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五裂烟尘漫天中,碎掉的岩石块再次顽强的合拢在了起,顺便左右手中还多了两人的武器:“咕哈哈没用的!你们两个的人头,就由我克洛克达尔收下了!”

  初步试验过石巨人的身体强度后,战斗经验丰富的东利与布洛基很快明白过来这家伙的本体就藏在里面,不将他揪出来,无论打碎这个石头多少次也是没用的!

  “哪里来的无名小卒!”

  “想要老子的人头,你还不够资格啊!”

  怒吼着的两人奔跑向石巨人,放弃了去森林中寻找植物的打算与其在这狂妄卑鄙的家伙追杀中找身体恢复的可能性,倒不如将最后的力气用在打败敌人身上!

  “嘿嘿”

  怪笑着的黄毛将埋藏好的引线点燃冲向石巨人的东利与布洛基刚跑出几步,脚下的地面就发生了剧烈的晃动——砰!

  升腾而起的滚滚黑烟中,窜出的火焰将两人同吞没控制着石巨人的克洛克达尔露出个惟妙惟肖的嘲讽,并随手将巨斧当做扇子挥动。

  哗啦呼啸而过的狂风将漫天烟雾驱散,露出身形的东利与布洛基俱被染黑,身上厚重的披风上还燃烧着随风摇摆的火焰。

  “嘎哈哈”

  哪怕被接连暗算,两人仍是没有倒下的迹象咚咚咚!

  携带着滚滚大火而来的东利与布洛基左右的抬起了拳头:“艾尔巴夫之枪·威国!!”

  狂涌飓风飞沙走石拔地摇山的景色转瞬到来那凝聚到了极点的劲风,化作个巨大的圆形,裹胁着势不可挡的威力径直而来!

  “硬化皮肤!”

  完全没想到两人会这般决绝的克洛克达尔,在避无可避的局面下也发起狠来咔擦咔擦!

  当那吞没切的圆形冲击到来时,石巨人的身上多了套鳞次栉比般的狰狞铠甲,宽刃剑与巨斧也被他孤注掷的挥出!

  轰隆隆碰撞的瞬间,两把巨大的武器在劲波中灰飞烟灭,余势不减的将石巨人笼罩。

  刹那间,殷天震地碎石崩裂狰狞的石巨人就像是纸糊的那般裂成了无数小块。

  “克洛克船长!”

  “船长死了船长死了”

  “快逃吧!”

  躲得远远的海贼们,被这震撼到了极点的幕吓的战意全无他们窝蜂的逃向身后的森林,也不管自己到底是否有能力在这恐怖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唯清醒的人是黄毛,尽管他此时也是怕的两股打颤汗流浃背:“那个男人才没那么容易死啊!”

  事实也这正是如此合力打出绝命击的东利两人并没有发出胜利的笑声,自身体中传来的无力感让他们连直起身体都是件困难的事情。

  “快到极限了啊”

  “还没结束这家伙命很硬啊!”

  说话间碎裂的岩石再次“流动”了起来只不过,这次聚合而起的速度慢了许多,整体造型也粗糙了许多,甚至连脸部都没有构造出来。

  “咕哈哈真是可惜啊,就差了那么点儿力量!”

  “懦夫!”

  “你就没有羞耻之心吗!连抵挡下都不敢!”

  东利与布洛基发出斥责石巨人之所以会崩溃那么快,全是因为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阻挡!

  他在攻击到来的瞬间,竟是选择了用能力为自己设下了重又重的保护!

  “懦夫?羞耻?那种东西能当饭吃吗?能让你们活下去吗?!愚蠢的家伙,活着笑到最后的人是我啊!!”

  咆哮着的克洛克达尔选择了主动出击,小山般的拳头毫不费力的将已然用不上力气的两人打翻在地这幕,让观战的黄毛蹦三尺高:“克洛克船长没死,都给我滚回来,回来!”

  砰砰砰单方面的殴打开始了,控制着石巨人拳脚并用的克洛克达尔肆无忌惮的笑着,拳拳脚脚的凌虐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两人。

  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如果换做他人说不定早已放弃了但是东利两人没有:他们紧咬牙关的同时,还没有忘记用手臂护住身体要害,甚至还会替对方互相抵挡攻击!

  “别开玩笑了你们两个刚才还打的你死我活的!现在又在这里互帮互助,真是恶心!恶心!恶心!!”

  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人,向自视甚高的克洛克达尔,出奇的愤怒了没有真正的同伴又如何?残忍狡诈又怎样?

