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汉马上不吭声了别看这家伙瘦胳膊瘦腿儿的,但地位可比他们高。

  「丑女?会是韦柏吗」

  计划出了意外的现在,雷格只好抱着试试的心态来问:“咳咳”

  听到轻咳的两人的转过目光奇怪了,边儿上人怎么没反应?

  见两人转头,将电波转化成仅容两人听见声波的雷格开口:“两位大哥,刚才说的”

  “小哥不怕丢人?”

  “你的地位可比我们高。”

  已经做习惯奴隶的两人,开口就是地位上的比较对声音做了手脚的雷格装作心虚的看了看附近,这几个月果实能力的基础训练的结果出来了:没有任何人能发现!

  换做几个月前,他想做这么细腻复杂的事情是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的,收回目光的雷格不好意思的笑:“没事反正我也是第次来,也是最后次了。等回去后,大人就会安排我做更好的工作。”

  “哦真是让人羡慕啊!”

  “会有好看的女人,充足的食物,舒适的房间吗”

  见雷格“折身”下交,虽然他也怕别人目光,但自身却没有居高临下俯视他们,两位奴隶壮汉也压低声音,表现出了愿意交谈的意向。

  他们大概并不清楚,这是种谈话技巧给予被交谈者:符他们身份地位的尊重。

  他那害怕他人目光,又有退路,亦有求于人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这是当然了刚才两位大哥说的我很感兴趣,你们能多说说那些大人们的事情吗?我回去后也好有个谈资,毕竟来趟这至高无上的圣地。”

  “原来如此”

  恍然的两人互相看了眼,也不介意将本来的谈话进行下去:

  “那是叫小月的”

  “笨蛋,小月上个月不是被丢给猛熊那个幸运的家伙了吗听说被玩弄了天,最后抬出来都是尸体了。”

  “哦哦是叫小萝吧?”

  “嗯嗯”

  「混蛋——!」

  眯起眼睛的雷格,就这样听着两人你言我语的讲述出了昨天的那场“意外”。

  这种事情很常见,个人类小女孩正在卖力擦拭地板她仅仅是在查尔马可路过的时候挪开的慢了步,因为饥饿,然后就被对方狠狠的挥鞭。

  眼看她就要被打死,带着韦柏去跳舞的伊万科夫出来了于是韦柏主动上前说他没教育好,结果换来的自然是顿痛打。

  要不是伊万科夫在最后求情,恐怕两个人都要被打死结果就造成今天他无法起来的情况。

  “哦,那个叫小萝的丑女,真的大胆呢。后来呢?”雷格装作附和的样子询问道。

  “呐,那位”

  “艾谱莉对和她个家乡来的丑女很照顾,没把她仍到笼子中等死。”

  “也就是她能做到了,卡玛艾尔圣更换舞女换的很快的”

  两人的碎碎念让雷格稍稍放心幸好有伊万科夫这个“长袖善舞”的家伙在,不然韦柏想要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还真是困难无比。

  「卡玛艾尔是吧你丫等着。」

  瞥了样那个戴着个滑稽蓝鼻子的家伙后,雷格收回目光柏格说过,这蠢货是觉得脑袋外面的泡泡球过滤的空气还不新鲜,然后就又戴上了这个价值十几个亿贝利的鼻息过滤器。

  啪随后声鞭响让他们的谈话改变。

  “来了与鞭起舞,这招可是好久没看过了啊。”

  “可不是,钻火圈过钉板兽笼狂舞都看过了还是这招让人忘不掉。”

  听着这两个家伙嘴里蹦出来的各种名词,雷格心中也不免复杂万分:光看字面意思,也能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

  这也就是伊万科夫了,换做其他舞女?想都不要想光是那种随时可能被抛弃然后被玩弄致死的下场,就足以让她们在积累了足够的压力后崩溃。

  啪啪啪惊人的鞭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奏乐的快节奏突变。

  本就穿着薄如轻纱的紫色长裙,给人以无限遐想的伊万科夫,就这样在群衣冠禽兽的挥鞭下舞动时而娇呼,时而洒泪,时而强颜欢笑,但那份优美的舞姿却没有丝走形。

  这却让那群人更起劲,更有征服欲了甚至有人使坏专门攻击她的双足,但都被她以巧妙的形态化解。

  「我草把我同情换回来!你个抖兼抖!!」

  在意识到伊万科夫根本就是在享受这个过程后,爆了粗口的雷格只觉心中有万个羊驼奔腾而过感情您老人家来这里,还是来对了?

