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最好朋友的后代!”

  看着已经抽出弯刀的韦柏,加达呼喊出声,还不忘对雷格投去歉意与请求的目光。

  雷格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缓缓开口:“既然拿起武器就代表你已经有杀人与被杀的觉悟了。”

  雷格知道味的隐忍并不可取尤其是在这种尚武的村子中。

  如果展现出定的实力,那么这个被认可的过程也会加快很多。

  “当然取出你的匕首。”

  没有装备任何贝类的韦柏就这样冲了过来战意满满!

  “躲开啊”

  捂住自己嘴巴的拉琪突然为雷格涅了把汗这孩子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拉琪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雷格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愿在弯刀即将砍上雷格身体的那刻,围观的山迪亚人才如梦初醒:万这小鬼说的都是真的呢?

  不过看韦柏的出手,也没瞄准要害只要不死,怎么都好说。

  加达却不忍心的捂住了眼睛韦柏大概会在今日会得到个足够的教训。

  这样也好,他的实力对面对成年战士也能做到不落下风,甚至稍有胜势,被众人视为下代的酋长最佳人选。

  如果今天败了也能让骄傲的韦柏清醒下,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1秒后,众人猜想中的鲜血迸溅没有出现雷格个简简单单的后退就躲过了韦柏挥舞出的“弯月”。

  “你在小看我吗?!”

  脸色涨红的韦柏手中速度加快几分唰唰唰!

  舞出密集残影的弯月随之而去可雷格还是没有还手,身体在小幅度晃动中差之毫厘的躲过韦柏的每次斩击。

  在躲避中,雷格甚至嘴角上扬,对着某个地方微微点头拉琪小萝莉,可是这个村子内第个对他释放善意的人了。

  目光完成次对视的拉琪小脸微红,先是低下头随后又抬起头:这种战斗太让人吃惊了!

  凶起来跟鬼样的韦柏出尽全力,竟然连摸对方下都做不到这真的是村子大人们口中:孱弱又无耻的青海人吗?!

  “出手啊!你究竟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被雷格如此蔑视的韦柏咆哮起来他何曾遇见过这样强大的敌人?!

  就是村里最强大的战士,也不见得能毫发无损的躲过他的全部攻击吧!!

  “再练练吧。”

  砰雷格随手击将韦柏拍入坚固的岛云之上。

  “呼”倒吸冷气声音成片出现这差距太明显了吧?

  “混蛋你是吃了恶魔果实吗!”

  面对这“恰到好处”的重击,韦柏发现自己连站都站不起来。

  “有可能”

  “如果是恶魔果实”

  “酋长大人!”

  议论才刚开始,就已经结束因为带着羽冠的酋长出现了。

  片尊敬的问候声中,又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雷格眼前:这个头发还灰白,脸上略有皱纹,身体却挺的笔直老人毫无疑问是20多年后出现在他记忆中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酋长。

  第52章自我证明

  云隐村。

  色彩斑斓的阳光下,拳将韦柏击倒的雷格缓步上前正好与酋长的目光对接。

  在对方的眼中,雷格看到了探寻回忆还有些许歉意。

  只是这种歉意是对韦柏的莽撞,还是对罗兰度的雷格无法分辨。

  「真是令人遗憾的错过。」

  对于酋长眼中的回忆,雷格颇有感触蒙布朗·罗兰度与大战士卡尔葛拉的友情,他当初看的时候也是极有感触。

  从见到加达兄弟两人,决定使用“蒙布朗”这个姓时雷格就做了决定:只要回到青海,就尽快的去趟北海。

  因为北海有蒙布朗家族在这个家族在库里克的口中:代代有人出海寻找消失的黄金乡,却有很多人再也没有归来。

  这个几百年前错过的遗憾,流传到了今天蒙布朗家族也被世人嘲笑了快400年。

  他既然使用这个名字,那就要有回报最低限度也要帮蒙布朗家族洗刷这几百年来受到的冤屈与嘲笑。

  让他们这代今后的每代都能自豪而大声的告诉别人:你们这群没见识的人,黄金乡是存在的,空岛也是存在的!!

  “可恶回答我的问题!”

