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又勾搭上那个帅哥和小鲜肉了。

  这样的情况,以前可是经常发生,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察觉自己的感觉他,他不怪徐雯,毕竟谁都追求爱的权利。

  可是现在关系确立了,徐雯就只能是他个人的,谁都不能来抢,就是碰下都不行。

  r的占有欲,可不是般的强,徐雯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才会故意去勾搭写帅哥,让r吃吃醋。

  好报复下,他平时没事就勾搭美女。

  “雯儿,吃醋就吃醋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会笑话你。”r宠溺的说道。

  说完,还刮了刮徐雯的鼻子,那宠溺的动作,差点就让徐雯心软下来。

  徐雯什么人,在酒吧混迹了这多年,身功夫早就练得炉火纯青,怎么会被这样轻易就迷惑了。

  “你想多了,我说没吃醋就是没吃醋。”徐雯继续狡辩道。

  可是她的狡辩在r看来是那么苍白无力。不过r也是十分喜欢她这个性子,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着迷的喜欢上她。

  “好,你没吃醋,只是不小心打翻了醋坛子。”r笑眯眯的说道。

  闻言,徐雯送了他堆白眼,心里却想吃了蜜样的甜,直以来她总以为,是自己个人在付出,总没有安全感。

  第百三十章另寻办法

  ?今天看到r跟王心梦在起的时候,她就心就像被火烧样,心里也狠得痒痒的,恨不得那皮带,好好抽的下r。

  现在听到r这样说,之前心里所有的不痛快,都统统都消失了。

  徐雯也不反抗r了,柔弱的靠到r的胸膛,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说道“王心梦要王羲之是的书法做什么?”

  r把头放在徐雯的头顶,抚摸着她的头发,冷哼了声,说道“不就是想讨好颜老爷子,你也知道颜老爷子喜欢王羲之的书法,基本都是众所周知。讨好颜老爷子的人,肯定都会送王羲之的书法给他。”

  “而现在市能拥有王羲之书法的,除了我恐怕就没有别人了。”

  “你又不是只有副,为什么不做个人情是,卖给王心梦呢。”徐雯疑惑的问道。

  “人情?哼他们王家能不能解决好这次的内乱还是个问题,我又为什么要卖他们这个人情?”r不屑的说道。

  r拥有王羲之的书法,的确不是只有副,他共有五副,另外四副是他托朋友买的,为的就是掩人耳目,不想别人知道他有那么多。

  徐雯也知道王家这次内乱的事情,可她并不觉着事情有r想象中的那么要严重,毕竟王家也是有几十年历史的家族,在市就仅次于颜家而已。

  这次内乱看似很严重,其实也伤不到王家的根本,王家那些董事长,也不是吃干饭的。

  别看王家老爷子死的早,可那些董事中,都是跟着王老爷子打天下的人,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氏被毁在几个王氏子孙的手里。

  “r,你就不王心梦来报复你?”徐雯笑眯眯的说道,眼中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1

  “若是放在以前,我可能还要掂量下,现在我可不怕了。”r的眼里闪过丝精光。

  徐雯明白r为什么这样说,现在他们可是和颜辰希连在起的。

  颜辰希想对付王家可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只不过碍于颜老爷子,才没有动手而已,只要那天颜老爷子去世了,市的王家,能不能存在,还真是个问号。

  “好了,别想那些烦恼的事情了,昨晚你晚都没休息,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就去睡儿。以后啊,你也不要来看场子了,我另外找来个人,你就安心的去玩,想花钱就用我给你的那张卡。”r豪气十足的说道。

  r是个很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他的女人他要自己养,才不会让她出来抛头露面。

  徐雯看着性格看似个大女人,其实却是较弱的小女人,在r的身边,很多时候就像个孩子样。

  r这样说,徐雯当然同意了,只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我不来帮你看场子,真的没没事儿吗?”

  r闻言瞪了她下,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养的那群手下,都是饭桶吗?”

