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候没子弹了。

  黑衣人注意到了之后,边放枪边缓慢向树木逼近,下子干掉了他们三个兄弟,今天定要他死在这里。黑衣人更加的凶狠起来。

  此刻的的情况虽然险恶,但是颜辰希却更加的清醒起来,越危险越需要个清醒的脑子。每个人在死到临头的时候总会有种前所未有的孤勇。颜辰希便是。

  只见他竟然深深的用赤身肉搏直接扑到了个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显然是没有想到颜辰希竟然敢生生的扑出来。瞬间放了打枪被扑倒在地,另个男人立刻朝地上打枪。但是颜辰希已经将男子当作肉垫挡在身前,所有的子弹都打到了男子的身上。身上的男子早已没有生息。

  突然左臂吃痛,颜辰希感觉到子弹直接穿过了皮肉。原来是那个被打伤了腿跪在地上的男人放的枪。颜辰希拿起地上的强,枪射中了男子的脑门。

  这个间隙,另个男子已经将枪抵在了颜辰希的头上。男子恶狠狠的说道:“给我起来。”

  左臂受伤的颜辰希淡然的站起,丝毫没有畏惧此时正有把强抵在他的脑门。

  颜辰希的语气中已经听不出情绪,只是浑身都散发着浓烈的杀机:“你知道拿枪指着我的脑门的下场吗?”

  男子吞咽了口口水,“呵,现在还干耍威风。干了我那么多兄弟,今天就让你死在老子的枪下。”

  说完声枪响,嘭

  颜辰希眼皮都没眨,只见刚还威风凛凛的男子,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颜辰希俯视着男子,脚狠狠的踩在男子的脸上,半张脸都埋进了土里。冷淡的说道:“拿枪指着我的人我般都不会让他活到明天。”

  说完,抬脚便狠狠的踢在了男子的肋骨上,男子胸膛中枪,此刻更是痛的差点昏厥过去。

  原来,早在颜辰希被胁迫站起的时候,他便看到了赶到的r。而男子正兴奋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正在步步的靠近他。

  r走到颜辰希的身边,看到颜辰象臂上的上,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肃然,“你没事吧。”

  “小伤。”颜辰希无所谓的瞅了眼满是血污的左臂,说道,“你赶到的还真是时候啊。”

  “如果我再早点过来,你就根本不会受伤。”说完,r便死命的提起地上奄奄息的男子,“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说了,你便会放了我吗?”男子此刻求生意志强烈,他不像死,如果知道接这单生意会是这个下场他根本不会接,给再多钱也不接。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吗?如果不说的话,你会死的比别人更惨。”

  “是个穿白衣,英俊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物,根本查不到他的信息。”

  r迷惑的看了眼颜辰希,而颜辰希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个人影,不会真的是他吧。

  r接着问道:“叫什么名字。”

  “b,我听到他的人叫他b”

  真的是他!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来了!

  颜辰希看了男子眼,冷冷的说了声:“解决掉吧。”说完先步离开。等到r解决掉切后坐到车上,终于忍不住的问道:“b是谁。”

  颜辰希看着窗外,良久开口说道:“是这个世上最想我死的人。”

  第百七十七章委托杀人

  ?颜辰希和r路直奔酒吧而去,颜辰希中的是枪声也不敢冒然的去医院,幸好他们有个万能的医生朋友。

  颜辰希的左臂已经惊醒了简单的包扎止血,但是进r在酒吧楼上的房间,房内焦急等待着的两人眼便将目光锁在了他的手臂上。

  唐兴大步上前,询问道:“受伤了?靠,r你不是赶过去了吗?辰希怎么还会受伤。”唐兴将怒火发到了r身上。

  那么多年没有看到过颜辰希受伤,唐兴不免震惊生气。

  难得是这次r不再反驳,也收起了平时嬉皮笑脸的模样。显然,他也对自己生气,为什么不能再早到点,那么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了。

  “行了,这事不怪r。”颜辰哮到沙发上,将受伤的手臂搭在椅背上。幸好r这边治疗都很齐全,唐兴便坐在颜辰希的身后给他处理伤口。

  唐兴解开绷带的时候,惊讶的抬头:“枪声?”唐兴惊讶的是现在市对于枪支管制严格起来,即使是地下组织,手上的枪支也是严格掌控起来的。

  r听这个就来气,气哄哄的说道:“没想到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这套,要是搁以前劳资非灭了他们的老窝不可。这帮孙子”

