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斩击的托雷波尔,此时也发了狠拼着身体受到切割的连续攻击,胸前涌出的茶色锁链骤然膨胀,对着旋转着剑刃冲来的伊莲整个包裹而去。

  噗噗噗往无前的伊莲,借着旋转产生的力道切开长长的粘稠锁链,期间逸散而出的剑气像有了生命般,弯曲着扭动着,从各个方向冲击着托雷波尔的身体。

  “可恶——!”

  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未被人这样逼迫过的托雷波尔,暴怒的脸色骤红无比,笼罩在身体上的粘液迅速的蠕动起来欺负他体质不行是吧?大错特错!!

  “”

  亲眼目睹托雷波尔用来做防御的蓝色粘液失去弹性,变成硬质盔甲的伊莲第次退了铿!

  “现在走晚了,疯女人——滑滑机关炮!”

  终于得到喘息之机的托雷波尔咆哮着挺起胸膛,覆盖在身上的硬质盔甲骤然崩裂弹出,化作千百道密集的冲击,袭向归刃入鞘的伊莲。

  “呼”

  唰唰深呼吸的伊莲前踏步,荡起了裙摆,掀动了空气,让周围如海面般涌起圈圈涟漪。

  托雷波尔身体弹出的攻击,就像是遭遇了某种屏障般被阻止在外呼!

  短暂的蓄势过后,伊莲垂至脑后的单马尾辫随风飘动,俏脸上多出些不舍,却又转瞬变为决绝,就像是在对过往挥手道别,她那右手的剑刃以种极速颤动的姿态出鞘:“散落吧,冻云。”

  咔擦费滋艾达赠送给伊莲的「冻云」碎裂了,在出鞘的瞬间,碎的如同漫开的樱花般,带着绝然的凄美连成条直线,尔后在前赴后继中互相碰撞堆叠湮灭并急速推进!

  “对不起,就让它代替我陪伴你们吧”

  留在原地的伊莲喃喃自语着,目送着最后的攻击穿透蓝色流弹只是,她脸上的苍白怎么也掩盖不住。

  “咕咚”

  艰难吞咽了口水的托雷波尔,感受到的是浓郁到极点的死亡气息那些经过“自相残杀”后袭来的剑刃碎片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对心脏区域做出反应!

  「我竟然会死在这里?不可能不,绝不」

  “多弗,救我——!”

  汗流浃背的托雷波尔高呼出声,下刻黑色的身影冲破地面,白色的粗大浪花线条在千钧发之际缠绕上他的身体叮叮叮叮!

  阵急促的碰撞声后,万物归于寂静措不及防的骤变并没有让伊莲错愕,反而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来是我猜对了,托雷波尔和你果然没在港口”

  “呋呋呋,太聪明了可不好”

  穿着灰黑祭典工作服的明哥狞笑着,对着伊莲抬起手掌:“伊莲小姐,就麻烦你做下人质吧蜘蛛之缚!”

  嗖面对袭来的破空声,先前企图绝杀托雷波尔的伊莲动不动,任由那密集的丝线缠绕住了全身,并将身体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如果再给她些时间说不定还能恢复些力气,但刚才震碎冻云,用出绝杀的身体还在种酥麻的状态。

  尽管如此,伊莲还是对自己被轻易的抓住表示了错愕,她略带茫然的扫过四周:“为什么”

  “再看也不会有人来支援你的,这不是很明显吗?你被出卖了啊”

  手指勾动的明哥将被抓住的伊莲拽到身前,挥挥手示意托雷波尔起,带着她跳向来时坑洞的那刻给出解释:“而且是作为诱饵被出卖的用来钓更大的鱼!”

  第581章鬼岛之变七

  鬼岛,南侧港口。

  “桃兔,到约定的集合地点去我稍后就来。”

  “嗯,明白了”

  稍后步赶来的祗园,也亲眼目睹了明哥的“金蝉脱壳”,知道现在并不是纠缠下去的时机,听从青雉的安排直接离开。

  「这放弃的也太容易了吧难道是罗西南迪那里露了破绽,所以多弗朗明哥才提前有了准备?还是说抓捕对方只是个借口?」

  被雷格拜托照顾祗园的加布拉,灵活的穿梭在阴影中,路追随着她离开的身影而去无论事实如何,他需要做的事情也只有件:保护祗园离开这个战场!

