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海军」才是实现心中正义的最佳选择事实也的确如此。

  统治着整个新世界的洛克斯海贼团,在战国的神机妙算和他的拳头下分崩离析,新世界的海贼们开始群雄割据;白胡子大妈近年来崛起的凯多等等,数不清的大海贼他们也压制住了再到罗杰的出现,也是同样如此,战国心中所燃烧着的澎湃正义,让他可以无惧任何对手的挑战!

  空元帅曾给出战国这样的评价钢的意志,铁的手腕!

  「海军英雄」这个称呼,并不适合性格随意的自己,战国更适合他可以忍受上层对天龙人的维护,也可以为部下们尽心尽力,恪守海军职责,哪怕是为了多数人牺牲少数人,但他却有个底线:为了少数人的安全,牺牲无数士兵性命,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五老星这次的命令,已然触及战国心中的底线,让他心灰意冷不然的话,战国又岂会在此时放弃自身的职责,他只会想尽切办法搞定白胡子,哪怕是言而无信,丢掉自身尊严!

  “呐,白胡子你是怎么想的?”

  几桶美酒下肚,已是微醺状态的战国突然开口,问的问题却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哗啦哗啦啦正为自己倒酒的白胡子没有马上回答,等酒盏恰到好处的满盈后,才慢慢开口:“我啊?没兴趣,无论胜利的是谁我们打了这么多年,终究要有个了断的,不过那也要等儿子们长大以后了。”

  战国又转头看向从刚才开始,就言不发的老伙计:“那你呢,卡普”

  “当然是继续了,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哪怕跪着也要走完。”

  看着信念崩塌的战国,卡普少见严肃起来:“你这家伙,该不会想要早退吧?”

  “我”

  张了张嘴却说不出答案的战国,只能饮而尽,任由淌下的酒水将衣服浸湿,那模样说不出的迷茫啪!

  重重拍在战国肩膀上的卡普,二话不说的拎起拳头对着战国脸上来了几拳,边打还边骂:“混账东西,你个软蛋,老夫真是看错你了懦夫!”

  “你个老狗砰!”

  怒火噌的下就上来的战国,挥拳打了卡普个熊猫眼,反身将他压在船板上,拎着他的领口怒吼道:“那你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做?!”

  “让规矩见鬼去吧!”

  卡普不假思索的吼了过去,顺便还将战国反压到船板上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的战国,把拽起卡普的左脸,狠狠撤了起来:“没有规矩,哪儿来的秩序!”

  被扯得眼歪嘴邪的卡普,也不甘示弱的扯了过去:“呃那就做做样子!”

  “混蛋,你以为谁都跟你样啊!”

  “痛死了,松手不然你还能怎样?老夫早说过,天龙人就是垃圾!”

  “卡普,那可是世界贵族狗屁的,老夫也看不惯这群混账东西!”

  “那不就妥了?!就让雷格小子去做吧,弄死他们最好我们到时候再出去力挽狂澜,也正好让海军独立出来!”

  “天杀的卡普,你终于说出自己的心声了啊这跟背叛有什么区别?!”

  “放你的狗臭屁,老夫当海军是为了保护平民的!不是为了保护那些垃圾!!”

  虽然彼此并肩作战几十年,但性格上的迥然不同,也就造成了现在的冲突,两人就这样毫无形象的扭打在诺大的船头上,将白胡子这个主人忘却脑后哪怕白胡子现在出手,说不定拳就能将他们打败!

  白胡子当然不会如此,既然说了不打,那就绝对不会出手偷袭此时的他,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扭打在起的两人:等这两个人打累了,答案或许就有了吧。

  第655章最后的战斗七

  时间稍稍回溯海军「临时指挥部」。

  “萨卡斯基,你个混蛋还敢回来?!”

  “你知道这会害死多少同伴吗?”

  “你不配当海军!!”

  当赤犬踏入指挥部的那刻,往昔的同僚伙伴部下就在愤怒中爆发了,甚至已经有人对着他产生了敌意杀意!

  “大家都安静下!”

  “可是鹤中将,他”

  “我说——安静!外面的海王类正在暴走,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其他人按照计划有序撤退,如果有紧急情报随时来找我汇报萨卡斯基,你跟我来。”

  靠着自身威信和大难当前压下众人愤怒的鹤,示意变成众矢之的的赤犬过来砰!

