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啵啵不快不慢的前行中,散掉的肥皂泡随着风的拂动,带着些许凉意些许好闻的树脂味道,混合着少女身上的香味入侵大脑。

  「桃花的香味淡雅幽香。」

  闭着眼享受这种味道的雷格,并没注意到那悄悄爬上少女耳梢的红晕。

  「到底是什么呢?这熟悉的感觉为什么想不起来呢?那天!」

  强忍住回头冲动的祗园抿住红唇就跟那天朦胧中的感觉样,很温暖,但少了些酥麻。

  「不不不那是加布拉先生跟这种无关!这孩子看起来也就12,3岁的样子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雷神少年的。」

  “谢谢你肯帮忙。”

  开口的祗园红晕慢慢散去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看没看那首诗,诗的意识理解起来会不会太难了些?

  被声音惊醒的雷格睁开眼睛自己刚才竟然失去了警惕心。

  这种感觉跟阿黛尔接触完全不同硬要说的话,那是在演戏。

  那跟这个少女是什么?两情相悦去,八字还没撇呢。

  这些转瞬即逝的想法,并没有影响雷格的回话:“真是不容易呢那个叫加计的人,是喜欢你吧?”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了加计这人真是的!」

  踩着泡泡车的祗园放慢速度:“我们只是青梅竹马而已。”

  「兄弟走好。」

  祗园飘来的回答,让雷格忍不住为加计默哀近水楼台可不是100能得到那个璀璨耀眼的“月亮”。

  有时候,距离太近反而会导致恋情更加发展不起来,比如说:我只拿你当哥哥或者弟弟之类,你是个好人的话语。

  “加计比我大岁,小时候就很照顾我大概就是哥哥那种类型的吧,他是个好人。格雷你呢?家里有哥哥姐姐或者是弟弟妹妹吗?”再次说话的祗园与雷格的想法完成共鸣。

  「可以抬走了」

  “哈哈哈”

  莫名的笑意上涌,雷格也不隐藏自己被狠狠揍的那拳,可以忘了。

  “啊咧为什么要笑呢?”

  转过头的祗园看到开心笑着的雷格,结果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的笑声飘过街道,穿过人群,钻入正加速赶来的加计耳中。

  “为什么会笑啊可恶!小桃你不会喜欢年纪小的吧!”

  阴沉着连的加计浑身散发出不详的气息,吓得周围的人群不由自主的让开道路。

  加计的话,让泡泡车上的雷格转头这家伙,竟然还是跟来了。

  “怎么了?”停下笑脸的祗园再次侧过脑袋。

  “没事到游乐园就行了吧?”这样说的雷格莫名不舍。

  「啊说了好多平时不会说的因为是陌生人,以后再也不会见到的缘故吗?」

  “嗯。”给出回复的祗园脚下速度开始加快。

  扶着少女腰肢的雷格悄悄将手收回果然,自己还是受到了那首诗的影响。

  「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姐姐,你今年几岁?”这话出口,雷格就有种扇自己的冲动思想和身体冲突了啊!!

  “18岁格雷你呢?刚才为什么会笑啊?”

  开口的祗园自己又忍不住微笑起来可能,自己对加计做的有些过头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勉强不来的吧。

  不知道少女再次给加计判了死刑的雷格开口:“13岁刚刚只是想到青梅竹马这层关系,有时候真是残酷呢。”

  “残酷?为什么啊?”祗园无法理解雷格的话语。

  “嗯该怎么说呢?彼此太过熟悉了,反而没有感觉了。”这样说的雷格眼中出现回忆他前世的朋友。

  「说的好对不对,我只是想变得更强大些!」

  自我辩解后,祗园脸上出现烦恼如果自己能更强大些的话,那是不是就不会被救了,也不会有写出那首诗的期待心情了?

