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图鉴没有记载的果实,直接放弃。”

  良久,睁开眼睛的雷格嘴角勾起这种偷听方式效率简直不要太高!虽然并没有获取到关键信息。

  大部分的人表现出的都是购买只有少数的有事后抢夺的想法。

  “熟悉了不少,再加几个阿黛尔碧翠丝赛巴斯格雷”

  重新闭上眼睛的雷格耳边电弧再现这就是艾尼路能对天使岛,进行长达6年语言管制的原因。

  就在刚才他剔除那些无效声音的时候,雷格想起了前几天对电话虫做的实验。

  使用电话虫拨号,会形成了个外放的“个人通道”通过这个通道,就能找到另个有这个号码的电话虫持有人:因为电话虫这种生物本身,只要身体状态良好,是无时无刻不在向外界散发定频率的电波的。

  艾尼路就是借用这种方式,结合自身见闻色霸气将自身变成了个只接受声音的「公共基站」。

  而不是想雷格那样,见闻色霸气与果实直接使用这样不止对方的声音,连其动作都能分辨的清二楚。

  以前的雷格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艾尼路能够做到24小时,让天使岛的人不敢说他坏话。

  他究竟是怎么从成千上万个说话声音中做出辨别的?而且这个时间长达6年!

  现在雷格知道了,借鉴电话虫之间的通话模式!

  电话虫需要的拨号经过转化,会变成种特定的电波而人类交谈发出的声音,自然也是种特定的电波。

  只要用自己雷的体质,将这种电波采集就会出现使用网络搜索引擎的效果:雷格将这种方式称之为「关键词窃听」。

  比如艾尼路,他的设定可能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人谈到「神」,「艾尼路」等等关键词他就能第时间偷听,然后视谈话内容来决定是否给予所谓的神之制裁。

  哪怕是在睡觉的时候,也能做到这点不然的话,天使岛的那么多人,早就发现这个神无法在晚上偷听他们谈话了。

  想通了这个问题,也亲自试验过的雷格不得不佩服艾尼路的脑袋瓜:他虽然心态爆弱,可对果实的开发还是有套的。

  嗞嗞随着雷格逐渐的熟悉这种方式,耳边的电弧溢出也逐渐的消失。

  「碧翠丝?」

  收到关键信息的雷格,马上加大了见闻色的转化声音瞬间变的清晰很多,就像在他身边耳语般。

  “碧翠丝大人,阿黛尔前来汇报情况。”

  “说说看,这是个怎样的人?”

  “是格雷是个很沉稳的少年,与年龄不符。他的样子在15岁左右,如果是40岁的话,这份沉稳就符合了。”

  “格雷受过良好的教育,贵族出身这点从用餐方式说话行为”

  远在高楼之上的雷格,听着阿黛尔对自己的评价难免有些尴尬:他这两世记忆加起来,也确实快40岁了。

  至于礼仪问题纯粹是受到乔伊老人的熏陶而学会的。

  时间悄悄流逝中,阿黛尔的详细汇报结束紧接着碧翠丝的声音再次响起:“赛巴斯大人,您怎么看?这个少年,有没有可能是「雷神少年」?”

  “碧翠丝,你要考虑下维拉镇跟七水之都的距离就算是雷神少年,也不可能在两天内跨越如此广阔的海域到这里。”赛巴斯随口给出解释。

  “那关于「格雷」的资料收集,就将这项去除了。”碧翠丝回道。

  “可以,告诉下边的人老实点不要去随便招惹这个少年。”

  “明白了,赛巴斯大人还有要交待的事情吗?”

  “隐拍的果实,会在几点送来?”

  “明晚拍卖前的5分钟,吉布森酒鬼的手下会亲自送来。”

  “群懂得破财免灾的海贼吗真是够谨慎的。我会提前10分钟到,剩下的安排就交给你了。”

  “是,赛巴斯大人。”

  「有“隐匿师”之称的吉布森吗」

  两人结束了交谈后,雷格收回部分见闻色,却没有放弃对那里的继续监听赛巴斯口中的破财免灾是指吉布森,会针对需要保管的不同物品收费。

  比如这次隐拍的恶魔果实,全程交由他的人来操办的话会收取拍卖金的30。

  「既然明天就要拍卖那果实肯定在这个岛上。如果能找到他们不,异想天开了。」

  有句话说的好: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隐匿师可不是白叫的。

  「不,不绝对!如果是沙沙果实的话」

  “克洛队长。”

  喃呢的雷格又加上这两个词语通过与阿黛尔交谈,化名为「克洛」的克洛克达尔,给他人的印象是:痴情男子头脑聪明。

  他“队长”的身份,就是因为这份聪明而当上的不是因为能打。

  这次隐拍的果实要是沙沙果实那本应吃下去的克洛克达尔要怎样来获得?