  「不愧是“新人类”但是,这下只能去地狱走遭了!」

  没有见到韦柏的雷格并不打算放弃,他打算在宴会结束后给柏格传达这样的信号:想法办去「奴隶园」!

  还是两章,过24点还有两章,就这样。感谢不渐的100币打赏。

  第367章圣地之行三

  玛丽乔亚,奴隶园。

  叮铃叮铃铁链声络绎不绝的响着。

  麻木的灵魂驱使着身体,求生的本能挤出了笑容,腐朽的气息弥漫了天空大地与——人的心灵。

  “恭迎卡玛艾尔圣!”

  “欢迎尊贵的客人!”

  “哗啦哗啦”

  就像那打翻了的多米诺骨牌,响动着的铁链随着跪倒的声音连绵开来坐在强壮奴隶身上,带着宠物牵着女奴的天龙人出现了:出现在了那宽阔无比光可鉴人的道路上。

  不合理,这里的切都是不合理的明明道路修的这般富丽堂皇,但道路两旁的建筑却跟蜂窝煤样的密集拥挤让人压抑!

  “怎么样,柏格大臣”

  “这就是我们平时玩乐的地方”

  “风景是不是别具格?”

  卡玛艾尔副很自豪的样子介绍着先前查尔马可展示的那些匠心独具的艺术品可是出尽了风头。

  得到雷格信息的柏格都不用自己找上门去,对方就主动来联络感情,表示想要让他进献些珍贵的艺术品于是柏格就顺理成章的提出了要来看看这片“游乐园”。

  “卡玛艾尔圣的奴隶真是壮观,让人羡慕啊”

  “哈哈哈这里可是公共区域。我的私人奴隶在另外的街道上,我说你们那个国王就是太不会享受了来来,本圣给你看看特别的!”

  啪啪像是炫耀般,卡玛艾尔抽了屁股下的奴隶,即便被打得皮开肉绽,他也没有发出丝闷哼,四肢伏地的前进动作也没有任何颤抖。

  「这究竟是怎样的人间炼狱啊!」

  作为随从跟来的雷格脚下速度加快几分柏格是大臣,获得了被奴隶载着行走的权利,但却只能跟在天龙人的身后。

  而他,则是只能跟在柏格的身后,用双脚来走路但周围那些奴隶们却连身为人应有的直立行走都不被允许!

  这仿若台阶般的阶级制度,将奴隶园内的规矩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标注了出来悲哀难过伤心,恨其不争!

  从不觉得自己是“玻璃心”的雷格,只觉自己的三观又次被刷新了原来,人类真的可以邪恶到比恶魔还可怕,也可以在堕落中习以为常。

  在这里,没有人觉得爬行在地有什么羞耻,没有人觉得强颜欢笑有什么不对更没有人会站出来奋力搏,他们她们忍耐到已经突破了底线。

  「习惯真是恐怖!」

  那麻木绝望腐朽的气息,就这样波接波涌进雷格心底,搞得他竟是呼吸都有些沉重起来。

  「算了,他们只不过是想活着而已何必假惺惺的。」

  自嘲笑后,雷格慢慢收回了见闻色既然不打算拯救他们,又何必却给出这无人知晓的同情?

  说到底,他是很难做出龙那种决定的这太吃力不讨好了。

  啪清脆的鞭声再次响起,到了:这条街道的宽度和先前样,但房屋建筑却没有那么密集了,却也跟狗窝似的低矮,而且在这里的都是年轻的种族不同的女性。

  “恭迎卡玛艾尔圣”

  “快快,艾咪将她们都给本圣带出来!”

  铁链响动中,卡玛艾尔就像那热情好客的主人样,对着负责这条街区的健硕女人下达了命令脖子上有着细铁链的伊万科夫,悄悄的瞥了眼柏格:但愿这个看起来很精明的男人,待会儿不会因愤怒而做出什么事。

  叮铃铃叮铃铃急促的叮当声响过后,那狗窝似的低矮房屋内响起了密集的铁链声:个接个的俏丽女性出现了。

  拥有独属“房屋”的她们,穿着相比那些外面的要好得多,可以说是华丽了她们手上没有镣铐,只在脚踝上缠绕着这防逃跑措施,她们甚至被允许跪坐在地,扬起那娇好的容颜供人观看。

  人类毛皮族蛇首族足长族长手族还有三个带翅膀的空岛少女!

