂风怒吼黑暗降临的漫天黄沙!!

  第447章乔与科林

  阿帕亚多。

  哗啦哗啦摇曳的树木,簌簌作响的丛林,飞沙漫天的汹涌,恍若蝗灾样侵袭着这片原始森林。

  在这天灾般的可怖之景下,是狼狈而逃的乔身为个剑士的他,在连把长剑都没有的现在,战斗力无疑是大打折扣的。

  飞沙走石的沙幕中科林的面容浮现而出:“怎么了你不是要打败我嘛,是男人就回头!”

  “混蛋科林有本事你等我2分钟!”

  撒丫子狂奔的乔头也不回岛上的居民区是不能去的,这是他们以前共同执行任务的默契:尽量不影响无辜之人。

  “别天真了啊,乔——为了阻拦你,我会不惜切代价的,沙漠送葬!”

  构成科林脸庞的沙堆消散的刹那,乔周围百米的道路顷刻间“融化了”大量的树木与花草动物,也在黄沙的吞噬中开始随波逐流。

  “”

  脸色铁青的乔狠狠踏在空气上,以月步进入半空哗啦哗啦啦!

  果不其然,科林挥出的无数沙刺铺天盖地袭来失去了茂密丛林的掩护,身在空中的乔双臂张开猛然挥动,浓密的卷发在这个过程中肆意飞舞:“大龙卷!”

  “砂·奔袭!”

  “不好”

  意识到自己上当的乔,哪怕尽力的挪动,却还是被骤然凝聚的两双巨手合拢在内,并随着科林在不远处的挥手动作重重砸进地面——轰隆隆!

  但是下刻,企图将乔束缚住的流沙轰然飞溅,如同那绽放的艳丽花朵咚咚咚!

  三步连蹬的乔自“花朵”的中心升入半空,而且手中多了把狭长的利刃,哪怕身上的泥土与沙子不停的滑落,但狼狈的乔还是笑了:“你的手下,战场打扫的可不干净啊混蛋科林,你恐怕忘记了当年被我按在地上揍的恐惧了,就让我帮你回想起来吧——影杀!”

  乔扬起的双手,在夜空中划出条优雅的弧线,对着神色已然转为凝重的科林而去咔擦!

  回响在科林耳边的,是微不可查的碎裂声,紧随其后的是道承载着月光的漆黑剑气直刺喉咙!

  噗嗤——迸溅而出的黄沙让乔微微愣神,待到反应来时就见道弯月沙刃自身侧袭来!

  手腕抖的乔,自上而下的挥出堵剑刃墙壁,弧形沙刃却向有了生命那样分为二,绕过屏障再次袭来。

  叮——挥剑将其斩落后,剑身又在乔的指挥下迅速调转方向,科林那沙子的暗黄铯拳头与漆黑的剑刃相撞,清澈的鸣颤传向四面八方,激起的冲击波将周边的切碾压成粉。

  剧烈的碰撞过后,是互相退让开来的两人挥挥剑刃的乔感觉着手上的酥麻,颇有意外的开口:“科林进步不少啊。”

  “以往原地踏步,不过是看不到希望而已如今,我想再拼把。”

  沙铠覆体的科林微微笑,乔的眼神便凌厉了起来:“只许你去复仇,我就不行了你真是蛮横了啊,科林!”

  “那不样!”

  “有什么不样你什么时候变成连海贼都袒护的混账东西了!”

  低吼的科林与愤怒的乔再度撞击在起哪怕半空中的科林将下方的流沙聚成多条沙臂,自身也披着沙子组成的「沙铠」亲自上阵,也不过是和拿上剑的乔平分秋色。

  “随便你怎么说,今天我定打败你”

  “狂妄在我拿上剑的那刻,你就注定要败!”

  叮咚叮咚!

  连连挥动剑刃的乔,随着劲风拂动的衣衫不断向前,举着双手的科林,每每出拳必然会碰撞到个势大力沉的劈砍原来不知他这几年在进步,就连乔也比以前强了太多。

  “你努力契机是什么?”

  脚下滑的科林躲过直奔膝盖的乱刃,不依不挠的乔抖剑身将周围袭来的沙臂搅成粉碎,还能对着已然后退的科林递出紧追不舍的记直刺:“你走的那天!”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不被你比下去啊乔哥我这辈子任何人都可以输,但就是不想输给你,不止是520次,我还要胜你1000次,10000次!”

  “你这混蛋跟我想的样啊,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输给你次了!”

  听520次这个数字,科林的怒气也澎湃汹涌的爆发了换做别人可能听不懂他们两个这没头没脑的谈话,但他清楚:这是他这辈子败给对方的次数!!

  暴怒的科林,覆盖在身上的沙铠流动了起来乔的每次劈砍,漆黑的剑身上,都会留有附骨之疽般的沙粒黏着物。

  “你丫的,又在做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你就不能像个男人,跟我堂堂正正的战斗啊!”