  不甘的声音挣扎着自身后响起韦柏竟然站了起来。

  这确实让雷格有些惊讶以他对人体的了解,出手的那下起码会让他躺上好会儿的。

  可这个愣头青,硬是靠着惊人的毅力克服了身体上的不利,忍着巨大疼痛,支撑着地面半趴了起来。

  “我没有吃任何果实之所以比你强,是因为我除了睡觉都在修行。”回过头的雷格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就当是教训吧。

  要不是韦柏在攻击的时候没有瞄准要害雷格才懒得回话。

  杀人与邀战是完全不样的性质。

  如果刚才韦柏直接瞄准他的心脏攻击那雷格也会给他留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而不仅仅是将他打趴到地上。

  “”

  韦柏没有再咆哮输的干净利落,下意识的去找借口已经很丢人了。

  就算眼前的这个青海小鬼吃了恶魔果实,可败了就是败了这本是个山迪亚战士应该接受的结果。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再次爬起来的意志!

  韦柏的应对让其他山迪亚战士微微点头刚才的追问可以理解为失败后的愤怒过头,他们不也是惊讶中说出了认同的话吗?

  可如果对方解释了以后,再继续寻找理由或是质问不可能有人这样修行那就真的太丢人,也太让人失望了。

  “年轻人请证明你的身份。”

  酋长很直接,上来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求雷格。

  勉强站起来的韦柏眼中也是出现渴望与期待他可是听着祖先故事长大的。

  对于几百年前两人的友情,他亦是向往莫名其妙的,心里甚至浮现出这种想法:这个人是罗兰度的后代!

  只有那种男人的后代,才能如此优秀啪!

  响亮的耳光突然响起也打断了雷格将要开口的话。

  “我没事,你继续说。”

  半边脸肿起来的韦柏干脆坐到地上跟血脉什么的没关系,他不能找其他借口来安慰自己,逃避自己的失败。

  回头的雷格认真看了眼韦柏他大概猜到这个少年的想法了,是有趣的人。

  “证明的话祖先航海日记,还有从当年代代传下来的故事。如果听了这些的话,你们还不认同也可以派人跟我去青海。”

  尽管雷格并不想看到第二种结果,可这种话他必须要说现在就是发挥嘴遁睡服这些人的时候了。

  雷格的话音落下,周围静悄悄的其实他们对雷格的到来,是抱有种异常复杂心情,其中就有定的逃避:近400年啊,他们都没能让那个美妙的钟声响起。

  反而是对方的后代先找了过来这真的太令人羞愧与尴尬了。

  “先来讲个小故事吧。”

  “这个故事在我的家乡「北海」,流传了很久很久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这是本用来教育小孩子不要说谎的童话故事,名字是大骗子罗兰度。”

  慢慢叙述而来的雷格那无可奈何与自嘲的语气夹杂其中。

  “这是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相传在北海有个叫做蒙布朗·罗兰度的男人。”

  “探险家罗兰度所说的,总是写近乎谎言的冒险故事,但是村里的人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有天”

  随着雷格的娓娓道来在场的人俱是皱眉,然后脸色慢慢变得涨红起来。

  “罗兰度说的最后句话是:对,如山的黄金沉入了海里!”

  雷格眼泪自然而然的就流了下来这第二次当然是假的,可第次确实是真的。

  前世的他,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可是因为卡尔葛拉与罗兰度的友情而哽咽,甚至被室友度当成神经病来调侃。

  “对,如山的黄金”

  雷格甚至学着画册里罗兰度那种憨头憨脑的样子这只不过是让山迪亚人更加愧疚了。

  “国王他们已经腻了,谁也不会再相信罗兰度说的话了。”

  “罗兰度临死前都没有放弃骗人,于是国民就叫他大骗子罗兰度。”

  罗兰度之所以大肆宣扬山多拉是因为他很清楚,岛上的人对于黄金真的不怎么看重。

  对但是的山迪亚人来说,黄金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们更重视的是祖先信仰,以及朋友。

  “呜呜呜呜”

  哭泣的声音突然传来,在酋长身后只露出个小脑袋的拉琪哭泣那叫个稀里哗啦眼泪鼻涕狂奔而下。

  看到这幕的雷格嘴角抽搐这个世界哪儿都还好,可就是人们的感情表达方式太丰富了些。

  “拉琪,好好听人把话讲完。”