  “以前,周围的人都喜欢叫我钢铁直女。”转移话题的祗园爆出自己的黑历史。

  噗雷格忍不住笑出声:“为什么?我觉得姐姐你刚才很帅气,这会儿也很温柔。”

  「温柔吗?我平时话可没有这么多。」

  “祗园,你叫我小桃姐好了因为我想变得更强,向那些人证明女人,也是可以成为世界第剑士的!”祗园语气突然坚定。

  「女剑士因为体力的限制,永远成不了世界第」

  雷格脑海中蹦出耕四郎对自己女儿古依娜说的话那个会在未来逝去的少女,想必也跟现在的祗园是个心情吧。

  “有些人,总是看不惯他人的与众不同这时候就应该用耳去倾听,用心去斩断。”雷格随口回复。

  咚咚听完这句话的祗园心跳加速,俏脸变红的同时眼中爆发出明亮光彩:“格雷小弟你真的是很成熟呢。”

  「不好太随意了。」

  知道超出自己所扮演身份的雷格赶忙补救:“嘿嘿这是从大人那里听来的。”

  「但是你是第二个支持我的人,好开心。」

  “格雷小弟你也懂剑道吗?”

  望着远处游乐场的轮廊,祗园下意识的放慢脚下速度。

  雷格却不清楚自己不经意间的句话,触动了别人的心。

  “家乡有道馆那里从不收女学员的,好奇的问过”

  开口的雷格看向前方的右侧街道人群散开了,跪下了,铁链声与地面的清脆撞击声传来了。

  不是故意断啊,只是卡住了,别扔刀片。。。

  第143章再遇少女下

  37号区域,游乐园。

  即便此时的天空依然晴朗明媚,漫天飞舞的泡泡依旧那么色彩斑斓可却无法掩盖周围人们自心底散发出的恐惧与厌恶。

  吱按下刹车的祗园直接就是个急转弯,不进反退的将泡泡车停在街道的边缘位置。

  “是世界贵族「天龙人」,会儿千万不要出声更不要抬头与之对视。”

  顺手将雷格抱起的祗园带着他快速的跳出泡泡车,落地后拉着雷格进入旁边的冰淇淋店。

  并没有店员上来询问,店内的不管是顾客还是工作人员皆是小心翼翼的藏在了角落里。

  “打扰了,让我们躲下。”轻声说着的祗园和雷格同来到对外的售卖柜台后这是个死角位置,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却能看到慢慢走来的人群。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气氛。」

  久违的情绪共鸣让雷格在这个躲避的过程中言不发。

  哗啦哗啦由远及近的铁链碰撞声越来越近,气氛也越发的凝聚,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的是不安。

  侧过头的雷格看向祗园在她的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与失望。

  “妹妹哟我就说不来这贱民聚集的地方吧,太无趣了。”

  “哥哥真是的本宫想要坐泡泡摩天轮,当然那些贱民也要起,不过是在座舱外面呵呵呵。”

  “啊你还没有忘记那个赌约啊。”

  “哥哥你可是答应了的如果到时候掉下去的人超过5个,就将那两个奴隶送给我的。”

  自远处传来交谈声,来自于男女看起来年纪也就12岁左右,却前呼后拥的带着众多黒西装护卫与奴隶。

  「该杀的熊孩子」

  眯起眼睛的雷格瞥向祗园蜷缩了身体,闭上了眼睛的她情绪没有波动。

  「听不见吗也是,距离确实有点远。」

  只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汪汪汪!

  没等雷格过多的思考,出现的狗叫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

  “小贝,等等我你跑太快了!”小女孩的声音从游乐园大门附近传来。

  “琪琪,别跑那么快”

  “格雷,待在这里不要动!”睁开眼的祗园轻按柜台,身体弹向另个出口。

  「来不及吧真是要命。」

  即便这个角度看不到游乐园,可也能预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男天龙人露出了嗜血的笑容,精美的火枪从宇航员般的宽大衣服掏出。

  咔咔砰!

  嗷嗷嗷凄厉的惨叫声传遍寂静的街道。

  “好!中了!”

  在对方的欢呼声中,雷格确认了周围没有人抬头祗园的离开,正好给了他动手的机会。

  只要用铁砂,不仅能拦下下枪,还能顺便给这两个拿下巴看人的熊孩子些教训杀人是不可能的,天龙人如果死亡,引起的后果太严重了。

  就算他能走了之,整个香波地群岛恐怕也要被世界贵族们犁地遍海军本部或者组织内部也会出现专职的调查员,就像那天出现的记忆果实能力者样:到时候,被满世界追杀的人就是他了

  “哥哥哥哥那个交给我。”

  咔咔女天龙人取出了小号的火枪,开始瞄准。

  “哇哇哇小贝,小贝”

  “琪琪天龙人大人,她还是个孩子!”

