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往的让人讨厌。”

  “彼此而已,你表现得越是理智,老子就越想摧毁你!”

  互相嘲讽波的两人,隔着长长甬道的光与暗互相对峙起来缓缓将手掌放到剑柄上后,祗园对着黑暗中唯可见的眸子开口:“你想要摧毁我,无非是报复雷格毁了你的切。”

  “没错,老子有今天都是他个混蛋害的,你顶多算个帮凶你能在这里堵到老子,也是受了他的影响!”

  明明是气急败坏的话语,在明哥嘴里说出来就只剩下波澜不起的阴冷他真的是已经气过头了,现在只想救出来人,离开这个让人不愉快的地方!

  “善良无助,极端孤独没人知道小丑的想法,也没人会同情,小丑也从不会认为自己丑。”

  “闭嘴,女人你懂什么?老子是天夜叉!”

  无法抑制的愤怒从明哥心中升起,那是被人看穿了本性后的恐惧与让他感到陌生可怕的认同感但是他却拦不住祗园的自说自话: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马戏团的小丑,你知道吗?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有个习惯他从来不说自己是天夜叉,会笑着说自己是「r」,这是纸牌中凌驾于「的四位仆人的四位王后,的四个国王」的鬼牌,最特殊的存在,既是太阳也是月亮。”

  “”

  陷入沉默的明哥闭上眼睛,不想让自己内心的喜悦,有丝毫的透露出去这该死的雷电小子,简直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见到明哥沉默的祗园,表情复杂异常:“雷格说过你很聪明,人性正义,世界对你来说都看得很清楚,但就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份不甘。所以你「中二」的要将高高在上的天龙人拉下神坛,要让他们统治的世界陪葬。”

  “什么是中二?”

  “出身带来的疯狂。”

  祗园随口给出解释,只是语气有点不确定她当时也这样问了,这是雷格的后半句,他的前半句是:你就当是这样吧

  “所以呢,你得出什么结论来了?”

  “哗啦”

  祗园波动了腰间的钥匙圈,瞳孔中燃烧起惊人的战意:“你的疯狂注定你会来救人,但你又可以在事情无法挽回时,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些奉你为王的人”

  铿剑刃出鞘的祗园双手紧握其上,妙曼的身体曲线微微压低:“所以你的敌人只有我——你可以选择打败你口中的附属品女人,然后东山再起;或者失败,就此结束人生。”

  “呋呋呋”

  祗园激将的话语落下,狂笑不止的明哥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他开心的像个孩子:“好啊老子就按你说的中二次吧!!”

  第604章乱战落幕

  鬼岛,南侧港口。

  “杰克大人,我们来支援了!”

  “都给我冲冲占住制高点,用火力压制敌人!”

  “哈哈哈!耕四郎,真是可惜啊是老子反击的时候了!”

  随着自外界海域而来的大批舰队支援,成千上万的海贼,凭借着杰克死死守住的港口要地登陆上岸,为已经接近溃败的局势注入大量的新生战力时之间,天空战士和毛皮族的军队竟在这种冲击下节节败退。

  “蓝斯老大,布拉沃总指挥让我们退守第二处防线”

  “稍后会有其他地方的战友们支援过来,在此之前我们要死死守住!”

  “我知道了,耕四郎先生我们还是暂避锋芒吧喵!”

  新命令的到来,让蓝斯主动靠近了两人的战场区域相比较其他区域的炮火纷飞硝烟弥漫,这里却像发生了惨烈的地震那样。

  地壳跃动起伏,如同巨兽不间断的奔跑其上,留下的沟壑将起地面切得支离破碎,到处是坍塌崩裂的碎石,见不到块完整的墙壁,这种惨烈的景象蓝斯以往只见过次那还是他年幼时,象主遭遇了群可怕的「北海巨妖」。

  这群长着无数触手长度皆有绵延几千米的海兽们包围了象主,企图将它当成食物当时它们的触手攻击,就在佐乌的建筑上,留下了这般触目惊心的痕迹。

  听到蓝斯呼唤的耕四郎,主动斩出道剑气拦截杰克,趁机拉开距离:“抱歉,再给我些时间10分钟就好!”

  杰克也懒得追过来,得意的大笑着:“哈哈哈,别做梦了你和老子战斗这么长时间,身为个剑士,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请相信我,蓝斯先生!”

