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吩咐过了。

  南梦旋的胃口不是很好,吃了几口便放下了勺子。颜辰希也不勉强。南梦旋便坐在到了窗边的躺椅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忽而砖头看着颜辰希吃饭。

  颜辰希吃饭很安静,有着贵公子的优雅。他这样的家事对这些细节上肯定是进行了专门的教育的。

  颜辰希安静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餐具不发出丝的声音。南梦旋觉得看着他吃饭都是种享受。

  南梦旋看到放在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南梦旋打开手机,便看到了明天定的航班信息。老爷子的人办事还真是麻利。

  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那么自己此之前就必须把颜辰希支走。南梦旋陷入沉思,时想不到好的办法。如若不行的话便只能让颜老爷子那边使计。

  吃完饭的颜辰希,迈着慵懒的步伐坐到南梦旋不远处的沙发上,淡淡的说道:“明天我们去熠然的学校。”

  “啊,为什么要去那里?”南梦旋排斥的说道。她可以把颜熠然放下,但是她也真的不想再见到他。

  颜辰希讽刺的说道:“为什么不去,怕旧情复燃吗?”颜辰希看到南梦旋那下意识的反应便觉得心头皱,看来这女人还是没有把颜熠然放下。

  “你明知道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额,你觉得我已经是不干净的身体还有资格和他旧情复燃吗?”南梦旋见到颜辰希那个嘲讽且又轻蔑的样子便不由得怒火中烧,说的话也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了。

  果然,颜辰希听完南梦旋的话,便嗖得的起身,动作迅速如直包子,伸手捏住了南梦旋的下巴,副暴怒的表情,口气冷厉的说道:

  “不干净?你觉得被我睡很委屈?”

  南梦旋能够感受到颜辰希的怒气,下巴疼痛的直接逼出了眼泪,他其实是想把自己的头捏下来吧。

  但是,这刻南梦旋也不知道是为何,突然就不想再忍受,或许是因为太长时间的压抑,找到了个爆发口,直接汹涌而出了。

  “对,我就是觉得肮脏,你每时每刻都让我觉得肮脏。你抢侄子的女朋友,还坚强我,你不是人。你是禽兽啊”南梦旋爆吼着。

  颜辰希感觉到自己的胸腔中的怒气,犹如座喷发的火山,嘭,下子爆发了。

  “坚强?禽兽?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

  “对,你就是坚强犯,你禽兽不如。”此刻的南梦旋已经丧失理智了。

  颜辰希的脸色更加的阴沉,手上的青筋凸起,原本捏着南梦旋下巴的手转而伸到南梦旋的颈后,个用力直接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近到可以碰到彼此的鼻尖。

  “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样的才叫坚强。”

  说完,把将南梦旋扛到了自己的肩上,南梦旋剧烈的挣扎,但实力悬殊怎么可能摆脱颜辰希的暴力。

  屋里的佣人茫然的看着突然发生的切,明明刚才还是副其乐融融的模样,怎么成这样了?

  “都给我滚出去。”颜辰希怒吼道。

  佣人们恐惧的震,无奈而又害怕的离开了。男主人不会杀了那个女人吧,那副凶狠的模样,简直是修罗在世。

  颜辰希将南梦旋扔到床上,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南梦旋想要趁机逃跑却又被抓了回来,转而被颜辰希死死的压在身下。

  “啊不要”南梦旋拼命的挣扎哭喊,这样的颜辰希太恐怖了。

  “旋儿,牢牢的记住,即使肮脏你也只能是我颜辰希的女人。”

  说完,俯身压了上去

  第百六十三章失踪

  ?南梦旋吃力的睁开双眼,床上早已没有颜辰希的身影,想到昨晚上经历的切,痛恨的闭上双眼,眼眸中愤恨的泪水沿着眼角流出,低滴落在枕头上,不复再见。

  而颜辰希则在昨晚毫无节制的索要之后,看到南梦旋昏晕过去,看到身下的女人满脸的泪痕,身上没有处完整,几乎遍满了青紫的时候也清醒了过来。

  他真的强了她?

