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雷是你的真名字吗?”光头武士发问。

  “这重要吗?”雷格语气依然平淡。

  光头武士嘴角勾起,摸摸额头:“确实不重要。战国大将鹤中将将合作条约交给格雷先生吧。”

  “是。”

  同时回应的两人,分别将身前的文件向雷格两人方向。

  接过文件后,雷格扫过封面:王下七武海——权利与义务世界政府加盟国——权利与义务。

  “你看这份。”

  随手将第二份交给柏格后,雷格翻开关于七武海的文件这页的标题为:王下七武海的权利。

  「上来就是甜枣啊。」

  表情不变的雷格目光行又行的移过很快就看到七武海所需要承担的义务。

  刨除那些无意义的书面用语后,这份资料剩下的内容与记忆中相差无几。

  第点:世界政府的「强制征召」在发生重大事件时,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征召。

  这点是无法避免的,毕竟这是世界政府设立七武海的最主要原因增强自身削弱敌人。

  雷格几乎可以预见只要消息放出去,就有无数海贼大骂他是“世界政府走狗”之类的话语。

  毫无疑问,第个吃螃蟹的他就会被「海贼」这个团体所孤立排斥攻击尤其是新世界的那些大势力,会将他彻底拒绝于门外:这样就完成了加减,海贼方会被削弱。

  并不需要担心,他自身并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意愿而且他也有信心,即便将来失去这个身份,也完全不惧海军与海贼的共同针对。

  第二点:世界政府的庇护赦免麾下势力以往的切不法行为,不受到世界政府势力的攻击,享受定程度的资源共享与武力支援。

  这里面的“定程度”很微妙说穿了无非就是利益的交换。

  他只要能拿出或者让世界政府通过某些事件获得利益那就能获得各种帮助,否则免谈。

  第三点:自由的权利除强制征召外,世界政府不会干预担任者的任何行为,允许担任者与各加盟国贸易对非加盟国发动战争,但需交纳最少20,最多50的收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私掠许可证」雷格很清楚,他也可以掠夺加盟国,只要对方不掌握证据。

  即便对方掌握了证据,他也可以选择交纳半收益给世界政府,由其来压下事件的后续影响。

  对外发动战争掠夺之类的,雷格自然不会去做赚钱的方法有太多了,没必要做这种会引起天怒人怨,又效率低的事情。

  “没问题,我接受了——唰唰!”

  开口的雷格,随手在合作条约上签下真正的名字今时不同往日,过往的身份已经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从今日起,他就要向世人宣布他就是雷神,名为雷格!

  他的老师科林那里也没问题他和乔导演了场「窃取机密」案,骗过了所有人。

  即便此时科林现身,也会因条约免罪乔本人也不会受到牵连。

  啪当雷格再次将笔放下后,圆桌对面的三人皆是愣住:太快了。

  从拿到条约再到看完有5分钟吗?他真的理解了条约上所写的信息吗?

  这也太不认真了这样的想法,等三人看到雷格的表情后就被否定:没有迷茫没有疑惑,只有从容。

  “老夫很久没见过这样果决的年轻人了雷格先生。”直接将文件翻到最后的光头武士,并没吝啬自己的赞赏。

  “雷格?”

  听到这个名字的鹤瞳孔放大这不是加布拉那个死去的同伴吗?他的父母不就是被伯尼所杀吗?!

  不对,年龄对不上眼前这个少年怎么看也有178岁,如果是那个雷格,也就意味着他今年最多11岁。

  就算自然系能力者身体可能异于常人,就像萨卡斯基三人那样但个人的心性,却不会成长的如此之快。

  不对,当初在七水之都被救的人中就有加布拉!这样就说得通为什么他会在三人即将被杀时及时赶到!

  因为要加入本部训练营的缘故,对加布拉进行了详细调查的鹤,此时内心掀起滔天巨浪——除了年龄,切都对的上号!

  “鹤中将,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发现了同伴异常的战国询问。

  「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种解释,不管多不可思议,都是事情的真相!」

  没有去回复战国,鹤死死盯住对面:“雷格先生,你今年几岁?”