  耕四郎没有理会杰克的嚣张嘲讽本来战斗应该早就结束的,但这家伙穿上了杰尔马的「战斗服」后,身上就披上了层绿油油的紧身服,结果力量敏捷防御力都发生了倍增的现象,才僵持到了现在。

  “好,我会向布拉沃总指挥说明的请您加油喵!”

  “谢谢,我会的”

  蓝斯的快速离去,让耕四郎露出淡淡笑容,右手遥指身躯高大的杰克:“来吧,我们之间也该有个决断了!”

  “狂妄!连老子骨头都伤不到的你,竟然也敢妄想打败我绞盘·象拳!”

  鉴于先前的事实所在,人兽型态的杰克主动发起了进攻他那高高扬起的硕大拳头,配合着阳光的照射,化作道疾驰的绿光重重砸下。

  轰隆隆耕四郎不断移动躲避的同时,地动山摇般的晃动产生,道道从横交错的沟壑,在大地的哀鸣中裂开,沸沸扬扬的尘土还未来得及弥漫,就被杰克拳头所携带的风压驱散。

  “来啊,胆小鬼”

  “你不是想做个决断吗?”

  “为什么连攻击都不敢,像个苍蝇似的躲来躲去?老子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力量仿佛无穷无尽的杰克,再次化身地震的源泉,将视线所及内的切变为碎末在他的带领下,周围的海贼们更加的凶狠,受到波及的天空战士毛皮族战士,只能不断的后退,以便躲过这种无可匹敌的冲击。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给老子说点儿能听懂的,别来这些听不懂的——绞盘·重踏!”

  不断躲避的耕四郎喃呢而语,暴躁的杰克身上绿光骤然爆发,踩进地面的脚掌瞬间掀起近百米的泥土飞扬,扩散而出的冲击波再次令战线崩溃,跟在他身后的海贼们发出各种各样的怪叫声欢呼声,像是拥护着帝王那般越战越勇!

  “顶不住了,蓝斯大人我们必须要撤了!”

  “再等等喵,耕四郎先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可是”

  “没有可是,顶住如果失败,责任我来承担!”

  眼看着整个战线就要溃败,受到杰克冲击的战士们伤亡不断增加,蓝斯也不顾自身安危的砍杀敌人如果这时候退了,耕四郎先生那里必然要受到海贼的干扰!

  要是高端战力在此失败,那对整个战局来说,会是无法想象的毁灭打击更可怕的是,岛屿的中心战场处,变身后的黑炭大蛇如果与杰克汇合,那鬼岛的作战就彻底失败了!

  铿!

  千钧发之际,身处山崩海啸的中心,本该后退的耕四郎终于出手,不退反进的他抽出腰间长剑,化作道璀璨的流光,转瞬间在杰克身上留下数百道明亮的划痕。

  噗嗤噗嗤鲜血飚溅的那刻,海贼们势如破竹的冲击为止顿,还未等他们关心自家老大,杰克愤怒的咆哮就传了出来:“你是在给老子挠痒痒吗?点儿也不痛啊!”

  在地上洒下小滩血水的杰克,下秒就跟没事人样冲向了耕四郎事实也的确如他所说,耕四郎留下的伤口看起来多,其实只不过是浅浅的划痕而已,这种伤口以他的恢复力瞬间就可以完成愈合。

  “不痛吗?那就继续好了刀流·千机!”

  收剑入鞘,挥刃出鞘的耕四郎再次重复先前的动作,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杰克还是无法捕捉牺牲了力道的耕四郎,在速度上已经是种极致,就算是见闻色感受到了也完全来不及反应。

  “真是烦人,给老子去死!”

  身体到处酥麻的感觉,令血液变得越发滚烫,这种如同蚂蚁样遍布全身的小伤口,让杰克更加的不耐烦了他胡乱的挥舞着双手,掀起股股的巨大冲击,却被耕四郎的每每躲过。

  “千机”

  “你烦不烦啊,老子受够了给我冲!”

  伤口次又次的增多,鲜血却次比次少的杰克干脆转移了注意力,利用自己强横的力量不断开辟战场如果能在凯多提督赶回来前收复鬼岛,那他兴许还能少挨些骂!

  “千机”

  “累死你个混蛋,这东西可是会进化的”

  “千机”

  “你到底有完没完?十分钟到了啊!”

  “多谢提醒”

  嗡——惊人气势在耕四郎身上涌起的那刻,他的身体也远远的停住不动,带领众海贼不断冲锋的杰克咧嘴笑:“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老子等这刻好久了,死吧——绞盘·猛犸暴突!!”