  向性情温和,对待同伴和蔼可亲哪怕对作恶多端的海贼都有平和态度的鹤,却在赤犬进来后重重将舱门碰上,眉宇间满是严肃:“为什么要这样做,萨卡斯基?”

  “鹤中将为什么要明知故问?服从命令可是军人的天职。”淡淡开口的赤犬,瞳孔中不见丝愧疚,更奢论是动摇。

  “是吗那原因呢?”

  鹤眼中的愤怒如潮水般褪去,精神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好像瞬间就苍老了几岁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无法原谅下达命令的五老星,他们是人,不是随时可以丢弃的道具!!

  赤犬也不隐瞒,直言了当的开口:“圣地出了变故,雷格”

  “原来如此为了天龙人的话,也只能是为了他们。那么,萨卡斯基,你什么时候甘愿沦为他们的走狗了?”

  语出惊人的鹤,说出与自己身份不符的话,她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个举动,哪怕这是唯可以摆脱白胡子海贼团在最短时间内支援圣地的办法这不仅涉及到在场的20多万军队,还会危害到椰子岛周围的其他领地!

  就算军队要听命令,那其他人呢?难道就因为生活在上面的数十万数百万无辜民众不是加盟国成员,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海军她不当也罢这种话尽管没有说出来,但再次睁开的鹤,那锐利坚决的眼神就清楚的表明了态度。

  “走狗?我们不都样吗武器军费人员调动和命令大多来自上面,为什么到了这时候反而成我的错误了?”

  “难道就因为命令不合理,太冷酷?那更早的时候干什么了鹤中将你告诉我——当初晋升少将时,被告诉的内容是什么。”

  “你不会忘了吧?海军存在的根本理由,切都要以天龙人的安全为主!泽法老师也好,你们也罢,都告诉我要这样做,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哦,对了,卡普没有经历这个过程,他也没说过。”

  赤犬的振振有词,将鹤反驳的哑口无言是啊,就算萨卡斯基不做也有其他人去做,他们所有人都曾是世人口中的走狗,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他。

  “是我失礼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

  波噜波噜鹤的道歉刚开口就被打断,桌上排的电话虫中,体型最为高大戴着画有“天龙蹄”图案帽子的电话虫,就急促的叫了起来这是来自五老星的直接通话,而不是通过「庞格尔城堡」总指挥部转达的命令!

  “那我先回避下”

  “不必了,应该是找我们的”

  鹤拦住要离开的赤犬,转身走向桌子从战国和卡普,选择跟白胡子联手压制暴动的海王类,她也没有向上面汇报这情况时就注定电话要来,只是迟了点儿:原来五老星在等的人,是对他们忠心耿耿的赤犬。

  “鹤中将,你能解释下吗?这可是很严重的立场问题”

  拿起话筒的鹤,听见的是来自五老星的冰冷质疑对方没有解释为什么要隐瞒圣地被孤立,也没有对给赤犬的命令表达歉意,反而是在质疑她的忠诚。

  这就是上级,或者说这是代表了天龙人的掌权者,理所应当该做的事接下来,怕是要让她退位让贤了。

  虽然很想臭骂对方顿再甩手走人,但性格使然,让鹤脸上多出丝苦笑:“立场我到没考虑到,只是想多救些士兵的性命作为总指挥,这是我的疏忽,甘愿接受军法审判。”

  “是你没考虑到,还是你们的?”

  见鹤干脆的认错,换人开口的五老星语气间多了几分急促要是战国和卡普不回来支援圣地,海军的总体战斗力怕是要下降半。

  “是我下达的命令,他们也同意了。”

  换了种说法的鹤,将责任全部抗到了肩上,哪怕这会因此断送她的军旅生涯,毕竟和白胡子联手这件事,总要有个承担责任的人在旁的默不作声的赤犬,也同样在思考自己接下来要怎样做。

  “那就将指挥权交给萨卡斯基,你来当他的副官,其他的事情等危机解除后再说现在,我们要单独谈话。”

  这根本就是串通好的话筒对面的五老星相视眼,齐齐伸出两根手指:卡普战国鹤三人年轻时就向是共进退,下达这个命令时他们也想到会有这种后果,事到如今也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

  “是”

  将话筒交给赤犬的鹤,走的没有任何留恋,看起来洒脱极了,似乎是因为卸下了责任的缘故,望着她离开背影的赤犬,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十几年前的鹤。

  当时的鹤中将可谓是风华绝代,所有人都以能见上她面为荣,说上句话更是能炫耀好几天,哪怕随着岁月流逝,绝美容颜不在但她现在受到的尊敬,却是曾几何的增长。

  哪怕是五老星,也不敢说出对她当场撤职查办的话语那自己呢,又该何去何从?天龙人那不可动摇的地位,可是已经几百年没有人能撼动过了!