  酋长与其他山迪亚成丨人的情绪有波动,却没有像拉琪那样过于悲伤因为他们很早很早以前,就听过这个故事。

  拉琪没听过,是因为她还没有经过成丨人礼毕竟这个故事,对罗兰度的描写太不堪了。

  仅凭这个故事,并没有办法证明眼前之人就是罗兰度的后人。

  “哼哼嗯,酋长爷爷。”

  抽泣着的小萝莉将眼泪鼻涕抹了酋长身,可对方却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很宠溺的摸摸她的小脑袋。

  第53章成功证明

  “接下来说下航海日记这才是我会到这里的原因。”

  雷格话中的语气感叹颇多他怎么会不清楚山迪亚的大部分人知道这个故事。

  记忆中酋长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个从北海来的船只,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这只不过是铺垫而已,后面才是重头戏。

  “航海日记很多,先来说说这天好了海圆历1120年,6月21日,天气晴。离开繁华的维拉镇后按照记录指针的指向,船从港口出发后会笔直地朝东北方向前进。”

  尽管记忆中关于罗兰度的航海日记只有这两篇可这却是能够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所以他才会说出自己看过航海日记这种话。

  “今天白天,从偶遇的贸易船那儿买了样稀奇古怪的玩意!是艘叫做「威霸」,外形很像滑雪板的单人小船!那艘不可思议的小船”

  雷格将记忆中娜美读过的那页讲述出来其实他也很像弄艘威霸来开开。

  “它的动力好像是空岛才有的产物听说天上有很多与这样与众不同的东西既然说起空岛,我不由想起我的冒险家朋友我曾看到过活蹦乱跳的「空鱼」那真是些匪夷所思的鱼。”

  讲到这里的雷格转动脑袋看向四周他这也算是真正的身临其境了。

  空鱼的味道跟口感也很好软绵绵的不失弹性,连盐巴都不需要放,只要略微烤就有很香很香的诱人味道。

  “虽然那里对我们的船来说,是个未知的领域但身为个水手,真的很希望哪天也能去空海开开眼界蒙布朗·罗兰度。”

  说完这篇的雷格略停顿:“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们山迪亚人我只是因为忍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才逃般的从家族里跑了出来。”

  “可因为个意外还是来到了下面。”

  雷格指了指自己的脚下库里克就是年幼时离开家乡,在几十年以后因为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加雅岛。

  “看到下面那座加雅岛的时候我就在想,这大概就是命运。”雷格自嘲的笑笑。

  “这将近400年来家族代代有人出海寻找传说中的黄金乡,很多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雷格的目光扫过山迪亚众人他们却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唯的例外是酋长此时他眼中的歉意已经很明显了,只是还有些不确定。

  如果是罗兰度的后代的话,那应该不会忘记那两个人彼此之间的约定,以及当时发生在那座岛上的事情。

  “1122年,5月21日,天气恶劣从暴风雨中而来的我们,听到了指引的声音。到达那座岛后我们听到了,从森林中传来的奇妙鸟叫声。”

  啾啾智力很高的向南鸟,在此时叫出了声音,彰显了自己的存在。

  “我想那种鸟的声音,应该就是它们的叫声吧。”

  回头看了眼向南鸟的雷格点点头这两个傻货,终于给力了次。

  这种只居住在岛上的鸟,山迪亚人怎么可能会陌生只不过刚才是被雷格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而已。

  “以及很大很大的钟发出的声音那是从只巨大的黄金钟传出的钟声!”

  说起「黄金钟」的存在,倾听着的山迪亚人皆是闭上眼睛,似乎在怀念那种埋藏在血脉深处的声音:尽管他们这代上代都没有听过。

  “那钟声传遍大地,响彻云霄仿佛是昔日的古都,在夸耀她曾有过的繁荣辽阔的大海孕育的古代文明,最终也敌不过人生的无常。”

  尽管雷格的语气有些平淡,可这并不妨碍其他人脸上出现向往不愧是罗兰度,写的真好!

  “那钟声,不禁让虚度了数十年光阴的我们,感叹世事难料,人生如梦我们久久地伫立在钟声中”

  雷格眼中也不禁出现向往这种优美的描绘,又怎么可能不让人向往?!

