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仅如此,库蕾哈还解释了尾巴的重要作用:少女是靠尾巴的位置和高度来调整身体平衡的。

  最让雷格移不开目光的是所有毛皮族都会使用的电击攻击,这是由毛皮摩擦产生的静电而诞生的攻击方式。

  这点雷格当然清楚,可库蕾哈用了13页中的整整7页,写明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简单点来说,毛皮族在攻击时并不需要事先摩擦毛皮他们会调动自身体内的生物电,来引导覆盖身体的毛皮自主摩擦,从而迅速的调集出足够致命的电击。

  而在平时,毛皮族也不会被电流的“侧漏”所困扰因为他们也可以将不战斗时产生的静电,转化为生物电吸收到身体内部,从而对身体起到潜移默化强化作用。

  就是这点,解释了雷格记忆中毛皮族为何全员皆是战士强者暂且不提,他们的老弱妇孺都有随便收拾杂鱼海贼的实力,就连婴儿都具备基本的防身术,整个佐乌之国,根本就不存在天生体弱之人。

  会用电击攻击,雷格并不羡慕可将电确地转化为生物电,再反馈身体的这种能力,正是他现在苦苦追寻的锻体!

  所以库蕾哈才会给出那道“送命题”想来如果雷格推卸了自己的责任,恐怕这份东西根本就见不到了。

  看到这份东西的时候,雷格也清楚读完书以后去战争国家做实习医生的计划取消了,他接下来只要去佐乌,多跟毛皮族接触向他们本族的医生请教,就能完成这点。

  哪怕毛皮族的这种能力是天生的,但还是有迹可循的不得不说,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沉浸在阅读世界中的雷格并不清楚名为「克莉斯多」的少女醒来了。

  璀璨的月辉下,睁开双眼的少女眼前的幻影渐渐重合虽然还有些重影,但相比之前的那种模糊不清,要很了很多。

  「圆乎乎的脸,好可爱呢真想抱抱他,啊咧?我这不已经是抱着了吗?好温暖啊,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呢不对,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

  经过最初的慌乱后,那份不堪回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就在这份记忆要将她压垮时,微抬了脑袋的克莉斯多看向窗外那轮圆月: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让大脑保持空白!

  月辉之下,白猫少女那黄蓝双色宝石般的瞳孔睁到最大且目不转睛。

  没有蓄力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是就这么直盯着看也不知过了多久,雷格被惊醒。

  因为就在距离最近的那份气息,让他的身体产生了警惕感。

  “克莉斯多,你糟糕!”

  再次看到少女那失去焦距的瞳孔,雷格瞬间就明白过来为什么她身上的气息会将他惊醒:今晚是满月!

  没有任何犹豫,抽动右手的雷格将少女同拉入怀中,挡住那份皎洁的月光。

  下刻嗞嗞!!

  大量的电流,伴随着少女身上疯长的毛发出现变身已经开始了!

  “要死啊!哗啦!”

  柔软在怀的雷格连旖旎的念头也不敢有,抱着克莉斯多直接将窗户撞破没有任何停顿,用尽全身力气撒丫子狂奔。

  在奔跑的过程中,克莉斯多的身体开始长大,本和月光个颜色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银色转为白色,并从及肩处,越长越长尾巴也同样如此。

  万籁俱寂的夜晚之中,两旁呼呼倒退的风声提醒着雷格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怀中丝不挂的她,已经从稚嫩的少女,变成了双眼通红,极具诱惑力的成年女性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要将切毁灭的气息。

  「没有经过训练的毛皮族,会在变身后失去自我,对周遭的事物造成无差别伤害经过晚的战斗后,将精疲力竭而死。」

  记忆中甚平的话浮现耳旁,让雷格眉头紧皱对了,联络库蕾哈!

  谁知不等雷格拨号,杀意就将他笼罩了喵~!咔擦!

  拉长的细腻猫叫声,随着少女嘴里的两颗虎牙到来,牢牢的镶嵌在雷格的脖子上竟是透过了武装色屏障,但是被他发动的铁块档下。

  轰隆隆!

  到达空旷地带后,雷格直接将克莉斯多压入厚厚的积雪之中,以自己的四肢将少女的四肢压制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选择放手!