  颜辰希悔恨的起身,离开,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自己竟然丧失理智,做出这阳的事情,他也不能原谅自己,只能窝囊的逃开。

  南梦旋费力的起身,卫生间内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遍满了欢爱过后的青紫伤痕。南梦旋的泪水再也不能忍耐,失声痛哭。

  良久,南梦旋才整理好思绪走出了浴室,茫然的坐在地摊上,看着昨晚之后凌乱不堪的床发呆。

  突然,旁的手机响起,南梦旋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离开的日子。

  这样也好,昨晚把之前所有的美好都泯灭了,这样子自己就能无欲无想的离开。再也没有丝的流量。南梦旋痛苦的闭上双眼,为什么心里却突然这么痛。

  南梦旋将所有的证件财务放在小包挎在自己身上,随身携带。另外简单的收拾了些衣物。为了方便逃跑所以并没有带太多。

  收拾好切之后,南梦旋就起身离开。临走前,回身看了眼,这个自己和颜辰希生活的最后的地方,再见。颜辰希,再见。

  南梦旋关上房门,义无反顾的离开

  和老爷子的人约好了在机场碰面,估计是怕不放心,所以让手下盯着她离开。南梦旋上了计程车,简单的说道:“机场。”

  路上收到了条信息,是国本地号码,南梦旋打开看,呆愣片刻1竟然是颜熠然,他约自己见面。想到这次离开可能再也不会再见,想到曾是自己最爱的人,南梦旋的心里有些不舍与纠结终决定,还是去见他。

  南梦旋把手机的信息给司机看,指了指信息中英文字写着的地名,司机领悟后,转头改道驶去。

  等到了地才发现,这是个幽静的林子,不远处有几座度假村的建筑。

  南梦旋站在河边,边看着河面发呆,边等着颜熠然。听到身后的响动,以为是颜熠然到了,转身竟然看到了个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人。

  王心梦!她竟然会在国,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是你发信息约我见面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哦,你以为是颜熠然吗?”

  南梦旋转身想走,不想理会她。王心梦把拉住了南梦旋,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她离开,她的仇还没报呢。

  “贱人,明明是颜熠然的女朋友竟然还敢去勾引姐夫。”

  “我没有勾引。”

  “哼,没有勾引姐夫怎么看上你?”

  南梦旋不想解释了,简直是对牛弹琴。王心梦看着这样的南梦旋更加来气,凭什么这样的人都能让颜辰希看上,而自己直在他身边,却总是不闻不问。

  “贱人,做人就该知足,既然你爱的是颜熠然就回到他的身边去,不要缠着姐夫不放。”

  南梦旋看了看时间,她快来不及了,她必须马上赶去机场。

  “说完了吗?那么听我说,我会离开颜辰希,即使你不叫我离开,我也是要离开的,我已经订好了机票2颜辰希还不知道,我必须现在赶快走,不然等颜辰希发现了。你到时候求我走我也走不了啦。”

  王心梦半信半疑,“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现在必须要走了。”说完,便挣脱开王心梦的手,离开。

  但是王心梦却仍是纠缠不朽,“你别走,你把话说清出,离开?你真的要离开颜辰希?是和颜熠然起离开吗?你们私奔”

  南梦旋的耐心真的到达了极限,“王心梦你有完没完,你喜欢颜辰希就自己去争取,在这揪着我不放有什么用,难道忘记颜辰希的警告了吗?他让你见到我就退避三尺忘记了吗!!”

  南梦旋不说还好,说王心梦便想起了那晚自己所遭受的耻辱。

  王心梦突然便像个疯婆子般,死命的拉扯住南梦旋的衣服,将她死死的拽了回来,把手抓住了南梦旋的头发,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她向后甩出,“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有姐夫撑腰你就可以坐到我头上吗。”王心梦嘶吼着。

  而那边的南梦旋却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奋力的摔了出去,瞬间的天旋地转,慌张中她想抓住什么东西,但是巨大的晕眩使得她完全摸不准方向,最终,摔进了河里,因为正适国雨季,水流量很高,瞬间整个人都被倾没。

  南梦旋在水中沉沉浮浮,拼命的呼救。

  “救命,救命救救我”南梦旋奋力的扑腾,想要游回岸边。但是连日的疲累,再加上水流的巨大,时脱力。所以,只能尽权力的保持不要被冲走,只能祈望,岸上的王心梦能够救自己。

  巨大的求生意志,她拼命的呼喊:“王心梦,救救我,救救我”这刻她想到了颜晨希,他还会不会突然出现,每次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奇迹的出现3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她让他生气了,他不会再出现了。

