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件。”

  “女士,报上你的姓名和身份。”

  咔咔咔咔守卫在附近的海军士兵们眼中还有着未消退的惊骇:这可是将近万米高的红土大陆啊!!可这个漂亮的女性就那样“直挺挺”的跑了上来,而且还带了个人!

  “放行她的身份没问题。”

  “是,祗园少将!”

  “啊祗园少将!”

  看着那走来的高挑身影,本想喊昵称的克莉斯多马上改口先前就收到消息的祗园,此时目光中却充满惊叹:她从未想过变身后的小多会是这种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我去了。”

  将目光从祗园腰间武器收回后,鹰眼头也不回的向着战场中心飞奔而去将来有机会的话,比下剑吧。

  「这就是你说的天才剑客吗雷格?」

  目送鹰眼离去的祗园松开剑柄:“他就是那个米霍克吗?很强。”

  “嗯,请祗园少将带我去见哥哥。”

  克莉斯多急切道尽管有很多疑问,但祗园也清楚现在不是多问的时候:“明白了,跟我来吧”

  “这个叫米霍克的能被祗园少将说很强,他到底是谁?”

  “笨蛋我们海军的兄弟们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这么强的妹妹!”

  “是那个索贝尔国王,还是雷神的?”

  “应该是前者吧雷神毕竟还没成年呢。”

  等几人离开后,从惊艳与惊讶中回过神的士兵们纷纷交谈了起来。

  “闭嘴,这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事情任务结束了,赶快回去支援前线!”

  有着头金发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人对着士兵们呵斥了起来。

  “是,蒙卡中士!”

  “待会儿不要怕,要死也是我先死!东海支部的脸不能丢!”

  “是,蒙卡中士!”

  在未来会阴差阳错成为东海罗格镇“毒瘤”上校的蒙卡,此时还是个刚刚爬到「中士」的热血海军带领小队冲向战场的中心的他,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远处的天空:早晚有天,他也会成为那种强大的人物,然后杀尽那些可恶的海贼们!

  浮空要塞上方。

  叮叮叮!

  金色与紫色的身影,旁若无人的进行着凶险到了极点的近身搏杀他们之间的每次“对弈”,都会对着彼此的脑袋脖颈心脏等要害部位发动毫不留情的攻击。

  光是从那种每每碰撞次,便会让周围空气浮现出无数皱褶的骇人余波来看,便能明白这种行为究竟有多么危险而这种擦到就是重创碰到就是死亡的对决方式,正是金狮子提出来,笑无畏答应下来的结果。

  叮砰!

  波纹般的涟漪散开中,自开战以来第次分开的两人同时在空中停下。

  金狮子看了眼顺序奔来的身影,皱皱眉头:“哪儿来的小鬼”

  “他叫米霍克是在下邀请来的见证人。”

  虽然看不到鹰眼,但笑还是准确的将脑袋转过,并丢出道紫色光芒覆盖在他的身上能有这种惊人气势的剑客,也只能是这个年轻人了。

  “那是无上大快刀的黑刀「夜」?不错的气势,虽然年轻了点儿,但是做见证人足够了。”

  与鹰眼对视眼的金狮子,随手指便将下方塌陷掉的平整石块浮起,让鹰眼稳稳的站在上面啪嗒啪嗒!

  做完这切的金狮子没有再看鹰眼,而是将最后口后燃尽的雪茄头吐掉,另根在能力的作用下来到嘴巴前——铿!

  两剑相交产生的火花四射将新的雪茄重新点燃,惬意的吸了口的金狮子道:“瞎子,这是我们第三次决斗了吧。”

  “第次是在下与人围攻史基阁下,实在惭愧认真算来,这只是第二次。”

  铿慢慢归刃入鞘的笑满脸愧疚,金狮子也同样以双手交叉的方式将双剑归于鞘身之内:“桀哈哈那种事怎样都好!问题是现在!”

  “在下明白的,史基阁下现在比较赶时间”

  笑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虽然下方那些正在溃败的海贼并不值得同情,但他却不想以拖延的方式来拦住对方。

  “你真的不清楚?”

  手下们的死活金狮子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有个疑问为什么那该死的“得手了”的通知还没有到来!

  要知道,他派去阿拉巴斯坦的人虽然不多,只有不到10人但那可是他麾下将近半的战斗力了!

