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每天喝喝酒没事逛逛赌场,也会偶尔帮人镀下膜。”

  雷格话语中多出几分怪异这就是典型的退休海贼,尽管少了项“美色”,但这也跟夏琪的存在有很大关系。

  “镀膜?哦!想起来了,他说过隐居后干这行的,也就雷利有那个勇气在「香波地群岛」这种海军眼皮子底下生活了。”

  提到这点,库洛卡斯也忍不住佩服起来这可是艺高人胆大啊。

  “哈哈确实,雷利大叔可是非常之人。”

  “哈,正好到时候顺路找他喝酒不对,直接走天上的航线就行了!”

  “没事的,长环岛的「云制缆车」已经在试运行了,到时候稍微绕下路,见见雷利大叔也不迟。”

  “哦缆车啊!早就听说这种东西跟红色港口的很像,如今也终于能做次了。对了,铂铅病到底是?”

  结束了闲聊的库洛卡斯询问起病因来,雷格也不隐瞒,详细的解释起来:“事情是这样的”

  良久,明白了前因后果的库洛卡斯脸色沉重:“怪不得要她要找那种药草,就算用猛药能治好,也会寿命大减世界政府行事真是越来越没有底线了!”

  “恶性循环罢了它就像那根部烂掉的大树,迟早有天会连带着躯干起倒下。”

  常人听起来是“危言耸听”的话语,到了库洛卡斯耳中却变得深信不疑:“会有那天的!雷格小哥,我这里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忙完我会第时间联络你。”

  电话虫重重点头:“好,那我就恭候大驾了!”

  两章到。

  第377章回答与小人族

  天之国度,巴隆塔顶。

  “哥哥,让我去吧!”

  见话筒挂断的克莉斯多选择了自告奋勇她小脸上的坚毅与认真,让雷格忍不住笑了:“哈哈!”

  明明自己很认真,却被“嘲笑”了的克莉斯多撅起嘴巴:“哥哥不许嘲笑人,你坏心眼欺负我!”

  “我这是高兴好吗能主动提出来离开我身边,说明你确实是越来越独立了的。”

  莫名有种“老父亲”心酸感的雷格伸出手,轻揉了她的脑袋:“再说我本来就有这种打算「邪含草」哪怕可以移植栽培,也不定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你正好可以继续跟随雷藏修行。只是”

  雷格没说出的顾虑是马上就到「大海贼时代」了。

  莫利亚那家伙会跑到和之国去盗剑豪「龙马」的尸体虽然不清楚具体时间,但也能推测出和之国确实是乱过段时间的,不然以龙马那「斩龙武士」的威望,他的墓可不是随便能盗的。

  克莉斯多很正常的就误会了这份担心:“要小心对吗?我可是有九条命呢好疼!”

  不这样说还好,说脑袋上便挨了记手刀敲完克莉斯多的雷格满脸严肃:“不行,没我的允许绝对不行哪怕次也不行!”

  雷格少见的霸道,让克莉斯多脸色染上淡淡红晕这其中有害羞,亦有隐瞒了夏莉口中“未来”的羞愧。

  “回答我!”

  “嗯如果遇到危险,我定会拼尽全力活下去的!”

  等克莉斯多明确表态,雷格又很快帮她揉揉:“不是如果,是只要感知到无法解决的危险就提前通知我。”

  “哥哥和之国周围的天气很混乱的,在国内还好,外面只要天气糟糕就没有办法了。”

  “这个戴好记得洗澡的时候取下来,它短时间遇水没问题,但长时间就不行了。”

  嗞嗞从胸口拽出个蓝色小球的雷格,将辅助工具固定成黑色手环交给克莉斯多:虽然这会让他应急的电流储备少25,但有它在,起码两年内随时通话是可以的。

  “这不是哥哥的宝贝吗?”

  “什么宝贝都没你重要有它在,你只要使用的时候用将电话虫靠近手环再用静电激活就可以了,先试试吧。”

  “嗯。”

  经历了长时间通话,连早餐都耽误了小家伙正吃得欢就又被拿了起来这次虽然没被葡萄噎住,但它脸上的郁闷也是显而易见的。

  嗞嗞嗞嗞先是静电随后又是手环的电流,被搞到汗毛耸立的它,像是打了鸡血样将身躯挺得笔直不说,头上两个触角也发出道相连的微弱电弧。

  “卡鲁秋”

  “卡鲁秋”

  拨通了自己号码的克莉斯多,听到了口袋处传来的重音试验成功,操作很简单!