  想当初自己混黑道的时候这帮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你快滚蛋吧,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青龙会的老大啊。”旁边的徐雯不以为耻,说的丝毫不留情面。

  r上前搂住徐雯,细声说道:“那我不是生气吗?这帮孙子竟然敢追杀辰希。”徐雯知道r的心里是内疚的,主动的环住r的腰身,安慰笑。

  除了徐雯,颜辰希是在场最冷静的人,唐兴在边处理伤口,即使是上消毒水的时候也眉毛都不皱下1

  “幸好子弹是直接穿过皮肉了,如果还卡在里面的话就还要动刀子。”唐兴语气依然冷淡。大家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南田包扎,谁都没有说话。

  唐兴最后收尾,收拾好东西起身说道:“这段时间不要喷水,隔两天我来给你上药。要是恶化的话,看我怎么整治你。”

  颜辰希知道唐兴是关心自己,宽慰笑。朋友之间太熟悉的,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心境。

  徐雯开口说道:“委托杀人额度不是市的人吗?”徐雯直接说到了重点,如果是市的人,根本不会有人敢动颜辰希的心思。

  r想到刚才颜辰希说到那个人的时候,脸上充满了他从未见过的凄凉与痛苦,想必那个人跟她前仇旧恨颇深。

  唐兴看了眼r,便知道他知道了那个人是谁。直接问道:“那人是谁啊?”

  r看了眼颜辰希,颜辰希开口说道:“是b”

  “b,”唐兴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震,“他竟然来市了,他是来找你报仇的吗?”

  显然,南田也是知道这个人的。r来回看这唐兴和颜辰希,那种别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的感觉真不爽。

  “你们能说人话吗?什么b啊,那人到底是谁,跟你有什么仇?”r耐不住直接问道,徐雯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但是脸上也是脸的好奇。

  颜辰希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齐聚在了自己的身上,片刻才低沉的说道:“他是我在国认识的朋友,我们曾经是患难兄弟,和你们样,只是,后来发生了点事情”

  颜辰希停顿,似乎是陷入了些痛苦的回忆中2

  南田担忧的看着颜辰希,他遇到颜辰希的时候正好也是他最低谷的时候,碰巧也知道其中发生的些事情。

  颜辰希接着说道:“他有个深爱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最后却是因我而死。”

  “狗血,那个女人是不是不爱他爱你啊。”徐雯说道。

  颜辰希微微挑眉,没有回答。但是大家知道事实确实是这样。

  r愤愤的说:“简直是个神经病啊,他的女人死了,就要你陪葬。”

  “不要小看b,他曾经是国的雇佣兵,无论是格斗还是枪法都是数数二的。”颜辰希想起那个美如冠玉,温文儒雅的男人,心中也是发怵。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虽然不会输,但是也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现在,关键是自己在明。而他在暗。这事便更加的不好处理了。

  “哼,让他尽管放马过来,老子还怕他不成。不行老子就重出江湖。”r说的豪迈,十足的地痞流氓的样子,徐雯犯了个白眼,转头,不再看他。

  而唐兴则是直接恶言说道:“你快歇菜吧,你以为这是打打杀杀能解决的事嘛。”唐兴用看着弱智的表情看着r。

  r被他俩这不屑的样子刺激到了,委屈的看向颜辰希,希望当事人能够感动。

  颜辰希则是被他的这幅模样弄得哭笑不得,心里也不由放松。

  算了,既然如此,那便走步算步。该来的终是要来的,有些事情是时候解决清楚了。

  r虽然是那么说但也是担心颜辰希的,“我给你身边再安排几个人吧,这段时间你的跟踪器定要时刻都带在身上3”

  今天能够那么迅速的找到颜辰希,多亏是之前便在颜辰希的手机里安装了最先进的定位器。原本是拿来做做实验的,没想到关键时刻却发挥了大作用。

  颜辰希点头,对于r的安排表示没意见。

  大家闲聊了片刻,唐兴出于医生道德关心病人,说道:“你刚受了伤,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也好。”