  筹集十亿二十亿的贝利?不现实。

  等拍卖会结束后出手抢夺?那购买者会不会直接吃下去?

  就算不直接吃下去,出得起这么多钱的人会那么轻易被抢?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概率小的可以去买彩票了。

  那留给克洛克达尔的路,就只剩下条了在果实被送去之前,将其截获下来。

  「嗯?来了!」

  获取到关键字信息的雷格坐直身体。

  第128章克洛克达尔

  br。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的声音回荡在黑暗之中顾名思义,这里是黑夜酒吧:充斥着黑暗与混乱的闹吧。

  唯有光亮的地方,就是在大厅中央的他高高的坐在「映像电话虫」的身上,疯狂的敲打着其身上的扩音设备,将舞台下方所有人的声音盖过。

  尽管这里的声音如此嘈杂可使用了「关键词窃听」的雷格,还是准确清晰的捕捉到了克洛克达尔与自己手下们的谈话。

  这要是换做1小时前,雷格都做不到这种程度甚至会因为太多人的声音混杂而听不清他们的交谈。

  “克洛队长嗝!谢谢你邀请我们来玩!”

  “是啊,嗝下次定让我们付贝利,太过意不去了。”

  “你们可是我的最器重的下属啊干杯!”

  “哈哈克洛队长对我们太照顾了!”

  「净是些没营养的废话伊万科夫那里也听不到其他破绽!」

  柔然的熊猫地毯上,边柔术修行,边窃听的雷格咒骂着为了精力不至于太过分散,他取消了其他方面的窃听,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两人身上。

  伊万科夫那里做事规规矩矩,角色扮演的相当入戏要不是偶尔能听到“嘻!哈!”这种低语下的神经质笑声,雷格差点儿都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骂归骂,窃听还是要继续耐心,他从不缺少。

  时间渐渐推移着,窗外的夜黑的越发深沉进行着柔术锻炼的雷格动作微顿:开始移动了。

  “嗝到房间了克洛队长,你醉了。”

  “没有嗝!我还能再喝!”

  “那干杯!”

  “干杯嗝!”

  叮叮咚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咕哈哈”

  克洛克达尔那略显稚嫩,却又熟悉的独特笑声响起。

  “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们咕哈哈好了,该去做我应该做的事了。”

  克洛克达尔的喃呢在雷格耳边响起接下来的喝水声冲澡声让雷格给出了足够的重视。

  「大量喝水加冲澡醒酒去身上的味道这是要搞事情啊。」

  下刻,停止了锻炼的雷格走向浴室,并停止了对伊万科夫的窃听,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南侧的克洛克达尔身上看样子是要外出,那就起去好了。

  “醒醒”

  “弗理亨利老大来了。”提高了音量的克洛克达尔再次低沉的笑了起来:“咕哈哈”

  笑过之后,随手将浴巾丢到旁的克洛克达尔走向卧室这幕,让阳台上的雷格收回目光:他对男人的果体可没兴趣。

  「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醒酒橙汁洗澡也用了1个小时。」

  稍微活动了下身体后,雷格眯起眼睛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吱呀这次的克洛克达尔出来的很快:头上多了顶黑色假发,并换上了身男侍从的工作西装。

  并没有察觉到有人窥探的克洛克达尔整了整领子,再度喃呢:“尊贵的客人,打扰了”

  阳台阴影处的雷格嘴角勾起啧啧,这演员的素养。

  2分钟后,将语气与神态调整完毕的克洛克达尔轻轻掩上房门。

  「穿着的是这家酒店的工作服是为了骗开房门吗?」

  阳台外的雷格并没有轻举妄动这种室内的环境,跟踪的难度很大。

  更何况每层楼梯电梯处都有监视电话虫克洛克达尔既然换上了这里的衣服,那就定会在这里干坏事。

  哒哒哒咔咔,咚!

