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雷格小心翼翼的帮老人摇起病床,将开水倒上后轻吹几次从未被人照顾过的乔伊先是皱眉,随后舒展:就自己这种现在连动都是奢望的情况,还倔强个什么劲儿?既来之则安之吧。

  咕咚咕咚平日里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吞咽动作,到了现在却也变得异常困难。

  几口水下肚后,乔伊感觉火烧似的喉咙好了很多:“咳咳你这走,有5年了吧。”

  “嗯”

  坐下的雷格轻声回答,情绪有些低落其他人死亡他可以无动于衷,但眼前的老人毕竟给过他很多的指导,让他的人生少走了很多弯路。

  “不用悲伤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每个人从出生的那刻起,就都会迎来死亡。”

  出言安慰的乔伊目光中浮现缅怀之色,雷格点点头:“您说的对万物的轮回,是必然的结果。乔伊老师,您还说什么心愿未了吗?”

  “心愿啊呵。”

  喃喃的乔伊自嘲笑:“我和你样,从小就是孤儿这生都行走在黑暗中,晚年本想在岛上安然渡过,却没想到还是接到棘手的任务,这大概是因果报应吧。”

  雷格不解道:“您为什么要言听计从呢明明如此强大。”

  “那你呢小家伙,你为什么要毅然决然的离开呢?科林也好我也罢哪怕是平时没有个正行的乔,还有山姥子我们可没有教你这些。”

  说了很多的乔伊,目光中有了探寻当初他听说雷格死亡时,还曾惋惜了阵,可谁曾想这小子再次出面时却摇身变成了国之主,甚至与世界政府签订了王下七武海的协定。

  “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多,我没法回答您。”

  雷格没有用以往的“复仇”说法来搪塞老人,而是脸歉意的拒绝了。

  “牵扯太多嘛”

  乔伊见状也不多问:“我答应过别人,这生都要为世界政府效力尽管我也很清楚,它有着许许多多的弊端。”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科林会有复仇的机会。”

  “科林老师他看淡了。”

  “但还是放不下”

  恢复了些力气的乔伊,用眼神制止了雷格的帮忙,倔强的坐了起来顶着苍白的脸色与大汗淋漓转身与雷格对坐。

  这幕看得雷格默然这就是老人的性格,他对待塔林岛的每个学员都会很认真的面对面。

  加布拉就曾被这种认真负责搞得不堪重负毕竟他脑袋比较笨,经常被老人喊去补课,这就让他只能硬着头皮去死记硬背了。

  “是那已经是老师生命中的部分了。”

  “没什么不好的人本就是欲望的结合体,我们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去做想做的事情,就像斯潘达因。”

  乔伊的举例说明,让雷格脸色古怪:“那个家伙的话”

  “他只是表现的浮夸了点,我们也只不过是内敛了些本质上没有区别。”

  “”

  无法反驳的雷格只好挠挠头他没有去说善与恶啊原则什么的,这只会招来老人的鄙夷。

  “呵呵,看来很苦恼呢!那就来说说你走之后的事情吧”

  笑了的乔伊,觉得时光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安静倾听的雷格时而点头,时而说上几句感叹,时光就在不知不觉间匆匆而过了。

  当窗外夕阳的橙色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在窗台上时似有所感,谈性大发的乔伊主动停下。

  这个瞬间,让雷格鼻子酸这时候的老人,哪儿有先前对战雷利时的那种绝情肃杀?

  刚才他们谈到了死去的费滋和艾达,老人也为两人的死叹息与难过。

  他们还谈了总爱将他搂入怀中的伊莲,老人调侃他总是“流水无情”的躲着少女。

  当然也没忘记加布拉的笨头笨脑,以及偎取的古怪唱腔还有现在正在塔内的发誓要奋力追赶他的路奇大嘴巴的音无“猫头鹰”,明明还是个小萝莉却总会对与她交谈的男性说“你这是姓马蚤扰”的卡莉法等等!

  乔伊老人记着第九塔的每个人,每处地形,每道风景他也不能免俗,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忆起了这些美好的事物。

  在这种无言的沉默中,乔伊的生命波动也开始逐渐的衰落眼圈染红的雷格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的无法开口: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因为他们彼此有着不同的立场与信念。

  “原来这就是死亡。”

  打破沉默的老人,深深的体会到了这种复杂莫名的情绪,他那本来佝偻下去的身体慢慢挺得笔直:“雷格,告诉我你的坚持是什么。”

  “杀死大妈”

  “”

  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的老人,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雷格还有!

