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赤红的闪电,刹那间晴空万里的天空就出现成千上百道的雷霆。

  “不要,不要”

  “放开我,你这个坏人”

  “唔啊唔啊”

  雷霆万钧下落时,挣扎着的宙斯边嚷嚷着要离开,边又如饥似渴的吸收着雷格输送过来的电能,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身不由己的真香。

  其实这也不怪祂,实在是其中的能量太诱人了经历过与凯多战斗的雷格,如今可以轻松的让果实能力暴走。

  能力暴走的代价是无法元素化,和黑暗果实样有些类似,但是不能像黑胡子那样吸附能力者,并剥夺他们的能力,也没有双倍痛楚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与能力的全面强化,以及对体内恶魔之力的完全控制。

  能够让人获得神奇能力,又可以在能力者死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正是恶魔之力的作用所以「黑暗果实」才会被称为史上最凶险的果实:因为吃下去,就可以产生能力暴走的效果。

  黑胡子也是因此夺得了白胡子的「震震果实」经历了果实觉醒又找到藏在身体内最核心的能力来源后,雷格虽然没有黑胡子怪异的体质,可以吃下两颗果实,但将自己的恶魔之力贡献出来,帮助科林加强果实能力是没问题的。

  “沙域·星沙!”

  轰隆轰隆雷鸣滚滚中,先前被科林放出的大量沙粒冒出袅袅白烟,在明亮的阳光下释放出夺人眼球的璀璨光芒,时间就像黑夜天空的浩荡星河般,有种令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的窒息之美。

  “胆小鬼科林,让老娘送你去见你那死鬼父亲和母亲吧!!”

  数不胜数的星沙绽放出光辉万丈的那刻,白紫色的蕴光自大妈身上浮现,股直撼灵魂的气息冲天而起两种颜色开始分庭抗礼,晶莹剔透如钻石般的沙粒们在碰撞中化为齑粉,彻底的消失不见。

  “老师,不能硬碰硬”

  怕他被激怒的雷格赶忙提醒,紧握拳头又马上松开的科林,双手合:“我知道的砂之屏障·星盾!”

  哗啦科林召回漫天星沙,在身体周围形成面刺眼的弧形圆盾,光芒四射中他的身体骤然消失,再次出现就已经来到大妈的身前。

  “岚脚·刺刃!”

  “皇帝剑·烈焰爆击!”

  叮——金铁交鸣的脆响化作圈圈涟漪荡开,用悬浮在身边的星盾档下这击的科林,紧随其后出现在大妈左侧,漆黑如墨的拳头重重拳将她击飞,紧随其后又是脚踢出。

  “啊啊火焰暴击!”

  怒吼着的大妈面孔越发狰狞,松开左手的她重重向着科林砸去叮轰隆!!

  星盾又次恰到好处的出现,在大妈那足以撼山动地的怪力下崩出点点星芒,被炸裂开来的火焰吞没不见,故技重施的科林,紧接着又是拳砸在大妈那宽大的身体上,让她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雷电小子,你碍到老娘了!!”

  “乖乖挨打吧,蠢货。”

  嗞嗞嗞嗞站在原地不动的雷格,又次招出万雷降临,星盾上所散发出的光芒变得更加夺目耀眼,连连挥刃出拳的大妈气得脸色由红转青,却还是被科林接二连三的暴打。

  “你快放开我,妈妈会吃了我的呜呜呜!”

  “唔啊唔啊妈妈,这跟宙斯没关系啊!!”

  “”

  看着这幕的雷格脸色越发古怪,这家伙又哭又吃的样子,真是没得救了他抓宙斯,是用来削弱大妈的机动力,二是用它来当增幅器。

  这个对雷电力量异常“贪吃”的家伙,可比已经坏掉的辅助工具给力多了借用祂的身体,雷格可以很轻松的吸收周围的游离能量,再将这种能量辅以电热的形式反馈给科林。

  所谓的「星沙」,就是沙子在经过电热的高温后升华成的玻璃状物体不止强度是以往的几倍,而且还受他直接控制!

  恶魔之力之间,是可以互相引导的如果现在有个能力者在他面前死去,雷格甚至可以追寻着这个虚无缥缈的轨迹找到那颗“重生”的果实。

  叮叮砰砰接连挨揍的大妈何时受过这种屈辱,但她也明白是雷格在控制那面该死的盾牌,而科林担任了主动的进攻者。

  宙斯要是不被抓去,自己还能靠着祂的高速机动力躲开,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简单的办法是叫人!

  “卡塔库栗,你要在下面待到什么时候给老娘滚上来!”