  克洛克达尔的脚步声于齿轮电梯前停下5层6层7层。

  唰唰唰轻踩台阶的雷格迅速完成来到相应的楼层:这间屋子内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

  「停下了敲门了。」

  “尊贵的客人打扰了,您的夜宵。”

  “来的真准时呢咔擦。”

  噗嗤利刃切入人体声音响起。

  “先生先生您怎么了?身体那里不舒服吗?”

  “发生什么事了”

  噗嗤第二次刺入人体的声音出现,房间内的两个生命气息很快消失。

  「干净利落不愧是殡仪馆巨头手下的杀手。」

  没有继续犹豫,压低了身体的雷格连续几个跳跃转入克洛克达尔所在的房间阳台。

  “哼隐匿师又如何。”露出邪魅笑容的克洛克达尔扫过客厅。

  「拍卖会是7天次有隐拍的消息是4天前,这么说3天?」

  偷窥的雷格睁大了眼睛这家伙,只用了3天就找出了吉布森的手下。

  “还有10分钟”

  走向挂钟的克洛克达尔将时间前调整10分钟,转身走向半开的卧室门。

  对于卧室门前死不瞑目的中年人,克洛克达尔没有多看眼。

  「连房间的钟表都事先调了?那保险柜的密码呢」

  “碧翠丝你再等等,等我有了力量,就带你离开这里。”

  咔咔咔咔卧室内的克洛克达尔用实际行动给出了雷格答案:他能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咔擦雷格抬手将玻璃窗敲碎。

  这种声音,自然也被房间内的克洛克达尔听到哒!

  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出现,随手在脸上抹的雷格以铁砂覆面,身体爆射而去。

  唰没有露头,伸出手的克洛克达尔甩出的匕首被雷格随手接下。

  叮!

  两人与卧室门前完成次武器的碰撞。

  “你究竟”

  被惊吓到满头大汗克洛克达尔刚开口,雷格的左手速度就化作残影来到他的胸前拍掌变拳,二连击!

  「差距太大了要死了吗?碧翠丝!」

  中了雷格两击的克洛克达尔眼中没有绝望的不甘而是留恋的不舍。

  噗通克洛克达尔倒在门口尸体身上:时间还剩9分29秒。

  “这既视感第二次了啊!”

  走向保险柜的雷格手掌触碰其上嗞嗞!

  咔咔咔擦磁力作用下,保险柜内的齿轮阵转动后将门弹开:个紫色密封盒出现在雷格眼前。

  这种盒子是隐匿师们所独有的机关盒,内部构造异常的精密复杂:只要打开次,就会再也无法合拢这也是吉布森能将仓库行业做到全世界范围的原因。

  “高举镰刀的黑色死神吗”

  自言自语的雷格无视了盒子正面的图案,取出盒子后打开。

  还是3章第二章二合。

  第129章不夜之岛

  与此同时,司法岛。

  “正义永不落幕”

  哗啦哗啦伴随着海浪的拍打,自军舰上走下的加布拉看远远处的天空。

  那里,黑夜黑的深邃这里,光明白的璀璨。

  缓步而下的加布拉收回目光离开前是三人,归来时却只剩了他孑然身。

  这份孤独即便是有「不夜之岛」称呼的司法岛也无法驱散。

  “啪加布拉长官,斯潘达因大人让您马上去司法之塔。”前来迎接的情报员敬礼后,将命令传达。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清算我了吗。」

  “知道了。”

  不动声色的瞥了眼手中的箱子后,加布拉开始迈步只能自己亲手拿着了。

  “加布拉,别太伤心了。”

  “作为个男子汉,你要坚强点!”

  吱呀守卫在「前门」的橙发胖巨人与瘦脸巨人将大门推开,并出言安慰他。

  “奥伊莫,凯西谢谢你们。”抬头仰望两位巨人族的加布拉神色坚毅哭泣解决不了问题,唯有用行动才行。

  “真是坚强啊这可能是最后次为你开门了。”

  “奥伊莫,还有出去那次呢昂首挺胸的去吧!”