  虽然这个姿势很糟糕,但他并不想将少女打伤,暂时还是压着吧记忆中加洛特的那种速度,他不认真动手可拦不下。而身为猫型的克莉斯多,敏捷程度可不会差上兔子太多。

  噼里啪啦更加剧烈的电流自克莉斯多的身上涌出,这个瞬间,雷格清楚的感受到了少女体内的电流奔腾轨迹。

  「惨了,受到电波受到干扰了想想想想自己学过的,看过的有了!心脏同人类样,是提供能量的最主要部位。」

  资料上的内容闪过脑海,低头的雷格算是大饱眼福这也太夸张了吧,原来最多是b,现在都快成了。

  「想什么呢救人!」

  悬崖勒马的雷格松开左手,不出意外的被克莉斯多腾出的右手刺向背后三重门!

  “抱歉,原谅我!”

  伸出左手的雷格,重重的压在了克莉斯多的胸腔正中央感受到危机的少女挣扎的更厉害了,豁出去的雷格调动全部的武装色,死死地压制住这种迫动。

  “呼”

  深呼吸之后,自雷格掌心出现的辅助工具,缓缓进入少女的身体中将电流量压制到最低的他,双眼之中只余认真,没有丝毫邪念。

  嗞嗞嗞剧烈的电流还是无休止的外放着,“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少女的喉咙之中发出,那两颗虎牙竟是有突破的迹象。

  旦这层防御被突破,就只有两种选择主动元素化离开或者保持原状,受次严重的创伤。

  只不过雷格现在无心考虑这种事情带有他那份意志的电流,来到少女的心脏处,被吸收转化,再度流转向身体各个部位,最后被引导至外界,变成具有强大杀伤力的电击。

  如此循环多次以后,雷格的双眼睁到最大这就是毛皮族能够产生如此强烈电击的原因。

  其中原理看似简单,其实异常复杂短时间内雷格根本就记录不下来,现在也不是让他体会这种过程的时候。

  「月狮」这种变身,毫无疑问是以削减自身的生命力为代价得来的大病初愈的克莉斯多,再这样下去真的很不妙。

  「电波被干扰了,无法联络只能拼把了。」

  当断则断的雷格开始加大自身的电流注入「电磁屏障」开启!既然电流是运动着的,那就将它隔离好了。

  这份能量只要不溢出心脏部位,就会持续了不到2秒,雷格将屏障解开,没用!

  少女的心脏就像脱缰的野马那样,拽都拽不住强行拦截下去的后果,只会让这颗疯狂的心脏猛的炸裂开来。

  “该如何救你呢”

  喃呢着的雷格收回手掌,满脸愧疚如果他多些平日的谨慎,根本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

  嘎吱!

  心神动摇之下,雷格的左手来到脖颈处皮肤被咬破了,鲜血溢出。

  那种粘稠感让雷格眼中喜对了,是唾液!

  「啊啊只能舔了。」

  再次舔过少女脸颊的雷格,内心的罪恶感直接爆表但确实有效。

  咬着他脖颈的少女,力道松了很多似乎有些动摇?

  下秒,少女的咬合力道马上加重雷格干脆闭上眼睛,模仿了少女前不久对他做过的事情。

  十次还是二十次?当少女的嘴巴离开脖子后雷格也将动作停下,气息开始下降了。

  这大概就是毛皮族控制月狮状态的办法?毕竟他们之间互相舔来舔去,在他们看来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绝对不是这样,这也太荒谬了。”随后雷格马上将这种想法否定这种变身状态,真不是般人能压制的住的。

  以他如今的实力,就算不用果实能力也勉强算个「海军中将」级别的战斗力了,可还是险些压制不住。

  要是每次训练,或者意外变身都要用这样的方法那真是要累死人了,还有极大的危险,不小心连命都要送上。

  身下的滚烫将雷格的注意力拉回浑身炙热的少女,双瞳开始褪色长长的白发也开始回笼,身体同样如此。

  就像变身时那样,这个过程很快半分钟不到,克莉斯多从成熟的女性,变回原来那个可爱少女。

  “为什么要救我?”瞳孔有了焦距的少女泪如雨下。

  “三言两语很难解释的清楚先穿上吧。”

  起身的雷格将上衣脱下,转身在少女面前蹲下要是抱的话,不小心碰到尾巴怎么办?反应不过来是会死人的。

  “谢谢”