  “不要经常用,这对它的身体负担很大”

  “知道了,小多不会拿它来日常聊天的我来收拾餐具!”

  小心思被揭破的克莉斯多脸色更红了,将电话虫递还后忙碌起来。

  耸耸肩的雷格也开始帮忙收拾待到少女离开后,电话虫也吃得心满意足他才拨通了库力克的号码:“摩西摩西我是雷格。”

  “嗯嗯,雷格是谁?!力克兰度,有人找你!”

  “不会吧”

  听到耳边传来的那种稚嫩声,以及掌心电话虫模仿翅膀地那种惟妙惟肖的震动模样,雷格嘴角勾起很好,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他本就打算问问库力克行不行,不行的话再拜托力库王找小人族来帮忙的。

  德雷斯罗萨,格林比特。

  嗡嗡嗡嗡嗡嗡密集的振翅声中,芬香四溢的花酒诱人胃口大开的烤肉香味,就这样在绿意葱葱的原始森林内展开。

  这是场盛大的宴会,准确点来说是场袖珍型的。

  成百上千个连成丨人手掌都都未及的小人族们,载歌载舞的欢迎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个人类,个有着刀削般面容的男人。

  “力克兰度,有人找你!”

  本该装载在电话虫身上的拨号键盘,被小人族们拆卸了下来但因为距离过近的缘故,它还是能正常的接受电波信号。

  “告诉他没空嗝!”

  正环绕在许多“小美人”中的库力克脸颊通红,打着酒嗝拒绝了接听电话。

  “咯咯力克兰度威武!”

  “嘻嘻力克兰度海量!”

  “呀再来杯,力克兰度!”

  或是清纯或是诱人或是大胆的女性小人族们尖叫着呼喊着,帮助库力克又次满上了那个对她们来说过于大的酒杯。

  “力克兰度,他说他叫雷格!”

  “嗝,这会儿是谁也不好使告诉他,雷格?!”

  酒瞬间醒了半儿的库力克整个人僵住,本该灌入嘴里的酒也“哗啦啦”的洒了身怎么是这位小爷?

  “力克兰度说了这会儿没空,你不要再打来了!”

  “很好,我20分钟后到告诉他,有本事逃到天涯海角去。”

  “略略略你又不知道力克兰度在哪儿!”

  蜜蜂般的小家伙摇了摇尾巴,抬脚就将这副碍事的拨号键盘踢向远处砰!

  噗通!

  千钧发之际,库力克个信仰飞跃在半空接住键盘开玩笑,这小爷要是真来了,他恐怕要被吊起来打!

  暂且不提罗兰度祖先那几百年的屈辱就是因他而洗刷掉的,光是这些年自己走南闯北,还能过得如此滋润,就是托了天之国度随处可见得商船之福。

  般来说,他只要亮出身份就会得到商船的免费热情招待,甚至对方还会为他的目的地而更改航线!

  “哦?不是谁来也不好使吗?”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喝得有点儿多吗!”

  “哦那继续喝吧,你的信息我先加入天之国度的黑名单了。”

  “大爷别!有话好好说,您有事直接说我库力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听“黑名单”,库力克就抖了个激灵这是用来对付那些个人品行有问题之人的。

  凡是进入其中的人,会被整个天之国度的势力拒之门外这种结果可能对别人没什么,大不了不来往就是,但对他却是异常要命的。

  “哦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

  感觉自己上套了的库力克听出些不对来,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让你边儿上的小家伙们离远些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咳咳大家先散了吧!”

  库力克的话得到了充分的执行身为罗兰度后人的他被小人族们100的信任着,于是顷刻间振翅声络绎不绝。

  待到周围没有其他声音后,电话虫认真得开口了:“我找你是有事相托”

  第378章白色拯救

  格林比特,咚塔塔王国皇宫。

  沙沙沙沙!

  步履沉重的库力克,在小人族卫兵的指引下来到菠萝状的皇宫前尽管这个由菠萝制成的金灿灿皇宫对小人族来说很大,但对他来说,还是需要坐下来才能勉强与国王王妃对话。

  “力克兰度,听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们商议?”