  颜辰哮到了唐兴的车上,唐兴的脸色依然是脸的阴沉,他可没有r他那么乐观。

  “b这次看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当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b肯定是要你死。”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唐兴知道颜辰希是不想再多说了,便沉默着直将颜辰希送到了山顶别墅,颜辰希进了房间之后,南田贴心的给他倒了杯水,找了些药送了进去。

  进门便看到了墙上那巨幅的照片,不由震。今天受到的刺激真的是太多了。

  颜辰希竟然把那个女人的照片放在房间,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已经是这么重要了吗。

  颜辰希换完衣服出来便看到了傻愣愣的站在门边的唐兴,顺着他的目光便看到了墙上的话,便知道什么原因了。

  “傻站着干什么?没事了就赶紧走人。”颜辰希开始轰人。

  “我这就走,整的好像我多想伺候你样。”唐兴把药递给颜辰希,“这药你睡前吃了,不然可能会发热。如果发热了就给我打电话。”

  毕竟是那么大的伤口,万感染发烧的话那也是要死人的。

  “我知道了,罗里吧嗦的。”颜辰希冷酷的说道。

  唐兴离开之后,颜辰希把药吞了躺到了床上,看着墙上的照片中的女子,意识慢慢的模糊起来,似乎见到了那个直想念的女人,似乎正委屈的嘟着嘴巴控诉着什么,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遥远的国的南梦旋此时,确实是嘟着嘴巴,委屈的看着夏子远。不就是想吃方便面吗?为什么不让吃,她可是孕妇唉,孕妇最大难道不知道吗。

  夏子远好笑的看着南梦旋,这女人怀孕之后所有的任性的脾气全都出来了,这都几个月的肚子马上就要生了,吃什么不好,偏偏想吃方便面。

  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商量,但是这种垃圾食品绝对不行。夏子远假装对南梦旋的愤怒视而不见。

  “子远,我就吃点点,我真的是好想吃啊。”孕妇就是这样想吃什么就定要吃到,见生气不行,就改变策略,换撒娇。

  夏子远无奈的看了南梦旋眼,但是依然不妥协:“方便面绝对不行,那玩意吃了对孩子点好处都没有。”

  “你就只关心孩子了,难道我的利益就可以完全忽视了吗?我可是孕妇。”

  夏子远无奈的退步:“那我给你煮面吧,但是方便面绝对不行。”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的。

  南梦旋见夏子远副不能再商量的表情,便无奈地同意了。“好吧,那我要吃你亲手煮的。”

  夏子远宠溺的笑:“好,我给你煮。”说完便走进了厨房。

  南梦旋看着夏子远的背影,心中片柔软,这个老公确实是对自己很好,但是自己为何就是抗拒和他亲热呢?

  夏子远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每天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难免会有冲动的时候。但是,自己却总是不让他亲近,对此,南梦旋很是内疚,都提出自己是不是得了心理疾病要去看医生。但是和夏子远说了之后,他总是怜惜的安慰她,只是因为失忆了而已,过段日子便好了。

  但是,这都过了多久了。依然还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呢?南梦旋想不明白。

  南梦旋依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挺着个大肚子,有点吃力。看着夏子远那稳重坚实的背影,脑海中突然重叠了个男人的身影,这个男人也这样背对着她,正在灶台前给她细致的做着什么。

  “我想喝粥。”南梦旋吐口而出,自己也吓了跳,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难道那个男人是在给自己煮粥吗?

  “喝粥?你又不想吃面条了。”夏子远早就熟悉了孕妇的善变,只是以为她突然想喝粥了而已,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南梦旋挺夏子远那么问,怕露出破绽,便顺着话接道:“是啊,突然不想吃面想喝粥了,你给我煮吧。”

  “好,我给你煮,我的女王。”夏子远宠溺的说道。

  第百七十八章两条平行线

  ?不会,夏子远便端着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出来了。将粥放到了南梦旋的面前,还细心的说道:“有点烫,放会再吃。”

  南梦旋嗯了声,迫不及待的捞了勺,吹了吹吃了进去,微烫味道很好吃,但是,总不是那个记忆中的味道。

  南梦旋又吃了几口,确信,这不是那个味道。

  夏子远看着南梦旋的样子,以为是不好吃,担心的问道:“做的不好吃吗?我也是第次做这个呢,不好吃就别吃了。”