  保留了变身时记忆的克莉斯多终于“看”清了这个少年,根本不是同族,只是吃下恶魔果实的能力者,自己终究还是被遗忘了。

  “帮什么?”雷格升起不太好的预感。

  “请杀了我拜托了!”克莉斯多语气坚决。

  「该怎么办呢?」

  转身的雷格盯上克莉斯多那梨花带雨的俏脸不看着点,他真怕少女选择自杀。

  “拜托您了!”起身的克莉斯多选择跪拜。

  自她身上传来的悲伤与决意,让雷格无论如何也伸不出手他的善意,活活将少女推向了地狱。

  “为什么不自杀?”雷格艰难的开口。

  “那是对祖先的亵渎拜托了!求求您了!杀了我,这样我见到父亲母亲时,也能说我是战死的!”克莉斯多再度哀求。

  听到这种话的雷格闭上眼睛那份记忆终究是残缺的,关于少女他还有太多的不知道。

  连亲人都没有的少女,迟到的救援,本以为是同族却又成了被陌生人“意外”搭救,醒来又不得不面临灵魂上的那道裂开的伤疤这些复杂的心理,他这个“记忆共享”者体会的很清楚。

  语言在这种时候是苍白无力的但是“记忆”不样,它不会说谎。

  只是,由他来揭开这个伤疤真的合适吗?

  思来想去,雷格还是想不出其他答案虽然这样很残忍,但还是要尝试下。

  “如果如果我说我和你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呢。”下定决心的雷格开口。

  抬起头的克莉斯多先是错愕,随后又勾起那黑暗的回忆那里,也有很多男孩子这个少年很可爱,确实有那个可能性。

  “不,你想错了因为些意外,你的记忆到了这里。”雷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开什么玩笑!愚弄人也该”

  “鸡冠鱼。”

  开口的雷格,打断克莉斯多的恼羞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个鱼的名字!对了,定是从书上看到的!

  还没等克莉斯多开口反驳,雷格的接下来的话就将少女打落地狱:“当时你身边的两个同伴贝蒂与多琳在地牢的第天,你不,我也样”换了个口吻的雷格,将漆黑的记忆带出。

  不需要说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克莉斯多就将脑袋深埋胸前,脸色通红无比每个细节都是那么清晰,分毫不差。

  见状雷格马上停下,少女的死意太坚决了不这样的话,根本就拦不下来。

  刺骨的寒风无休止的刮着,那份悲伤也越来越浓重雷格安静的等待着。

  过去的事情,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躲不开逃不掉,只能接受。

  良久,克莉斯多的哽咽出现:“太累了”

  “嗯,很累但既然还活着,那就定是有意义的。”

  “看不见光”

  “再深邃的黑暗,也有与之相对的光明。”

  “我忘不了!如果能忘了该多好!”

  起身克莉斯多扑入雷格怀中忘不了,那些事情这辈子都忘不掉。只要想,就有种灵魂被撕裂的痛苦!

  “有些事情,即便被抹去也不意味着没有存在过。给自己些时间,学着去接受。”雷格的话有些刺耳,可却足够真诚。

  “哇哇哇”

  放声大哭的少女将眼泪与鼻涕抹了雷格身他苦笑着,轻轻揉着她的脑袋,如第次遇见那样。

  渐渐地,那份坚决的死意消失,悲伤溜走少许,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依恋出现在雷格感应中这这这,成家长了?!

  嘎吱嘎吱轻微的脚步声,吸引了雷格的注意力。

  出现在远方月光下的,是抱着双臂的库蕾哈她脸上的那份赞赏,不加掩饰。

  「来了有段时间了啊」

  微微点头的雷格收回目光刚才他已是全力以赴,根本就没有功夫观察周围。

  雷格转头的同时,库蕾哈转身离去得先去准备些热水干净的衣服,还有美味的食物了。

  离开的脚步声让雷格再次回望库蕾哈走的轻快无比,不会儿就消失在月光之下。

  对她来说,只要是自己的患者就会付出足够的爱。

  这种关怀,熠熠生辉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怀中哭泣的人,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只是,搂的更紧了。有种生怕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的担忧。

