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找出来,定要将他们找出来,处以极刑!!”

  在和之国所有民众心目中,那座经历了久远时光洗礼的鸟居极为重要,是宛若神明般的守护神如今骤然被毁,自然免不了要群情激奋。

  “情况不对,赶紧将伪装做好”

  远处袭来的讨伐海贼,或者说是外来者的声浪,让库洛卡斯出声提醒重新将头发盘起的小多,嗅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味道:“各位,我们好像被困住了。”

  “这东西,如果从上面来看的话”

  “是个鸟笼。”

  为库力克话语做了补充的布鲁克,用白色的方块面巾罩住整个面孔,仅仅留下双看不到瞳孔的眼眶。

  比其他人经历太多大风大浪的库洛卡斯,知道现在最先做的是离开脚下的是非之地,再找机会研究那些诡异的金线:“不管如何,先走我们继续待下去,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花之都,东南边侧。

  “电爪!”

  “前奏曲·破兵!”

  “穿透·月神!”

  “鼻歌三丁·燕尾斩!!”

  叮咔擦——瞬间斩出道极光的布鲁克,不仅没有伤害到金色丝线分毫,还别拐杖剑上传来的反震力道震的手骨发生了碎裂。

  “呼大家,退开些!”

  深呼吸的克莉斯多,蓝色的瞳孔开始向着深邃的红色转变当少女小巧的身体开始转向傲人高挑时,刚从头盖骨内拿出牛奶,正准备喝下去愈合骨头的布鲁克也变得目瞪口呆,浑然不觉淌出的白色牛奶流了身。

  换做平时,另外两人可能会嘲笑他的猪哥样,但此时他们眼中,就只有那个坚韧度与锋利度超越常识的金色笼线。

  “彼岸花开·月神”

  叮咚——当那八根被蓝色火焰覆盖的尾巴撞上金线的瞬间,青石铺就的地面不出意外的在逸散的波动下碎裂开来,结果依旧令人绝望。

  克莉斯多的最强招式都没有办法撼动它那仅容幼儿体型通过的丝线,连丝颤抖的意愿都没有:反而让几人看到了它深扎于地面,并弯曲向下的场景。

  这也就意味着挖个地道的想法行不通,他们连离开此地的希望都没有但克莉斯多不同,她不变身的情况下足够瘦小,勉强可以穿越视线走到外面。

  “快走,有人听到响动过来了”

  瞬间又变回原样的克莉斯多将和服梳理整齐,几人开始向着道路的另边跑去。

  赶路中,从先前开始就在沉默的库洛卡斯终于有了动作他拿出了电话虫,并拨出了克莉斯多的号码。

  波噜波噜几乎是瞬间,克莉斯多的胸口处就响起了小家伙的叫声。

  “库洛卡斯先生,这都什么时候了”

  “嘘”

  克莉斯多脸色微红的抱怨,换来的是他的认真叮嘱嘟嘟嘟!

  马上挂断后,又是连串的拨号声结果这次,小家伙脸上开始出现迷茫的表情:这是无法联络的表情。

  “打不出去?!”库力克终于明白了库洛卡斯的用意。

  布鲁克突然感觉自己脊背凉,这不好的预感让他有些忐忑:“这是为什么?”

  克莉斯多喃呢道:“也许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做的”

  “而且是觉醒了的在我看过的恶魔图鉴中,正好有个符合。”

  开始做科普的库洛卡斯,抬头看了眼远处那金碧辉煌的皇宫:“它是线线果实拥有者是近几年名声鹊起的「天夜叉」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注意到库洛卡斯目光的克莉斯多,俏脸上涌出担忧:“该不会,他在那里吧?为什么呢?!”

  “也许外界发生了些我们不知道的变故想要解除这个鸟笼,唯的办法就是将施放者打倒,小多!”

  “您是说”

  “这只是的个人的猜测对方既然在花之都如此大动干戈,那所图谋的事情必然不会小。以我们三个的实力,现在去闯皇宫无异于自寻死路。”

  给出分析的库洛卡斯在街道的转角处停下,从医箱中取出个装有绿叶的小瓶子:“这是朱鹮夫人直在服用的安神药的主药以你的嗅觉,按照气味确定方位不是问题。如果皇宫内真有异变的话,那最细心敏锐的她定是敌人进攻的首要目标。”

  “明白了,你们要小心”

  “但愿是我想错了快去吧,我们三个战斗能力不行,但论保命能力,我自问还是有几分心得的。”

  “嗯!”

