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

  颜辰希想到何云云那种脸便有股子作恶的冲动。这种货色,还想要推到他的身上。娶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泽宇,将何云云那些伟大的光荣事迹想办法让老爷子知道,这样的女人娶进门,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将颜家的脸面放到何处。”

  “知道了,总裁。”

  挂断电话后,颜辰希便进入了洗刷间,看到自己脸上的字,想到刚才南梦旋那样开怀的模样,心中片柔软。

  颜辰希踩着饭点,准时来到了颜宅。

  老管家接过颜辰希脱下的西装,恭敬的说道:“少爷,老爷让您回来了就立刻去找他,他在书房等你。”

  “我知道了。”颜辰线到书房前,轻叩,开门进入。

  颜辰希看到老爷子正戴着老花镜,在桌前看着文件。轻巧的看了眼进来的颜辰希,便又低头看文件。

  颜辰希当然知道,老爷子这是故意晾着自己呢。他也就只能安静的等候着。

  良久,老爷子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向颜辰希,严厉的眼神透过老花镜也清晰可见。

  颜辰希无畏的任由老爷子打量的目光。

  “最近,你可真是出息的很。”

  “老爷子何出此言。”

  “哼,”老爷子狠狠的怒斥,“别以为你在外面做的事情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我让你解决掉南梦旋那个女人,结果南梦旋那个女人住进你的别墅去了。”

  “老爷子,我也说过,我绝对不会做伤害颜氏利益的事,但是,我的婚姻由我自己做主。”

  颜辰希挺直着身躯,坚定而又不容置喙的说道。

  老爷子清楚颜辰希的个性,这话算是他的最后通牒了。既然没有了商量的余地,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不说这个,下周便是你何伯父的八十大寿,到时你定出席。云云是个好女孩,了解她之后你定会爱上她的。到时你多和她聊聊。”

  好女孩?颜辰希心中冷笑。这样的“好女孩”他可不屑要。

  颜辰希知道老爷子的决定不能拒绝,点头同意了下来。

  但若是觉得他就会这样乖乖听话的话,那可就小瞧了他了。

  辆崭新的法拉利,在公路上疾驰,驾驶座上的颜辰希,眉间紧蹙,英俊的脸庞上尽是骇人的冷色。

  颜辰希感受着速度带来的刺激感,脑海中却不停思索着,或许,那个计划真的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在老宅吃完饭,等到回到别墅的时候,南梦旋已经睡下了。

  颜辰希洗完澡之后,看到床上正睡的安逸的南梦旋,脸上的原本冷峻的表情也不由的柔软开来,上床后将南梦旋搂进自己的怀里。

  这个小女人总是能够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的魔力。

  南梦旋忽感不适,微眯开眼,意识还迷糊着,看到突然出现的颜辰希,问道:“回来了?”

  颜辰希轻轻的吻了下南梦旋的眼角,“下周陪我出席个宴会。”

  意识还没苏醒的南梦旋此刻只想睡觉,迷糊的答应了声便又沉沉睡去。

  得到了南梦旋肯定的回答,颜辰希脸上的笑意更加深刻。看着怀中的南梦旋心中无限的满足。

  夜深,人静。如若可以,愿此刻便是地久天长。

  第百四十八章寿宴上的意外

  ?转眼到了何虎八十大寿的日子,何家将宴会场地,选在了他们在市选购的半山别墅中,此次晚宴的名义虽是寿宴,但其实也算是乔迁之喜。

  这幢别墅位于市盘龙山的半山腰处,整座盘龙山只开发了五幢别墅,物以稀为贵,不难想象,这五幢别墅简直可谓是天价。

  而其中最以靠近山顶的那幢梦园出名,据说此幢别墅在开发之前便已被神秘人士买走。而其中的猜想众说纷纭,但真正的拥有者却直保持神秘。

  何家初来乍到,便斥巨资购买了盘龙半山别墅,不难看出何家也打算在市做番事业的野心。

  宴会上,基本市企业巨头皆露面。何家虽说在市还没站稳根基,但是在b城也算是名门望族,政,商两界都是能说得上话的人物。

  出来混,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所以这个面子大家还是给的,所以来的人很多。

  整幢别墅灯火通明,在寂黑的半山中犹如座宫殿般耀眼夺目。

  温泽宇打开车门,只见身穿身黑色礼服西装的颜辰希从车上稳步跨出,顿时早已出现的何宅的宾客都将目光集聚到了他的身上,尤其是在场女士那浓烈的欣赏的目光。不愧是市著名的钻石级单身汉,这样出色的外表再加上那雄厚的资本,简直就是所有女人的终极目标。