  嗡——大妈灵魂波动逸散开来的那刻,本可以用电波干扰的雷格不仅视若无睹,嘴角还勾起抹不屑的弧度:“尽情喊吧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你那些乖儿子女儿们,要是有个能到你身边,就算小爷输!”

  第621章夙愿之战四

  苹果海。

  “妈妈!给我滚开柳饼!!”

  “这可不行,如果随随便便就让你走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乱流。”

  叮叮叮叮面对卡塔库栗腿部分出的大量糯米刺,神色肃然的香克斯左手荡出圈波纹剑气将其悉数档下,并随着舞动的黑色披风迅速拉近距离,抬手就是连串密集的挥刃。

  “口气真是不小,你个无名之辈的面子有狗屁用”

  将名为「土龙」三叉戟挥动的卡塔库栗,以大开大阖的凶猛姿态将香克斯的凌厉进攻压下,身上开始涌动出大量滚动的流质糯米:“糯团突刺!”

  缠上卡塔库栗手臂的白色糯米,不断盘旋而转,裹上三叉戟的同时,就已经变成气势惊人的螺旋刺被鄙夷香克斯也不生气,反而淡淡的笑了:“那你就记好了,我是「红发海贼团」的船长香克斯,今天会打败你刚斩!”

  后退步的香克斯右手搭上剑柄,左脚重重踩踏在甲板上,惊人的气势敞开的瞬间挥剑斜斩,覆盖在外侧的糯米硬壳分为二,余势不减的重刃直直砍入三叉戟的剑刃空挡处嗡!

  在这种霸道的气息牵引下,架住香克斯攻击的卡塔库栗也放出了自己的霸王色,脸色阴沉如墨的他,死死盯着那头鲜艳如血的红发:“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鬼,个个都太嚣张了,我这个当前辈的有义务告诉你什么是谦逊——无双甜甜圈!”

  咕噜咕噜猛力扫将香克斯逼退的卡塔库栗,脚掌重重踩踏在甲板上,觉醒能力发动时,整个扭动起来的船只就像活过来了样,个接个的白色圆圈升入半空。

  “海贼世界中的前辈可不是论年龄的用的是拳头信义运气!”

  唰同时跃起的香克斯脚掌连踩空气,往无前的向着卡塔库栗杀来。

  和这种觉醒了果实能力的强者战斗,只有速战速决不然的话,对方的能力发挥加上其自身,他就等同于在跟两个甚至是以上的敌人在战斗,时间长落败的必然是自己。

  “来得好”

  森然笑的卡塔库栗露出凶恶的利齿,杀气腾腾的抬起三叉戟他怎么也想不通,雷格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期出现,这可连两天都不到!

  凯多可是连妈妈都异常忌惮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有怎么都不会受伤的不死之身那到底是什么让他放过了雷格?或者两人握手言和了?亦或是凯多临时有事走了?

  心中涌出无数疑问的卡塔库栗,又次想起了两人见面时的场景连动手都不需要,是自己的完败。

  无论如何,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解决眼前的敌人,然后支援妈妈化身恶魔的卡塔库栗将三叉戟刺出:“九头年糕!!”

  唰——漆黑的三叉戟,于阳光下绽放出耀眼光晕的那刻,九个白色圆圈内涌出九个巨大的手臂,分散开来的它们或左或右或上或下的将香克斯单薄的身躯笼罩。

  “大振翅!”

  叮触碰三叉戟的刹那,香克斯的身体随之旋转起来,形成的密集剑气组成股盘旋而上的飓风,将袭来的巨大手臂档下。

  “天真糯团吟著!”

  抬起双手的卡塔库栗将三叉戟猛的旋转起来,轮被白色糯米环绕的尖刺圆盘迅速成型,那九个再次发动攻击的巨大手臂,比之先前的力道速度皆是快了倍不止,撞上剑刃飓风的那刻发出轰然巨响,荡出的冲击涟漪甚至掀得海面波涛起伏不定。

  “死吧无双·年轮切糕!!”

  在这种骇人的冲击,香克斯用来防御的飓风也出现短暂的停滞,瞄准了这间隙的卡塔库栗双脚错腰肢随之压低,在头顶不断盘旋蓄力聚能的尖刺圆轮化作道黑白流光闪进其中。

  “刀流·狮鹫挽歌!”