  砰突如其来的正面袭击,让加布拉不得不停止追踪,转而看向“突兀”出现的敌人:“「水水果实」能力者,赛尼奥尔·皮克”

  “抱歉,此路不通。”

  啪嗒从地面下“游”出的皮克好整以暇的点上香烟,身上散发着股坚决的味道,很清楚的告诉加布拉他准备死磕到底。

  “是吗”

  嗅到某种阴谋味道的加布拉咧嘴笑,再也顾不上隐藏自己的气息,爆发出惊人的杀意:“六式奥义·魔天狼!”

  “猫耳拳!!”

  嘎吱双臂暴涨的皮克将双拳置于头部两边,腰部随着下半身的挪动而沉,极快的形成扎马步的样子。

  虽然这副样子看起来略有滑稽,但那股万夫莫开的气势却也不容小觑进入人兽型状态,身体又缩小了将近半的加布拉挥爪就是记猛烈的挥击。

  砰——推出右拳的皮克稳稳的接住加布拉的攻击,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冲击力让他脸色微变,唰!

  果不其然,虚晃下的加布拉身体眨眼间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就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那极致的速度换做其他人肯定就放弃了,但皮克却没有丝毫气馁:“比速度的话,我可从来没有怕过谁!”

  啵圈圈涟漪中,进入地面的皮克身体俯卧其上,以几乎与地面平行的样子,靠着两臂向后划动双腿上下摆动的姿势呼啸而出,竟是无视了各种地形,后发先至的来到了加布拉的前方。

  “滚开”

  “死也不!”

  狗皮膏药似的皮克缩脑袋躲过加布拉的指枪,再次出现就像跃起的鱼儿那样抓住他跃起的身躯:“背桥摔!”

  “嘿纸绘·软泥!”

  前刻还满脸急切的加布拉突然露出笑容,被对方从后面夹住的双臂诡异扭便挣脱束缚,反手搂住皮克的身体,以种强悍的力量止住下落身体的同时,狠狠将皮克对着抬起的膝盖撞去!

  砰——两者碰撞的瞬间,地面剧烈的晃动起来。

  被撞得口吐鲜血的皮克,夹住加布拉的双手也出现松动咔擦!

  “没空陪你玩儿”

  随手将皮克的手臂折断后,加布拉化作道流光直奔前方而去嗤啦!!

  “见鬼”

  个急刹车停下的加布拉,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的生命卡原地打转起来就1分钟,就1分钟祗园就不见了!!

  “糟了早知道拼着重伤也要紧随不舍的!”

  随手掏出电话虫的加布拉顿住这时候给雷格通话,岂不是让他分心,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还是通知科林老师吧不行,那要去指挥船上才能联络到外界还是追吧!”

  嗤啦哼哼将染上对方血液的膝盖处衣服撕开后,轻嗅过后的加布拉展开了对皮克的追踪:刚才那下虽然没杀了对方,但给他造成的重创也不轻。

  祗园的实力并不输自己多少,甚至还要强些再加上雷格给的各种战场特效药以及另个保护者在,就算是遭遇埋伏,也能坚持很久。

  在此期间,他只要追上受了重伤后去和同伴汇合的家伙那就必然能抓到些蛛丝马迹!

  时间稍稍回溯1分钟前。

  “加布拉先生?哎我到底有多柔弱,需要双重保护?”

  叹息的祗园眉头微皱,轻轻摸了摸胸口,换来对方挠痒痒似的回应。

  “好吧还是去帮下忙吧。”

  无奈笑的祗园迈动脚步,就要返回去支援与皮克开战的加布拉唰!

  还未等她转身,个旋转着的扑克牌就从远处疾驰了过来随手接过的祗园先是疑惑:“笑脸?唐吉诃德的邀请函这是伊莲?!”

  掀开精致扑克牌里面的祗园惊呼出声照片中是被铁链困在石柱上,试图扭头躲过拍摄的伊莲,在她的旁边站着的是伸出手掌做邀请状的多弗朗明哥与行字体。

  “不要告诉任何人,1分钟内跟你的人走,不然就杀人吗”

  抬起头的祗园看向扑克牌飞来的地方,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个身穿黑色紧身衣脑袋逞亮胡子灰白的老人。

  “体术高手「拉奥·」”

  唰唰没有任何迟疑,几步来到他身前的祗园直接道:“带路吧。”

  “失礼了,祗园小姐”

  很有礼貌的抬手躬身后,转身的拉奥露出副没有任何防备的姿态祗园紧握了下剑柄,压下将对方制服的打算:如今伊莲在对方手中,自己贸然动手只会害了她。

  倒不如先跟过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视而不见什么的,她是绝然不会做的,哪怕明知等待自己的会是陷阱!