  颜晨希,如果我说,我后悔了,你还会不会原谅我。

  王心梦看着被自己推搡进河里的南梦旋,时间吓得呆楞住了,她也没想到竟然会这样。看着在河里马上就要被冲走的南梦旋,下意识的想冲过去去救人,但是转而想,如果,南梦旋永远的消失的话,姐夫定会爱上我的。

  王心梦生生的压住了自己想要去救人的步伐,看着在河里沉浮的南梦旋,眼中阴狠而又决绝,南梦旋,你就这样死掉吧。只有这样子,我才能相信,你是真的消失了。

  此刻的王心梦的心中,只想要南梦旋永远的消失,不要来和自己抢颜晨希。

  南梦旋看到岸上的王心梦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继而转身离去后的希望都泯灭了,而自己越来越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在消失,巨大的水流,拍打着无力的身子,生生的疼啊!

  南梦旋最终被记浪花拍打后,终于被水流完全的淹没,消失在水面

  从没想过自己的生命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如果有预知的能力,自己能否在遇到颜晨希之前避开。如果可以,来生可不可以不要再遇见。

  王心梦看着完全消失再河里的南梦旋,心中阵恐惧。毕竟这是杀人,王心梦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然后慌忙的赶紧跑到了停在路边的车里,迅速疾驰离开。

  宿醉之后的颜晨希回到别墅,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那个令自己喝闷酒的女人完全找不到人影。

  原本的愧疚之心完全消失,瞬间被巨大的怒火取代。

  “好好好,南梦旋,你真是好样的。”颜晨希抬手边将墙上的电视重重的摔在地上,但是心中的怒火依然个劲的往上窜。

  颜晨希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泽宇,派人给我查南梦旋那女人所有的航班信息。

  那边的温泽宇正在收拾行李,今天的航班回国。突然接到颜晨希的电话,被整的莫名奇妙,“总裁,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南梦旋那个女人失踪了。”颜晨希不可能会告诉他,其实这个死女人是跑了,太丢人了。

  “啊,我现在立刻派人去查,会马上给你消息。”

  挂了电话之后,颜晨希回想之前发生的切,还有所有的细节。

  他们最后的谈话是,颜熠然。没错,这女人定是去找颜熠然了。颜晨希片刻都不耽误立刻开车去了颜熠然的学校。

  颜晨希倒颜熠然学校的时候,正好适逢颜熠然下课,颜晨希看到颜熠然走出来,变立刻杀气腾腾的冲上去,把抓过了他的衣领,“快说,南梦旋那个女人在哪里?”

  “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颜熠然看着突然出现的颜晨希感到惊奇,又为什么副要杀了自己的表情。等等,梦旋?“你问我梦旋,梦旋也来国了?”颜熠然吃惊的问道。

  “别给我装蒜,你把那个死女人藏哪里去了?快说,不然的话就别怪我这个叔叔的以大欺小。”

  “叔叔,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梦璇来国了吗?她不见了吗?”看着颜晨希呐焦急愤怒的模样,颜熠然以为是南梦旋失踪了。

  颜晨希看着颜熠然的深情似乎也不是作假的样子。这时直在旁边的高雪琳出口说道:“他是真的不知道南梦旋在哪里,今天他天的课,我都直在他的身边,没有离开过。”

  颜晨希这才注意到边的高雪琳,这个颜熠然的相亲对象。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她,看来她和颜熠然相处的不错的样子。

  颜晨希松开颜熠然,转身朝车子走去,边思考着这个女人还能去哪,人生地不熟不至于有那个胆子逃走,难道真的是被绑架了?想到此,颜晨希加快脚步上车,却被身后追上来的颜熠然抓住了,“叔叔,你还没说梦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是不是她不见了。”颜熠然焦急的问道。

  颜晨希甩开颜熠然的手,怒斥道:“不管你的事。”说完转身上了车,颜熠然继续纠缠,想要爬上副座,却被身后的高雪琳拉住了,“熠然,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第百六十四章失踪

  ?高雪琳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面上却有着丝丝的痛楚,看着颜熠然完全忽视自己,心想去找南梦旋的那个样子,她就觉得痛心。颜熠然,你什么时候眼里只能看到我而已。