  “呵呵”徐雯咯咯的笑了。

  r宠溺的摸了摸徐雯的头发,他有时候还真想感谢老天,可以把徐雯送到他的身边,让他黑暗的生活中,融入了点点光明,最后照亮他整个人人生。

  相对于r和徐雯这边温馨,颜辰希和南梦旋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而且这次,南梦旋气的房子都想掀掉。

  本来嘛,颜辰希脚不好在,在庭院里晒太阳晒的好好的,突然提议想去公司趟2

  南梦旋看着他受伤的腿,肯定就不乐意了啊,昨天去了趟公司,整个人差点就惨了,今天早上看他腿,都有点肿了,而且还不敢动,动就扯着扯着痛。

  可颜辰希也是个倔脾气啊,他说要去就定要去,正准备打电话给温泽宇,让温泽宇来接他,可手机把就被南梦旋给抢了。

  忍无可忍的颜辰希,冰冷才朝南梦旋低吼道“把手机给我。”

  这可是颜辰希第次破功,以前南梦旋不管怎么气颜辰希,颜辰宪是副面瘫样子,除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加冷了而已。

  现在颜辰希气的,额头的青筋,都仿佛看得到在跳动。

  “我就是不给你,有本事你就来拿。”南梦旋得意洋洋的看着颜辰希。

  那样子要多欠抽就有多欠抽,看到这个样子的南梦旋,颜辰希想揍她也是有心无力,他现在连轮椅都下不去,更何况南梦旋的四肢可都好好的。

  “南梦旋,你最好给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颜辰希威胁的说道。

  南梦旋根本不当回事儿,坐到离颜辰希两米远的地方,把玩着他的手机,很是悠闲的说道“对我不客气?那你让我见识下,这个样子的你,到底怎么对我个不客气法啊?”

  颜辰希的眼睛瞬间就瞪向南梦旋,那感觉仿佛,要在南梦旋的身上,戳出无数个洞来。

  颜辰希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狼狈过,就没有人敢像南梦旋这样对待他,有那样的人,早就不知道,被丢到那个地方喂狼去了。

  南梦旋对颜辰希的目光熟视无睹,继续优哉游哉的说道“病人就该有个病人的样子,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好好的休息,去公司瞎凑什么热闹3到时候你公事没有办成,反而让温秘书过来照顾你。”

  “你羞不羞啊?让个大男人,整天围着你转,你不觉着不好意思,我都替你不好意思了。”

  南梦旋的每句,都是在挑战颜辰希的耐性,直到颜辰希的那个神经崩断为止。

  不过按照颜辰希现在的情况,在他没有彻底能走之前,对南梦旋都形不成威胁,毕竟南梦旋打不过,还可以跑不是?颜辰希想追恐怕都不行。

  “你说够了没有。”颜辰希被气的低吼了声。

  瞬间周围的空气,就像是被冻住了样,感觉时间都要禁止了。

  南梦旋开始还被吓得愣了下,不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笑眯眯的看着颜辰希。

  “想凶我啊?以前也许我还会怕你,可是现在啧啧,恐怕三岁的小孩子见了你,都可以欺负下你。”男梦旋落井下石的说道。

  的确,颜辰希现在脚不能走的情况下,随便个小孩子,在旁边气他,他可能都可无奈和。

  “南梦旋,我警告你,适可而止。”颜辰希字句,说的重重的,仿佛就像从喉咙里憋出来的。

  南梦旋站起来,重重的叹了口气,很是可惜的说道“好了,我不说了,万要是把你给气死了,我的罪过可就大发了,你好好的在这里晒太阳,我去给你给拿药,你该吃药了。”

  颜辰希看着走进房子的南梦旋,无奈可的撇开了目光,眼底有着深深的不甘。

  颜辰项讨厌这样懦弱无能的样子,可又有什么办法,想好也需要时间。

  几分钟之后,南梦旋拿着药和水出来了,递给颜辰希,说道“来,把药吃了。”

  颜辰希撇开眼神不去看南梦旋,手也不主动去接药,摆明了就是不合作,不吃药。

  见此,南梦旋下子就笑了,她还没有见过,如此无赖的颜辰希,就跟小孩子样。

  不过她也不准备妥协,坐到刚才的位置,把药放到旁,开始念叨了“颜辰希,你想去工作是吧?你不吃药,你的腿怎么能好得快,你好的不快,就还要过这样的日子,你难道想天天被我这样欺负?”

  “如果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没什么不愿意的,想当初你对我我,做的可比这过分都了,我能心平气和的在这里陪你,那是说明我心好,不跟你计较。你也别那么小心眼,我不就是说了你几句吗?”