  路无话的两人并没有离开多远,挑选了个小型火祭寺庙的拉奥就打开了隐藏的地板,露出了下方深邃而黝黑的通道。

  哒哒哒哒事已至此,祗园也不迟疑,跟着开启了灯贝的他深入其中。

  「痕迹还很新,看来才开凿出来没多久」

  穿过直趋向下的阶梯,来到仅容两人通过的狭窄甬道的祗园对周围的环境做出判断前方带路的拉奥七拐八拐后,在处厚重的铁门前停下,随手将其拉开:“请进,祗园小姐。”

  “鸟笼”

  明亮的地下空间与笼罩周围的金色丝线,让祗园话语中多出几分无奈:“多弗朗明哥你的条件是什么?”

  “小桃姐,不要管我唔唔!”

  被绑在石柱上的伊莲刚出声,便被明哥的微微抬手控制了下巴,依靠在石椅上的他随手将个海楼石镣铐仍了过来:“呋呋呋,很简单只要祗园小姐你放下武器自缚双手,我就保证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第582章阴谋初现

  鬼岛,地下空间。

  “接下来交给我,好吗?拜托了”

  将目光从海楼石镣铐上收回的祗园,双手贴在胸口用恳求的目光,看向因悲愤而涨红俏脸的伊莲她尽力压制了自身气息,衣服下面的小家伙也很聪明的这样做了,并没有被发现:这就是她待会儿的唯求救手段。

  祗园的话语,让有话说不出的伊莲眼眶盈满泪水,最后只能听话的点点头小桃姐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离开的,但如果她知道了自己被抓住的真相呢?这对她来说,实在太残忍了!

  “我们的时间可不充沛”

  露出残忍笑容的明哥从石椅上起身,微微勾动手指,伊莲雪白的脖颈上就渗出滴血液。

  “多弗朗明哥,拿开你的脏手!”

  铿娇喝出声的祗园,出刃的瞬间就将拉奥逼出门外,随后个漂亮的转身将铁门带上,还顺便挑起了仍在鸟笼边缘的镣铐:“想让我当人质可以,但你要让伊莲离开不然你就辈子待在这里吧!”

  “呋呋呋”

  怪笑的明哥收回弯曲的食指,左手捻起透明丝线上鲜艳的血珠:“可以,我要你个就够了走进来。”

  “呼”

  深呼吸的祗园,义无反顾的走进敞开了些许空间的鸟笼内另边,明哥也将伊莲从石柱上解开,但并没有去除铁链,随后控制着笼线将上面打开空隙。

  “咔”

  随手在石椅上按的明哥,让上方的机关移动开来清新的空气月光以及外界喧嚣的厮杀声瞬间放大几倍。

  “我会将她抛出去,你到时候丢出武器解开她当然,也可以选择砍了我。不过祗园小姐,你要明白失手的后果是什么。”

  “就按你说的做抱歉了,你先陪伊莲会儿。”

  抽出剑身的祗园轻抚而过,抓住锁链的明哥没有迟疑的将伊莲抛向上方唰!

  惊鸿过隙的流光闪过后,困住伊莲的锁链应声而开趁此时机的明哥再次按动机关并退出鸟笼外:“呋呋呋抓到了,请祗园小姐锁住自己的双手,你应该很清楚自己在里面没有逃走和反抗的可能性。”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能说说吗?”

  咔擦咔擦知道鸟笼特性的祗园没有挣扎,干净利落的将镣铐锁上。

  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明哥也是笑容满面:“当然可以我们的时间还多,可以换个地方慢慢说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将电话虫给我,然后用铁链保护下自己。”

  咣当咣当长两短的青黑色海楼石锁链又被扔了进来,同时遍及了整个空间的金色丝线也在急速收缩中变成仅容人站立的笼子。

  “你要乖乖的”

  从和服中取出电话虫的祗园轻轻抛出,转身将铁链捡起咔咔咔!

  “有情有义,聪慧果决,样貌精致怪不得堂堂雷神会爱上你,我们走吧。”

  望着双手高高吊起双脚分开戴上脚镣后拉直锁链,将自己安全保护在其中又平静如水的祗园,勾动手指拽起鸟笼的明哥,带着她很快消失在另个暗门内。

  与此同时鬼岛,东南「花见街」。

  “松手”

  “你先松”

  “我数123我们起松!”