  雷格闭上眼睛待确认了没有任何人在附近,也没有任何电波讯号后,再次睁眼的他缓缓道出:“废除奴隶制将天龙人拉下神坛。”

  “玛丽乔亚的奴隶暴动”

  “”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的国家本就拒绝奴隶制。”

  “”

  “你还真是如既往的敢为人先,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啊”

  雷格的沉默,让震撼至极的乔伊连连摇头都是好奇心惹的祸!

  他这生,见过无数的人,也教过成千上万的学生,但唯次的看走眼,就在雷格的身上所以才有了刚才那问。

  “乔伊老师,路走好。”

  迎着黄昏最后抹余韵起身的雷格,深深的弯下身体时间到了。

  情绪纷乱的乔伊在这鞠躬中,欣慰笑能有这样的送别,也不错吧。

  “小心圣地王座上的人去找手术果实,只有获得永恒的生命,才有”

  生命的最后刻,听到了雷格那“不能说的秘密”,乔伊也送还了他个同样的秘密尽管这对雷格来说,是早已知晓的事情。

  “谢谢乔伊老师。”

  在老人生命消逝的那刻,抬起头的雷格眼中涌出泪水这别,就真的永别了。

  还是两章。

  第442章争吵与离开

  香波地群岛,22号「天空医院」。

  咚咚咚咚!

  “请进。”

  正在休息室内闭目养神的雷利睁开眼睛吱呀!

  推门而入的雷格微微点头,和起身的雷利在沙发前坐下:“乔伊老师,走了。”

  知道雷格是寻着生命卡找来的雷利,脸歉意道:“抱歉你明明是来帮我的,却遇到了这样的事。”

  “没事”

  雷格摇摇头:“这世上总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乔伊老师也不曾怨恨什么,只说这是他做出的选择。”

  “这就好”

  见雷格的情绪还算稳定,雷利神色转为认真:“我想亲自送回去。”

  “和我想的样呢,雷利大叔,请告诉他们葬在塔林岛的「第九塔」附近。”

  雷格并没有问雷利为什么要送还乔伊的尸体因为他很清楚,雷利要去告诉下世界政府他的态度,而他则是不方便露面:毕竟帮助罗杰海贼团成员,光是这行为就足以被世界政府处以极刑了。

  雷利必须这样做不然的话,下次来得可能就是0的主力部队了。

  这次,乔伊老人虽强,但他的年龄太大了如果他能再年轻20岁,说不定雷利真的会被杀死。

  “明白了我来。”

  说道半的雷利,小跑着将房门打开走廊上,正要抬手敲门的夏琪,见到雷利身上的白色绷带后,直接就是个拥抱:“没事吧,雷利?”

  “我没事你先松开。”

  “不,你个死酒鬼,老赌棍整日到处鬼混,拈花惹草,惹是生非我个看不住,你就私自跟人打架!”

  “不打不行啊对方太强了!”

  “那你怎么不去找我!”

  “我我可是男人哟呦呦轻点儿,轻点,疼疼疼!”

  站在大门口的两人,就那样旁若无人的开始打情骂俏被拧着耳朵的雷利,不得不转头向雷格投去“求救”的目光。

  “咳咳咳咳”

  也不知该说什么的雷格,只好以咳嗽声来提醒夏琪房间里还有别人。

  砰随手将们掩上后,松开雷利的夏琪展颜笑:“好久不见了,雷格小弟这次多谢你及时出手救雷利了。”

  「原来如此」

  见雷利连连眨眼的雷格,明白了其中用意看来夏琪并不知道乔伊就是他曾经的老师。

  “这是应该的虽然我也是偶然看到生命卡有异变,才恰好赶来的。”

  雷格马上改了说辞,夏琪听得却嘴角撇:“哼该说偶然的是我才对!”

  “哈哈哈”

  知道自己画蛇添足了的雷格,尴尬的笑笑噗通啪!

  在沙发上狠狠坐下的夏琪,很是豪气的环住了雷格的肩膀,并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小弟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哦~!”