  重重点头的克莉斯多,拿起药瓶就消失在月色之下幸好桃之助跟日和因为尚且年幼的缘故留在了「御田城」,要是真如库洛卡斯先生所说,两个人她可不定保护得过来:至于光月家的其他人,他们自身都是强大的武士,还用不到她来守护。

  第518章光月之殇三

  与此同时,御田城。

  “着火了农园着火了!”

  “让道咧让道咧这场火灾就由我们伊组接下了!”

  “放下这种成见吧,那里可是大家共同的耕种的「桃源农园」我们贺组也要出分力!”

  “我们上口组也来,功劳可以不要”

  当熊熊大火燃烧起来的那刻,和之国独有的消防队员也从四面八方涌向御田城山脚下的农场,路上收获了无数男士们的鼓掌相送,女子们的大胆示爱。

  「因为都是木制的建筑,所以是份崇高的职业吗」

  远离人群的阴影处,将这切听在耳中的雷格也锁定了火灾的始作俑者那是4人为组身穿黑色夜行衣,共有5个小组的忍者。

  被忍者们放火烧掉的是库洛卡斯培育的变异「邪含草」为了不打草惊蛇,雷格只是在他们离开后抽出了土壤内的铁砂,做出了能够控制火势的防火沟。

  虽然这样邪含草要无可避免的损失些,但只要有及时的灭火措施就不会扩大沙沙沙沙。

  相比较克莉斯多那悄无声息的步伐,这群忍者就差了不少但他们每个人的潜入专业性,让见闻色开放的雷格不得不认真起来:做个比较的话,这20个忍者皆有暗部小队长的实力,带头的那5个队长更是厉害,相当于海军本部少将的实力,毫无疑问是精英部队。

  「先放火引起火灾,将大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山下农场,然后借此入侵山上的御田城只是农园那么大,为什么偏偏是变异的邪含草?分开了」

  追着忍者们身影的雷格略停顿,选择了实力最强的那组跟随,脑海中还不忘继续思考邪含草在研磨后加上其他药物熬制,可以将体内毒素压制并中和,虽然不可避免的要伤害到身体根本,但也无法抵消它的惊人作用,用来当应急的特效药再合适不过。

  「该不会要大范围的放毒吧待会儿抓个尝试拷问下。」

  知道忍者意志力有多坚强的雷格,也不敢说自己能在短时间内问出些什么来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看看他们入侵御田城究竟是为了什么。

  哒哒哒哒并不知道身后有人尾随的忍者头领,带着三名下属灵活的在阴影中来回穿梭,逐渐的靠近了御田城中心的城堡建筑。

  这是个呈三角状的高耸塔楼建筑,上面飘扬着的太阳飞鸟旗帜,代表着的是光月家族的族徽脚步放慢的忍者首领手掌微压,几人在火光的阴影处隐去。

  「目标是」

  当整个城堡内的所有交谈声传入雷格耳中后,他的瞳孔放大桃之助竟然真的活在这个年代!!

  城堡三层。

  “咿呀我乃九里大大名,光月御田是也~前方何人,报上名来!”

  “嗡嗡嗡我乃九里极恶之首「阿修罗童子」,这里在下说了算!”

  “那就用武士的方式来交谈吧啊打!”

  “啊打~啊打”

  宽阔的大殿内,群穿着迷你和服,绑着小辫子,振着翅膀的小人族在桌子上演着坊间流传的「降服之战」也就是光月御田刚到九里这个法外之地时,收复盘踞于此的恶人,并将他们感化建立御田城的故事。

  旁观者则是两个跪坐在榻榻米上,看得津津有味的孩子随着演出剧的进行,稍大点的男孩突然拍了怕桌子:“停停停!!”

  “兄长大人为什么又喊停呢?”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询问男孩的大眼睛中透露着些许疑惑。

  小男孩微扬了脑袋:“他们演错了,父亲大人打败阿修罗童子的时候,明明是邀请他成为直属武士的这可是父亲大人亲口说的!”

  扮演光月御田的小人族拿出小本子,指着上面的蚊子字体道:“可是剧本上明明写的是光月御田将阿修罗童子踩在了脚下,然后询问他服不服”

  “闭嘴!父亲大人才不会那么蛮横,你们不许那么演!”