  对于这些目光,颜辰希早已厌倦,他微微整理袖口,转身将车内的南梦旋扶了出来。

  南梦旋扭扭捏捏的不肯下车,她根本就不想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宴会,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圈子的人。

  无奈颜辰希竟然无赖的说,答应了别人的事,就要说到做到。

  南梦旋真的是恨死自己了,自己为什么不睡死过去,竟然在梦中还和颜辰希有了约定1

  竟然还有人拿梦话当真。

  南梦旋看着面前颜辰希,笑的脸狡黠。愤恨的瞪了他样,无奈的抓起裙摆,搭上他的手臂下了车子。

  南梦旋心跳的格外的厉害,脚下不留神,身子软,栽倒在了颜辰希的怀中。

  “投怀送报吗?我喜欢。不过以后能不能找个人少的地方,我不太喜欢被别人当猴子观赏。”

  南梦旋轻掐了颜辰希的手臂,“不要脸。”却不想转头便看到,在场静寂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此刻的颜辰希和南梦旋无疑是对相爱而又正浓情的恋人般相拥着。

  南梦旋直接涨红了个脸,原本画了淡妆的脸庞此刻染上了女子的羞涩,显得更加娇羞,迷人。

  南梦旋赶紧站稳身子,企图与颜辰希拉开距离。

  颜辰希清楚南梦旋的意图,强势的搂住南梦旋的腰身。

  “这种叶障目的事情,你就不要干了,丢人。”

  丢人,他还知道丢人吗?她觉得今天她的脸都丢光了。

  南梦旋被颜辰希搂着,只能被动的跟着他走向宴会厅,算了,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索性便听之任之吧。

  南梦旋想开之后,便也就随着颜辰希将她带到了何虎,这位大寿公的面前。

  何虎,南梦旋自是不可能认识。但是何虎身边,颜辰希的爷爷,她还是认识的。此刻他正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表情看着她。

  也是,这样公众的场合,颜辰希将自己以女伴的身份带出,自然是相当于公之于众2这肯定不是他所想的。

  南梦旋抬头看了眼颜辰希,坚毅而又菱角分明的侧颜,眼神没有丝的异动。似乎察觉到了南梦旋的目光,颜辰希低头深情的望了她眼,嘴角轻扯,给了她抹安慰的微笑。

  老爷子看到颜辰希身边的南梦旋时,差点没气晕过去。

  老爷子双眸眯,没想到,颜辰希还是带着那个女人来了,让老爷子火气更甚,他真的是小看颜辰希了,更小看南梦旋这个女人,既然你们那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无情。

  看到这幕最气愤的莫过于何云云了,颜辰希这般作为,是将她置于何地,将何家置于何地。

  何云云不擅掩饰,直接怒言道:“你什么人,凭什么站在辰希的身边。”

  南梦旋当然注意到了刚才何云云那杀人的目光,但是对于她的问题,她也不会回答。不是她傲娇,只是她也不清楚。对于颜辰希,她算是什么人。所以,索性便装聋作哑,不去理会。

  何云云怒不可遏还想继续说话,被何虎直接打断了“云儿,怎么这样无力,来者是客。这个小姐是辰希带来的朋友,那我们便好生招待着。”

  何虎的话,直接将南梦旋定义为颜辰希的朋友,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奈何颜辰希却“不识好歹”的出言道:“何伯父,她不是我的朋友。”

  大家没想到颜辰希会出言反驳,正不知怎么接话的时候,颜辰希又说道:“她是我的女人。”

  哄,这句“她是我的女人”,犹如颗炸弹般在几人中引爆。

  老爷子自是被气的直接话都说不出来了,何虎面上也是片愤怒,但是还知道收敛伪装自己的情绪3何云云自己被气的转身便走。

  他,颜辰希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何虎看着负气离开的何云云便追了上去,临走前,递给了颜云山个眼神。

  颜老爷子怒气冲冲的压低声音说道:“你给我过来。”

