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势力都证明过的事情:当初就有个国王想要获得埋藏在这片海域中幽灵船上的宝藏而派了舰队进去,结果这去就是杳无音讯。

  直到几年后出来艘船,但是上面却没有个人,连具尸体都找不到,就好似凭空消失了那样。

  魔鬼三角海域虽然算是通往「香波地群岛」的要地,但只要沿着边缘处海域走危险就会小很多,想要跟路飞他们那样被暴风逼近深处,还马上就遇见布鲁克的可能性太微乎其微了。

  就连布鲁克本人在遇见误入海域的路飞船人时都说过:吓了我跳,我有几十年没在这里遇到过活着的人了,遇见的都是幽灵船,吓死人了!!

  尽管他个骷髅这样说很搞笑,但也能清楚的表明在这里魔鬼三角地带里找他的难度。

  “抱歉等我下,老约克他就是我的老朋友。”

  简单的解释了下后,仍带着几分激动地库洛卡斯快步走向房门打开后,约克已是哭的眼泪鼻涕都是:距离那天已经27年了,整整27年了,他终于在风烛残年之时听到了好兄弟们的消息!!

  “哭吧,雷格小哥不会说谎的。”

  上前步的库洛卡斯抱住约克唔唔唔!

  尽情施放的哭声,却又变成了低沉的悔意与自责那飘扬而来的情绪与基情满满的画面,让雷格默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良久,待到库洛卡斯半个肩膀的衬衫被浸湿后约克彻底平静了下来。

  “雷格原来你就是雷神。我真是有眼无珠请您见谅!”说着说着约克就想要下跪道谢,库洛卡斯随手将他拉住:“小哥可不喜欢这套。”

  雷格点点头:“医生说的对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况且,我还无法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们要找的布鲁克。”

  “那”

  旁边的约克像是被抽空了似的脸色异常苍白,库洛卡斯尴尬的挠挠头都怪他太激动了。

  “「托特兰海战」的时候医生你说过布鲁克是个有着爆炸头的男人,喜欢唱歌,武器是细剑。这两年来,天之国度的商队也差不多算走遍了四海在伙海贼口中得到了些有用的信息,地点就在「魔鬼三角地带」。”

  “魔鬼三角地带?!”

  库洛卡斯倒吸口冷气他虽然没去过,但雷利说过:他们在那里听见过幽灵的歌声,但是因为航程原因而没有去深究。

  “布鲁克就在哪里吗?!还有我的同伴们”约克眼中再次浮现希望。

  “你的同伴们我不清楚但是在那里确实有艘破破烂烂的幽灵船,船上还有个会跟过往船只要咖啡,弹钢琴还能用剑砍到炮弹的爆炸头——骷髅。”尽管并没有商船收到这样的目击情报,但雷格还是说的有模有样。

  “骷髅”

  约克先是表情暗,随后变得狂喜:“是布鲁咳咳!咳咳!”

  “约克老约克”

  不需要雷格动手,库洛卡斯这个海上第人就麻利的动了起来:按脉搏听心脏取药箱,喂药——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气呵成,看得雷格愣愣的:喂喂,这也太夸张了点儿吧!

  哼哼当约克响起鼾声时,库洛卡斯若无其事的坐下:“他这是当年登岛的时候染了「树热病」,飘回来的船人都死了,就约克人靠着惊人的求生意志活了下来。不过身体也因此消耗了许多元气,活不了几年了。”

  “原来如此是南方蓝?”雷格眉头轻挑这就是罗兰度当初在加雅岛上遇见的传染病,致死率高达97,唯有用这种药物才能有效治疗。

  “南方蓝加上我的医术当时要不是我外出见个老朋友,约克死定了。就算如此,他也老的特别快,今天才67岁却老的像个将死之人,继续吧。”

  提到医术,库洛卡斯脸上有自信也有无奈:这是每个当医生都会有的遇见的毕竟个医生的医术再高明,有些事却做不到:比如不治之症以及已经失去了的寿命。

  “骷髅能活下去的可能性,就只有种。”

  “恶魔果实当年布鲁克确实说过自己吃过恶魔果实,但不知道是什么类型。”

  “黄泉果实。”

  雷格语道出,库洛卡斯眉头紧皱:“黄泉?人有灵魂我并不否认”

  “图鉴上记载的是”

  雷格将死后复活,灵魂出窍攻击时有黄泉寒气等等特点说了出来这颗果实的弱点自然是高温与那颗只知道有,甚至埋藏地记号都有,却不知道地点的幻兽种「九命猫妖」果实。

  “变成骷髅还能活着,也只能这样解释了找起来难度很大啊。”

  库洛卡斯也明白在那里找人的难度,他看了眼睡着的约克,眼中的担忧逐渐变成坚定:“即便如此,我也想试试。我的朋友虽然不多,但他们恰好算得上。”

  “那约克需要我帮忙吗?”