  很快发现异常的乔,感觉到手中武器的“颤抖”它正在被科林的沙子侵蚀,变成碎末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是他自己本来的武器,那有硬化的武装色加成,科林是别想弄碎的但现在手中的这把,却是自己刚才被拍进流沙中偶然找到的武器,质量本身就很差。

  叮叮火花四散中,从防御转为主动的科林,追着乔的武器顿猛敲:“与其选择要面子,我更想赢你次就像古往今来,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善恶也是由胜利者来定义那样!”

  “别开玩笑了”

  急速后撤的乔,手中利刃突然慢了拍砰!

  直奔胸口的直拳,打给他喉咙甜,嘴角涌出鲜血但乔也成功的借助这份冲击力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光影斩!”

  啪在手中武器濒临破碎,退无可退的如今:乔的左手第次和右手同时搭在了剑柄上。

  当他双臂高抬的瞬间,无数光影浮现,配合着天空的月亮,就好似有万千银丝向着科林洒落这剑不仅华丽异常,威力更是霸道绝伦!

  光是飞行而出的光痕扭曲之影,就令科林不进反停的留在原地,并且没有任何停留的,从元素化的身体调集出大量的黄沙:“最强之盾!”

  当凝实厚重,带着繁复花纹的砂盾构成的那刻乔挥出的万千光刃,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个瞬间,乌云遮月,抹明光自黑暗中迸发咔擦咔擦擦!!

  哪怕只是流光浮影般的抹璀璨,但它还是将科林的防御,用点破面的姿态崩裂成漫天逸散位于其后的科林,大半个肩膀处,是可以看到后方狼藉地面的可怖空洞。

  沙沙沙沙这般换做常人早已受到重创的伤势,对科林来说却是脸色微微发白的程度。

  “抱歉”

  知道伤科林不轻的乔,挥手将手中已然蹦出密密麻麻裂缝的长剑掷入地面深处这样子,反而让人不清楚他究竟是在对谁说抱歉了。

  创口在沙子下很快愈合的科林目光凝起:“到我的回合了。”

  “脚可长在我的腿上”

  如果此时还有武器,乔定然鼓作气的打败科林但现在,他很光棍的扭头就跑!

  第448章远方的通话

  与此同时和之国,周边海域。

  哗啦哗啦浩瀚无边的湛蓝海洋上,艘帆布林立的中型威霸,弯弯曲曲的游曳其上:哪怕它时而左倾,时而右斜,随时都有翻覆的可能性,却还是顽强的抵抗住了。

  让船只变成这样的始作俑者,是个个旋转着的巨型漩涡,道道不断涌来的波涛汹涌。

  这些凶神恶煞的海波,就像那冲锋的队伍样,鼓噪着,呐喊着,推搡着船只奔向那碰到就是船毁人亡的漩涡!

  轰隆轰隆远处天空袭来的黑云上,万千雷光闪烁其中,轰鸣不断的雷鸣,夹带着骇人的毁灭气息酝酿其中。

  就算这恐怖的自然天灾下秒就落下,船上的众人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因为他们靠近的是和之国,就算在风云变幻莫测的新世界中,这里的天气与海域也是足以令绝大多数人恐惧颤栗的!

  噗通噗通就在这片海域上,是座座高耸入云的雄伟大山,山体上偶尔可见盛开的绿枝红花,以及只活在常人眼中,淡水湖泊中的鲤鱼!!

  在那些不断翻涌而来的浪花中,身形堪比大型海王类的它们,此起彼伏的游曳其中哪怕是凶险异常的漩涡,对鱼群来说也是“如履平地”的淌过。

  “哇哇哇好可怕好可怕哟,我想回家!”

  “大家别怕,听我指挥——只要躲过这些漩涡与海潮,后面的鲤鱼群就会带我们去到山上的和之国。”

  “小多姑娘!在说话之前,要先把风帆放下来啊越是靠近这见鬼的大山,风就越大!”

  “啦啦啦啦啦啦送你杯宾客斯的酒纵横大海,独领风马蚤”

  船只上,群振动着翅膀的小家伙们边哭,边用被绳子缠在船栏上的身体,拉动着船只灵活转向而指挥着这些小人族的,是克莉斯多这个曾经到过次和之国的引路人,她的后侧正上方,是拉着小提琴,唱着宾客斯美酒的布鲁克。

  在这种热闹非凡又混乱不堪的场面下,本该引领船只的库力克却在跟库洛卡斯忙着收风帆这该死的和之国海域,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他那足以在新世界其他海域航行的航海术,到了这里可以说是毫无用武之地!

  “右边右边左边对对,就是那里,只要乘上海流我去了!”

