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圈白色绷带裹住那对凸起,下身处亦是只穿有条黑色短裤的韦柏浑身大汗淋漓,即使灰尘侵染也掩盖不住那小麦肤色透出健康红晕。

  “这个身体真是太不方便了”

  望着好整以暇走来的伊万科夫,韦柏随口抱怨句自从变成女性的身体后,体力就消耗得异常快。

  如果是换做以前,哪儿会出这么多汗但也不全是坏处,笑老师就说过他太注重力量了,变成这样子反而能够更专注的在技巧上有着不错的提升。

  伊万科夫扫过韦柏身体的傲人曲线,调侃道:“虽然这么完美的身体没了可惜不过你可以选择变回去哦,小萝b!”

  “我暂时可是个死人,再来”

  唰两道明亮的刀光,在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晕,迅疾如风的韦柏嘴角扬起:“开门·律动!”

  “嘻哈玩儿真的啊你!”

  伊万科夫轻轻跳就跃上天空,下刻她脚下的地面被割裂成三角状,并随机向着各个方位滚动起来。

  “这是对你实力的尊重二刀流·波动斩!”

  将伊万科夫逼入半空的韦柏,双臂同时抖动起来,连带着弯刀的身体也震颤不休——嗡!

  韦柏将双刃在身前平行而挥后,两道振动幅度惊人的弯月剑气窜出,它们好似有了生命般开始变换轨迹,伊万科夫脸色也变得凝重几分这次能躲过吗?那就试试看吧!

  咚暴踩了空气后,身体急速移动的伊万科夫抬起手掌,以锋利的指甲刺入脖颈:“雌性荷尔蒙!”

  “选择躲避吗开门·万物分割!”

  双刀在空气中划出弧形的韦柏,将前方的空间切割成两个裂成锯齿状的狭长大嘴,其内部渗透出的幽绿光芒,宛若深渊样夺人眼球,显得异常骇人。

  嘎吱下刻两个大嘴在韦柏身前隐没,再次出现时就吞掉了那两道被她躲过的波动剑气身体以肉眼可见速度瘦下来的伊万科夫,连踩空气的双腿变成残影,速度暴增的瞬间,她周围的空气裂出密密麻麻的细长缝隙。

  自这些缝隙中袭来的,正是先前被吞掉的剑气经过切割后的它们,速度快得惊人,从裂缝中弹出的刹那就形成阵惊人的剑刃风暴。

  “哇哇哇这作弊的招式太讨厌了!”

  哇哇怪叫的伊万科夫,头也不回的到处躲避着这如影随形的致命杀机脸上的表情不是慌乱,竟有几分享受!

  凝神贯注的韦柏,目光追随着伊万科夫的身体不断移动,手中双刀同时不断的轻点空气,留下点点空间打开的绿色痕迹,以此控制着那阵可怕的剑刃不断追逐她逃窜的身影。

  这招,是将波动剑气分割并装进空间内,再经过空间内部的逸散能量不断加速剑气,从而形成如今的凌厉攻势。

  “越来越熟练了呢,小萝b嘻哈!”

  疯狂逃窜的伊万科夫不仅没有靠近韦柏的意图,反而拉开了几十米的距离,以绕圈的方式不断移动想要对付韦柏的这个绝招,唯有两个办法:拉开足够的距离,或者速度够快,等他消耗体力过多时主动停下。

  韦柏如今看似心无旁骛身边没有任何防备,却是不能贸然进攻的以「门门果实」的能力,他可以瞬间将这股风暴调回身边,并形成个密不透风的绝杀风旋:身处其中的人,旦被包围,就会面临万刃刮身的凄惨下场。

  “死亡媚眼死亡”

  眼看风暴越来越快就要接近自己,伊万科夫连续的眨动眼睛,在这个轰鸣不断的过程中,周围密集的空间缝隙也受到不小的干扰换做以往韦柏肯定会因此手忙脚乱,但此刻他却选择了深呼吸,手中连点不止的双刀也高高扬起。

  “别动!”

  “好”

  伊万科夫闻言马上回踩脚,将身体堪堪停下下秒,韦柏手中的双刃在身前直直挥,伊万科夫身后呼啸不止的剑刃风暴消失了。

  唰——取而代之的,是两道惊鸿的绿色流光,以种伊万科夫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贴着她的身体袭过,留下种焦糊的味道萦绕她的周围。

  “咕咚”

  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后,伊万科夫滞空的身体慢慢落于地面:“还能聚拢?”