  “不反正也没几年好活了,倒不如为这个可能性去拼上把。只是,需要麻烦小哥提供艘快船了。”

  库洛卡斯有些不好意识起来:想要在那里找人,他们需要艘船,而且是艘动力十足的船。

  “没事天之国度离这里的最近据点是磁鼓岛,医生你就去那里好了,我会让手下给你们安排艘以喷风贝为主动力的帆船。”

  雷格也大大方方的将价值好几个亿的船送了出去没有投入,哪儿来的回报!这可是关键时刻能救关键命的医生。

  库洛卡斯怀念起来:“磁鼓岛啊,真是怀念我早年还在那里学过几年医。永久指针还在灯塔保存着呢,顺便告诉拉布这个好消息,小哥帮忙照看下,我明天就来这里接约克。”

  「跟库蕾哈认识吗?」

  想了下的雷格也不追问,库蕾哈对于自己的过往是丝毫不提的,他自然也不会去贸然触碰他人的回忆:“好。”

  第326章离开与到来

  8月3日,威士忌山峰。

  “看来老约克也到年纪了啊”

  “格雷小子你可要好好照顾他,老约克对大家真是没得说。”

  “走吧,别打扰他休息了也去告诉别人,有海贼来了就别往这里带了。”

  尽管同情与唏嘘,但却不会有人主动要求来照顾约克因为这个酒馆处于小镇尽头边缘,建筑也有些老旧,对财物并不怎么看重的约克也经常向外借钱,此时他们巴不得离远点,甚至渴望约克就这样死了,这样借出去的贝利就不用还了。

  “呵,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目送行人离去后,雷格嗤笑着走向酒馆内约克之所以会在这里停留,自然是因为拉布这个唯的伙伴。

  被库洛卡斯救下的他虽然活了下来但布鲁克和其他伙伴却去没了消息。

  约克虽然想外出寻找,病垮了的身体却并不允许心有愧疚的他选择了在拉布看不到,却又离的最近的地方守望着它的每次叫声,每次撞击。

  而想要长期在个地方待下去的办法,又不被人怀疑,就是做个老好人而且是“乐善好施”的老好人。

  “冷暖都已经无所谓了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不掠夺他人是很困难的。”

  知道了布鲁克确实活着,但却变成了骷髅的约克没有任何嫌弃朋友贵在交心,而不是那副皮囊。

  与约克起走下楼梯的库洛卡斯神色鄙夷:“但这并不代表着没有底线其实海贼啊,那是群群的年轻人,为了最初的梦想而遨游在大海上形成的群体啊!这里的赏金猎人,太可怜了。”

  “被贝利磨去了棱角梦想,变得圆滑狡诈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即便是没有意义,但活着本身就是件极为幸运的事。”

  些埋藏在深处,布满了尘埃却又切身体悟过的记忆浮现在雷格脑海曾经的自己,也是这些“赏金猎人”中的员:起初不懂钱,后来懂了钱,最后变成了需要钱才能活下去。

  “雷格恩人说的对世人皆说上天不公平,但其实上天最公平无论荣华富贵,亦或贫贱低下,皆有死。我这些年直在自责,自责为什么自己会活着。如今明白了,活着才能等到今天,才能再次歌唱啊!”

  已经“知天命”的约克,面临27年后的再次出航也兴奋的像个孩子:“呦嚯嚯嚯~”

  库洛卡斯随后跟上:“呦嚯嚯嚯”

  “呦嚯嚯嚯”

  “将宾客斯的酒~送到你身旁!”

  “像海风随心所欲,乘风破浪~!!”

  两个头发花白的人,就这样你言我语的唱着,摆着手,走向了远处的岸边这幕看的雷格胸口有些压抑,有些感动,有些畅快。

  压抑的是会他终究会面临的死亡就算有手术果实,就算他找人能成功使用,但是——他有那个勇气面对个接个亲朋好友的死去吗?