  “哼,那桃之助你自己来演吧我不干了!”

  “海曼,你太失礼了”

  “不干就不干,你们这些咿咿呀呀的演出,在下早就看腻了!”

  “大,大家不要吵了”

  “你别管,日和!”

  “兄长大人凶我,哇哇哇”

  名为日和的小萝莉哭,房间内的小人族们顿时乱作团做鬼脸的道歉的,拿糖哄她的,时之间可谓是好不热闹。

  而惹哭自己妹妹的桃之助,则是双臂抱胸,脑袋高扬,脸的倔强男子汉大丈夫,才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认错。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急促敲门声,让桃之助得以化解尴尬:“咳咳,进来!”

  “桃之助殿下,日和公主还有小人族的朋友们,快离开这里!”

  “为什么”

  “有个厉害的入侵者”

  嗞嗞嗞嗞冲进来的武士们在听到电流声乍响后,窝蜂似的将两人围了起来——铿!!

  守卫武士们同时间响起的拔刀声,让日和牢牢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母亲大人说过,在遇见危险时要坚强!

  “都说了,我不是敌人你们这群死脑筋。”

  哗啦穿过纸窗的雷格,随手将昏过去的忍者扔在榻榻米上,并用目光扫过数量众多的小人族:“你们是从外面来的,告诉他们我是谁嗞嗞!”

  看着雷格那蓝色电弧跃动不休的身体,刚才与桃之助争吵的小人族海曼,迅速的飞了过来:“你你你是帮助了库力克的雷格大恩人吗?!”

  “对!呼总算有个认识我的了。”

  松了口气的雷格伸出手,海曼振翅落入他的掌心:“大家,他不是敌人!是同伴!!”

  “同伴?”

  “那为什么要入侵城堡,你这无礼之徒!”

  “打伤了我们那么多同伴,你可别想就这么简单的算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依旧没有解除,小人族的话语对武士们来说明显不太够分量或者说,他们想要找回些面子,毕竟被外人直接闯入,还差点儿威胁到自己的主人,是件相当失职的事情。

  “没时间陪你们解释这到底是为什么了失礼了。”

  嗞嗞元素化的雷格瞬间消失,待到武士们反应过来,才发现雷格已经左右的按住了他们守护着的桃之助与日和。

  第519章光月之殇四

  御田城,城堡三层。

  “无礼之徒!”

  “速速放开殿下和公主”

  “哇哇哇,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自家的主人受制于人,让武士们羞愧的面红耳赤怒意勃发,但也仅此而已这个叫「雷格」的人,刚刚杀戮那些来历不明的忍者时太快了,简直就是场屠杀。

  那可是活在黑暗中保命能力最强的忍者分身术烟雾弹遁地术等等,这些对他们来说无法捕捉的能力,在对方面前就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镜子样光亮。

  而对于天性纯洁的小人族们来说,只有两种外人敌人与朋友。

  所以在同伴海曼认出雷格时,在场的小人族就已经将他当做朋友来对待了,是以他们飞在武士们身前,企图阻止朋友与朋友的打架。

  “都给在下安静!”

  作为人质之的桃之助,在侧头凝望雷格几秒后出声呵斥了众人,时之间武士们的咆哮小人族们的咿咿呀呀都停止了。

  “大哥哥,你真的住在天空吗?”

  雷格左手边,同为人质的日和以种很向往的眼神看了过来这个人,就是父亲大人多次提到过的那个人。

  “当然,想吗?”

  “想!”

  “好那等你再长大些,就和爸爸妈妈起来吧。”

  小萝莉萌萌的点头,雷格抬起手轻抚她的脑袋,内心的焦急稍稍平淡:“小多克莉斯多去哪儿了,日和你知道吗?”

  小萝莉闻言将目光看向了桃之助,绷紧了脸部的他故作成熟道:“你们都是从外来的,用电话虫联络不就好了吗干嘛如此大动干戈。”

  “我联络不到才直接来的这里,那些忍者是来抓你们的,我只是顺手解决罢了。”

  摇摇头的雷格心中的不安又次疯涨出乎意料的事情太多了,搞得他心境而再再而三的波澜起伏,这种感觉很讨厌。

  “抓在下和日和的?”