  通往巅峰的道路不需要弱者,更不需要同情——自己那份深藏于心的野望,用不着对那些只看到了天空隅就自以为看到了整个世界的“麻雀们”去说!

  第313章到来的救援

  日已倾斜,远方的天空渐渐染红唯有涛声,依然真切的传来耳畔。

  “嘎哈哈嘎哈哈”

  已是遍体鳞伤,甚至连动下手指都极为困难的东利笑了起来:“听到了吗布洛基?”

  “是错觉吧他们离我们十万八千里呢,嘎哈哈!”

  布洛基那张本就宽圆的脸,在克洛克达尔的攻击下已经肿成了个硕大的猪头。

  两人不说还好,说克洛克达尔就变得疑神疑鬼起来:“已经神志不清了嘛就让我送你们上路吧!”

  说话间,石巨人开始蠕动几秒后,把在黄昏余韵中闪闪发光的锋利石斧被制造了出来。

  唰径直挥落的石斧向着东利的脑袋落下,正面着地的布洛基眼泪奔涌而出,脸上五官也因痛苦扭曲在起:“混蛋你休想啊!!”

  噗嗤鲜血渲染了天空,死亡却没有如约到来。

  “布洛基啊啊!”

  痛哭出声的东利嘴里涌进大量鲜血脖子边缘处至背后肋骨多出道巨大伤口的布洛基笑了:“咳咳东利,定是我的猎物比较大!”

  “无聊都得死。”

  面对这感人幕,克洛克达尔没有丝毫动摇石斧高高扬起,再度落下!

  噗嗤利刃入体的声音再次响动,伸出右手的东利牢牢将其抓住。

  “给我松开!!”

  双手用力的克洛克达尔突然发现斧头纹丝不动!并不纠结,他马上就抬起左脚重重踹下!

  咚咚咚每脚都踩的东利脸上血液飞溅,地面震颤,但是石斧还是牢牢的“镶嵌”在了东利手中。

  计不成又生计的克洛克达尔开口:“我建议你帮他捂住伤口,不然会流血过多的!”

  “吼!”

  发出骇人低吼的东利,用左手按住布洛基那血流不止的伤口:“艾尔巴夫之神在上请保佑——”

  “死到临头还想救人咕哈哈,你们的神可救不了你们啊!”

  趁此良机,克洛克达尔拔出了石斧还未等他再次挥下,道蓝光点亮了黄昏与黑暗交替时的那抹深邃之暗。

  噼里啪啦电弧乍响中,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自石斧上传递而来。

  连松手的机会都没有,石巨人就被巨力震成粉碎隐藏在其中的克洛克达尔也露出了身形。

  “克洛克船长!”

  “你这家伙”

  “雷电的力量?!”

  本来正为东利两人默默送行的海贼们被惊醒然后股令他们深陷绝望的毁灭气息笼罩而来。

  而克洛克达尔则是与回首的雷格完成了次对视这双眼只有种情绪:不屑顾。

  这是种连杀他都嫌费事的蔑视极度的不甘疯狂上涌,全身的血液仿佛逆流般的——我克洛克达尔总有天,会让你后悔的!

  哗啦哗啦再次流动起来的起来的岩石,带着克洛克达尔的身体奔向远方。

  后知后觉的海贼们这才发现他们被抛弃了!!

  轰隆隆更加剧烈的颤抖出现了,星光中影影绰绰的巨大人影自森林内快速递进,这声势就如同千军万马发起了冲锋!

  “我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死啊”

  雷格带来的毁灭气息不仅没有压垮黄毛,反而激起了他强烈的求生欲望。

  嗞嗞正在为布洛基用电疗止血雷格眉头微皱,已经进入恍惚状态的东利却还是喃呢着:“不要不要”

  “安心休息吧,我知道了”

  打消了将黄毛抹杀的念头后,对方也不负东利的期待,从绝望中挣脱,踉踉跄跄的跑向了后方的森林中。

  雷格也不得不感叹克洛克达尔的野心与好运他刚才确实不想动手杀人。

  恰好东利在确认他是友军后,也直在说不要动手:敌人所带来的屈辱,要亲自还回去这就是艾尔巴夫战士的坚持。

  至于那个逃走的黄头发海贼,也是个不容小觑的家伙能够抵挡他的气息,也就意味着他能够在霸王色冲击下保持清醒。

  这种人固然现在弱小的很,但意志却很强大如果给他几年成长时间,谁知道又是番怎样光景?