  颜辰希脸无所谓的跟南梦旋说:“你去那边找点东西吃,我马上回来。”说完便跟在老爷子身后离去。

  刚才的话,除了他们,最震惊的莫过于南梦旋了。长时间她都不能回过神来,不过仔细想,他肯定只是拿自己当挡箭牌,他不满意老爷子给他安排的亲事,所以拿她搪塞他们。

  对,肯定是这样的。

  想通之后,南梦旋便松了口气,愉悦的走到了自助取食的取东西吃。据说这里这样的宴会糕点都是五星级大厨制作的,她定要好好尝尝。

  如果夏子琳在就好了,这丫头肯定高兴疯了。

  正当南梦旋开心的品尝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身后有人出声道:“乡下人,没有见过好东西是吗?真不知道姐夫看上你这个土的掉渣的女人什么了。”

  南梦旋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王心梦,她似乎不认识她吧。秉着少说话多吃东西的宗旨,所以她不打算理会她。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说完便错身想要离去。

  王心梦哪肯这样轻易的放过她,故意晃了下身子,假装站不稳的模样,直接将手中的红酒倾倒在了南梦旋的身上,南梦旋身上,淡粉色的纱裙顿时被染的不堪入目。

  哎呦,真不好意思,刚才没站稳。“

  南梦旋再蠢也知道这分明就是来者不善,故意找茬。她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能的想找颜辰希,但是想到颜辰希此刻正在和颜老爷子说话。无助的憋涨着脸,强迫自己坚强。

  “不好意思,请让下,我要去下洗手间。”

  看着南梦旋那身狼狈的模样,王心梦嗤笑声。不再理会,先行转身离开。这样的女人,简直不堪击。

  所以说,轻敌是最大的敌人。

  南梦旋刻都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低头快步的走向熟悉间。

  在转角处,个不留神撞进了个男人的怀里,南梦旋也没有看清,只是低头致歉,便迅速离开,走进了梳洗间。

  身后的男人却看着南梦旋的背影思索良久,才离开。匆忙进入梳洗间的南梦旋当然没有注意到男人审视的目光,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

  南梦旋有点生气,她是对自己生气,刚才自己近乎是落荒而逃。她没有欠那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可以这么对她,凭什么这群人都是这样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南梦旋贝齿紧咬下唇,那该死的大魔王,若不是他执意让自己出席这种场合,她怎么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哼,颜辰希这个大瘟神。

  南梦旋用力的清晰胸口的酒渍,无奈却越洗越脏,范围越来越大。南梦旋无奈只好放弃了。

  南梦旋正想走出梳洗间,正好此刻门从外推了进来。南梦旋看着走进来的何云云,南梦旋顿时有了种死到临头的感觉。

  何云云看着南梦旋,脸上笑的脸的阴狠。

  “颜辰希的女人?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能够做辰希的女人。”说完便率先进入了梳洗间,何云云的身后紧跟这两个女人,这两人也是千金小姐,算是何云云在市新交的名媛。

  起初,他俩对南梦旋还有点畏惧的,毕竟这是颜辰希承认的女人。但是也同样畏惧何云云的家世,所以注定被拉来做炮灰了。

  她们跟在何云云的身后,将门锁住。

  南梦旋看到他们锁门的动作,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但是此刻却是无能无力。

  “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呵,不会放过我们,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辰希在外面养着的贱货而已。”

  何云云个箭步将南梦旋推到在了地上,像个泼妇样到了南梦旋的身上,奋力的开始撕扯南梦旋身上的衣服,边对后面的人招呼道:“还不快过来,我让你们来是站在边看戏的吗?”