  惊恐的女声伴随着跪倒的声音出现,嗞嗞激发出微微乍响的雷格刚准备出手,耳边就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哒哒哒!

  「木屐」

  砰第二枪轰鸣而出,提前步转头的雷格看到了祗园窜出的半个身体,以及个熟悉的手臂:是加计。

  “小桃你不能去!”

  “让”

  两人的争执刚开始接结束了雷格听到的那个声音,出现了。

  这是个身穿深蓝和服,留着黑色短发胡子拉碴,额头左边有个“”形伤疤的高大中年男性。

  在他的眼睛中并没有黑色瞳孔,有的只是白茫茫的眼白:这是个盲人。

  「藤虎不,笑。为什么会在这里赌场!」

  睁大眼睛的雷格瞳孔微缩紧邻游乐园的就是赌场,那里也是他下个要去收集情报的地方。

  噗嗤这边雷格刚放下手掌,那边冲出来档子弹的笑身上就飚出血花。

  “待着别动,交给我!”

  加计的声音随后响起,冲出去的他第时间来到笑的身前,并用手指放在他的鼻子前。

  「不会吧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旁观的雷格脸色极为精彩他看的很清楚,那枪只是穿透了衣服,磨破了层皮后,还露在外面的子弹就进入了衣服中。

  雷格很清楚子弹消失与血液加速流出,都是重力果实的效果。

  “瞎了还乱跑他死了呢,穆斯加尔圣。”加计小跑着来到男天龙人面前,敬礼中开口。

  “你好像有些眼熟。”穆斯加尔圣歪了歪脑袋。

  “本宫记得你你是那天宴会上唱歌的跑调男少将!呵呵呵本来你这种小角色本宫是记不得的,可谁让你那么搞笑。”

  “原来穆斯丽雅宫还记得真是让我倍感荣幸。实不相瞒,本来正度假的我,突然收到了来自本部的联络,有线索称游乐场里有穷凶极恶的海贼,士兵们马上就会赶来。”点头哈腰的加计这般说道。

  “切,无趣。”

  “妹妹哟,我们可是神可不能被那些贱民冒犯,今天还是先回去吧。”穆斯加尔圣眼神开始游离。

  “哥哥!”

  “那两个奴隶回去就送你!”

  “呵呵呵本宫知道了。”

  哗啦哗啦拽动的铁链再次响起,两人转身走向来时的方向。

  “你们两个,将他抬起来跟我走剩下的守住游乐场的大门,支援马上就要到来,不要放过任何个可疑的人。”

  “是,少将大人!”

  跟随在天龙人身后的众多海军士兵们齐声应答。

  “谢谢谢谢谢谢!”

  笑“尸体”前,紧紧抱着女儿的母亲不停的道谢。

  前来抬尸体的海军们低着脑袋将其带上担架,飞快的离去。

  「有趣的家伙。」

  转身走向门外的雷格嘴角勾起恐怕要不了几分钟,笑就活蹦乱跳的走了。

  这两人的戏在他眼中虽然拙劣,可在其他人眼中却相当真实。

  “小桃,他是我的朋友只是擦破了层皮。”特意路过的加计小声传递过信息后离开。

  “你真是什么人都能混熟”祗园喃喃道。

  “原来小桃姐是海军。”

  开口的雷格吸引了祗园的目光只见少女满脸歉意:“对不起让你有不好的回忆了。”

  “小桃姐不用道歉的他们的名声,我姑且还是听过的。”雷格劝慰道。

  “呐格雷,你眼中的正义是什么样子的?”祗园的情绪越发低落。

  “正义啊苍白而谦逊。”雷格认真道。

  第144章苍白的正义

  啵!

  缤纷绚烂的泡泡在少女面前化作泡影,得到回答的祗园脸色苍白的如同雷格话语中的字面意思。

  天龙人的离去,将周围的繁华驱散没有人会关心那个叫做小贝的狗,也没有人能明白小女孩心中的那份悸痛。

  守在游乐园大门前的海军士兵低着脑袋,不管抬头去看他们需要守护的人类。

  “格雷你说的没错,谦逊也有了”