  阿拉巴斯坦虽是世界上少数的大国,但是能够摆到明面上来说的也只不过就个吃了「鸟鸟果实」的,能够飞翔与天空的护卫队长。

  就算那里发生了什么意外,被军队发现了可哪怕是只派出去盖文盖理这两个赏金加起来不足1亿贝利的家伙,也能从容的继续执行计划吧?!

  “史基阁下是指什么?”

  笑明知故问的开口了今夜,金狮子注定等不到远方的来电了,不管科林他们那里是否成功:除非他能注意到这是雷格做的手脚,并将他打败才能够与分派出去的手下们联络。

  “呼呼”

  连吸两口的金狮子先是看了看下方越打人数越多的海军,以及缺少了强力干部后不断溃败的部下,又看了看笑那茫然不解的表情他看不出来这瞎子究竟有没有在撒谎。

  「还好赶上了」

  站在浮空石块上的“当事人”鹰眼表情更是冷冰冰的,看不出任何波动此时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眼前两人的决斗!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有今天这次了!

  “算了还是先解决了你,再去会会战国好了。”

  放弃继续追问的金狮子很清楚事情进行到这步,已经容不得他有任何退缩了。

  就算派去阿拉巴斯坦的手下们真得遭遇了什么意外,也不至于全军覆没他这里只要迅速的打败眼前的瞎子,再抓住时机:

  不动声色的瞥了眼正在与雷格战斗的考尔比后,金狮子下定决心如果那时候,还是没有消息的话,就跟考尔比直接撤退好了。

  虽然浮空岛留在岛上的手下们也要抛弃但是没关系,他只要保留麾下的主要战斗力,几年后“东山再起”并不是什么问题。

  “呼史基阁下,不知你是否听过这样的句谚语。”

  “什么是谚语?”

  “流传于民间的言简意赅的短语多是以口语的形式传下来的。”

  “哦?那不就是老辈们总爱讲的大道理吗?说来听听”

  交谈的过程中,金狮子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内敛了拔剑前锋芒毕露的姿态,已经不适合如今的他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缓缓吐出这句话的笑,如同金狮子那般收敛了气势如果这两人不是整个战场都在关注的中心,如果他们不是还飞在天空中,那恐怕会被所有人都忽视了的。

  轰隆咣当砰!

  就像打哈欠那样,安静也是会蔓延的当带头的战国停下推进脚步,海军士兵们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本就退再退的海贼们自然不会放弃这大好的喘息之机。

  另边正与金狮子干部们激烈对战的赤犬与干部们玩儿“躲猫猫”的黄猿与考尔比对单挑的雷格也同样如此他们都清楚,今夜的主角是安静下来的那两个人。

  哪怕今日他们能够全歼岛屿上的海贼,但只要金狮子没有被抓住或者被杀,那这场战争就是失败,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世上金狮子只有个,但海贼却有千千万万个!

  “哼瞎子,我想你搞错了件事。”

  “史基阁下请说。”

  两人那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交谈声,随着夜风散播于落针可闻的战场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还有闲情逸致聊天?!

  “我从未小看过你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但是很可惜,因为你的对手是我,金狮子,飞空海贼团的提督,纵横新世界未尝败的史基船长!”

  “嘘——!”

  “哦——!”

  巨大的嘘声与惊叹声,在金狮子的话语落下后同时响起出声的群体自然是海军与海贼们。

  “史基阁下确实没有正面败给过任何人这点在下佩服。”

  笑认同的话语,让下方的友军们脸部皆是火辣辣的痛是啊,战国大将确实没有次正面击败过金狮子,用的多是以计谋兵力与坚船利炮才打得金狮子数次撤退。

  “嘎嘎!这瞎子蛮可爱的嘛!”

  “这年头,敢说实话的不多了!”

  “我更好奇那个黑衣剑客是谁竟然能够当这场决斗的见证人!”

  笑的“临阵倒戈”让海贼们的气势明显大振反观对海军的气势打击也是不可谓不重。

  尤其是“当事人”战国,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墨汁来:谁都清楚,实力到达他们这个程度后,除非自己想死,不然谁也能轻言杀死对方?