  啾——清亮啼鸣出现的那刻,只有着狮子雄躯与利爪苍鹰锐面栩栩如生翅膀的奇特生物,在散开的剑刃飓风中形成,在狮鹫怒吼中红发飘扬的香克斯,双手高高举起呈倒握刺击状。

  在白色圆盘袭来的那刻,狮鹫动了它猛然振翅高抬利爪,以俯冲向下的姿态与香克斯刺击的双手形成配合,那股浩浩荡荡的威势,令与之交锋的卡塔库栗脸色愈发狰狞:“剑豪又如何极·怪力年糕!”

  嘭嘭嘭嘭双臂骤然涨大几倍的卡塔库栗,手中的三叉戟也在漆黑糯米的覆盖在变成合适大小,双手拎起武器的他以横扫的霸道姿态冲向前方。

  和他见闻色预见的模样,香克斯的强势攻击将白色圆盘斩成粉碎,尔后他们碰撞在起紧接着对方的手掌会变刺为挑,以种意想不到的角度刺向发动攻击。

  心中有如明镜的卡塔库栗没做任何多余动作,在惊人力道传至手掌的瞬间,香克斯果不其然的手掌转,翻转的左手就刺向他的眼睛噗嗤!

  “怎么可能”

  没有任何阻碍,剑刃透过脑袋的那刻,瞳孔放大的香克斯身体开始向后移动,手中再增的力道想要让他将剑刃抽出呵呵!

  邪异笑的卡塔库栗,被穿透的脑袋突然凝固住剑刃,流动起来的左手迅速抓向不肯离开的香克斯身为个剑客,尤其是剑豪级的对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松开自己武器的。

  剑刃被牢牢卡住的香克斯,右手剧烈震颤起来:“风卷!”

  呼啦半月状挥出的劲风将流动起来的糯米稍阻后,香克斯也面临了卡塔库栗右手刺向身体的三叉戟,其上三个尖端,散发着点点寒芒,还未抵达就让他浑身颤栗。

  笼罩在死亡阴影下的香克斯,突然笑了他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误气急败坏,也没为对手的狡猾恼羞成怒,而是笑着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死亡。

  “可惜了你?!”

  正为自己扼杀了个天才而叹息的卡塔库栗,突然感觉剑上的重量轻,三叉戟穿过的既定位置,也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实感哗啦!

  紧急着是剑尖处传来的巨大推力,倒飞而出的长剑被抹红色再次握住,依旧是闭着眼睛的香克斯笑得更灿烂了:“什么也不想的话,你就看不到我的动作了吧。”

  卡塔库栗眼中满是鄙夷,脑袋慢慢恢复原状:“你既然是帮手,怎么连我的情报都不清楚?还有,你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香克斯摇摇头,轻抚剑身:“我只不过是自说自话的来帮忙罢了,至于你说的「连剑也握不住」是个剑客最耻辱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以为我是如何在什么也不想的状态下,准确的找到「格里芬」的?”

  多少懂些剑道的卡塔库栗,不假思索道:“它在召唤你。”

  “对这是我们亲密无间的证明,也是互不束缚的自由。对其他剑客来说,也许松开手掌是对剑的背叛,是剑道的堕落,但对我们来说并不适用。”

  “很好,古怪又有有趣的家伙,我记住你了红发海贼团的香克斯。只是你的那些同伴,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你是去救还是不去?”

  紧握三叉戟的卡塔库栗深深凝望他眼,再无对眼前之人的半分轻视无名之辈并不代表实力默默无闻,即使是个曾在罗杰手下当过「见习船员」的家伙!

  “这个啊”

  闻言扫过周围战场的香克斯,表情变得自信满满:“他们可是我所认可的同伴,更何况有贝克曼在他比我聪明比我强,你的那些同伴们,没有比你更强的了吧?”

  “噢啦噢啦”

  “你个可笑的猴子,直来这些不痛不痒的射击,还不露面,到处逃跑,你究竟要跑到什么时候?”

  “该死的泥鳅蟑螂跳蚤小爷已经忍无可忍了,大福哥哥,我来对付那些杂鱼们!”

  由夹心饼干威化饼干曲奇饼干等等,各种美味饼干组成的大型战舰上,个身材高大戴盔披甲,胡子密集的威武骑士,愤怒的挥舞着手中宽刃重剑另只手上是布满孔洞的长方形饼干盾牌。

  本该用来抵挡子弹射击的盾牌,却被他垂在腰间成为了装饰品毕竟这些攻击软绵绵的,对他自身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

  “停,你走了我可就头疼了”

  眼看这个高大的威武将军就要离开甲板,跳上另处正打得火热的战场,先前借着速度够快,不断进行游击战的贝克曼终于出现。

  “混蛋,你要是再敢东躲西藏的小爷马上就去杀光你的同伴!!”