  “不会啊,很好吃呢。”南梦旋笑道,“第次做就能做的那么好吃,子远你真是天才。”

  夏子远被别人夸了数百次天才,但是听到南梦旋的这句夸奖,还是笑开了花。这边是情人效益吧。

  “好吃那你就多吃点,最近胃口不好吃的也少了。”

  “嗯,好的。”南梦旋低头专心致志的吃起来,不会就吃掉了大半碗,再也吃不动了次啊把碗推开。

  夏子远看南梦旋吃了不少,心里也高兴:“会起哦陪你出去逛逛,医生说多走动走动,到时候生的时候便不会吃太多苦。”

  “你今天都没事吗?”南梦旋惊异的问道,夏子远总是很忙碌,似乎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夏子远内疚的说道:“今天我天都陪你。”

  “太好了,那我们出去给孩子买点东西。孩子都快生了,他的东西还没怎么买呢。”

  夏子远亲自开车带着南梦旋去了附近最大的商场,进去之后就直奔五楼育婴专柜。南梦旋走进店里,便再也迈不动步子了,这也想买那也想买。

  “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别到时候买了又都用不了1”

  夏子远看南梦旋拿不定注意的样子,说道:“想买就都买了。”

  “那怎么行太浪费了。”最后南梦旋便挑了些男女孩都能用的东西,反正孩子小,不可能会知道他刚出生穿的什么的。

  不会,夏子远前面的推车上便装满了东西,夏子远见南梦旋兴致很高便由着他去了。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了类似快门的声音。机敏的回顾四周,看到身后不远处正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看着他们,那人看到夏子远转头,立刻转身装作在挑东西的样子。

  但是,夏子远已经认定这人从开始便跟着他们了。夏子远打开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跟南梦旋细声说道:“梦旋,逛了那么久你该累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吧。”

  南梦旋毕竟大肚便便,这么说还真的感觉腿累的很。便点头同意。夏子远拉着她的手结完帐之后便下楼进了家咖啡厅。

  身后那人还在不远处紧紧跟着,看着他们进了咖啡厅之后,也跟了进来。却没想到在门口却被突然出现的两个大汉给扣住了。

  两人将他直接带进了店里的处包厢内,南梦旋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异样,坐下之后便开始挑东西喝。

  夏子远起身对南梦旋说道:“梦旋你先挑东西喝,我去趟卫生间。”

  “好的,你去吧。”

  夏子远对着不远处的处卡座上的男点点头,那个男子也回应点头。原来那人是直暗中保护他们的人,夏子远暗示他保护好南梦旋。

  夏子远走到拐角的时候看了眼身后的南梦旋,她正看着杂志,便转身进了那个包厢。

  包厢内,那个男子被保镖扣在地上,嘴上还堵着累死餐布的东西2

  夏子远看了他眼,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敢大声喊的话,我就让人把你的手脚卸了,扔到河里去。”

  男子被吓的哆嗦,拼命的点头。夏子远示意,保镖便取下了男子的餐布。

  “是谁派你来跟踪我们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出钱让我跟着你们拍些照片而已。”

  “照片?拍什么照片。”

  “你你和夫人的照片。尤其是夫人的照片。”

  夏子远开始以为是冲着自己来的,没想到却是因为南梦旋。南梦旋难道得罪了什么人吗?

  “没有其他的要求吗?”例如,暗杀。

  “没有,只是说只要拍些夫人的照片,越清晰越多越好。”男子哆哆嗦嗦的说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个人出了高价格让我干这些事情,哦,那是个和你们样的华人。”

  华人。夏子远便猜到了是谁。颜辰希,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如果再有人问你要夫人的照片,你就随便找个大肚子的女人的照片给他们,听到没有。”

  男子连忙点头。

  “把相机里的照片删掉。”夏子远让保镖把相机的照片删掉之后还给他,“如果让我知道你有备份的话我定会让你死得很惨,滚吧。”

  男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夏子远对着保镖说道:“这段时间增加人手,只要夫人出门,便刻不离的跟着3”

  “是。”

  南梦旋见夏子远那么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