  将加入「岩盐结晶」的云绳拽起后,克莉斯多在天空连踏几下,稳稳的站在了快要靠近船只的条鲤鱼脑袋上唰唰唰!

  阵瞬闪的残影过后,身体被缠上白色云绳的鲤鱼,磨盘大的瞳孔中浮现不满噗通!

  猛然挥动了尾巴的它,脱离了身后的鱼群,犹如支出弦的利箭,笔直的冲向船只——嗯嗯嗯吱!

  未等克莉斯多强行改变它的前进方向,瞭望台上的布鲁克就拉响了急促的音调听到这个音乐的鲤鱼眼中出现些混乱,最后竟是擦着船只迅疾向前。

  “好了,鲤鱼会带我们上去的布鲁克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

  面带惊喜的克莉斯多,轻轻跃来到瞭望台的栏杆前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仿佛自九天之巅倾泻奔来,蜿蜒而下,清澈透明的连绵瀑布!

  若是雷格在此,定会对鲤鱼们攀登瀑布的行为喊出句鲤鱼跃龙门!

  “克莉斯多小姐,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能让我欣赏下您的胖纸吗?”

  啪身着淡粉色和服的少女,毫不留情的将布鲁克的脑袋踩在木屐之下。

  “哦呼”

  即便如此,布鲁克那只剩骨头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异常满足的陶醉毕竟能被美少女踩的次数,可是有次就少次啊!

  嘟嘟嘟从开始见面时被布鲁克问的诧异羞涩与气愤,再到现在习以为常的克莉斯多,很有女王范儿的从身前的两团拥挤中,掏出睡的迷迷糊糊的电话虫开始拨号。

  阿帕亚多。

  嘶嘶嘶嘶漆黑的月光下,游曳在密林内的空之主不安的吐着蛇芯,硕大的黄铯瞳孔中充满对前方那个战场的畏惧。

  “哈哈哈哈科林混蛋,这次我下捡到三把,看我不削死你!”

  “就算你有武器,我也不见得怕你!”

  “少说漂亮话了,你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小人!”

  “死心吧,乔无论你怎样骂,今天我都要赢你!”

  叮咚砰轰隆尽管听不太懂边打边骂的两人在说什么,但空之主还是被那大片大片倒塌的丛林躯体下不断震动的地面,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恐怖气势给吓到了。

  如果不是它背上有这位小爷,空之主是打死都不会靠近两人的战场的噗嗤!

  “别怕有我在。”

  感受到屁股下方这庞然大物的恐惧,伸出手的雷格拍拍它给出安慰他并不是在笑大蛇,而是在笑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

  他们两个明明骂的很凶,打的也如火如荼但雷格很清楚,这其中并没有什么杀意,只有强烈的战意。

  按照这种打斗方式进行下去,再加上两人都是“半斤八两”,到了最后肯定会变成赤果果的肉搏战之类的:比如“你爬起打我拳,我支撑着身体打你拳”这样。

  「要是平手呢」

  想到这个很有可能的结果,雷格抚摸了下额头要真成了这样,那就该他出面:将乔伊去世的真相告诉乔。

  科林老师之所以如此不讲理,硬要让乔放弃找雷利,也是因为他与雷利相熟的原因如果没有这茬,恐怕他的老师,早就跟这乔去找雷利拼命了,就算科林跟乔伊的关系很般,但为了乔他肯定会去。

  「乔是值得信任的但有些事能不说,就尽量不说。」

  “乔哥很厉害啊”

  回想起科林的叮嘱,喃喃自语的雷格也被刷新了次三观以前在塔林岛的时候,他就知道乔很强,强到足以进入0中:但他没想到,乔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下,还能跟科林打的有来有回。

  要知道,经过这几年的果实能力开发与霸气修行,以及前些年打下的良好身体基础他这老师如今的实力不说比肩「海军大将」,但要动起真格来,鏖战个两天是没问题的。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让乔拿到把趁手的武器,恐怕实力还要提升不少:这就很恐怖了,也怪不得他敢找雷利去拼命,虽然单挑的结果注定是他失败。

  “看样子时半会儿结束不了啊嗯?”

  正准备闭目冥想的雷格,眉头挑后额头电光闪烁是小多的通话。

  第449章前奏

  阿帕亚多,黄金钟。

  从黄昏到深夜,自深夜到黎明当划破黑暗的光明悄然浮现时,科林与乔的战斗也终于告段落。

  砰噗通!

  随着两人互相的对击脸庞,尔后双双摔倒在地无论是科林也好还是乔也罢,经过长时间的鏖战后都没有了再站起来的体力。

  “呼呼该死的,这种情况——怎么说!”

  身上西装也变的破破烂烂满是沙尘泥泞的乔脸色涨红着,从牙缝中挤出话语。

  “什么呼!当然是继续打了!”

  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满意的科林,大喘气中挣扎着支起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