  随着南梦旋越来越长的念叨,颜辰希的脸色越来越黑,握紧的双手青筋都出来了,仿佛下刻就要爆炸开来。

  “我刚才说的话,可是点也没有错,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工作?你不是说来吗?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被外人发现,你要是现在去上班,估计刚到公司,就被人给盯上了,你之前的计划,不就白费了吗?”

  “还有”

  “够了,把药拿过来。”颜辰希直接打断了南梦旋的念叨。

  颜辰希觉着,如果他要是死了,不是被南梦旋给气死的,就是被她给念叨死的。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南梦旋还有这样能说的面,就跟老太婆样,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还不重样。

  见颜辰希这样合作,南梦旋的眼力闪过丝狡诈的光芒,她刚才就是故意的,谁让颜辰希不主动配合的?

  在这几天里,她总结出了对付颜辰希的办法,不能跟他拼硬的,因为你拼不过他。软的也不行,颜辰希这人,就是典型的油盐不吃。

  对付他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他的耳边念叨,在某方面来说,颜辰希就是个相当没有耐性的人,所以这样的方法是最好的,不怕他不合作。

  颜辰希乖乖的吃完药之后,南梦旋满意的笑了笑,夸奖道“这才乖嘛,看你这么听话的份上,等会我给你做骨头汤喝。”

  听到骨头汤三个字,颜辰希的脸色下子就更黑了,比刚才南梦旋念叨还来的黑。

  在颜辰稀院的个多星期里,南梦旋每日都必须给颜辰希炖汤,而且还是骨头汤。

  每日三餐必须有这个汤,吃了个多星期,颜辰希都快要吐了,他曾经也抵抗过,可抵抗的下场,就是没有饭吃。

  顿不吃还好,可是两顿三顿不吃,那胃可饿的受不了,到最后还是颜辰希服软,老实的喝骨头汤。

  “我不喝骨头汤,换个。”颜辰希冰冷的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换做是以前,南梦旋可能还会怕怕,现在的颜辰希就是个纸老虎,谁都可以射手欺负他。

  南梦旋很是惋惜的看着颜辰希,说道“本来嘛,我也是打算给你换种汤喝的,毕竟喝的久了肯定也不好受,可因为你昨天的表现,我决定要是再让你多喝个星期吧,等个星期之后,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换汤喝。”

  这句话说完,颜辰希的脸,就像包青天样,完全不能看了,他周围米开来的气息,就仿佛被冻结了样。

  第百三十章冤家

  ?其实嘛,南梦旋也没怎么打算为难颜辰希的,可就是看不爽他的张冰块脸,活该就谁欠他的样,不趁这个机会好好整整颜辰希,怎么对得起她呢。

  “你黑着脸做什么,又没有人给你脸色看。”南梦旋明知故问。

  颜辰希干脆冷哼了声,偏开头就不理南梦旋了。

  南梦旋的眼里闪过丝笑意,也不理会独自生闷气的颜辰希,叮嘱了句“你好好在这呆着,我进去做饭了。”

  说完,南梦旋就直接转身离开了,颜辰希也在南梦旋转身都是时候,装过头来看着南梦旋的背影。

  如果说在医院的那个多星期是折磨的话,颜辰希敢肯定,在他腿没有好之前,南梦旋就是他的恶魔。

  看着自己的左腿,颜辰希的眼眸中闪过丝冷意。

  南梦旋刚走进厨房还没多久,手机突然就响了,拿出看不是她的手机,而是颜辰希的。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老爷子”三个字,南梦旋的手停顿了下,眼里也闪过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犹豫了会儿,南梦旋还是把手机给颜辰希拿去了。

  南梦旋看着闭目养神的颜辰希,冷淡的说道“你的手机。”

  颜辰希接过手机,发现是自家爷爷打电话来了,他抬起眼眸看向南梦旋,发现南梦旋直接愣着张脸,就转身离开了。

  见此,颜辰希有点不明所以,之前她不都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其实南梦旋也想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可她没有办法,她可忘不了当初颜老太爷,逼她走时的表情1

  这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颜辰希,如果当初不是他,非要拆散她跟熠然的话,这切的事情都不会有。

