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方,颜老太爷也不会坐视不理。

  “心梦,你是爹地唯的女儿了。”王伦的语气有低沉,目光都暗淡了不少1

  王心梦和王心蕊,虽说都是王伦的亲身女儿,王伦还是更加疼爱王心梦点,倒不是说王心梦能力有多强,而是在于王心梦让王伦体会到了做父亲的乐趣。王心蕊就跟他的母亲样,骄傲的很,仗着她母亲,有时候都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王心梦握住王伦的手,无声的给他支持。

  看着王心梦安慰和担忧的眼神,王伦的心底还是温暖了不少,不管这样他的身边,都还有这样个女儿不是?

  打定主意的王心梦,也不耽误,告别王伦之后,就去了r的酒吧。

  王心梦到酒吧的时候,酒吧才刚刚结束了夜场,此时的酒吧还是比较的安静,只有零零星星的有几个人。

  走进酒吧的王心梦,四处张望着,在酒吧内转了圈,王心梦都没有看到r的身影。

  有点失望的收回了目光,可也不想就这样离开,王心梦干脆坐到了吧台前,要了杯酒,坐等r的出现。

  王心梦在酒吧待了大半个小时,依旧没有看到r,王心梦都有点想离开了。

  就在王心梦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个声音引入王心梦的眼眸之中,王心梦的眼眸,瞬间就亮了。

  她又重新坐回到吧台前,看似漫不经心的喝着酒,其实眼角的余光,直在观察着。

  大概十分钟之后,那个身影终于走进了,这人正是王心梦找的r。

  原本r是负责夜场的,白天他几乎不出现,结果昨晚他有事耽误了,徐雯帮他守了晚上,他就来守白天了。

  r在靠近吧台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的王心梦,r疑惑的看了看时间,发现这么早的时间,王心梦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看到王心梦的瞬间,r转身就想离开了,不过想想,这是他的地盘,他为什么要走?

  想到这点,r就慢慢朝吧台走去,等走进了之后,王心梦也故意的转过头,看到r的瞬间,微微笑的打了个招呼,说道“嗨,又见面了2”

  “真巧,咱们又见面了。”

  “来喝杯?”王心梦说道。

  r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最近胃不好,忌酒。”

  王心梦也不勉强,自己喝了口酒,单手撑着头,看着已经走进柜台里面的r。

  那眼神就像只狗在看个骨头,让r的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了下,感觉鸡皮疙瘩都要掉了地。

  这种感觉r很不喜欢,感觉自己就像被盯住了样,随时可能被瓜分了吃掉。

  王心梦盯着r看了好会儿,才慢慢的收回了目光,努力的找话题说道“r,你平时有什么喜好没?”

  r疑惑的看了眼王心梦,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道了这个问题,不过还是很老实的回答道“我这个人就两个爱好,个是喝酒另外个就是收藏书法。”

  王心梦的眼里闪过丝算计,终于是问道点子上了。

  “书法啊?你喜欢那位书法家啊?我爹地也很喜欢书法,我虽然不了解,可还是见过很多名人书法家的作品。”王心梦撒谎脸都不红。

  闻言,r就更加疑惑了,他虽然对王心梦不是很了解,可对王心梦的父亲,王伦还是很了解的,王伦这人非要说有什么好爱的话,那就是收集珠宝,根本不喜欢书法啊?难不成王心梦,说的不是王伦,而另有其人?

  这个想法,在r的脑海里闪而过,不过很快就被r给否定了,如果王心梦要真不是王伦的女儿,王伦怎么可能会不知道3

  要知道王伦身形多疑,凡事他都要看证据,他的私生子之中,都是被验过。

  “是吗?”r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王心梦到没有什么感觉,反正话题已经扯出来了,她也就不怕被扯走了。

  “r你喜欢王羲之的书法吗?”王心梦主动的问道。

  在这个方面,王心梦还是缺少了定的耐心,这样问很容易就暴露了。

  也不知道r是太粗心了,还是怎么样,点也没有怀疑,王心梦问这个话的目的。

  “王羲之?他是我最喜欢的书法家之,很可惜现在我的手上,就只有他的副书法,还是好不容易拍下来的。”r很是惋惜的说道。

  他很爱王羲之的书法,可是这东西有价无货,他就是想买也找不到地方买。

  “你有王羲之的书法?”王心梦故作惊讶的说道,眼睛更是冒出阵金光。

  这样的眼神看的r,更有感觉自己被盯上了,而且心里隐隐约约还有种不好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按理说王心梦怎么会给他这种感觉呢?难道是因为昨晚上没有睡好吗?