  思考中布洛基的伤口完成止血,雷格也就停止思考开始做下步工作将东利压住伤口的手挪开。

  “嗯——嗯!”

  逐渐提升力气的雷格越来越惊讶这大概就是生命的重量吧。

  要是没有这个大手,恐怕光是流血就能让布洛基死亡但敬佩过后,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咔!

  卯足了力气的雷格,总算将大手移开鲜血再次冒出,嗞嗞!

  这边再次止血,担忧急切愤怒的声音就到来了:“东利船长!”

  “布洛基船长!”

  “你们这群该死的海贼!”

  路横冲直撞而来的雷丁几人,对留下来的海贼们没有任何同情阵砍瓜切菜后,溢出的鲜血侵染大地。

  随风而散的血腥味引来密林中的觊觎目光吼!

  野性的咆哮自巨人们口中响彻黑夜这宣誓主权的行为,让目光的主人们不约而同的退去。

  “雷格小哥,船长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

  “嘘,安静!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布洛基船长失血有些多,你们知道他的”

  “血型”还没问,周围的巨人们就变得脸色苍白雷丁眼泪哗啦就飚了出来:“是稀少的型r阴性,大家都没有!”

  「跟山治个血型啊」

  “雷丁大叔,先别伤心这里离磁鼓岛很近,那里是医疗大国,什么样的血型都有,我去趟就是。恰好我们也有两个医生,事不宜迟,盖尔兹你会缝合伤口吧?”

  “对不起”盖尔兹直接带上了哭腔:“我只为小动物们缝合过!”

  感觉自己遇上了群“猪队友”的雷格满头黑线:“不要紧,我已经彻底止血了!按照自自深而浅逐层的做法,进行严密正确的对位缝合就好。”

  被赶鸭子上架的盖尔兹紧紧攥住拳头,在众人的鼓励目光下重重点头:“好!”

  “两位船长的外伤也很多,需要的大量清水药材食物”

  有条不紊的将后续工作安排下去后,元素化的雷格快速离去先回船上,乘上装有各个岛屿永久指针的雷霆前往「磁鼓岛」!

  第314章首位小迷弟

  磁鼓岛,北方小镇「凯斯达」。

  夜的深邃,对于这个终年在零下50度左右的国家来说——是罕见的。

  因为即便没有月亮没有星河,也有那漫天飘落的雪花点亮严寒的夜晚嗞嗞!

  清寒静谧的夜中抹疾驰而来的蓝光闪过天穹须臾间,蓝光停在处冒着袅袅白烟的房屋前。

  “规模是越来越大了啊这已经是「女巫城堡」了吧,感觉有些微妙啊。”

  曾经的女巫小屋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宛若小型城堡样的建筑走下雷霆后,喃喃自语的雷格抬起手,轻轻叩响那密不透风的门扉。

  “该死的我不是说过不要在晚饭的时候打扰我吗?!”

  “库蕾哈,爸爸妈妈说过不能骂人!”

  “臭小鬼,先把你该吃的药吃了再来对我指手画脚滚去开门!”

  “略略略老巫婆!”

  蹬蹬蹬听得清二楚的雷格不仅莞尔: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个小孩子?

  吱呀随着门的打开,迎面而来的滚滚热浪让雷格忍不住露出惬意的表情。

  “库蕾哈来了个穿短袖的傻子!看来是脑子被冻坏了!”鄙夷加同情的声音自雷格的脚下传来。

  卟吉额头飘起“井”字的雷格望向下方,然后原地愣住:这是个穿着白色毛衣黑色长裤,长的白白净净的圆脸小孩子在他推门的双手上,还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缠了很多创可贴。

  这都不重要,关键的是他的眼睛周围有着特别个性化的黑眼袋这特征,瞬间让雷格脑海中冒出这个名字「特拉法尔加·罗」。

  记忆中的「死亡外科医生」可以赋予人永生的「手术果实」拥有者,白色城镇「弗雷凡斯」的唯幸存者等等这都是会在未来附加在他身上的——不幸光环。

  “穿短袖的?问他名字!”

  “呐,问你呢。”

  “雷格。”

  “他说他叫雷格嗝!哇!”

  被吓到打嗝的罗,醒悟过来后马上就抱住了雷格的大腿,然后用脑袋不停的蹭了起来。

  “”

  有点搞不懂这个展开的雷格,干脆带着他起进入温暖如春的走廊自拐角处随后出现的库蕾哈手中拎着瓶自制的梅子酒:“什么风将你这个大人物给吹来了?”