  就算是没有任何干扰的对厮杀,不经过几天几夜的搏杀又怎能真正的分出高下来?当然,这其中剑客之间的对决除外。

  剑客彼此间的战斗,哪怕是最顶级的那种想要分出胜负也很简单,那就是:拔剑吧!

  如今的两人也确实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对攻必然是石破天惊,甚至直接分出胜负也不是不可能!

  “雷电小子,瞎子输定了。”

  “别信口开河,考尔比。”

  “哼,那你就看着吧。我更好奇的是那个叫米霍克的,和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怎么,你手痒了?”

  “再给他几年还差不多。”

  同样停手的考尔比与雷格,有句没句的交谈着只不过雷格的目光看似在天空的两人,却“延伸”到了更远处:阿拉巴斯坦的战事是结束了,但是「玛丽乔亚」的呢?

  如果计划顺利进行那里发生的事情,对世界政府来说可是不亚于十级地震的!

  第416章泽法与火种

  玛丽乔亚外,西南地区。

  “海军来了!”

  “是个紫头发的男人带队”

  “该死的,竟然是曾经的大将泽法艾谱莉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人你们现在还怕死吗?”

  任谁也没有想到,从本部而来的泽法没有选择进入圣地而是带着海军士兵们绕了玛丽乔亚圈,在他们最后批人准备进入「新世界」前到来了。

  此时留下来的除了些无法跑太快的老弱病残,剩下的都是身强力壮没有家人也没有什么朋友的奴隶,他们互相交换了下目光,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决绝:“不怕!!”

  “很好泽法要的不过是这个废物,待会儿你们先走!”

  伊万科夫满意笑,还顺便扬了扬手中早已昏迷过去的卡玛艾尔这家伙刚才要不是她拦着,早被愤怒冲昏头的奴隶们打死了。

  “不行!”

  “我们不能弃您不顾!”

  “艾谱莉我们需要您的带领!”

  奴隶们听这话,便升起了同仇敌忾的心思他们所有人都清楚,逃出去并不意味着就自由了!

  等待着他们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隐姓埋名辈子过着躲躲藏藏提心吊胆的生活要么奋起搏干脆在她的带领下与世界政府硬碰硬,好歹活的像个人!

  “你们”

  伊万科夫悄悄瞥了眼左侧的人这是个脸上涂满了黑灰,随意裹着件补丁灰袍的男人:龙,现在怎么办?

  伪装成奴隶的龙微侧了脑袋看向身边名为「小萝」的女性狠狠将嘴唇咬破的她也不喊痛,凝重的点点头:韦柏很清楚,如果泽法没来那杀了对方也就杀了,可现在的形式却不允许了。

  更何况泽法还是加布拉的老师不管是他本人在外的名声,还是加布拉描述中的,他都是个值得令人尊敬的海军。

  「还给他。」

  算是协商完毕的龙微微点头,伊万科夫虽然也很懊恼,但也得照办:“那就跟我起来吧!”

  “好!”

  “保护艾谱莉!”

  “我们也不能再躲在后面了,大家起来!”

  得到回答的男女老少个个变得慷慨激昂刚才那场万众心的呼喊他们如今仍是历历在目:不自由,毋宁死!

  哒哒沙沙嗤啦有些穿的,没鞋子的,衣不遮体的,伤痕累累的奴隶就这样圈圈又圈的围在了伊万科夫的周围。

  “呜呜呜呜”

  这幕刺激的伊万科夫那叫个热泪盈眶,但她还是不得强行咽下泪水:“大家,我们走!!”

  啪啪啪不知谁第个起的头,将伊万科夫团团围住的奴隶,不应该是“人们”!

  人们就这样互相拉起了手,股名为「坚定」的信念开始汇聚。

  咚咚咚站在最外圈的男人们迈起了沉重的步伐,内圈的女人们虽亦步亦趋,却也将肌肤大片外露的身体挺的笔直,最里面的老人们也在个个孩子的搀扶下站直了身体:就算是死,他们也要站着!

  哒哒哒哒很快,迈进的队伍遇见了前来的海军士兵们。

  这些身穿军服,脚踩皮靴,拿着武器的士兵们前秒还气势汹汹,后秒就变得不知所措甚至有的眼圈都变得通红,险些落下泪来。

  因为这群上级口中的穷凶极恶的奴隶,明明就是群只要扣动扳机,就能随意屠杀的人类啊!!