  “怎么?”r试探的问道。

  王心梦神秘的笑了笑,星星点点的双眼,看着r带着股讨好的说道“r,你可不可以把那副王羲之的书法,卖给我啊?”

  闻言,r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了,感情自己的书法被人盯上了,他也纳闷王心梦拿王羲之的书法来做什么?

  第,以他对王心梦的了解,她不可能是为了收藏。第二,如果不是收藏的话,那就是准备要送人的,那么送的对象,也定是非常喜欢王羲之书法的人,在市据他了解,喜欢王羲之书法的人,可没有几个。

  有的那几个r都了如指掌,其中r最熟悉的人,就是颜辰希的爷爷颜老太爷。

  当初他能成功抢下那副王羲之的书法,还是以为那天颜老太爷有事没去,不然的话以颜家的财力,他还真不保证,自己能稳稳的拿下那副书法。

  “让给你?不干,这副书法费了多大的心血啊,我自己都还没有捂热乎呢。”r直接开口拒绝了。

  王心梦并不退缩,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她就该怀疑那副书法是不是真的了。

  “r,你就大发慈悲人,让给我吧,你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商量不是?”王心梦讨好的说道。

  r瞅了眼王心梦,很严肃的说道“你知道这幅书法对我意义吗?也许以后我都买不到王羲之的书法了,再者书法这种东西,必须要懂的人,拿着才能发挥它的作用,你又不喜欢书法,你拿它来做什么?”

  王心梦笑眯眯的看着r,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是不喜欢书法,可是我爹地喜欢啊,我买给我爹地做生日礼物的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r也不拆穿王心梦,继续问道“你是从哪里知道,我这里有王羲之的书法?”

  r可不相信,王心梦是无意之间提出这个问题的,她今天来这里,估计就是为了这副书法的。

  王心梦神秘的笑了笑,说道“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啊。”

  r在心里吐槽道:我当然知道是有人告诉你的,不然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啊。

  “r,求求你,你就卖个我好不好?你想要什么东西换,我都可以答应你,只要我有的。”王心梦可怜兮兮的说道。

  那水雾迷蒙的眼神,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的心中,更何况王心梦的气质,就像朵白莲花,纯洁美好而柔弱。

  r是什么人?这样的女人他可是见多了,并不是上王心梦的美人计。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r很干脆的拒绝道。

  王心梦闻言,那可怜巴巴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r,泪水仿佛在下秒,就可以落出来。

  r见到这个样子,心里有点慌了,他最烦女人流眼泪了。

  “你别哭啊,你就是哭我也不给,我可就只有这么副,给了你我就没有了。”r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了。

  闻言,王心梦的泪水,下子就滑落出了眼眶,十分可怜的啜泣着,肩膀还时不时的颤抖下。

  r感觉自己的头大了,而且头皮都在发麻,想当初他在青龙帮,每次出去火拼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眨下,可看到女人的泪水。

  他就有种,被水淹了的感觉,都快要喘不过气了。

  “我我就是想给爹地找个生日礼物,你你难得就不能成全我下嘛?”王心梦小声的抽泣说道,而且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你要别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是王羲之的书法,说什么我也不愿意。你想要给你爹地准备生日礼物的心情我明白,可是你要理解我的心,这东西市场有价无货,你也别问我要了,我不会给的。”r再次表明了他的立场。

  王心梦泪眼婆娑的看着r,那眼神仿佛就在控诉着,他怎么那么狠心。

  第百二十九章不答应

  ?r见此,真的是头皮都快要掉了,可是却有没有办法直接转身走人。

  要是别人看到了,还指不定说他把王心梦给怎么着了,到时候他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楚。