  “11岁。”

  此话出,屋内片死寂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砰派胡言!”

  几秒后,拍桌而起的光头武士怒目圆睁这种体格这份心性,当他是傻子吗?!

  “五老星,这是真的你说对吗?曾经的组织成员,第次外出就「死亡」,不,借助假死脱身的雷格先生!”

  双手支撑着桌面起身的鹤,眼中还留有巨大的不真实感这种事情,太荒谬了啊!但却是现实!

  鹤的解释,让战国“唰”的下也站了起来:“为什么?你就是这样回报培育你的组织的?!”

  “”

  对于变得异常激动的三人,柏格放下了手中看了小半的文件他们竟然还敢谈回报。

  “回报?战国大将!我想问下,当年伯尼海贼团烧杀抢掠的时候,海军在哪里?!”同样起身的雷格厉声责问。

  “海军不可能100保护所有人,你应该明白的!”战国态度依然强硬。

  “呵呵”笑出声的雷格嘲讽道:“战国大将还是先体验下吧。”

  “体验什么?”

  战国下意识的看向鹤,结果他看到的是歉意的表情。

  “雷格的父母,是当着他的面被杀的在我们的士兵赶来前,他又被奴隶贩子带走。最后又被”说到最后的鹤主动停下。

  “又被卖给世界政府,加入塔林岛培训基地遭遇了次又次的死亡危机,好不容易才存活下来。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离开?呆在那里我要多久才能完成复仇?这份力量呆在组织内,你们能给予吗?”

  嗞嗞伸出手的雷格指尖电弧跃动。

  “”

  战国选择沉默对方的离开已经成为了事实,如今再讨论那些已经没用了。

  “沙沙果实的能力者,是叫科林吧曾为第八塔教官,后转入第九塔成为教员,为了专心致志的对你提供修行上的帮助。”鹤再度语出惊人。

  嘎吱光头武士狠狠攥紧了剑鞘:两个自然系啊,这可是两个强大到足以左右世界格局的战斗力啊!!

  “鹤女士说的没错,科林老师在我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我。”雷格换上笑容。

  「泽法先生真是个值得尊敬的老师。」

  鹤的脑海中出现雷格来时路上的话对他来说,大概感触很深吧。

  “既然如此你,不!你们下步的目标就是”

  开口的鹤也没想到当初调加布拉入本部训练营,自己出于习惯查询的相关资料会在这刻派上用场。

  那个就“挂在”嘴边的词语,鹤没直接说出来真的有人会为了别人做到这种份上吗?

  雷格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扫过战国与光头武士他们两个皆是皱眉,目光中不掩探寻。

  “目标是将——「b·海贼团」彻底击溃,杀死夏洛特·玲玲。”雷格平淡的说道。

  “”

  再次的寂静无声屋内气氛变得相当微妙。

  雷格清晰地感受到光头武士的质疑战国的欣喜鹤的佩服很好,这就是他要的结果。

  只要接下来能让对方确信他会在将来对托特兰的「万国」发动战争,那就能取得世界政府的鼎力支持!

  28号的更新照例推迟。感谢爽朗的9的100币打赏。

  第228章合作与离别

  圆桌会议室。

  “人称「圣母」,隐名为「山姥」的加尔默罗修女你们应该不陌生”

  “37年前,五岁的b被修女接收,就在「艾尔巴夫」这个世界第强国”

  “「冬至祭」时b因为「思食症」发作而破坏了巨人族的故乡”

  为了让眼前三人确切的明白他的决意,雷格开始调用记忆这些情报,世界政府也有。

  但是,也有些没有,更没有对方讲述的如此详细这已经不是前任教员科林能接触到的资料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种可能性这个侃侃而谈的少年自身,或者背后的团队中有人跟「艾尔巴夫」这个巨人之国有渊源:不然他不可能详细的了解到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当6岁的b再次出现时,她被你们悬赏5000万贝利因为她抢夺食物的行为,其中被毁灭的就有「斯卡罗布」,我的老师的故乡。”

  “b的「魂魂果实」能力”

  “以上,这些情报应该能表明我的决心了。”

  讲述暂时告段落的雷格扫过三人他并没有说在另个岛上的事情。

  毕竟知道事情真相的,只有当年的那个巨人族战士与「修特罗伊泽」。

  前者将看到的消息传回去后,导致了整个巨人族对大妈讳莫如深他们打心底的厌恶大妈,甚至连她的姓名都不会对外人提起。

  后者不仅和大妈起创建了海贼团,如今还是万国的「总料理长」说是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

  雷格更倾向于大妈将其他人吞了毕竟唯有如此,才会让巨人族们如此的厌恶她。

  “足够了,雷格先生。但是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手呢?”