  “是,是是我明白了,这就行动。”

  来自五老星的指令并不复杂,放下话筒的赤犬推开舱门,耳边就飘来鹤的声音:“战国和卡普不回援的话,回去的人多反而会让敌人有机可乘,那就是要攻敌之所必救吧?金狮子留下的领地距离1要塞很近,革命军随时可以支援,那就只有万米之上的空岛了”

  转过头的赤犬,看到侃侃而谈的鹤,她也不停止,用笃定的语气继续道:“船队的补给我们虽然可以在其他的支部做,对方也定会防止我们上空岛,想要靠常规方法不行,那就只有去「庞克哈萨德」这个科研基地了执行力度是不惜切代价,哪怕是两败俱伤。”

  “是,点都没错为了不让天之国度无法控制,贝加庞克先生很早就在研究飞行船,现在用不过是恰到好处,只是”

  确认了鹤的说法后,赤犬掏出支雪茄点上,吞云吐雾后森然笑:“你也太兴师动众了吧”

  见闻色感知中的那些强横气息,不用想也知道是参与了这次战争的中将们,就算是指挥权的移交也不可能在此时召集他们,毕竟外面还有无数暴动的海王类可能冲过来所以结果很显然:他要被同僚们围攻了,因为先前的举动和接下来的行动。

  “咳那你呢,甘心吗?”

  被烟雾熏到的鹤挥手将其驱散,指缝间却有抹亮光闪过,若有所思的赤犬,身上爆发出惊人热浪:“当然不甘心那就凭拳头说话吧!!”

  第656章穿透历史

  月球,古代都市「碧卡」。

  嗞嗞嗞嗞当明亮的蓝色闪耀乍响时,沉睡在黑暗之中,眼望不到尽头的古代都市,便再次苏醒了。

  “这就是碧卡吗空岛人的家乡,也是巨大王国的发源地。”

  开口的雷格放眼望去,入目处,最显眼的依旧是那写轮眼般的“三勾玉”图案此外还有波浪条纹圆圈等图案,布满尘埃却又满载厚重历史感的高大建筑,林林总总交错而过,本该是透明的,如今却盈满了电流的管道等等,这切,都让到来的他产生了种强烈的既视感。

  山迪亚碧卡岛佐乌这三者看似相同,却在细节上有着不同的城市,在这座名字同为「碧卡」的大型城市内皆是可以看到比如帐篷式的圆建筑,平定式的房屋,巍峨壮观的宫殿庙宇这些。

  要说这几者唯的共同点,那就都是宽敞到过分的道路不过这也符合「巨大王国」的称呼,毕竟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居民,虽然不如成年的巨人族,但成年人也普遍有白胡子那种体格。

  “可惜柏格这个艺术家看不到算了,将来总有机会的。”

  喃喃自语的雷格声音传向远处,产生些回响,耳边机械齿轮随着电流的驱动,越发频繁光是听的话,任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个已经“死掉”了的城市,只有空气和遗迹,除他之外没有任何活着的生命存在。

  尽管雷格只要维持元素化就不需要空气,不过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碧卡人,却是需要的锅碗瓢盆瓶瓶罐罐,甚至连秋千滑梯这些儿童设施都可以看到。

  “科技水平和生活条件,完全不是个档次啊但愿可以顺利沟通。”

  收回目光的雷格,将目光投向城市的中心那里有个大的夸张的透明球体,正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电芒。

  这是他刚才提供给周围管道的电能,不多不少,体内能量的半嗞嗞嗞嗞!!