  桃之助诧异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妹妹那些跑进来的海贼也就算了,可忍者为什么会来呢?

  “桃源农园的火也是他们放的,目标是库洛卡斯种植的邪含草,也许他们是想对这里放大规模的毒气”

  库洛卡斯的名字出,武士们的虎视眈眈少了很多,知道是因为其高明医术的雷格也不在意,继续道:“说不定还有后续的敌人,你们两个最好躲起来那些邪含草事先配置1000份,作为紧急对应的手段。好了,言尽于此!我说的这些信不信由你们自行去判断,现在告诉我克莉斯多去哪儿了。”

  “小多姐姐库洛卡斯先生他们和父亲大人去了北边的都城「花之都」”

  “够了,失礼了你们跟着他们两个,不要乱跑。”

  嗞嗞叮嘱过小人族们后,元素化的雷格冲出城堡,化作道蓝色流光消失在黑夜的天幕中。

  被打断的桃之助怔怔的楞在原地他长这么大,还是第次被人如此不客气的对待。

  这个不请自来又自说自话离去的人,真的是父亲大人口中的国之君,可以与罗杰船长所媲美的人吗?

  桃之助的疑问注定现在得不到任何回答,向着北方风驰电掣的雷格,也在梳理着自己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他这路赶来,见识了和之国外围海域的环境之恶劣,也见到了“鲤鱼跃龙门”的惊奇之景,还有和之国内景色的波澜壮阔这要是放在前世看过的小说内,这里妥妥的是处所谓的“洞天福地”,也怪不得凯多要占领这里作为据点。

  但那应该是22年以后才有的事情可如今6岁的桃之助却出现了,这是铁般的不争事实。

  但8岁的桃之助又出现在了海圆历1522年,也就是说他会在1502年的8岁时,穿越了时空20年甚至是雷藏锦卫门等人都样。

  至于为什么会穿越20年的时间,只能用恶魔果实来解释尽管明哥给予的那份恶魔果实图鉴以及后续收集到的图鉴上,都没有关于这种果实的只字片语提及。

  雷格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小多从和之国归来,明明提到了雷藏,他却因为忙着寻找露玖的照片撮合她与罗杰从而错过了最佳的机会,事后也因为忙于修行没有再问。

  如果当初他再细问下,说不定就能听到桃之助的名字,也就不会有如今的被动毕竟凯多和他结下的梁子,已经很深了。

  如果能提前做些应对准备没有如果。

  后悔是谁都会有的情绪,关键是能不能将这种情感转化为亡羊补牢的动力按照原来的轨迹,桃之助会在2年后与锦卫门等人逃出和之国,也就是说1502年就是凯多对光月御田动手的时候。

  但如今因为他的缘故,多出了多弗朗明哥的这个变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道理雷格再清楚不过,2年后凯多会动手更本不能作为参考。

  更何况,还有卡普转述的两人交谈内容以及他到了和之国境内都联络不到小多的特殊情况这么多的信息聚合到起,只能说明个问题:明哥发动了鸟笼,就在「花之都」。

  “嗤啦”

  伴随着这个声音出现的,是连串的焦糊,元素化的雷格显露出半个身体,轻嗅了那被烧焦的气体是从远处飘来的有毒气体!

  “变石矿霜草根银月果真敢做啊,混蛋!!”

  咒骂声的雷格,身上涌出金色电弧,速度瞬间暴增几倍现在可不是有所保留来应对凯多的时候了!

  这种混合的毒药虽不会马上致死,但可以让吸入的人在短短几分钟内上吐下泻严重者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如果超过24小时的话:除非有手术果实在,不然必死无疑。

  噼里啪啦火力全开的雷格,在天空中划出道金色的流光,笼罩在前方的云雾被穿而过,露出隐藏在其后的那座笼罩在灰色雾气中的庞大古城,以及那笼罩在上方的金色鸟笼。

  嗞嗞嗞嗞身上电流突然紊乱的雷格,速度开始逐渐的放缓:果然如此!

  正是因为这个鸟笼存在的原因,才导致他见闻色与响雷果实增强的电波感知,出现了听不到任何响动的问题甚至他光是靠近那个鸟笼,元素化的身体都会受到其散发的电波影响。

  轰隆轰隆隆未等雷格多想,撼天震地的爆炸声就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笼罩在灰色毒雾下的花之都,眨眼间就变得火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