  感动的是因为他想起了龙的那句话:有什么能阻止个要出海的男人呢?

  是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即便是死亡。

  畅快的是他要等的人来了。

  与库洛卡斯两人擦肩而过的龙,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志气于是他默默的停下,对着两人留下的背影脱帽,微微躬身。

  随后便是四目相对不需要多说,只需要确认过眼神就好。

  转身的雷格回到柜台,拿出两个酒杯,慢慢满上吱呀。

  推门而入的龙,取下了风尘仆仆的披风,放下了遮住大半容颜的帽子:“失礼了,来晚步。”

  “今天可是8月3日。”雷格将酒杯轻轻推了过去。

  “与人相约,早步到是最基本的礼貌”端起酒杯的龙饮而尽,说不出的豪爽。

  “我总算知道为何达伦医生,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放弃了切,看来不仅仅是爱失礼了。”

  感受到对方身上那种强烈的真诚不做作后,雷格也端起了酒杯这杯,喝的亦是干净利落,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酒杯放下,再次四目相对雷格眯着,龙睁着。

  第次是确认身份,第二次是确认性格没错,是类人。

  尽管理想可能不同,道路也走的南辕北辙但名为「野心」的东西,是样大的。

  他们都对这个世界有所企图,都想要去改变这个世界都想要让这“世界地图”按他们的心中所想而绘!!

  世人口中的「雷神」,世界政府钦定的合作者「王下七武海」,海贼眼中的「走狗」,天之国度国民认同的「国王」,科林首相话语间的「骄傲」,父亲笑骂下的「混账小子」来之前想了无数遍这个人会是什么样的龙,此时幡然醒悟:不应该靠别人的“流言蜚语”来判断个人,如果不面对面交流,用心去感受的话,是无法了解他人的!

  于是龙开口了,问出了个很笼统的问题:“你是怎么看待世界政府的?”

  “王座本身并没有意志只是根据坐上的人,分出了世人眼中的正义与邪恶,分出了三六九等,分出了规则与漏洞。”雷格回答的没有丝停顿因为他“看”见了这个未来。

  龙似有所悟:“我只看到了当权者对自身的职责毫无自觉,而拥有觉悟的人又毫无权利这太矛盾了。”

  “所以才会有乱世啊因为世界「他」啊,已经不满足于现状了,所以「他」才会寻求突破。”

  多出将近两秒的开挂,让雷格显得越发的游刃有余不是为了装逼什么的,他只是打心底的不想输给这个人。

  是的,他不想输雷格很清楚,他如果不是多了份记忆,连与对方站在同个层次上对话的可能性都不会有。

  “突破吗那你呢?要不要起来,我们起改变这个世界。”

  尽管答案在刚才就知道了,可龙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幕,让雷格想起罗杰与雷利的相遇,记忆中罗杰问的是:想和我起将这个世界闹得天翻地覆吗?

  虽然话语不同,但意思都是样哪怕很心动,哪怕龙想建立的世界是自由平等充满梦想的世界,但他还是摇头拒绝了:“现在不行我和老师有个强大的敌人,必须除掉对方。”

  这瞬间,龙脑海中闪过好几个人影白胡子大妈凯多甚至是自己的父亲他的朋友等等。

  “那你会为了那个叫「韦柏」的朋友不顾切吗?”

  龙的话,已经在雷格脑海中转了两秒想到那个可能性,让他无畏笑:“哈那当然了!!”

  这理所应当的回答,让龙露出了见到了“新大陆”的表情这个理智的过分的年轻人,也会如此的热血吗?真是会不断给人惊喜啊!

  “失礼了实在是此事事关重大,我为了朋友不得不确认下。”

  再次道歉的龙伸出了手掌:这不是见面时的握手,而是邀请合作的手势。

  第327章偶然中的必然

  小酒馆内。

  “韦柏与我的朋友安布里奥·伊万科夫在圣地「玛丽乔亚」的奴隶园。”

  龙的解释,让雷格眼前黑怎么就跑那里去了!

  他甚至想过韦柏被0秘密扣押了甚至是变成女人,但唯独没有想过他会成为——天龙人的奴隶!

  “请龙先生详细说说”

  握住龙手掌的雷格神色相当严肃不管如何,他都要救韦柏出来,哪怕为此触怒世界政府这个庞然大物!