  “嗯,这应该算是果实能力用多了,熟能生巧了吧”

  那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很舒服,具体该怎么解释韦柏也说不出来伊万科夫闻言脸色喜,将刚才差点儿被斩的郁闷仍到脑后:“看来用不了几年,小萝b你就能觉醒了嘻哈!”

  “但愿如此吧,伊万科夫,谢谢你陪我”

  “哦是汉娜。”

  正要道谢的韦柏和伊万科夫,同看向从远方跑来的小女孩这个曾经让泽法愧疚不已的棕发小女孩,如今也变得亭亭玉立了。

  奔跑中的她,绑在脑后的麻花辫随风飞舞着,满载着青春的活力:“伊万科夫大人,小萝姐姐那位大人找你们。”

  “是找笑先生吗?”

  伊万科夫与韦柏对视眼出于谨慎保密的原则,革命军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雷格的真实身份,只是以“那位大人”称呼他这个提供了数不清的物资情报武器贝利,并与龙平起平坐的首领。

  韦柏摇摇头:“应该不是,笑先生不是跟他找过招呼,说要办件很重要的事,要晚些去和之国吗”

  第548章笑与耕四郎

  东海,霜月村。

  “双手握紧剑柄,手臂与身齐平,向前两步挥剑!”

  “哈!哈哈——!”

  “大家手上做的不错,但是也不要忘了脚下,想要成为个合格的剑士,稳健的步伐也是很重要的”

  心道场外,每日照例进行的早课如既往的进行着戴着圆框眼镜脸部椭圆,微笑着指引者众学员的,正是道场的馆主「耕四郎」。

  “好的,这次不错脚下稳了很多,再来几次!”

  “好了大家做的不错,待会儿对训练时,不要让身体忘记这个节奏,回去去吃早饭吧。”

  “谢谢老师的指导,您辛苦了!”

  起躬身致谢后,早已饥肠辘辘的众人,向着四面八方散开换做以往,他们会在道场的餐厅起吃饭,但如今师母生了「古伊娜」后身体就虚弱了很多,他们也就只能各自回家用餐了。

  “好了,今天的比试”

  微笑着目送孩子们离开大门后,正思考着什么的耕四郎笑容转为疑惑,因为大门前出现了个额头有着十字伤疤手持拐杖身体却很挺拔的身影:“您是”

  “四郎,是在下”

  亲昵的称呼出,耕四郎脸上的疑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抹错愕出现在脸上:“市,真的是你吗?”

  “是的,四郎在下冒昧前来,还请你能见谅。”

  “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惊讶过后的耕四郎快步跑来,伸出双手与来人完成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这正是从新世界而来的笑。

  “市,你的眼睛”

  “说来惭愧,是在下亲手所为可惜的是,看不到你如今的模样。”

  满脸愧疚的笑摸了摸伤疤,又次勾起那铭刻在心底,永远都无法忘怀的回忆

  冷静下来后,耕四郎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报纸:“看来发生了很多事呢,坐下来说吧”

  “那就打扰了。”

  来到道场内坐下后,耕四郎看着笑那历经沧桑的面容,不由得思绪万千:“你真的改变了不少呢盲人剑客,笑。”

  被喊破另个身份的笑,满脸的悔恨:“是在下对不起你”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市,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你也是时候放下了吧,笑笑,都过去了!”

  耕四郎唏嘘着,露出微笑劝慰自责的笑他固执的摇摇头:“四郎,在下忘不掉那天,也不打算原谅自己这次前来,是想告诉你家乡的变故。”

  “家乡?和之国到底怎么了?!”

  笑提到“家乡”,耕四郎的心中就是紧难道「大海贼时代」,就连从不与外界交流的那片国度也影响到了吗?

  “光月族”

  开口的笑将和之国的变故说出,静静听完的耕四郎副喜忧参半的表情:“或许经历过战争与火的洗礼,会别有番天地吧市,不,笑!你要回去吗?”

  “是的,在下来时路上想了很多与其味的逃避过去,反倒不如鼓起勇气去直面它,这位是?”

  某种熟悉的感觉,让笑侧过了身体望着那个出现的瘦高身影,耕四郎歉意笑:“说的没错抱歉,米霍克先生,今天怕是不能陪你切磋了。”

  鹰眼的出现,让笑稍有惊讶:“米霍克阁下?”