  头顶南瓜王冠,身披红色绒袍戴着黑色小墨镜,显得酷酷的国王开口了他叫「甘乔」,对外是咚塔塔王国的国王,对内是咚塔塔族的族长。

  “力克兰度,有事情不要憋在心中你可是罗兰度大恩人的子孙,就让我们尽些绵薄之力吧。”

  站在甘乔身旁的成熟女性开口了她是曾与雷格有过面之缘的金发妖精「安德莉亚」,亦是咚塔塔王国的王妃。

  “多谢两位那个啊啊!”

  听过弗雷凡斯的惨剧后,有些不知该怎样开口的库力克疯狂挠头那可是在北海啊,不仅是他的家乡,他也曾去过那里,还受过当地人不少的恩惠,也交了很多愿意资助他冒险行动的朋友!!

  甘乔与安德莉亚对视眼,随后振动翅膀左右来到库力克肩膀处,为他轻轻拍着臂膀想让他那纠结的情绪平静下来。

  感受到两人小手掌的温暖后,库力克渐渐平静下来:“谢谢你们我有个不情之请。”

  “力克兰度尽管说,我们咚塔塔族会倾力相助的!”

  “对是我们回报那份恩情的时候了!没有罗兰度大恩人,就没有我们族的今天!”

  两人连问是什么都不问,就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下来这就是小人族,天真无邪到让人羞愧。

  「罗兰度啊罗兰度你究竟做了多少好事啊!」

  以往的挥之不去的梦靥,如今成了自己可以畅快遨游世界的美好助力,库力克的心情也是相当复杂天之国度也好,咚塔塔王国也罢,这都是罗兰度所留下来的,隔了几百年才发挥了效用的荫庇。

  “甘乔国王安德莉亚王妃!我想要救些人类,为此需要你们对植物的了解,还有”

  库力克尽量简单的讲述了下自己的请求与请求的原因,听完的两人不仅没有感到为难,反而多出几分崇拜。

  “交给我们吧我们可是「绿色管理者」,这世间的切植物对咚塔塔族来说,不存在无法移植栽培的种类!”

  “妾身这就去召集族内的精英们,半年内定让力克兰度成为人类世界最顶级的植物学专家!”

  “两位就不怕族人有危险吗?那里可是和之国!”

  虽然就猜到会是这种情况,但库力克还是感动的眼圈通红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啊,真是受之有愧!

  “就算有危险,大家也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我们相信你会保护好族人的!”

  “力克兰度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两人那认同的话语,让库力克心中升起豪情万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蒙布朗·库力克可是个有梦想的浪漫男人,定能做到的!!”

  巴隆塔顶。

  “摩西摩西我是雷格。”

  “咚塔塔王国愿意帮忙吗?”

  “原来如此那就这样,半年后我再联络你。”

  将话筒挂断的雷格松了口气库力克的办事效率不错,连1个小时都没就给了明确的回复。

  “这也应该”

  眯起眼睛的雷格,仔细的考虑了起来小人族本就天性善良,对话语事物没有个明确的分辨力,就像人类小孩子那样:给糖果或者玩具就会轻易的上当受骗。

  更何况库力克还是罗兰度的后人,得到的帮助力度就更大了这样的话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只要半年后,库洛卡斯那里动身他再让小多库力克与对方汇合,前往和之国移植栽培「邪含草」的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弗雷凡斯的事情,到了如今也终于明朗起来库蕾哈不愧是医学领域的顶尖医者,如果换做他人恐怕也不可能在短短的3年内,就将「铂铅病」解决虽然这其中还有笑的东奔西走收集稀奇古怪的药材他不予余力在贝利药物医疗设备上的支持。

  只是,这里有了疫苗还不算完弗雷凡斯这个国家的国情,本身就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世界政府与王族互相勾结,隐瞒了全国人民铂铅矿对人体的危害这自然是因为其中那“恐怖”的利益。

  是的,就是恐怖!

  铂铅矿经过提炼后产生的亮质金属,涂抹到任何器具上都会让其闪闪发光,而且还具有耐腐蚀抗划伤手感上佳的特点。

  按道理说般人用不起这种涂了铂铅的物件,但架不住这个世界还是有钱人多富商贵族国王,甚至是天龙人都在追捧这种提炼过后完全无害的产品!