  对于明知其中风险,仍是选择了合作的雷格,龙投去了赞赏的目光世人都对天龙人畏之如虎,有勇气去反抗亦有这个能力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

  “其实这次合作,在我看来更像是偶然中的必然”

  开口娓娓道来的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完整的说了出来听完这切的雷格,脸色止不住的古怪。

  事情的起因是泰佐洛弹奏的那曲命运这是他做了文抄公的结果,虽然他的老师科林日常背锅。

  因此所感的龙去了天之国度科林又说出了关于奴隶的见解,至此才让龙下定决心改变这个世界。

  本来要亲自去奴隶园的龙,又因伊万科夫的劝说而变成了由她去然后被凯多打伤的韦柏就遇见了对方。

  最后在伊万科夫不知韦柏身份的情况下,为救人而将他变成了女人,成为了天龙人的奴隶互有交集,互有影响情况下就演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那韦柏是怎么想我知道了。”

  自问自答的雷格无奈笑了既有救命之恩,那韦柏就定不会离开现在的伊万科夫。

  如果他强行去救,韦柏可不会领情酋长那里,笑那里不用问,肯定会给予支持:顶多是酋长会担心下韦柏能不能变会原来的男儿身。

  “韦柏先生确实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尽管他们目前身陷魔窟,但我相信伊万科夫,他天生就有游走在权贵之间的嗅觉,不仅能照顾韦柏,还能解放那些奴隶!”龙信誓旦旦的说着,眼中看不到任何动摇。

  “说来我们在维拉镇见过面,伊万科夫小姐,确实不是普通人。但光靠他们两个还是太难”

  并不太看好这场“奴隶解放”运动的雷格,将他两次去往玛丽乔亚的感觉说了出来。

  虽然雷格句“小姐”让龙脸色微怪,但他还是没有详细说伊万科夫的情况,而是直面了这个问题:“已经从根部腐烂的世界政府阻止不了因为罗杰而掀起的海贼热潮。他们只会在海贼波接波的冲击中顾此失彼。”

  作为个出色的野心家,龙自然不会放弃这么个大好的机会或许正是因为看到了罗杰带来的改变,他才会下定决心挑战因天龙人而存在的奴隶制度。

  “就算伊万科夫小姐成功了那些逃出来的奴隶又该何去何从?天龙人的奴隶,可没有什么势力会大量收留,那是在给自己找天大的麻烦。”

  “我来!”

  看着已经被说服了半的雷格,毅然决然地龙压低了身体这动,两人的距离就更近了。

  对于这迎面而来的十足迫力,雷格也是毫不服输:“太难!”

  “革命可不是请客吃饭!我会将那些受过天龙人荼毒的人集合起来,创造支会在未来打败他们的军队!这点苦对曾活在地狱的他们来说,简直太从容了!”

  自龙口低吼而出的话语,让雷格止不住的惊讶来了!

  他从未想过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会在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成立的「革命军」在如今就诞生了!

  几乎可以预见的是这支由龙带领的奴隶军队,会比费舍尔·泰格成立的「太阳海贼团」厉害几十倍上百倍!

  不仅仅是会从奴隶园中逃出来的几千奴隶世界各地饱受奴隶主欺压的奴隶们,亦会将龙这个始作俑者视为救世主,旦获救就会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这期间,只要世界政府无法将龙这个“火种”消灭那因此而产生的燎原之火,便会在眨眼间成为吞噬他们的火焰!

  “看来龙先生,已经将生死抛却脑后了”联想到这些后果的雷格脸佩服道。

  龙的反应却没有那么无畏,反而有些无奈:“我只是习惯了如何在任何恶劣的情况下活下去。”

  这话听的雷格脸色异常怪异因为他想到了路飞。

  别人家小孩正在玩泥巴与过家家的时候,路飞正面临着卡普的各种锻炼什么野外求生绑着气球丢悬崖肉身瀑布漂流之类的。

  以卡普那贯喜欢胡来的尿性,怕是龙的童年接受的教育也是类似的东西:能够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成丨人,生命力确实想不顽强都不行。

  表情古怪归古怪,但正事还是要谈,闪而过这些记忆的雷格开口:“看来龙先生以往的人生很充实啊既然是合作,那我这里也不能点力都不出。”

  “国家重要雷格先生颁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