  “笑先生”

  见到笑的鹰眼第反应是微微躬身,然后才疑惑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好”

  啪啪突然拍拍手的耕四郎打断两人,热情的发出邀请:“正好到吃饭的时间了,我们边吃边聊吧。”

  心道场,内院。

  “趴趴趴趴”

  “好好,古伊娜乖乖”

  尽管1岁都不到的女儿还喊不清“爸爸”,耕四郎还是笑的如阳光般灿烂。

  “四郎,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不要有太多的顾忌。”

  榻榻米铺就的床铺上,是个脸色透露出些许苍白半坐其上的齐耳短发女性,她用温柔的笑容与话语,鼓励着正与女儿亲昵互动的丈夫虽然他还跟往常样的笑着,看不出有太多的异样,但足让责任心很强的他暂停授课,那就代表事情很严重了。

  “小雅哦哦~”

  轻轻拍着女儿的耕四郎,看着她的小眼皮开始慢慢打架,然后陷入甜甜的睡梦中:“还是听过之后在做决定吧,外面的那个人,他叫市,是我”

  打开了话匣子的耕四郎,轻声细语中将那段“不太光彩”的过往讲述给了妻子。

  故事并不复杂,但说来却也曲折他和笑曾是在同个小镇长大的伙伴。

  笑是个孤儿,而他却出身个名门望族龙马家,排行第四。

  先祖「斩龙武士」的威名,让龙马家的家教极为严格而他恰恰性格软弱,与家风格格不入,是以不仅在家中最不被人看好,到了外面也总被同龄人欺负。

  原因跟性格有关,更多的是龙马后代的身份人们固执己见的认为,挑战并战胜龙马家的后人,就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笑在当时则是个嗜赌如命但却从不出老千的古怪家伙,他们本不该有的交集在次与赌场客人因为出老千的问题打起来后,笑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又恰好在生气时遇见了被欺负的自己。

  于是笑愤愤不平的打走了那些同龄人,而他也从家中拿来药物帮忙治伤来二去,他们就成为好朋友。

  有了同伴后,每天沉重的训练勘称苛刻的家规,似乎都不是那么难熬了尽管因为身份地位不符,他们只能偷偷的私下里玩耍。

  他本以为这种日子会直持续下去,可就在16岁成年那天这种关系还是被发现了,起因是笑想送他份拿得出手的成年礼,然后就在赌场遇上了大名的手下。

  生平最恨人出老千的笑与对方大打出手正在家里为他庆祝成年礼的大名听说此事后,自然要偏袒自己的手下。

  于是无依无靠的笑反被污蔑为出老千又因为企图袭击大名的“莫须有”罪名锒铛入狱,面临要么切腹自杀要么被吊死两个选择。

  他并不想唯的朋友就这么死去,但当时也不敢公开求情只能当夜去释放笑,成功后又被人看见告发,为了保证家族的名誉,他直接被逐出了和之国。

  “这么说来,我还要谢谢笑了,要不是他我还遇不见你呢。”

  “算是吧,哈哈”

  “去吧,四郎与过去做个了断再回来,我和古伊娜会在这里等你的。”

  妻子的温柔与体谅,让耕四郎罕见的收敛了笑容:“不,小雅你们对我来说更重要。”

  “可你的眼神并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还是被你发现了”

  耕四郎挠挠头,傻乎乎的笑着小雅先天就体质虚弱,如果笑真能找来可以帮她调理身体的医生,那他就能放心的回到故乡了:这其中固然有故乡有难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们要还自己个清白,更要借此变故,让家乡不再那么愚昧无知固步自封!!

  第549章盲比

  霜月村,心道场。

  平日里被孩子们所占据既有紧张又有欢乐的宽敞道场,在此时显得略有几分萧条但邀请笑与鹰眼到来的耕四郎,脸上却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这是因为妻子找到了合适的医生,他再也不需要担心无法长久的厮守,可以全力以赴去面对自己的过去了。

  “改了名字却还是放不下过去,这也太不合理了笑,来比剑吧。”

  “四郎,不要再说了在下的错无可挽回。”

  面对耕四郎突如其来的邀请,笑还是固执己见的无法原谅自己不明所以的鹰眼,眼中的期待微黯。

  他来到这里已经几个月了,也和耕四郎比试了很多次,虽然每次都因为对方要教学生而中断,但也明白对方剑道的深度耕四郎的剑,就如他的人那样,像阳光样普照万物!