  第百四十九章谁来救我

  ?同样是女人,起先南梦旋还能够抵抗何云云的暴力,但是后来随着加入的两人,南梦旋完全被他们压制在了地上。

  南梦旋双手都被她们禁锢起来,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由宰割。

  后来的两个女人直接上前,控制猪了南梦旋的双手双脚,南梦旋竭尽全力的挣扎,奈何点作用都没有。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云云阴笑着,恶狠狠的撕扯破了自己的衣服。

  南梦旋感觉到胸前凉,上身裙子已经被撕扯开,露出了白色的内衣,内衣因为挣扎,几乎脱离,整个胸部就这样几乎真空的状态下暴露了出来。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放过我吧。啊救命啊”

  南梦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还有深深的痛恨。她恨此刻的孤立无援。悲伤绝望的泪水沿着眼角溢出。

  南梦旋声嘶力竭的呼救,求饶。但是,此刻的她好像是只陷入绝地的小白兔,无助而又绝望。

  “哼,贱人,放过你?当初勾引辰希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辰希也是你能够肖想的人吗?”何云云像个悍妇样,边怒骂,边继续撕扯。手到之处,南梦旋的身上立刻就泛起了红

  何云云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是熟门熟路了,在b市,在酒吧为了争抢男人和别的女人大打出手的那都是常事,甚至,将对方女子打的破相,那也是有的。

  但是,她何云云怕谁,即使出了天大的事,她堂堂何家大小姐,有何家给他撑腰。即使天皇老子也要给何家几分面子。

  何云云这二十几年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过来,所以她也绝对不会想到,就因为她今天做的件她认为的“小事”,给她自己,给何家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傍晚颜辰希挽着南梦旋进场的时候,何云云便恨不得将南梦旋生吞活剥了1好不容易在梳洗间堵到了她。哪有轻易放过她的道理。

  她不仅要扒光她的衣服,还要拍照让别的男人看到。到时候,颜辰希肯定就不会再要这个贱货了。

  何云云的脑海中打定了主意,今天,她就是要让她知道,颜辰希,是她何云云的男人,别人休想染指。

  地上的南梦旋感觉到身上的知觉正在点点的丧失,只是凭着本能,嫌恶的挣扎,摆动身子,企图逃开她们的禁锢,但是,却都无用。

  嘴里无意识的哀求发出呢喃的声音,“不要不要”原本丝不苟的发型此刻凌乱不堪。

  正当她们即将撕扯掉南梦旋身上最后内衣,原本锁好的房门,竟然被撞开了。三人吃惊的转身,看到颜辰希犹如个地狱来的恶魔般站在门口。

  原来刚才门外有上梳洗间的女士听到门内传来的呼救声,想找侍从拿钥匙,奈何,侍从都被何云云下了命令。梳洗间的钥匙律不准交出来。

  而那边的颜辰希正和老爷子僵持,各执己见,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最后也是不欢而散。

  颜辰希回到宴会厅寻找南梦旋,哪里还能找到她的影子,颜辰希以为这女人和他闹别扭自己回去了,刚才和老爷子吵了架的怒火瞬间又冒了出了。

  这个女人,就不能让他省点心吗。

  正当自己决定回去要好好收拾南梦旋的时候,裤子里的手机震动了下。颜辰希掏出手机看,正是有人告知颜辰希南梦旋在梳洗间的短信。

  颜辰希面上松,心情也好了许多。

  颜辰希步伐轻快的走到女士梳洗间的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边正焦急的等候着几个人2

  大步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侍从低头不肯回话,她打扫卫生的当然不会认识颜辰希,她只是按照何云云的吩咐,绝对不要理会任何人,不把钥匙给别人而已。

  颜辰希依稀能够听到门内传来的声音,虽然不真切,但也能听的七七八八。似乎是有女人在呼救,再仔细听。

  颜辰希顿时觉得自己心血直冲脑门,此刻的自己真的是很想杀人。

  那个呼救的女人,正是自己寻找的南梦旋。

  颜辰希此刻犹如撒旦,整张脸上散发浓重的杀气。原本站在他身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远离。

  “钥匙呢?”

  “我我们也问他们要了,但是他们不给,这位小姐在里面已经快十分钟了。”身边位身着礼服,应该是晚宴的女宾客,壮着胆子说道。

  颜辰希个眼刀扫到了那个侍从的身上,侍从已经害怕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颜辰希的心里已经有点底,能够在何府这样肆无忌惮,而且还能命令侍从的人,也就只有何云云这个女人。

  此刻,屋内南梦旋嘶哑的呼救声,声声的传进颜辰希的耳中,听的颜辰希的心里顿顿的疼。

  他必须赶快把她救出来,不然,何云云这个疯女人不知道还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我没有时间和你耗,但是,我敢说,如果今天你如果不把钥匙交出来的话,我绝对有能力能够让你在市混不下去,甚至倾家荡产,你最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