  人越是不想什么,偏偏就是越是来什么,刚想着不要让熟人看到,下秒个曼妙的身姿,就出现在了r的眼里。

  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r整个就僵住了,他有种离死期不远的感觉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徐雯。

  徐雯婀娜多姿的走到r的身边,看着眼前哭得泪眼模糊的王心梦,眼角带着丝丝的妩媚,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大清早的,就哭成这样了?是不是r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闻言,r使劲摇了摇头,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眼神看着徐雯,告诉她。

  他真的没有对王心梦做过什么,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

  徐雯仿佛没有接受到r的目光般,移开目光继续看着王心梦。

  王心梦擦了擦泪水,慢慢停止哭泣,看着徐雯说道“我就是想问他要个东西,他推三阻四的不愿意给我,好歹我们也有些交情在,他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呢?”

  听王心梦这样说,r恨不得扇她巴掌,他们什么时候有交情了?还有说什么个东西?那是个简单的东西能衡量的吗?

  不管r的心中是如何抱怨王心梦,事实是王心梦听不到,徐雯也了解不到。

  按理徐雯因为昨晚夜场,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休息的,可徐雯有点放心不下r,就想出来看看,顺便去吃个早餐,哪知道刚走进酒吧,就看到王心梦和r勾搭到起了1

  r是什么样的人,徐雯不敢说百分之百了解,但好歹也是知道个七八分的,他要是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王心梦想哭估计也没地方哭。

  这次徐雯可真是愿望了r,如果r要知道此时徐雯的想法,肯定要去跳黄河了。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大早上怎么就遇到了这个事情,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哦?东西,什么东西啊?”徐雯懒散的坐到旁,顺手给自己倒了杯酒。

  徐雯正准备往嘴里送酒的时候,r把夺走了她的酒杯,责备的说道“明知道你的胃不好,还要喝酒,你是不是忘记胃痛的感觉了?”

  两个人瞬间就把王心梦给排斥在外了,王心梦见到眼前这幕,恨恨地底下了头,握紧了手心。

  “管你什么事儿?”徐雯不冷不热的说道。

  r下子就被这句话给气笑了,打不得爱不得的看着徐雯,说道“你说管我什么事情?”

  徐雯懒懒的趴在桌子上说道“我怎么知道。”

  看到这个样子的徐雯,r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代表了徐雯在吃醋是不是?

  可他有十分不喜欢徐雯这个态度,吃醋就吃醋嘛,诚实的说出来不就完了,非要这样阴阳怪气的,让他真的很不舒服。

  王心梦完全被他们两个给遗忘到了脑后,王心梦自然也不心甘,就这样被他们排斥在外,眼看她的目的就要打成了。

  “r,你要是不愿意给我,也不用拿这种方式来伤害我。”王心梦低沉的语气很是伤心2

  闻言,徐雯和r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心梦的身上。

  r揉了揉额头,很是无奈的说道“王小姐,如果你是来问我要美酒,我有多少就给你多少,眼睛都不会眨下。可王羲之的书法,你不要想了,我的手上只有这么副,还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

  王心梦的耳朵,就只注意到了最后句,大价钱上面。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肯把那副书法买给我。”王心梦赶紧说道。

  r的额头青筋跳了下,他感觉自己跟王心梦根本不在个频道上,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王小姐,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丝吗?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r有点无奈的说道。

  王心梦着急的问道“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r摸摸的在心底说:是人的问题,人家颜老爷子根本不缺这副,而且你个外行人,拿着这幅书法,不是糟蹋吗?

  “王小姐,你不用问了,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卖给你的,你还是不要纠缠了。”r坚决的说道。

  旁直看着他们两个的徐雯,这下子算是听明白了,感情王心梦是来找r买王羲之的书法的。

  王羲之的那副书法,徐雯是知道的,因为当时就是她陪r去买的,她还记得当时她骂了r句:败家子。

  六千万的价格,拿来购买副啥都不能做的书法,脑袋真的是秀逗了。

  虽然时候r有解释,这幅书法是如何的珍贵,是如何的难得,可徐雯还是觉着,这副书法还会比不上珠宝3

  所以说啊,男人和女人的观点,永远是两个世界,不再个频道上的人,怎么能沟通到起去呢?