  推开大门的两位巨人伸出手臂,左右的轻拍了加布拉的肩膀。

  “谢谢。”

  松了松领带的加布拉再度迈步连守在正门的两位巨人族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还说出了这种话。

  可想而知现在的斯潘达因那张脸有多臭,多不耐烦。

  “可怜的加布拉”

  “9的斯潘达因长官可是气的少吃了顿夜宵。”

  “也不知道他会被调到哪里去”

  沿途海军士兵们小声交谈着,看向加布拉的眼神皆是怜悯。

  穿过空无人的法院后,加布拉在「本岛」的尽头停下耸立在孤岛上的「司法之塔」依然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放行!”

  “放行!”

  高塔两旁的海军士兵们锋利的拽动了铁链转轮嘎吱嘎吱!

  沉重的吊桥穿过汹涌澎湃的巨大瀑布,将通过这无底深渊的道路架起。

  哒哒哒穿过吊桥的加布拉脚步越发的坚定。

  同情?怜悯?幸灾乐祸?他踏上这座岛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种结果。

  「加布拉世间之事往往祸不单行,味怨天尤人也不会有人出手相助。只要活着,切皆有可能。」

  盘旋而上的加布拉嘴角勾起,将眼前的大门叩响议事大厅到了。

  “进来!”夹杂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斯潘达因长官,加布拉前来报道。”推门而入的加布拉,看到的是斯潘达因因愤怒而扭曲的表情。

  “你还有什么脸笑?!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任务失败的塌糊涂!我的脸面都让你丢光了!9可不是你”

  愤怒的斯潘达因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喋喋不休的训斥着言不发的加布拉。

  良久,说的口干舌燥的斯潘达因停下,狠狠灌了口茶水再次开口:“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给我做好心里准备吧这是你的调令,拿着滚蛋!”

  对于斯潘达因丢在地面上的文件,加布拉看也不看,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对着桌子重重拍砰!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来人”斯潘达因的第反应竟是飞快退到窗户边缘。

  「只会哮的狗。」

  “既然我已经不是你的手下了那这份文件大人你应该看看。”

  从怀中取出文件的加布拉将其摆正其上海军本部调令与鲜红的印章映入斯潘达因的眼帘。

  “你,你竟然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斯潘达因大人如果有疑问的话,找本部的空元帅就好,恕不奉陪。”

  收回文件的加布拉压压帽檐,头也不回的离开这蠢货,迫不及待的要将他调离9,反而省了很多的麻烦。

  “空元帅!”

  听到这个名字的斯潘达因脸色越发阴沉竟然是那位亲自签发的调令。

  「因为鹤中将的缘故吗?可恶!」

  被狠狠“抽”了耳光的斯潘达因满脸后悔早知道这样,就将这家伙派到最危险的新世界去收集情报了!

  吱呀咚!

  重重将门掩上的加布拉长舒口气以后终于不用再看那张蠢脸了。

  “大家你们自求多福吧。”

  想起第九塔的其他伙伴们,将来也要在这蠢货手下做事加布拉就有种恶心至极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等乔跟科林老师到了」

  向着自己房间而去的加布拉紧握手中箱子定要亲自将果实交给科林老师。

  “被安慰的几率更大吗”推门而入的加布拉愣在门口。

  “你现在定很得意吧?毕竟如愿以偿了。”圆桌旁,端着酒杯的修淡淡说道。

  “修大人,这里是我的房间。”加布拉语气冷漠。

  “呵”轻笑的修放下酒杯:“真是见外呢,我这次可是以你父亲的身份来的坐。”

  「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要开口的话卡在嘴边,关上房门的加布拉在修的对面坐下。

  “他是叫雷格吧?”修突然开口。

  抑制住脸部表情的加布拉开口:“雷格怎么了他已经死了。”

  “不错,有进步但是你不该主动说他已经死了。”

  修的话,让加布拉如坠冰窖究竟是哪个地方出错了?

  “不明白吗?我也时常想不明白你为何连我的点聪明都没有继承到,净是继承了你母亲的愚蠢。”

  “你不能这么说母亲她那么爱你!”加布拉怒目而视。

  “死人是没办法说爱的你还是懦弱的不行。那颗恶魔果实让你吃下去,真是浪费了。”修的话越来越刻薄。

  “就算是浪费,我也吃下去了。”加布拉目光中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