  咕噜噜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雷格莞尔:可以,这很吃货。

  “我也饿了呢克莉斯多,你想吃些什么?”开口的雷格缓解这份尴尬。

  “嗯只要是吃的就可以!给您添麻烦了,谢谢!”抬起头的克莉斯多离开雷格怀抱,笑出两个小酒窝。

  “能把胸膛借给女性,对男人来说可是很光荣的对了,我叫雷格。”回以微笑的雷格果断将山治的话拿来用。

  “果然!那个那个”肯定过后的克莉斯多又惴惴不安起来。

  “边走边说,来吧我背你。”雷格转过身。

  嘎吱嘎吱快速奔跑起来的雷格终于放下心来:还好,没有酿成无法挽回的错误。

  “哥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让雷格脚下滑,好险及时稳住果然,事情发展成这样了。

  从感受到少女的那份依恋起,雷格就有了这种预感虽然和克莉斯多之间发生了很多让人啼笑皆非的暧昧,但他心中始终有那个亭亭玉立的身影。

  正如他很喜欢的那句话:从前书信很慢,生只够爱个人。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雷格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那首诗,也许是香波地群岛上苦恼着的她?也许是最近的那次通话。

  “不行吗?”没有马上得到回答的克莉斯多身体微微颤抖。

  “当然可以,其实我直想有个妹妹来着如果你不介意,我比你还小的话。”雷格无奈的笑着。

  “啊这样啊,没问题!哥哥你看起来很成熟!”惊讶过后的克莉斯多马上肯定自己的想法。

  “咳咳实不相瞒,我看起来十五六岁,其实才十岁。”

  雷格那轻飘飘的话语,让背后的克莉斯多整个人石化十岁十岁十岁!!

  路无声,等库蕾哈的那座女巫式建筑出现于眼前时,克莉斯多解除石化状态:“没问题!哥哥你的成熟可是30岁!好香啊,是美味的带鱼!”

  「真是抱歉啊我还真是大叔。」

  这边刚升起残念,后半句就让雷格哭笑不得这鼻子,不愧是猫。

  二合,不对是二章半合。那些冷眼旁观的嗤笑嘲讽的不屑唾骂的我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告诉你们,妹妹什么的最高了!没有妹妹的人生,是不完美的,是残缺的,能因为妹妹病入膏肓,正合我意好吧,我编不下去了。推荐你们看如果有妹妹就好了,轻小说动画化的。

  第183章爱与热情之国

  4月28日,新世界。

  “哇冰雹没了诶!”

  “哥哥哥哥快点快点,再快点!”

  “美味的食物!好吃的食物!香喷喷的食物!”

  云朵之间,抹金蓝色的光芒飞驰而过。伴随着那充满了元气的声音,驾驶舱内的雷格回头看了眼少女浴火重生的克莉斯多,今日依旧烂漫与可爱。

  在她的银白色散发上,是米白色黑系带点缀的大沿草帽这是为了盖住会引人注目的猫耳朵。

  而身体部位,则是由白色荷叶边装饰的蓝色连衣长裙与白色围裙组成,在围裙下方是过膝的长白丝袜这是库蕾哈应雷格的要求,准备的能遮住尾巴的衣服!!

  尽管这个可爱女仆不仅不会照顾人,还要他每天精心的呵护照看可本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雷格还是“昧着良心”接受了下来。

  接下来的目标,是去「德雷斯罗萨岛」之所以不直接去「佐乌」,是因为这个被千年巨象负载的「梦幻之国」不仅没有磁场,还会处于直在海上移动的状态。

  在巨象移动中,还会伴随茫茫的大雾与产生向外的海流来阻挡陌生人靠近想要靠近,除碰运气外就只有通过「生命卡」这种既不怕火也不怕水,代表其主人生命力,又可以在撕成两半后互相指向的东西才行。

  雷格通过夏琪联络罗杰船上的猫蝮蛇与犬岚约定地点就在4月30日,德雷斯罗萨旁的无人小岛格林比特。

  到时候会有个叫做「蓝斯」的猫型毛皮族,来接应这个人是克莉斯多她们的体术指导老师,亦是她逝去父母的好友。

  至于父母是如何死去的,少女说是在于入侵城市的海贼作战中牺牲的而入侵者也被悉数杀死。

  “哥哥,那个黄铯的岛屿就是德雷斯罗萨吗哼哼这种淡淡的清香,是向日葵!”

  咕咚趴在透明舱上的克莉斯多轻嗅过后,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葵瓜子什么的,很好吃的!

  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