  嗞嗞夏琪的话语,吓得雷格瞬间元素化来到对面的沙发与雷利并排而坐。

  “咯咯咯咯咯”

  笑得花枝乱颤的夏琪,搞得雷格只能无奈耸肩,雷利则是干脆捂住脸你这都多大年纪了啊,还调戏年轻人!

  啪嗒呼!

  点上香烟的夏琪微微叹:“抱歉是我太情绪化了。”

  “夏琪姐”

  “这可不像你啊”

  “是啊任谁洗个澡出来,就看到这东西”

  从胸前凸起间取出生命卡的夏琪,表情说不出的冰冷:“差点儿燃了,都会很生气的吧?”

  “对不起”雷利很光棍的道歉雷格明智的不说话。

  “搬家吧四海你随便挑个。”

  “不行。”

  夏琪提出的条件,被雷利毫不犹豫的语否决她表情马上变得悲伤:“你都这样了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你还想做些什么!”

  “我不甘心!”

  雷利发出低沉的嘶吼他不甘,不甘心切就这样结束了!

  砰猛拍桌子的夏琪探出身体:“不甘心又如何20年前我也跟你样,可那又如何!雷利啊雷利,你已经54岁了,就是再能打还能打几年?!”

  “我会去说清楚的”

  砰同样拍桌子的雷利也前趋了身体,两人的距离在这刻近到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你要去哪儿唔唔唔唔!”

  言不合就开吻的雷利让夏琪的脸色通红,手臂还不停的拍着他的后背这色鬼!

  良久唇分,抹干嘴角的雷利,异常霸气的字句道:“我去找五老星我要告诉他们,要是再派人来,我就重回大海,与他们死磕到底!!”

  “”

  瞳孔放到最大的夏琪捂住红唇,眼中竟是冒出崇拜与无奈的复杂她很清楚,雷利这是心意已决了。

  “雷格小哥,我先走步。”

  哗啦随手将白色披风拿起的雷利,轻而易举的就离开了!

  嗞嗞轻抚额头的雷格将电波传给手下放行:乔伊的身体他已经安葬进棺材中,亲自放到了艘中型威霸中。

  吱呀砰。

  当房门轻轻掩上后,夏琪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似的回到沙发上始终言不发的雷格这才开口:“夏琪姐相信雷利大叔吧。”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女性的直觉还是让夏琪发问了雷格眨眨眼:这也行?他自觉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

  “进门时你有了瞬间的疑惑,我们吵架时,你的情绪又有波动,雷利离开时”

  夏琪三连击还没说完,雷格就举手示意自己投降了:“夏琪姐攻击雷利大叔的,是我曾经的老师。”

  “怎么会个培训基地,怎么可能有抱歉。”

  下意识说不可能的夏琪,马上就冷静了下来雷格摆摆手:“夏琪姐没必要道歉的这切都是乔伊老师的选择,雷利大叔只是在被动的反击而已。”

  “其实我也很惊讶当初离开的岛屿的时候,谁又能想到乔伊老师会隐藏的那么深,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

  再次开口的雷格,表情也是相当的无奈他虽然在两人拼命的时候就在,但那时候又不能出面,毕竟两人都有恩与他。

  可谁知道乔伊老人会那般的决绝,竟是放弃剩下的寿命也要与雷利决出个生死!

  夏琪点上第二支香烟:“雷格小弟你真是温柔呢。”

  微微笑的雷格,主动转移了话题:“夏琪姐不跟去吗?”

  夏琪幽幽道:“不了,这是雷利的选择他就算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

  第443章雷厉风行的雷利

  香波地群岛,69号半岛。

  哗啦哗啦海浪微波起伏中,艘出现在水天相接处的威霸小船,在月光与白浪的渲染下笔直而来,屹立在船首处的则是白色风衣猎猎作响,神色肃然的雷利。

  在雷利行进的正前方,是座高高耸立的灯塔,其上灯火通明,分呈四面的大型探照灯将周围的海域照的恍若白昼。

  “发现船只”

  “确认其身份”

  “是——冥王,雷利!!”

  哔哔哔——随着探照灯的直射,发现了雷利的哨兵们,在震惊中发出响彻全岛的警报。

  69号半岛作为与红色港口直连的世界政府驻地,是可以越过海军本部通往港口的虽然基地内海军组织成员众多,但那也不过是用来护卫出行到此的天龙人,想要对付雷利的这样的强者,力量还远远不足。

  哒哒哒哒刺耳的尖锐警报中,成群结队的海军士兵自建筑中鱼贯而出,身穿黑色西装的情报员们则是从武器库内取出了各种各样的重武器。

  而岛上的将领们,则是边组织着防守阵型,边慌乱的拨通了海军本部的号码轰隆!!