  “r,你就不能当行行好,卖给我吗?”王心梦可怜巴巴的说道。

  哭的已经通红的眼睛,看起来真的很可怜,而且那苍白的脸色,仿佛下秒就要晕过去,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啊。

  就是徐雯这样的妩媚大美女,看到了这样白莲花般的王心梦,都忍不住的想要疼惜,何况r还是个男人。

  偏偏r就不喜欢王心梦这种类型的女人,看着纯洁柔弱无比,私底下还不知道银当成什么样子了,还比不上徐雯的千分之。

  如果徐雯知道r的想法,肯定要高兴坏了,想当初她追r的历史,都可以写成本书了,要不是最后她使劲的逼了把r,估计r此时还窝在他的乌龟壳里不肯出来。

  “王小姐,你什么都不用会所了,我是不会答应的。”

  闻言,王心梦的眼泪哗啦啦的又再次留下来了,徐雯看着默默的为r哀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惹上这么个极品奇葩的。

  “王小姐,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这王羲之是书法,对r来说,就好像他的命样,你总不能让他把他的命砍了,给你吧?”徐雯冷冷的说道。

  王心梦看向徐雯,眼底闪过丝鄙夷,弱弱的说道“可市除了r,就没有人有王羲之的书法了。”

  徐雯和r都明白了,王心梦是盯上这副书法不放了,两个人相视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他们究竟惹上了个什么鬼,王心梦难道就没有脸皮这东西吗?

  “算了,徐雯,我们走吧。别说那么多了,王小姐估计也听不进去了。”r说完,拉着徐雯的手,就准备要离开。

  见此,王心梦眼疾手快的拉住r的衬衫,说道“你不能走。”

  r看着衬衣上的手,非常无奈的说道“王小姐,市有王羲之书法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个,你既然能从我这里得到消息,自然就能打听到其他人的消息,你又何必苦苦盯着我个呢。”

  说完,r直接掰开了王心梦的手,拉着徐雯快步的就离开了。

  王心梦哪里肯放过r,赶紧就追了上去,奈何王心梦对这里也不了解,很快就被r给甩到了。

  王心梦狠狠的跺了跺脚,握紧手心说道“r,你给我等着,我非要你把那副书法交给我不可。”

  说完,重重的哼了声,就离开了酒吧。

  躲在暗处的r,看着王心梦离开的身影,这才舒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胆战心惊的说道“真是吓死我了,怎么就遇上个那么难缠的人。”

  徐雯甩开r的手,冷冷的哼了声,说道“你不去勾引人家,人家怎么会缠上你,俗话说的好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r被徐雯话给噎住了,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徐雯,问道“我在你的心中,就是这个形象?”

  徐雯的美眸看了看r,说道“你什么形象,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r故作不知的说道“我不知道啊。”

  徐雯也懒得跟r浪费口水,直接转身就想离开,可刚转身的瞬间,就被r把扯了回来。

  r的只手抱着徐雯的腰身,鼻尖贴着鼻尖,笑眯眯的说道“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啊?”

  徐雯瞪了眼r,使劲掰开他的手,恨恨的说道“谁吃醋了?你想多了。”

  r不满意这样徐雯的答案,抱着她的手,勒的更紧了,威胁道“你今天要是不老实交代,你就别想离开。”

  徐雯根本不把r的威胁放在眼里,阴阳怪气的说道“你r大少爷,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何必为难我个弱女子呢,刚才那个王小姐,不是为你哭得稀里哗啦的吗?”

  闻言,r就更加肯定,徐雯是在吃醋了。

  r的心里更加开心了,眼睛里的光芒也更甚了,要知道他和徐雯确立关系也有段时间了。

  可他总感觉徐雯不把他放在心里,白天徐雯守场子的时候,他就十分的不放心,就怕徐

章节目录