  颜辰希看着南梦旋消失的背影,总感觉心里怪怪的,可也没有多想。

  “爷爷。”颜辰希接起电话。

  “辰希,你现在在做什么呢?”老爷子询问道。

  “在上班呢,爷爷您有事吗?”颜辰希直接开口问道。

  “昨晚上爷爷跟你说的事情,你心里还有印象没?”老爷子询问道。

  颜辰希闻言,沉思了下,才想起来老爷子指的是那件事情。颜辰希没想到老爷子的动作这么快,快的让他猝不及防。

  “恩。”颜辰希淡淡的回了声,听起来兴致并不高。

  老爷子就当没听出来般,继续说道“我跟老何刚才联系了,老何也很想见见你。时间就定在了三天后的晚上,人家老何亲自来我们家,你到时候可不要迟到了。如果那天有什么安排的话,也必须给我推掉,听到没?”

  “爷爷,会不会太快了?”颜辰希问道。

  “快?哪里快?人家老何回来都快要半个月了,要不是你之前直在出差,现在早就已经见上面了,哪里快了?”老爷子质问道。

  无奈,颜辰希只好用沉默来回答。

  颜辰希不是没想过,反抗老爷子这样的做法,可每次老爷子都要拿强权来压迫他,名义上他是颜氏的总裁,可实际上颜氏的股份,他还没有颜宏伟多。

  他辛辛苦苦为颜氏打拼了这多年,自然不愿意作他人家嫁衣,每次老爷子让他娶妻,都会适当的给部分股份2

  可计算如此,他的手上掌握的,也不过只有百分之八的股份,好歹颜宏伟都有百分之十五。

  “爷爷,三天之后我没时间,我要和秦少见面。”颜辰希说道。

  闻言,老爷子的态度没有那么强硬了,说道“秦少?你们之间要谈什么?”

  “城西商业中心。”颜辰希简单的说道。

  城西商业中心的事情,老爷子是知道的。但颜辰希到底怎么规划城西这个商业中心,老爷子就不知道了,他已经不再去过问这种事情了,老爷子没想到,远在京城的秦少,居然会插手到这件事情上来。

  “秦少,他怎么会牵扯进来?”老爷子询问道。

  “城西那块地,是秦少帮忙拿下的。”

  当初颜氏能拿下城西那块地,老爷子还是很开心的,毕竟那块地市的很多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呢。

  可老爷子没想到,其中居然是秦少在帮忙,如果有必要的,老爷子不愿意和秦少这个人扯上关系,先不说秦家在京城的地位,就是秦少本人,都是个非常不好惹的对象。

  别看他是做官的,反而更想个商,老爷子可是听老何说了不少。老何的儿子就没少在秦少的手里吃亏,所以连带着老爷子,也不怎么喜欢秦少这个人,是能避则避。

  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既然如此,我就老何说改天在约个时间吧,你先看看你哪天有空,我好定个日子。”老爷子说道。

  颜辰希的心里有点纳闷了,不懂老爷子为什么这样着急,难道何爷爷的孙女,真的有那么好吗?

  “个星期以后3”颜辰希说道。

  闻言,老爷子不满意的皱起眉头,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定在个星期之后,到时候我不管你有什么事情,你都必须来。”

  “好。”颜辰希也爽快的说道。

  老爷子挂了电话之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对颜管家说道“辰希前面两任妻子,是我被眯了眼,才看错了人。可这次老何的孙女,绝对是人中龙凤,辰希要是跟她结成了父亲,还可以在市的政治插上脚。”

  颜管家听着老爷子念叨,嘴上挂着丝笑意,他怎么会不懂老爷子的心思呢,说道“老爷,辰希少爷毕竟也长大了,您这样总是限制他的婚姻,他难免不会生出反抗的心思。”

  闻言,老爷子立马就瞪眼了,说道“我可是为他好,他有什么好反抗的。”

  “老爷,话虽这样说,可人的心里不都是这样的吗?您想想,要换做是您,您会有什么心态?”颜管家轻声说道。

  颜管家跟在老爷子身边那么久,并不怕说心里话,反而越是跟老爷子说心里话,老爷子反而越容易相信他。

  这样就是为什么颜管家,可以在老爷子的身边待那么久的原因了。

  老爷子听了之后,沉思了下,还是强硬的说道“这次的事情,必须是我说了算,不管如何辰希必须要娶老何的孙女,大不了以后我不管他就是了。”

  老爷子都这样说了,颜管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