  光头武士出言询问他可不想到时候培养出另个拥有庞大势力的怪物。

  “五年后发动全面进攻,到时候我希望海军能够提供些必要的武力帮助。”雷格斩钉截铁道。

  “看来你是认真的了。”

  光头武士目光认真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个巨大的机会。

  他们是可以派遣军队进行帮助,但是会是在双方拼到两败俱伤的时候。

  如果雷神方真的击溃了b·海贼团,并且杀死了b那他们自身势力又会出现多大的损失呢?

  如果雷神方失败,那“坐山观虎斗”的海军也有收拾残局的能力。

  这两种情况,只会得到种结果那就是正义的海军,打败了邪恶的敌人。

  就像在「世经」上连载的海军英雄「索拉」的故事正义的海军是强大的,正确的,英勇的,无畏的!

  到那时,声望大振的海军就会得到充足的新鲜血液海贼方也会被气势如虹的海军吓的闻风丧胆!

  对方所描绘出的这个“蓝图”太过宏大让人无法拒绝。

  “当然,100的认真我的老师科林,现在是天之国度的首相,亦是实际的掌舵人。”

  雷格微笑着回应很好,真的上钩了。

  他很清楚,发动进攻的时候海军是指望不上的,他们肯定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延迟支援。

  但是无所谓!他要的是5年内世界政府的资源倾斜说白了,这就是场大家各有算盘的利益交换。

  “看来有必要换上份新的加盟条约了。”

  光头武士露出笑容跟b有巨大仇恨的当事人是雷神方的首领,那就更让人放心了。

  “那签订条约的事情,就在天空好了想来贵方也想见识下那里的「风景」吧?”

  “风景吗?那可要好好地仔细地看下比如神奇的贝壳在云上跑的列车威霸之类的。”

  “欢迎至极。”

  起身的光头武士沿着桌沿而来,雷格同样如此这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是资源倾斜,他这里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这样也能保证就算他将来食言,世界政府本身也不会损失太多东西,而作为促成此事的光头武士,自身的地位与权利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很快,两人相遇了随后手掌握在起:合作成立!

  “五老星,我还有些不情之请请对我的出身保密,这样对我们彼此都好。”

  “请允许我的财物大臣,柏格去圣地内观光些时日,并为天之国度做下宣传。”

  “最后,请允许我去本部迎接下我的同伴,加布拉。”

  开口的雷格连说出三个要求他的出身问题,世界政府本就不可能大肆宣传,毕竟这很丢人。

  “合理的要求应该被满足”

  光头武士转向战国两人:“柏格大臣我来安排好了战国大将鹤中将,你们带雷格国王去本部接人吧。”

  连称呼都换了的光头武士,话里洋溢着对此次合作的满意度。

  “是!”

  回话的两人皆以种复杂的目光看着雷格这个年仅11岁的少年带着十足诚意而来,却获得了超过这种诚意的收获,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

  “柏格大臣回来时你就负责引导来访的使者吧。”

  “是,雷格陛下!”