  追随皮克若隐若现气息而来的加布拉,在蜿蜒扭曲的小巷内,转角就遇上了爱哦不,是鬼鬼祟祟的加计。

  “12”

  “3松!”

  互相威胁着彼此脖颈的两人,在起低声喊过后各自分开因为这里是般居民聚集地的缘故,他们军舰的炮击并没有过多的覆盖这里,这大概也是敌人将这里选为藏身地点的原因。

  不过晚来步的加布拉,还是跟丢了皮克的踪影那家伙定已经和其他人汇合了并得到了医治,不然他的鼻子不可能闻不到血腥味。

  “你有没有见到水水果实的皮克?”

  “呐,看到没从这里的斜角看过去,第三个民房。”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加布拉的追问,让加计略有些不满:“我可没有告知你的义务”

  “哦那我去了。”

  “等等”

  加布拉二话不说就要迈步,加计马上伸手将他拽了回来:“不要轻举妄动这不公平吧,你也该说说你的目的。”

  “祗园不见了”

  尽管不想告诉这个雷格的“情敌”,但加布拉也明白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混蛋,你怎么办事的!”

  嘎吱听完前因后果的加计拽向加布拉的领子,被他个简单的侧身躲过:“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海军和组织,到底在搞什么鬼?埋伏了好几个月,就那么轻易的让多弗朗明哥逃了?不!或者说你们和他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他才能提前反应过来,以谁都不知道的分身逃走!”

  “这”

  被加布拉连连责问的加计挠挠头,然后就被加布拉拽着领口拎到眼前:“说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是卧底被发现了,我也是半途追来的”

  心中有愧的加计快速将原委说出事情并不复杂,他们的消息来源方面是雷格提供的,另方面是来自罗西南迪的。

  雷格那里加计从没有怀疑过,毕竟有祗园在,他是绝然不会给出消息让她陷入危机的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假戏真做。

  在他们的商议中,是借这次「火祭」的展开造成些马蚤乱并引走凯多,可谁知道他竟然发动了决战而且出手就是雷霆攻势,让他们看得也是惊讶万分。

  排除了雷格这里的因素后,剩下的就只有罗西南迪那里了如果是身为卧底的他露了马脚,那造成多弗朗明哥提前戒备也就说得通了。

  事实目前看来的确如此,罗西南迪并没有在计划发动后去第个约定地点所以加计尾随迪亚曼蒂来到了这里,希望可以找到对方,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我们利害致”

  “要联手吗?”

  “废话说起来你好歹也是我的前辈,待会儿就麻烦您去吸引下敌人的注意力了,救人和抓人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鄙视了加计的加布拉,露出个森然的笑容皮克这个“拐走”祗园的知情者是必须要抓的,另外个罗西南迪也样要救:他需要知道,在他们计划的过程中到底出了多大的纰漏!

  第583章阴谋初现二

  鬼岛,中心西侧「神侍街」。

  叮叮金铁交鸣之声回荡在略显空旷的佛殿之内,手持利刃的乔不断挥出道又道的光影斩击,抵挡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锡杖攻击。

  “真是怀念啊您没有什么解释的吗?”

  “哗啦”

  回应他的是又重了几分的锡杖攻击,乔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悲伤:“如果这就是您的选择,那我只能动真格的了影·双月!”

  挥刃而起的乔,勾勒出明暗的双生剑气狠狠与砸来的漆黑锡杖碰撞在起嗡!

  两者交接的刹那,明亮的剑气也点亮了黯淡无光的佛堂出现在对面的,是个全身包裹着黑色忍者服,并以黑色面巾覆盖住容貌的人。

  明亮剑气荡开锡杖后,紧随其后的黑色剑气将对方逼得急速后退,那额头上的皱纹与夹在面巾上的白发,让乔对自己的猜测再无疑问:“果然山姥子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嗖”

  还是没有任何交谈,被揭露身份的山姥子头巾散开,被压在其中的长白发就像有了生命那样,转瞬间变为无数尖刺将乔的第二道斩击湮灭,随后余势不止的刺向他的身体。

  “有难言之隐吗,那就让我猜猜看吧影·驱逐!”

  面对山姥子凶猛的攻击,乔不退反进的上前步,同时转动手腕手中名为「影」的名刀倒转着勾出圈微光荡漾的剑圈,无论那有了生命的白发如何攻击,都无法突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