  笑的剑迥然不同,他的剑干净利落势不可挡,说是劈山断海信手捏来也不为过这两个人如果比试的话,那定精彩万分,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哪怕笑的态度坚决,耕四郎还是没有放弃,洋溢着笑容的他将手中那把看起来很朴素不起眼的白色武器递了过去:“还记得这个吗,笑?”

  “这是”

  伸出抚摸过剑柄与鞘身的笑,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莫名这其中有缅怀也有愧疚,自责。

  “你送我的成丨人礼「和道文字」如果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的话,那我也样。”

  渐渐认真起来的耕四郎,慢慢松开了手掌这幕,看的鹰眼瞳孔微扩,脸上的惊讶之色无法掩盖。

  因为鹰眼很清楚,耕四郎对这把武器有多爱护,也明白个剑客将剑拱手交由他人意味着什么这是要放弃剑道!!

  “不,四郎你不能这么做”

  完全没想到会如此突然的笑,试图将它还回去,却被耕四郎又推了回来:“笑,你我的过去是交织在起的,是无法分割开来的如果你执意的认为切都是你的错,那我这个始作俑者,也就没资格再用剑了。”

  “好吧,那就按照老规矩来”

  “哈哈,这样才对吗米霍克先生,就拜托你做见证人了。”

  “这是我的荣幸。”

  尽管听的稀里糊涂,鹰眼还是满载喜悦的给出回复其实会变成这样,倒也不是太过复杂。

  在耕四郎与笑的私下交往中,他们偶尔会因为身份地位造就的价值观而剧烈的争吵,所以他们就有了个共同的默契武士,就应该用剑说话,用剑表明自己的决心!

  如果在比剑中输了,只能说明自己的决心也不过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荣幸太过了,共勉才对”

  微笑着的耕四郎轻推鼻梁上的镜框,还顺便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直接闭上。

  “”

  稍有错愕后,鹰眼也明白了刚才那个动作的含义看来这次会是次罕见的“盲比”了。

  纵观那些流传于世的剑客对决,盲人剑客本就奇缺无比,更奢论是剑术高明的如今下出现两个,让他有种见证了剑道历史的神圣感。

  至于耕四郎不是盲人,却非要闭上眼盲比的选择,鹰眼并不认为这是自大,因为——光,无处不在!

  无所觉的笑与耕四郎互相依礼躬身,同时压低身体脚掌后错步,手掌搭于剑身虽然他们看不到彼此,凝重的气氛却迅速弥漫了道场,让鹰眼忍不住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以免错过接下来发生的每个画面。

  时间似乎也在此凝滞,漫长的让鹰眼忍不住身体颤抖来了。

  铿铿短短几秒,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的蓄势对峙结束了。

  两人重叠在起的长剑出鞘声,发出令鹰眼头皮麻烦的颤音,随后以种超越了空间的速度,刹那间碰撞在了起叮叮叮叮!!

  没有什么石破天惊的大爆发,也见不到斩断切周遭事物的剑气余波,以拔剑形式相碰的两人,手中武器交叉出个十字图案,转瞬又是连串疾风暴雨般的剑刃对碰。

  就仿佛不存在样的鹰眼,悄然的在道场边缘移动着脚步,将这让人如痴如醉的画面映入瞳孔中这是场剑技上的饕餮盛宴!

  对于高明的剑客不,对于大剑豪来说,他们对力量的控制太精细了,所以既可以轻而易举的切割大地海洋,又可以用这种力量不伤片树叶的分毫。

  这就是「柔」的力量反手持刃的笑,每每出手的角度都异常的刁钻,虽然看起来有种剑走偏锋的感觉,但其实攻击的方位却遍及了极大的范围。

  这是因为步伐的原因,在不与重力果实配合出招时,笑就是靠着不停的走位移动,从而实现对耕四郎的连绵攻击。

  看似有些被动的耕四郎,脸上没有窘迫,有的只是淡淡微笑中透露出的从容正手握刀的他闭着眼睛,每次的格挡却都显得恰到好处,每次横扫斜刺都会逼得笑更加频繁的调整身位,就像那无处不在的阳光样,追逐着阴影,企图将其缠绕在起,化为光的份子。

  叮叮两人的缠斗刻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