  颜熠然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是看到高雪琳的模样,有些犹豫。但是内心依然疯狂的想要去找南梦旋,所以下了狠心说道:“雪琳,你让我去找梦旋吧,我定会回来的。”

  但是高雪琳怎么可能相信他,这种事情有就会有二,她绝对不会给他们任何旧情复燃的机会∵进颜熠然的身边,低声威胁道:“颜熠然,你不要逼我说出切。”

  顿时,颜熠然不再挣扎了,乖乖的被高雪琳拉下了车,脸上已是死灰片。他想起,现在他是已经没有资格,再过问那个自己深爱的女人的切了。

  颜熠然忽的想起了自己回国的那段时间,心情抑郁的连学校都不想去,整天的借酒消愁,醉了就不会想起梦旋,自己就不会的那么痛苦。那天,高雪琳来找他,他便把她像个知己朋友那样的倾诉,酒越喝越多,等到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把高雪琳给睡了,边的高雪琳哭的梨花带雨,委屈而又强装大方的说道:“熠然,没有关系,我是心甘情愿的。”

  颜熠然悔不当初,但是他完全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己怎么会和她滚到了床上。

  但是,事已至此,他只能是对她负责,看着床上那抹暗红,颜熠然低沉而又坚定的说道:“我会对你负责的。”心中却是死灰片,想起记忆中那笑的明媚的,深爱的女人,心中只剩下了无限的悔恨

  高雪琳紧紧的拽住颜熠然的手,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颜熠然,你注定是我的男人。

  颜辰希可没时间,没心情跟他们耗着,看着颜熠然被高雪琳拉住之后,便关上车门,疾驰出去。

  既然没在颜熠然这里,那么,那个该死的女人会去哪里1不会真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颜晨希开着车,眼睛不时的扫射着路边的行人,希望南梦旋能够奇迹的出现在他们之间,但是终是无所获。

  颜晨希丧气的将车停在路边,愤力双手捶打在方向盘上。车子发出难听刺耳的喇叭长鸣声,把路过的行人吓了跳跳,纷纷诧异的看着伏在方向盘上俊美的男人。

  颜晨希的电话响起,温泽宇已经非常高效率的查到了南梦旋证件的使用信息:“总裁,我查到南小姐今天下午定了飞机去国,我派人去机场拦截了,但是,南小姐并没有登机。”

  “什么叫并没有登机?”颜辰希冷着嗓子,压着心中那彭勃的怒火,厉声问道。

  “保安查看监控视频查看到上午酒店十五分,南梦旋拎着个小包自己走出了别墅,出了别墅后就上了辆出租车。而那辆出租车的信息也找到了,现在我正在赶去那边的路上。”

  “我亲自过去。”颜晨希挂掉电话,车子迅速启动脚油门飞驰出去。

  颜晨希和温泽宇汇合之后,那个出租司机将他们带到了那片树林,南梦旋下车的地方。

  “那是个东方小姐,非常漂亮,她开始是去机场,但是中途又给我看了个地址,我便将她送到这里,之后的事我便不知道了。”

  颜晨希看着眼前这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看着条河流横穿林子,奔腾而过。前去打探消息的温泽宇回来,踌躇片刻对颜晨希说道,“我查看过了,这片林子没有监控,因为来的人很少,所以没有目击的人。”

  颜晨希看着湍急的河水,心中的从开始的恼怒转而变成焦躁不安,想到现在毫无这个女人的消息,想到她或许就这样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顿时觉得整颗心脏都发疼。

  开始,只是味的想要拥有,后来对她有了强烈的占有欲2他认为只是单纯的占有欲而已,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心中是那么重要,深入骨髓。

  颜晨希的眼眸中透露出了哀伤,温泽宇看着这样的颜晨希都心有不忍,他何曾见过这样的颜晨希。

  温泽宇犹豫片刻,吞吞吐吐的说:“总裁,有件事需要跟你汇报下。”

  “你之前让我查南小姐最近和什么人接触,手下的人刚查到,出国前南小姐和老爷子接触过,老爷子给了南小姐父亲百万让他劝南小姐离开,南小姐父亲没有办成,老爷子便把南田绑了,然后亲自找南小姐谈话,具体说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这次老爷子的人也跟着我们来了国。”

  颜晨希的脸上更加的沉郁,对于老爷子他是处处忍让,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他闹得太僵。

  但是这次,南梦旋的逃跑,显然,老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