  双拳并拢的杰克,全身肌肉骨骼在这刻爆鸣出声,速度猛然暴增的他,以完全不符合身躯的速度,瞬间来到耕四郎的头顶,飞驰中前伸双手所带来的阴影遮云蔽日,杀意凌然,有幸捕捉到这幕的海贼,都不忍的闭上了双眼:这家伙,马上要变成肉酱了,真是太可怜了!

  “心!”

  唰看似完全来不及反应的耕四郎,在死亡已然触及头顶的刹那消失不见——咚!

  爆锤而下的杰克,将地面砸出夸张的巨坑,涌出的劲风连带着周围的切都震荡而起躲过去又如何?在这样的冲击下,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免!

  “在上面啊,杰克大人!”

  “怎么”

  见闻色捕捉到耕四郎向旁边躲避的杰克,散发着绿光的面庞多出抹错愕与恐惧噗嗤!

  “意。”

  耳边传来的话语清晰了瞬间,却又转眼间变得很远很远风声泥土的味道,鲜红血珠在眼前的扭动,轻飘飘的身体,完全感受不到力量存在的杰克面容充满悲伤。

  “为什么会看到我的身体?”

  “他们为什么眼球都快弹出来了?”

  “耕四郎,你个混蛋为什么要躬身?”

  想要说的话语有千千万万,疑问亦是如此的杰克逐渐失去对外界的切感知,如影随形的黑暗冰冷,以及个个鲜血喷溅的头颅,让他突然明了哦,原来自己脑袋掉了,和自己曾杀过的很多人样,他们当时的表情也是这样。

  杰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天亲自体会到这种感受,会死的如此的难看真是让人不甘心啊!!

  “死了,死了杰克大人死了!”

  “跑,快跑”

  “跟他们拼了,为杰克大人报仇!!”

  当杰克脑袋落地的瞬间,他的瞳孔还是睁得大大的,不甘愤怒还留存在他那骇人的脸上,如梦初醒的海贼们难以置信的悲伤的恐惧的,傻傻的皆有反观天空战士们毛皮族战士,喜悦,惊讶,勇气等等情绪同涌上心头。

  “反攻了喵,反攻喵!”

  “杀回去,抢回南部港口!”

  “冲冲冲!”

  最先反应过来的蓝斯,下达了反扑的命令作为现场指挥官,实力最高的他虽然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他们死了那么多兄弟姐妹,可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可惜了,是个强大的对手只是被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蒙蔽了双眼。”

  闪躲之间完成绝杀的耕四郎,唏嘘着将剑上的血液甩干,缓缓入鞘,看着上演了“众生相”的双方完成攻守互换在决战展开之前,雷格就科普过战斗服的相关信息。

  其中条就是战斗服是拥有“记忆”能力的也就是说,它们会随着战斗来改变强度。

  杰克的战斗服为他提供的是身体的全面加强,再加上他本身的强大防御力,的确很棘手,让想要战胜他看起来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还是找到了杰克的弱点,或者说是战斗服的在先前的战斗中,他已经试探出战斗服的保护措施,会着重保护杰克的脖颈心脏脑袋这类的要害。

  所以他不断的攻击杰克的四肢和其他不重要的地方,就是让战斗服的记忆能力做出个判断这些地方需要优先保护。

  每次战斗服愈合,都会对此做出修正,这也就造成他后续的攻击慢慢失去作用,到了后面用同样的力道,甚至连划破战斗服都做不到相应的,杰克要害部位的防护也就减少了。

  最后再以自己为诱饵,完成绝地反扑说起来简单,其实也很冒险,这之间的判断如果有点失误,那死的就是他。

  “耕四郎先生,打扰了布拉沃总指挥找您。”

  “嗯,你也辛苦了”

  随后出现的暗部,让稍作休息的耕四郎微微笑很久没与人进行过这样的生死之战,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接过话筒后,酋长的声音出现:“是场精彩的战斗,耕四郎先生”

  “您过奖了,我明明来时还夸下海口说没问题结果却差点儿让军团溃败,真是惭愧。”

  “不,杰克可是凯多方的核心战斗力,预料之外的事情谁也无法判断虽然现在不该说,但我也只能厚着脸皮问了,你还能战斗吗?”