  “怎么样,本圣的这些奴隶收藏品还说的过去吧?”

  啪开口的卡玛艾尔挥鞭,身下奴隶听话的来到那三个模样的空岛少女身边:“将这三姐妹搞来,可是花了本王很大力气要本圣说啊,你们那个国王啊首相啊,都是不解风情的,明明有这么好看的却搞什么人权不可什么来着?”

  “人权神圣不可侵犯”

  柏格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在害怕,不是怕这个故意刁难他的天龙人,而是背后的那位发飙。

  「这混蛋」

  暗自生气的伊万科夫再次偷瞥柏格对方好歹也是她们暗中的同盟员,可自己现在却无法帮任何的忙。

  结果这瞥,就望到了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冰冷眼神哗啦!

  脚下软的伊万科夫,让对方牵着的铁链滑落,她身上马上招来道鞭痕:“本圣可没亏待你的饮食!”

  “对不起,卡玛艾尔圣!奴家只是身体那个那个”

  扮作娇滴滴样子道歉的伊万科夫,心中那个惊骇啊能将她眼看的差点儿吓跪的,绝对是那位小爷!

  “那个什么?”

  “生理期来了。”

  伊万科夫那蚊子般的喃呢与娇羞,让卡玛艾尔满意的点点头这女人,玩儿不腻啊!

  这打断,柏格那里也整理好了表情他移开了目光,无视了三胞胎姐妹眼中的渴求,于是绝望来临了:无声的眼泪就这样滑落,身体的颤抖再也抑制不住。

  “真是可怜呢要怪就怪你们的父亲吧,可是他亲自将你们卖给本圣的,柏格大臣,你们那里好像有什么云法来着?”

  “无身份证明者,不予任何庇护。”柏格强行挤出了笑容。

  “哦你可是本圣重要的客人,怎么会让你为难呢?她们就是你说的那种人。”

  卡玛艾尔“好心地”解释了下,却又阴险笑:“要不送给你好了?”

  眼见三位少女重燃希望,柏格下句便又将她们打落深渊:“她们可是卡玛艾尔圣私有物我还不配拥有。”

  “哈哈哈唔唔唔”

  见到那三个俏脸上的麻木,卡玛艾尔笑的那叫个得意:“你说得倒也是啊!不过你们的国王算是勉强有资格,本圣既然说要送,那就送过去吧。”

  “这”

  “这可是本圣送的礼物。”

  “那我就先替国王陛下谢过卡玛艾尔圣了。”

  “记得告诉你们国王要礼尚往来,多多益善!”

  卡玛艾尔那狰狞丑恶的獠牙终于再这刻露出这已经不单单是羞辱了,还有索求威胁天之国度开放「奴隶买卖」!

  将这切听在耳中的雷格,心中却波澜不惊:毕竟,谁会跟个死人斤斤计较呢?

  第368章圣地之行四

  奴隶园。

  是夜,星光清冷阶冷如冰但却无法掩盖「汉娜」心中的温暖。

  “小萝姐姐,谢谢你救了我。”

  “嗯。”

  “小萝姐姐,谢谢你给我吃的。”

  “嗯。”

  “小萝姐姐,你能教我怎么笑吗?”

  有着浅黄长发就像那稻草般发白的黄,新添了两道鞭痕,小脸却依旧洗到发白,骨瘦如柴不见丝血色的小女孩,就这样在韦柏的面前勾起了两个嘴角。

  但是长时间的奴役生活食不果腹与随时会被杀掉的恐惧,让小女孩早就忘记了该如何自然而然的去笑。

  明明笑容,是人类的种本能但却这本能现在却失去了,就算做出来也会像人偶那般虚假怪异。

  “这样”

  脸上有着红色胎记的韦柏回忆了下母亲的笑容,嘴角浅浅的勾起弧度,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小女孩,同时伸出手掌轻轻抚摸她的脑袋。

  “嘻嘻好温暖,就像那暖暖的春风,像是”

  想起母亲的汉娜眼泪无声涌出,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啊咧,好奇怪啊!明明自己很早以前就不会哭了呢!不能哭,要笑,不然会被杀掉的!!

  “”

  看着那带着慌乱不安甚至是恐惧擦拭着眼泪的小女孩,韦柏干脆学着自己母亲的样子将她拥入怀中有些凉凉的,有些暖暖的。

  “对不起鞭子很痛吧。”

  “不会我身上的肉比你多。”

  “噗好想吃!”