  经过这些年暗部的调查,光是弗雷凡斯年铂铅产生的利益,就有惊人的接近5000亿贝利!

  那些镀有铂铅的物品,动辄便是百万贝利起步加工好了更是上亿在这种狂热氛围下,能有这种夸张数字也就不足为奇。

  其实按照100贝利份报纸的购买力,5000亿贝利换做软妹币的话大概也就50亿,对前世的那些超大企业来说简直是毛毛雨但这里可没有什么通货膨胀,贝利亦是全世界通用的货币。

  那5000亿在这个世界到底是种什么概念?

  颗可以赋予人永生的「手术果实」也不过是50亿贝利尽管这个价格是世界政府定的,使用时还有诸多限制,而且还利用了持有者并不清楚其惊人效果原因在内。

  光看表面数字,这就代表了100颗手术果实夸张至极。

  记忆中,明哥向德雷斯罗萨要100亿贝利,就逼得力库王向全国人民跪地请求这其中固然有他不善贸易不懂敛财过于惠民以及王室独立交纳天上金的原因在,可这并不代表力库王是个穷国王。

  他就是再穷,也是国之主,也拥有个岛屿的领地假如他拿出「德雷斯罗萨」去拍卖,那轻松也能换个万亿贝利。

  也就是说,光是弗雷凡斯两年的收入量就能买下个德雷斯罗萨这样的中小型岛屿。

  这5000亿又能养活多少世界政府成员,造多少艘军舰,建几个海军支部?

  就如同那句经典的话语样:

  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

  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

  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切!

  弗雷凡斯铂铅矿所代表的利益这岂止是300,那简直是几十倍几百倍的!

  这样看来,世界政府有如此难看的吃相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如果想提前帮弗雷凡斯的居民们治病,那就相当于断绝铂铅行业,是种虎口拔牙的行为!

  “光做出疫苗还不行,还要破釜沉舟”

  考虑到这些雷格睁大眼睛想要拔牙,那就要有“虎口钳”。

  这把钳子,罗杰几个月后就会给旦「大海贼时代」开启,要不了多久全世界就会有无数的海贼扬帆起航。

  等到那时候,忙得焦头烂额的世界政府就会无暇他顾只要利用好这点,让铂铅病的危害在弗雷凡斯爆发。

  那样王族就会闻风而逃,无法掩盖这种病症又分兵乏术的世界政府只能这样应对:散步铂铅病会传染的谣言,从而让弗雷凡斯被周围的几个陆地国家严密封锁。

  等到那些弗雷凡斯的国民彻底绝望时,就是革命军出场的时候了这种事太过凶险,他旗下的势力注定是不能去做的。

  只有交给龙去做,也只有他才让人信得过,他是肯定不会对这巨额收入动心的而且也可以让革命军获得处长久而隐蔽的基地,只要周围国家不解除对弗雷凡斯的封锁,那里就是安全的。

  “嗞嗞”

  直接按住额头的雷格,拨通了龙的号码不管怎样,先通气再说!

  东海,「哥亚王国」风车村。

  说起尘不染,有着「东海明珠」之称的哥亚王国,或许在这片大海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如果说起这个坐落在海岸边缘以东,因年四季盛吹东风而建立了大量风车村民并以此为生的小村庄,恐怕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风车村就像被这世间遗忘了那样,过着它应有的悠闲生活。

  呼呼呼呼!

  今日的风儿依旧喧嚣自商船而下的坚毅男人,脚方落地便深深的贪婪的吸了口故乡的空气。

  那随风微微摇摆的小草蜿蜒而淌的小溪因无人看管而悠然自得的奶牛,以及随处可见的缓缓转动的风车都在慢慢的倾诉着它们的悠闲。

  那如指尖沙掌中水般的时间,在这里仿佛都走得慢了些。

  “我回来了。”

  尽管周围并没有任何人在,但男人还是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这样的风景,无论看上多少次都不会让人厌烦。

  沙沙沙沙哞!

  正低头吃草的奶牛,抬起头对着黄土大道上的男人叫了声个娇小的身影随后出现,哗啦!

  “龙先生,您回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