  望着这幕的祗园自嘲的笑笑有些事,百闻不如见。

  唯有亲眼见到,才能明白她们海军守护的那份正义是何等的脆弱。

  “小桃姐?老师说过,这样的理解太肤浅了。”不忍心少女这样的雷格决定来波嘴遁。

  “肤浅吗那正确的理解是什么呢?”祗园勉强微笑起来。

  “我想想啊”挠挠头的雷格眉头紧皱,副很努力思考的样子。

  「现在应该用耳去倾听然后用心去斩断吗?」

  雷格先前的回话,再次出现在祗园的脑海随后她的笑容敛去,化作了认真的凝视。

  感受到这份目光的雷格眉头舒展,笑着开口:“抱歉小桃姐,我少说了句正义苍白而谦逊,但绝非无力之物。”

  “不是无力之物?”眨眨眼的祗园似懂非懂。

  “嗯,老师是这样说的正义跟华丽的财富虚有其表的力量相比,本来就是逊色而苍白的。”雷格的解释让祗园眼中浮现光彩。

  「真是单纯的可爱啊」

  这种想法飘过后,雷格开口:“正义不需要任何神光的点缀,不需要浮华的装饰,只是由单纯的博爱与谦卑组成。正义不单单指海军,它适用在每个人身上,不论贫穷富贵,不论知识高低,哪怕是”剩下那个词语,雷格没有说。

  祗园却自己给出了补充:“哪怕是海贼只要有心,那正义就无处不在。”

  「厉害了这种思想觉悟。」

  点点头的雷格开口:“老师说这是少数人才拥有的「苍白的正义」,毕竟我们人类爱自己更多些。”

  「苍白的正义真想见见你的老师啊。」

  “人类也可以更爱他人的谢谢,格雷小弟。”开口反驳的祗园笑靥如花。

  这份笑容驱散了落寞,与阳光共辉让雷格忍不住眯起眼睛:真是耀眼的青春呢。

  “能帮到小桃姐就好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回旅馆了。”雷格开口辞行。

  “我送你吧万遇见危险的话。”祗园不放心道。

  “就在35号的「旅馆街」,很近的就不麻烦小桃姐了,再见。”随口撒谎的雷格面不改色,进入泡泡车中。

  「是要去新世界吗以后还能再见到吗?不行!」

  “号码,告诉我你的联络方式。那个我,我还想将来亲自拜访下格雷的老师。”开口的祗园俏脸微红。

  「给还是不给?」

  犹豫了不到半秒,雷格还是沦陷:“89757小桃姐,将来要拜访的话,就带些古书好了,老师他比较喜欢这些。”

  “明白了,再见。”

  “再见。”

  挥手的雷格很快离开,这口“苍白的正义”之锅,还是交给他的科林老师来背吧前提是,如果真的有那么天的话。

  离开的雷格并不清楚,他与祗园的谈话被另外个人听见了。

  “笑先生,为什么刚才不能说话啊小桃和那个小鬼究竟说了些什么啊。”拐角的小巷内,加计抱怨着。

  “说了什么啊下次请我吃饭再告诉你。你的青梅竹马可是要离开了,不去好好解释下吗?”眯着眼睛的笑开心的劝说道。

  “好吧下次定要告诉我啊。”说话中加计就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好了,我也想见见啊”

  喃呢着的笑几个跳跃,就从小巷内消失不见。

  13号区域。

  日以倾斜,远方的天空渐渐地染红,唯有涛声依然真切的传来耳畔。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吗”

  因为祗园的出现,迟了些归来的雷格踩着踏板,悠悠而来。

  “哎呀呀小哥说的好!让我想起了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黄昏的太阳是金红色的,让人无法忘却啊。”伴随着这个声音从宽大树桩后出现的,是那熟悉的木屐声。

  「藤虎?!跟踪我?还能不被我发现这见闻色要有多强。」

  吱捏动刹车的雷格果断装傻:“大叔,你迷路了吗?”

  “确实是迷路了我迷失在了人生的道路上。”笑残念的叹息着。

  「你丫穿越来的吗?!」

  “噗这说法真是有趣。”雷格忍不住笑出声。

  “嘿嘿我看小哥到是没有迷路,所以想来请教下。”

  铿露出憨厚笑容的笑缓缓抽出腰间的杖刀。

  “哦?大叔想要请教什么?”

  跳出泡泡车的雷格将其推向远方只有战意,没有杀意。

  “哎,大叔不小心偷听了你和那个姑娘的谈话来这里是想请教下,你口中的老师是何方人士。如果侥幸胜个几分,还希望小哥能带我去亲自拜访下。”笑歉意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