  很快在都市中心处现身的雷格,不出意外看到了记忆中的那副画面在这处铺满了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管道,像是工厂样到处是生产线的轨道,轨道的两旁是闪烁着电光的小门,门内是数以千计的——小机器人士兵。

  这些带着头盔身高连1米都不到,背后有着对白色羽翼的小机器人们,就是雷格不远万里到来的原因有了它们在,才有对抗伊姆控制着的「天王」可能性。

  咚咚咚咚经过最初的预热充能后,这些“活”过来的,模样都是对白色眼睛嘴上都有把倒三角胡子的小机器人们,迈着整齐划的步伐走上轨道嗞嗞!

  电流涌动中,它们齐齐向着中心的广场走来,也就是雷格所站着的地方果然和记忆中样,只不过这里没有斯佩西中尉,他来的时候也没有宇宙海贼,但却见到过很多坑坑洼洼的挖掘痕迹。

  毕竟时间对不上,艾尼路如果按照他原本的人生轨迹,也是要22年后才会跑到月球上来等候在原地的雷格,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而是随时做好的战斗的准备,哪怕这些小机器人并不怕电。

  哒哒哒哒相比较开始那沉重的步伐,越走越灵活的小机器人军队,泛白的眼睛中开始出现黑色的眼球,它们同时以种冰冷的眼神望向雷格,搞得他眉头微皱,却时间不知要如何交流。

  嗞嗞两者僵持了几分钟后,先前轰鸣不断的碧卡终于停歇,股电磁波冲进雷格脑海:请能量提供者下达指令,避免无意义的能量消耗!

  “”

  被提醒要勤俭节约的雷格脸古怪,歪了歪脖子,想了几秒后眼前亮这不就和他开发出的记忆共享个道理吗,只要转换下思路,按照对方传来的频率加以解读,就能沟通。

  “避免能量消耗?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个城市又为什么变成这样能解释下吗?”

  “这是机密,请提供权限?”

  “写出来可以吗?”

  “要求合理,接受请在10秒内写出答案,否则视为敌人驱逐!”

  传回来的电磁波中,雷格竟是感受到强烈的杀意袭来,搞得他差点儿忍不住动手这可和艾尼路的遭遇不样啊,也许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总之先冷静!

  压下动手欲望的雷格,很快将名为「乔伊波伊」的历史正文写了下来,刚才对方传过来的电磁波他也懂这是来时三叶草博士专门叮嘱过的,它的意思是:请说出最高权限者的姓名。

  “身份确认,乔伊波伊长官佩斯为您服务,欢迎回家!”

  “谢谢”

  “这是佩斯的职责,生命探测系统检测到您只有人归来,佩斯建议您关闭额外的能量消耗”

  在名为「佩斯」人工智能的指引下,雷格将权限赋予给它,灯火辉煌的都市很快又次陷入黑暗之中,留在原地的小机器人们也再次回归远处,只留下个承载了它的载体存在,以及周围建筑的能量运转。

  怪异感再次在雷格的心头挥之不去,相比较这份科技水平,来时见到的那些居民生活建筑工具儿童玩具,就显得也太落后了好在这个答案很快就能知道。

  “就是这里,乔伊波伊长官请您更加具体的描述刚才的问题。”

  跟着佩斯走进工厂内部的雷格,看到了以壁画形式展现在他眼前的历史和碧卡岛上「试炼之地」的画风如出辙,看来是出自同人的笔下。

  “那就从有历史的时候开始讲述吧”

  “请稍等”

  嗞嗞嗞嗞佩斯化身的小机器人将手中的尖头长矛举起,都市最高处的能量球又开始运作,两者瞬间连接在起,返回的电磁波不在冷冰冰的,而是突然有了感情,是种很有磁性充满了厚重感的男声。

  “后来者,很高兴认识你!我的名字是乔伊波伊”

  这个名字传来的那刻,瞳孔微缩的雷格下意识的看了眼佩斯,以防它突然出手攻击结果对方还是保持着连接动作,电磁波也继续以平稳温和的语气向他传递!

  第657章穿透历史二

  月球,碧卡。

  “原来如此,这就是前因后果”

  当传来的电磁波告段落,喃呢的雷格总算恍然大悟尽管这段电磁波很聪明,甚至会根据他的提问回答问题,但依旧避免不了它是只是段留言的本质。

  通过这段留言,雷格先前心中的疑惑也解开了碧卡人,或者说是「宇宙流民」,曾经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他们也是从另个星球上迁移过来的。

  乔伊波伊只说是因为战争失败,被迫离开家乡,并没有点明敌人是谁,尽管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