  酋长的话语,让耕四郎转向岛屿中心:“还可以,是中心战场吧”

  在那个青雉留下的冰霜之地,化身八头八尾怪物的黑炭大蛇肆虐着周围的切,除了与之交战的鹰眼外,还有几十个使用了「月神」的毛皮族战士在旁围攻而其他人,就连在外围支援攻击都做不到,因为光是黑炭大蛇卷起的石块木头,就足够支援的人死伤惨重了。

  “对,鬼岛对面的「花之都」我们已经压制住了,但是其他城市并没有,毛皮族战士们的变身也已经到极限了,黑炭大蛇兽型变身后对军舰的威胁太大,我们无法用火力压制全部海域,敌人的援军正在从其他地方支援过来,人手根本不太够。”

  酋长说起来这突发事件也是相当头疼,谁也没想到黑炭大蛇还藏了这么手他吃下去的是「幻兽种·蛇蛇果实·八岐形态」的恶魔果实,这在和之国的传说中亦是邪恶的化身,是足以毁灭世界的存在: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从来没人知道他是能力者,就连丝风声都没有透露出来过。

  或许这也是他背叛光月族的底气,或许是凯多提供给他的将合作条件之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下如何打败他。

  “明白了,我这就去支援”

  尽管身体很累,耕四郎还是果断的答应了下来既然参与到这场战争中,那就应该尽心尽力的去做,不然剑道之路会蒙尘的!

  第605章乱战落幕二

  鬼岛,中心战场。

  “群烦人的家伙,本将军吞了你们!”

  “哈瑞斯霍根小心!”

  “全部退下去,接下来是我的战斗了不要来碍事!”

  嗞嗞嗞嗞被月神队伍搞得不厌其烦的黑炭大蛇,张开了血腥大口,巨大吸力猛然笼罩两个躲避不及的毛皮族战士。

  眼看两人就要被活活生吞下去,随手挥出两道剑气的鹰眼将黑炭大蛇的两个脑袋逼退,自己还不忘将黑刀荡成圆刃,把从三个不同方向袭来的撕咬档下。

  “碍事的家伙!”

  “本将军今天必杀你不可!”

  “腐蚀毒液呕!”

  通体漆黑鳞甲密布的三个蛇首个句,在阵急促的干呕后,吐出大量的块状粘液它们像是腐烂了的苹果那样,光是接触空气的瞬间,就带起刺鼻难闻的气味与黑色的烟雾,邪恶的气息浓重异常。

  “真是臭不可闻,和你那张丑脸倒是很般配柔剑·风。”

  屏住呼吸的鹰眼不闪不避,金色的十字剑柄拉出排残影,天空艳阳透露下来的光斑似乎也被卷入其中,形成股明亮耀眼的狂风,将所有的毒液席卷到他的两旁。

  “你找死!”

  “死的应该是你,卑鄙无耻的背叛者。”

  狂风过后,留在鹰眼身前的是两道腐烂之地划出的笔直道路,手持黑刀缓步而行的他,身上气势尽显霸道毒液又如何,八个脑袋又怎样,他只需要把剑就将这切都斩断!

  “你这家伙,别太狂妄了”

  看着自己的毒液为鹰眼铺就平直大道,黑炭大蛇越发的愤怒与嫉妒了他从未见过成长如此快的剑客,夜之前与现在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这样的怪物光月寿喜烧也好,光月御田也罢,他们两个人加起来都不如这个叫米霍克的让人觉得可恨!

  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天赋?

  从没人敢当面说老子丑!

  敢看不起在下的,全部都得死!!

  “八岐之影!!”

  嘶——让人头皮紧的嘶吼声从八个狰狞的脑袋上发出,随后是遮天蔽日的巨大阴影弹射而出,没有毛皮族战士干扰的黑炭大蛇,从高空将鹰眼可以躲避的所有方位封死。

  与此同时,变化的还有他背后八根狭长的尾巴它们借着身躯与脑袋的遮盖,悄无声息的没入地面消失不见,却没有造成丝毫的破坏,就像是穿过了空间那样。

  “闪·鹰飞。”

  在蛇首袭来的瞬间,张开双臂的鹰眼如翱翔九天的苍鹰那样,双臂震动的那刻,右手处的黑刀主动弯曲开来,迎接了最近的蛇首噗嗤!

  沿着漆黑鳞片的缝隙,直接插入身体所带来的疼痛令黑炭大蛇忍不住回缩脑袋,往无前的鹰眼紧随其后躲过另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