  “会有的”

  “我能多待会儿吗?”

  “嗯安心吧,那家伙正忙着开篝火晚会,巡查会来得很晚。”

  轻轻拍着小女孩背部的韦柏,凝望了下那远方的灯火通明柏格竟然来了,他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是你让他来的吗?雷格」

  多少猜到些的韦柏微微皱眉是要传达什么话语吗?但愿不要与已经定好的计划有冲突。

  这多半年来,他从开始的极度不适应,到现在得习惯成自然比如时常扣在脖子上的项圈,缠绕在双手与脚上的镣铐,以及偶尔的呵斥与打骂。

  相比较其他奴隶,有着伊万科夫做“靠山”的自己,无疑是幸运的但有些事可以习惯,有些事不能。

  积蓄在他心中的火焰,那名为「愤怒」的火焰已然累计成了不燃不快的执念忍无可忍,再忍再忍就无需再忍!

  什么造物主的后裔神明的血脉高高在上的众神全都是狗屁不通!

  等到9月份的那天,他倒要看看这些自诩于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狗屎天龙人们,在面对那无处不在的熊熊烈火时究竟还能不能保持得住平时的趾高气昂,鼻孔朝天的嚣张姿态!

  “妈妈”

  怀中喃呢而起的声音将韦柏拉回现实他微微叹息:在那天来临时,自己终究不能再做这种出格的事。

  明明已经见惯了这里的无理欺凌与杀戮但就算图时之快,又能如何呢?

  自己可以走了之,伊万科夫也可以被迫离开其他人却不行,唯有掐灭其根源才能永绝后患!

  「卡玛艾尔我必杀你!」

  哪怕这会让世界政府这个庞然大物发生“地震”,哪怕这会让自己再也没机会变回男人甚至是取回本属于自己的名字他也要那个视人类为玩物,为劣等,践踏他尊严奴役他同胞的家伙——血债血偿!

  “不错的眼神看来你已经想好了,韦柏。”

  最后才被道出的名字,让已经将汉娜护在怀中的韦柏瞳孔放大入目处,却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你”

  “是我,雷格。”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韦柏先是愣,随后紧张的看向周围这究竟是要多大胆,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安心好了,我跟柏格来的谈话有能力遮盖,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当然这个小家伙要让她睡的更香些。”

  嗞用电流刺激了下小女孩「安眠岤」后,雷格在冰冷的阶梯上坐下。

  “”

  如今模样被雷格看到的韦柏,脸色也不免涨红意外的羞耻啊这种感觉!

  “和你母亲的照片很像呢。”

  雷格也不嘲笑换做平常还行,现在他确实没有那个心思:那什么篝火晚会,明明就是无遮大会,荒唐至极!

  “是啊,不过你干嘛非亲自跑趟这里可是圣地。”

  叹息的韦柏转入正题这里可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

  “我当然是来给你支持的,什么圣地?我看到的是大海都容不下的罪恶!我早晚有天掀了这里将他们统统打落所谓的神坛。”撇撇嘴的雷格副厌恶之极的样子。

  “这么冲动,可不像你”

  心中涌出无数温暖的韦柏,脸上多了些新奇他自认在忍耐这种事情上是差雷格很多的。

  “卡玛艾尔这蠢货,想让我默许奴隶买卖那三姐妹,过几天就会随柏格回到天空。”

  “他该死。”

  提到这“主人”,韦柏就恨不得现在去宰了对方很快他肩膀上就多了个手掌:“嗯所以他必须死,这是我的底线。”

  有天之国度的国民在奴隶园内,他很清楚科林笑柏格,其他掌管岛屿的大臣都做了最大的努力,但这种事还是无法禁止。

  这就是鲜血淋淋的现实在被揭开前他可以视而不见,因为亲疏有别。

  但他绝不会接受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绝不!

  如果他在这件事上退缩了,那就会有第二件,第三件天龙人只会越来越得寸进尺!

  “他由我来杀发过誓的!”

  伸出双手的韦柏,在铁链的轻微响动中毅然决然的移开了雷格的手掌。

  “我明白,刚才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切。但是”

  轻而易举将手掌按回韦柏肩膀后,雷格的表情相当认真:“你需要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想过了。”

  韦柏没有丝犹豫他宁愿将来轰轰烈烈的死,也绝不违背自己的心中的那份执念!

  “那就好我科林老师笑大叔酋长甘福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