  雷格无奈笑笑:“您就别调侃我了,说来话长我需要最少3000毫升的型r阴性血液。”

  “雷格大哥——你是要给几个人不不,拥有这种稀少血型的人类不太可能扎堆,那就是——鱼人?还是巨人族?!”抱在雷格腿上的小家伙叽叽喳喳起来。

  “哦你懂的可真不少,是个巨人族的朋友需要。”

  知道罗出身医学世家的雷格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还夸奖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切没有。”库蕾哈撇撇嘴,副“我不想给”的样子。

  雷格也能理解这种血液积攒起来可不容易,来时他已经问过柏格了:这种血液就是磁鼓王宫都没有,只有库蕾哈这里有足够的!

  “拜托了您老人家行行好,救人如救火啊,十万火急!事成之后,我带个巨人族给你观摩如何?!”雷格也是下了血本。

  “我对臭男人的身体没兴趣天天看这个小鬼的就够受的了!”

  “老巫婆你明明有!就有!”

  库蕾哈的鄙视点燃了罗的怒火,感到羞辱的他从雷格腿上跃而下,随后向库蕾哈发动了自杀式攻击卟吉!然后他就被抓住脑袋提到了半空中。

  “是个学医的女巨人按我们的观点来看,可是少女。”

  雷格很没意气的将盖尔兹卖了没办法,库蕾哈已经看出他并没有所说的那么急切了。

  “学医的少女?成交这个臭小鬼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唰随手将张牙舞爪的罗丢来后,库蕾哈头也不回的离开。

  “嘿咻小家伙,你叫什么?为什么叫我大哥啊?”接住罗的雷格刚将他放下,他马上又抱住大腿蹭了起来。

  「你丫属狗的吧这么亲近我!」

  有种被泰日天抱腿感觉的雷格心情异常微妙,却又不得不另想办法:“你要不说可不让抱了啊。”

  说不让抱着蹭,罗马上就范:“我叫「特拉法尔加··罗」因为你是我的偶像!”

  “偶像?!”

  雷格心中油然升起种自豪感这可是那个为人腹黑冷漠又桀骜不驯的罗啊,虽然只是将来的。

  “嗯!”

  说完罗就将脑袋埋在了雷格裤子上小脸红通通的:竟是不好意思了。

  “为什么?”

  本着机会不多的原则,雷格将罗抱入怀中向着屋内走去越是靠的进,他越能感觉到罗的那种亲近。

  “因为我有病可能连13岁都活不到。”

  说出这话后,罗紧紧拽住了雷格的衣服副生怕他被推开的样子。

  尽管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成为偶像的原因,但雷格心疼了起来,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铂铅病」对吧我也算半个医生,知道这种病不会传染的。”

  “老妖库蕾哈爸爸妈妈盲人大叔,都说你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比许多大人都成熟,比许多大人都强大!我能在这里治病,也是因为你最先发现了铂铅病,还提供了好多好多的贝利,也没有要求我们回报什么!”

  从雷格怀里抬起头的罗,以种崇拜加渴望的眼神看着他,说出了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痛苦与不该有的成熟,有点像当初的他自己。

  再度同情波地雷格明知故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10月6日再有两个月就2岁了!我还有10年多的时间,希望成为雷格大哥你这样的年轻人!”

  说出自己憧憬的罗,眼中出现了名为「坚定」的神采雷格却摇头:“不可能的。”

  被自己的偶像所否决,罗的脸色迅速灰败下去:“我知道但总是忍不住去想。”

  雷格将罗放到柔软的沙发上,揉揉他的脑袋:“但是你可以用20年30年的时间来成为出色的大人,然后超过我。”

  这次换做罗摇头了:“虽然爸爸妈妈总安慰我但是库蕾哈单独告诉我,让我趁早死心,数着每天过日子。她是爸爸都佩服不已的医生,不会有错的。”

  「与其给予虚无缥缈的希望,倒不如直接给予绝望,让人不得不接受然后再尝试着看看有没有曙光库蕾哈,真像你做事的风格啊。」

  这是作为主治医生库蕾哈的判断,雷格不会去擅自否定,但这并不妨碍他做些无关治病的事情:“这样啊那你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什么都可以哦。”

  罗眨眨眼真的可以吗?

  雷格也眨眨眼真的可以。

  “雷格大哥能跟我来吗?”罗突然做贼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