  “啪嗒”

  贝克曼也不骂回去,自顾自的掏出支香烟点上:“呼小哥,这可不好吧?你刚才不是还自称是「饼干骑士」,喜欢与强者进行对的战斗,要用手中珍贵的,世上绝无仅有的名剑「普雷杰」,教会我什么才是新世界的洗礼吗?”

  “小爷没兴趣陪懦夫玩,你个老东西也就只有逃跑的本领还不错”

  贝克曼这次没有无视饼干骑士的咒骂,顺着他的话提到年龄问题:“你看起来可比我年龄大多了你真的是「夏洛特·克力架」吗?怎么比你的那些哥哥姐姐们老那么多。”

  “嘿”

  胡子满腮的克力架轻蔑笑,眼中居高临下的鄙夷再明显不过:“想知道吗?那就来打败我吧用像个男人的方法。”

  “呼男人吗?”

  咔咔大拇指扣动来福短枪后「击锤」的贝克曼,在吞云吐雾中悄然不见,这幕看得克力架更不耐烦,随手就是剑挥向右侧,火舌吞吐下袭来的漆黑子弹被锋利的剑尖恰到好处的分为二,甚至没能留下丝火花。

  砰又是发枪鸣迸发,连连摇头的克力架刚要转身离开,左手侧拿着的饼干盾牌就轰然破碎,余势不止的子弹甚至在他腰间的盔甲上,留下个穿透而过的孔洞,结果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

  “碎片整合!”

  即使心中诧异万分,克力架还是第时间让碎掉的饼干与盔甲变回原状,同时泛着圈圈涟漪的透明武装色覆盖在盾牌上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克力架抬起盾牌使用武装色,进入临战状态的模样前方,是吐着烟雾走来的贝克曼,他的脸上是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从刚才起我就直在想子弹发出的声音为什么不对,原来是铠甲里有人。”

  这句听起来像是废话样的语言,让克力架脸色阴沉几分:“就算你猜到了又如何?难道你以为刚才的那种侥幸会发生第二次吗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竟然趁我不注意偷袭!”

  “小哥,我可是个狙击手啊光明正大的跟敌人交手,怕是嫌弃自己的活的久了。”

  “少说废话卷·椒盐卷饼!”

  唰抬手就是剑的克力架,放出道迅疾如电的螺旋状剑气直奔贝克曼的心脏,他身形闪就躲过了这次冲击,随手对着饼干盾牌又是枪:“小哥,你知道吗这世间万物,都是有着自己独特呼吸的。”

  轰隆咔擦贝克曼躲过的剑气攻击,将后方的夹心饼干扶手斩出光滑的切口,同时还伴随着饼干盾牌的再次碎裂声,以及盔甲的崩裂声。

  “不可能你究竟是什么人?!”

  “切皆有可能”

  在克力架略带几分慌忙修补盾牌与盔甲的时候,贝克曼瞄准他高大身躯的中央:“问别人名字前,还是坦诚相见的比较好弱点击破。”

  砰先前还能无视甚至觉得可笑至极的小小弹丸,在火焰中迸发而来的瞬间,竟让克力架慌忙的躲避开来,生怕自己的盾牌和盔甲再次被击碎。

  咔擦尽管他第时间去选择了避让,那颗呼啸而来的漆黑铅弹却在半途爆炸开来,分裂成无数细小速度倍增的颗粒子弹,直接覆盖在他的盔甲之上,让它轰然崩落成大半。

  “好疼啊!!”

  魁梧的盔甲内,个留有紫色短发右眼处有着道伤疤脑后有三簇挺直小辫的年轻人出现他的身高,甚至不及这个高大盔甲的半。

  “这是血?”

  “你个混蛋,竟然伤到老子”

  “你今天死定了,谁来也没用”

  发出痛呼的克力架,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细小擦伤,在看到鲜血后双眼变得赤红,释放出的剧烈杀意产生股庞大的风压,卷得整艘战舰摇摆不止:“出来吧,饼干士兵们!!”

  第622章夙愿之战五

  苹果海。

  “出来吧,饼干士兵们!”

  看到鲜血的克力架直接爆发,整个饼干战舰瞬间融化,个接个手持利刃盾牌,身材魁梧的饼干骑士在铺就的饼干地板上浮现仅仅是短短十几秒的功夫,支百人的军团就诞生了。

  “嘶”

  踩了踩铺在海面上的饼干地板后,贝克曼忍不住倒吸口冷气这年轻人好狠,竟然准备跟他玩儿国际象棋了。

  只不过,这个棋盘上只有他个人而对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