  对付海贼他们能冷酷无情,不管他们的求饶与哀嚎但是对付这些人,太难了。

  站在队伍最前方的泽法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对面这群人的视死如归:就像空元帅说的那样,如果放走了最中间的那个“主谋者”,名为「反叛军」的队伍就必然会诞生。

  可是嘎吱!!

  狠狠握紧了拳头的泽法脸上表情充满悲伤那些圈内的孩子们,看他们的眼神是什么?是无所畏惧啊!!

  就算他今天能将这群人悉数镇压,但是未来呢?

  又会有多少个受到天龙人荼毒的孩子,会拥有这种目光呢?

  “错了啊我们错了啊。”

  叹息的泽法伸手将肩上的正义大氅取了下来这东西,他没资格在这群人面前披。

  “你们都在干什么?”

  “都给我支起枪来对面的那些低贱的奴隶们,交出卡玛艾尔圣来,双手抱头,跪下去。”

  咔咔咔咔在跟随泽法同前来的寸头身材健硕高大男人的呵斥下,士兵们不情愿的将火枪刀剑举了起来。

  “多洛准将你在干什么?”

  转头的泽法眼中满是严厉,名为多洛的男人嘴巴咧开:“当然是救卡玛艾尔圣!”

  “我看你是想战功想疯了全体都有,立正!”

  “是是!”

  整齐划的动作随着士兵们的呼喊完成剑拔弩张的气氛直接荡然无存。

  “你,泽法”

  “叫我长官年轻人,收起你那可怕的贪婪吧。”

  “是,泽法长官您想做什么?难道是想放这些奴隶离开吗?”

  面对脸阴沉的多洛,泽法眼中闪过失望:“你好好看着吧命令可是切以卡玛艾尔圣的安危为主。”

  啪嗒啪嗒将腰间佩剑火枪丢下的泽法举起手,开始迈步:“艾谱莉在吗?我想和你谈谈。”

  “在大家让下。”

  “艾谱莉您不能出去!”

  “海军可是言而无信的!”

  “对啊他们说不定正计划着要夺走人质,再将我们全杀了的!我的家乡当初就是这样被灭掉的!”

  “大家,他是泽法是那个连海贼都没有杀过的泽法!”

  “不杀的”

  “泽法”

  伊万科夫的高喊,让拦阻拦的人们松开了手龙本来也想起出去,韦柏却抢先步上去,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看了他眼:不能暴露!

  哪怕很像跟朋友起面对强敌,但龙还是只得点头其他海军可能不认得他,但泽法这个与自己父亲有着莫逆之交的男人,万认出来呢?

  走出圆圈的伊万科夫和韦柏,左右的用小刀架在了卡玛艾尔的脖子上:“说说你的条件。”

  “你”

  离的近了,泽法才发现伊万科夫那隐藏起来的气息这女人可不弱啊,究竟是怎么混到奴隶里面去的?难道开始就做了这样的打算?

  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泽法眼中少了很多同情:“你们放开他,我放你们走。”

  知道被察觉的伊万科夫也不装什么柔弱,强势道:“不行你跟我们走,等离开这里远了,他再交给你。”

  “好。”

  “泽法长官,不能”

  “闭嘴!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爽快答应的泽法回头怒喝了多洛就算事后因此被问责,甚至是被罢职都要如此做:让他对这群老弱病残动手,真的做不到!

  “爽快就麻烦你准备艘装满了物资的中型军舰吧!”

  “多洛准将,去准备。”

  “是——!”

  拖长尾音的多洛气的脸色涨红,却也无可奈何泽法绝对有能力从对方手中夺过人质!

  但是现在他不动,在士兵们眼中就变成了泽法是在顾及天龙人的安危!

  “那个混蛋家伙你别想在食物中下毒或者药!还有在军舰上动手脚!食物和水我们会喂他喝的,船匠我们这里也有好几个,旦发现问题他就死定了!”

  伊万科夫毫不客气的对着多洛开骂,他只能回以个恶狠狠的眼神,然后带领部分士兵快速离开。

  “全体都有,放下武器后退百米!”

  “是!”

  集体敬礼过后,近千名海军士兵迅速向着两旁撤去这种结果再好不过了:他们并没有人怀疑天龙人到底能不能救出来,因为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