  仿若天地剧变样的巨大声响中,挥刃于海面的雷利掀起了百米高的滔天巨浪,随之起涌来的是唯我独尊的骇人霸王色——哗啦哗啦啦!

  整个驻地的港口正在排兵布阵的将领士兵,紧急调拨而来的重武器火药,在雷利的双重攻势下彻底失去作用。

  嗡嗡嗡嗡没了阻拦的威霸,在浪花翻涌中,停靠于港口之前。

  港口上,还苏醒着的就只剩下身披海军大氅的长须髯男人与身穿黑色西装佩戴着眼镜的金发男人。

  “还有两个醒着的嘛你们的名字是?”

  对于能抗下自己全开霸王色的两人,神色淡然的雷利也给出了相应的尊重。

  铿长须髯的男人缓缓抽出了腰间双刃,表情肃然道:“海军本部少将,斯托洛贝里。”

  “9,拉斯奇”

  报上名字的西装男轻推眼镜,趁此机会也将上面附着的水珠以微弱的力道震荡下去如果雷格在此,也能认出他的另个身份:他是现在在「塔林岛」上的卡莉法父亲,亦是记忆中毁灭罗宾家乡的9正式成员之。

  “斯托洛贝里拉斯奇”

  铿雷利抬手的瞬间,两人迅速靠拢,做出严阵以待的防御姿势,谁曾想他却将出鞘的长剑归刃于腰间:“我来此不是战斗的,是有事要跟五老星商谈当然,你们如果想打,我雷利奉陪到底就是。”

  斯托洛贝里与拉斯奇互视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难以置信他们既对雷利的强大感到骇然,又因为那个老人的失联而震撼。

  他们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和乔伊老人见过的,他去执行的命令两人也清楚可如今雷利却生龙活虎的出现了,唯可见的伤口就只有额头上的那处,刚才的那剑掀起百丈瀚海的轻描淡写也说明了这点!

  难道是罗杰海贼团的余孽又集合了?

  不然这无法解释雷利的状态乔伊虽然多年不出手,可他过往的任务完成率可是100的,这其中也不是没有雷利这样的强敌!

  但如果罗杰海贼团围攻了乔伊老人,那雷利为什么又独自过来了?他们不应该离开这个岛屿吗?难道是来耀武扬威的或者是乔伊根本就没有遇见雷利?

  吱呀见两人并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雷利开启了货舱,将承载了乔伊的棺材取出。

  “这是”

  猜想到其中是什么的斯托洛贝里,将目光转向身旁的拉斯奇只见他双拳紧握,脸色因悲伤而变得狰狞:“你竟然杀了乔伊老师!!”

  「又是个学生真是受人尊敬啊。」

  “如果你想复仇的话来吧。”

  雷利并没有去解释人不是他杀的,而是理所当然的接下了这份仇恨毕竟归根结底来说,老人的死因是因为与他拼命而导致的。

  哼哼呼!

  几个沉重的呼吸过后,拉斯奇闭上眼睛上去死的肯定是他,不会有任何意外!

  这就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很多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的拉斯奇,落寞的摇摇头:“我不是你的对手毫无意义的死亡,是最蠢的选择。”

  「做出了“大人”的选择啊」

  如此想的雷利,并没有去鄙视拉斯奇的“贪生怕死”生命对谁来说都是只有次,他这样做只是最正确的选择罢了,尤其他还是以冷酷无情著称的组织成员。

  “这个还给你们,请将他葬在「第九塔」的附近。”

  双手抬起棺材的雷利,轻轻跃来到港口前这话听得拉斯奇也是双目通红,但他还是认真恭敬的以双手接过。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斯托洛贝里少将。”

  “好,明白了你稍等,我要请示下。”

  在雷利表明了不想战斗的现在,斯托洛贝里也没有去阻拦要离开的拉斯奇更何况还有周围那些昏倒在地的海军士兵们在。

  嘟嘟嘟片安静中,斯托洛贝里将在霸王色下昏迷过去的电话虫唤醒,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