  尤其是他真的到了这个世界,还有机会倾听到那动人心弦的钟声!

  “够了,够了对不起,罗兰度的后代!”

  噗通突然跪下的酋长老泪纵横,头颅随后深埋于地!

  雷格赶忙来到他的身边,企图去搀扶起这个老人没想到后面的事情不需要说,对方就相信了。

  不过也算意料之中毕竟他说的航海日记内容,确确实实出自罗兰度的笔下。

  “酋长!”

  “酋长!!我们发动总攻吧!今天我们定要让黄金钟再次响起!”

  “夺回我们的家园!”

  “我们要完成当年的约定!!”

  酋长这跪,引发了连锁反应山迪亚战士们流着无声的泪,脸色通红的咆哮着。

  这种狂热的气氛让雷格心脏“砰砰砰”的直跳这些人,真是傻的可爱。

  愧疚感迅速的爬上心头他可不是来这里引发山迪亚人与天使岛大战的。

  就算要打也要等他将响雷果实吃进肚子里再来!

  “哼哼我也要去!!”抽泣着的小萝莉神色坚毅的看着雷格。

  而雷格半天也没将酋长扶起来只能调高音调:“大家,请听我说!”

  因为酋长的认同,被接纳了的雷格没有被无视山迪亚人顷刻间鸦雀无声。

  “我刚才说过,到这里是个意外。”

  雷格的话让众人头雾水难道不是为洗刷祖先的耻辱而找来的吗?!

  “酋长老伯,你先起来,听我解释。”

  “好”酋长终于在旁人与雷格搀扶下起身。

  “我有个学者朋友,是他告诉我空岛是存在的,也是他帮我指明了道路。我们之间有个约定我需要去个叫做「碧卡」的地方,为他带回古老的文献。”

  “所以能遇见你们确实是个意外。”

  虽然没有考虑到山迪亚人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可雷格还是急中生智他目的性虽强,可也不会没有底线。

  天使岛与山迪亚人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将近400年说难听的,山迪亚人明显是弱于对方的。

  就算此时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去了,也打赢了可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人?

  相信就算罗兰度在世,也不会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这些山迪亚人既然相信了他是罗兰度的后人,那就不能让他们现在去开战,搞的两败俱伤。

  “约定吗?碧卡”酋长明显知道雷格口中的地名。

  “酋长老伯你知道吗?那里我必须要去的因为这是见到你们前,就定下的约定!”雷格说的斩钉截铁。

  “当然我会派些战士带你去,等你回来定能听到阔别已久的钟声!”酋长的神色充满了坚毅。

  第54章关于碧卡

  「我的天啊这些人都是二愣子。」

  内心哀嚎的雷格抿抿嘴唇他可不想回来的时候,看不到这个村子了。

  “酋长老伯,我还有个请求!”雷格开口。

  “你说我们定会帮你做到!”

  酋长的话没有遭到任何反驳周围的山迪亚人,不论大小不论年幼,现在对雷格释放出的都是满满的善意与认可:虽然后者的认可是基于他实力强大才有的。

  先前那种冷漠猜疑敌意统统烟消云散。

  对于山迪亚人来说,不是敌人就是朋友。

  也正是这点,才让雷格觉得这些人傻的可爱他们不信就是不信,可要是信了,那就是100的相信。

  “我想亲手将黄金钟敲响这里距离天堂应该很近吧?相信罗兰度祖先也会听到吧?”雷格抬头看向天空。

  “没问题,我们会等你回来。”酋长认真的点点头。

  「好难沟通啊!」

  知道自己意思又被误会了的雷格再度开口:“酋长老伯碧卡距离这里远吗?”

  “在很远的东南方战士们会将你安全送到,再安全护送回来的!”

  酋长看向人群中几个强壮的战士,他们皆是以拳拍胸神色认真的不得了。

  “这样的话,我宁愿自己去我也是战士,而且不比你们弱。”雷格比了比自己的胳膊虽然没有多少肌肉。

  这种话并没有遭到嘲笑加尔加达两兄弟的失败,再加上轻易打败韦柏就已经能说明了很多事。

  战士们互相看了看,最后目光又汇聚到酋长的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