  行了抚胸礼的柏格,带着满满的佩服与自信随光头武士离开。

  待到会议室内只剩他们三人后,战国开口了:“雷格,你很聪明懂得利用世界政府的盲点。你比那些海贼危险无数倍,我会牢牢盯着你的。”

  “哦?被人称为「佛」的你觉得我危险在那里了。”雷格淡淡道。

  战国摇摇头:“目前来看并没有但你身上的谜团还是很多,总有天你会成为世界政府的心腹重患吧。”

  “那只是你的凭空臆想战国大将,我想跟鹤女士单独谈谈。”

  “随意。”与鹤对视眼后,战国头也不回的离开。

  待到脚步声远去后,鹤微微叹息:“雷格,当初小桃也是你亲手救治的吧。”

  “是,今天的谈话内容请鹤女士让我亲自转告,我答应过小桃姐的。”雷格认真道。

  “我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应该阻止小桃发那篇诗文的。”鹤揉揉眉心。

  “哈鹤女士也觉得我很危险吗?”雷格自嘲的笑笑。

  “对奴隶制度的不满,让你对世界贵族有不好的想法柏格并不是去讨好他们,而是去探究他们的喜好。那颗「艺术果实」你给他了,为了应付天上金的交纳。”鹤很肯定地说道。

  雷格总算明白多弗朗明哥的感受了被这样个可以“举反十”的聪明人满世界追,可不轻松啊。

  他这里只暴露了个名字,她就能找出如此多的线索并做出总结,得到准确的答案。

  “鹤女士说的没错但想法与行动终究是不同的。”雷格并不避讳自己对天龙人的厌恶。

  鹤也不意外,而是认真道:“雷格,我能问个冒昧的问题吗?”

  “请讲如果我能回答的话。”雷格笑着回应。

  “你,要当「天上的王者」吗?”

  凝望雷格的鹤语出惊人如果他真的打倒了b,那就算她们海军对外宣称是自己人做的,可事实就是事实,总会天会流传到有心人的耳中。

  到时候,作为始作俑者的雷格又会被这个世界如何称呼呢?

  “鹤女士,这重要吗?起码我不会掠夺城镇,抓人为奴,压迫平民。你们与其在我身上费尽心思倒不如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科林老师的原话。”雷格果断甩锅给科林。

  “水?你是指”

  “水已经散开了现在只是涓涓细流,总有天会汇聚成滔滔江河吧。世界政府,又能坚持多少时间呢?”

  这话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但鹤却无法反驳因为事实如此。

  “鹤女士,你知道天之国度的各岛管理方式吗?我称这种方法为「选举制度」没有世袭罔替,只有能者上,庸者退。”

  “你不怕反对者吗?”

  鹤的瞳孔微缩这选举制度,太危险了!根本就无法保证上位之人的忠心。或者说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的人,都有自己的傲气与野心。

  “如果他是错的,我有这个如果他是对的,那改了又如何?”雷格先是握拳,随后变掌。

  鹤愣了楞,无奈的笑了:“你说的对,但只有极少人能做到这点。”

  “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鹤女士到时候也会去吧?”雷格随口询问。

  “嗯,毕竟在其他人看来你和我谈得来。等柏格先生回去的时候,我会带上小桃的起去的。”鹤送出助攻。

  “刚才不是后悔了吗?”雷格挠挠头。

  鹤和蔼的笑着:“我希望小桃可以活在当下毕竟青春短暂,转瞬即逝。”

  “谢谢。”雷格认真道谢。

  鹤摆摆手:“不用谢我不管将来如何,这都是小桃自己选择的道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加布拉的事情,抱歉。”

  “不用在意如果那天没有他,也就没有柏莎与小桃的后来。”

  转身的鹤步入廊道,紧随其后的雷格无奈笑笑这可真是豁达啊。

  海军本部,1号室内训练场。

  窗外混合着的海腥味被风送进宽敞的道场内如果换做往日,这种味道是闻不到的:因为那些挥汗如雨的训练生们的汗臭味比这个浓郁好多倍。

  但今天不样,可以容纳几百人的训练场内就只有面对面的两人。

  透过窗户折射而来的阳光也格外的赤红已经是傍晚了。

  “加布拉,作为你的老师我需要确认你本人的想法,你是真的——自愿要离开训练营吗?”

  身着无袖白背心的泽法神情凝重如果他这学生只是被曾经做过的错事所胁迫,那他作为老师就有义务帮他留下来。

  “是!对不起,泽法老师!您说过的只要是自己下定决心选择的道路,就不能半途而废。跟随在雷格大哥身边,是我早就决定好了的!”

  敬礼的加布拉眼眶中满是泪水他本来都以为自己已经习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